政治

黎蜗藤:民主党应该给川普总统一个机会 | 微思客

pic-5.jpg(Photo by Mario Tama/Getty )

黎蜗藤 | 旅美历史学者,哲学博士,近年专注东海与南海史、国际法与东亚国际关系

1 月 20 日,川普将正式成为美国第 45 任总统。 以往,无论竞选多么激烈,选出总统之后,民众总会给新总统一个「百日蜜月期」。 可是最新民调显示,川普的支持率还不到五成,是自有这项新总统支持度调查以来最低的。 究其原因,不外乎川普「性情乖戾」、「得位不正」和「离经叛道」。

川普「没有总统样」, 70 岁人还像顽童一般争强好胜,小气易怒。 副总统拜登奉劝他「快点长大」。 他一天到晚流连在推特上,不是自夸,就是和别人斗嘴。 他「好色」,「咸猪手」,用语粗俗,出言不逊。 他喜欢钻法律漏洞,涉及各种拖欠工程款项等民事诉讼案件达3000多宗;他通过破产把损失转嫁给股民,还从中赚上一笔,顺带十几年不用缴个人所得税… 美国总统在传统上都被作为教育小朋友的楷模,但面对川普这样的总统,不难想象有多少家长和老师情何以堪?

pic-6.jpg(Photo from NBCNEWS)

川普「得位不正」。 他是美国历史上输了普选票却赢得总统选举的人之中,普选票输得最多的一个,输给对手希拉里300万票。 有证据显示,普京在选举中刻意帮助川普。 他指使黑客窃取民主党邮件,并选择性地通过维基解密公布,以阻止对俄罗斯强硬的希拉里当选。 FBI总管科米违反司法独立和行政中立的传统,明知会引起公众对希拉里的质疑,直接影响大选结果,仍执意在距离大选日11天时,报备国会重启希拉里邮件门调查, 直到选前三天才宣布没有新发现,维持原来的决定。 当然还有大选期间,各种恶意编造的假新闻满天飞,而川普团队为这些假新闻推波助澜…

川普在竞选过程中特立独行,胜利后依旧「离经叛道」。 他不肯按照传统,上任后把财富交给「盲目信托人」(blind trust)管理,以避免庞大的商业利益冲突;他无视裙带关系的嫌疑,一意安插自己的女儿和女婿入白宫,担任位列决策核心的顾问工作;他一直攻击希拉里在高盛演讲,指她是「华尔街的傀儡」,却转头就任命和提名近十个有华尔街工作背景的人选成为顾问或内阁成员,其中五个直接来自高盛;他扬言要「抽干沼泽」( Drain the Swamp ),号称代表中低层中产阶级,却委任了大批商、政、军界人士等「大鳄」进入沼泽;他作为美国的总统,不断赞扬「美国的敌人」普京和 阿桑奇,用他们的话去贬低民主党对手;他公开指责美国情报机关「无能」,不值得信赖,说每天听取情报简报没有用;他继续敌视几乎所有主流传媒,斥其为「骗子,编造假新闻」;他扬言唯有通过推特才能直接表达自己,但他推特的话随时可以不算数,因为「不应该从总统嘴里判断总统的意图,而应读懂总统的心」;他一如既往,在推特上对个人展开攻击:讽刺阿诺史瓦辛格主持节目收视率不如自己;攻击梅莉史翠普是好莱坞「最被过誉」的演员;斥责民权运动的标志、国会议员刘易斯 「从来都是只说不做」;更不用说,他在推特上随便发两句话,导致股市如坐过山车(云霄飞车) …

pic-7.jpg(Photo by Evan Vucci – AP )

然而,尽管以上种种,终究不应否认,川普是按美国的选举制度和规则赢得了总统。 他获得了超过法定270票的304张选举人票。 在副总统拜登的主持下,该结果得到国会确认。 也不应无视,美国有接近一半的选民投票支持他。 亦不可否认,他的内阁提名和很多政策,大部分本来就是共和党的传统主张。 除了反全球化和亲俄姿态这两样,其他的并非如民主党渲染的那么「离经叛道」。 而此两者,现在看来也未必不可行。

反而,还应意识到,支持川普的选民对他胜选后引起的一些争议(比如有关利益冲突和不公布税表),并不太在意,或者说这些行为根本在他们的预计和「默许」当中。 甚至有的争议(比如让高人气的伊凡卡进入白宫)在他们中的很多人看来,就应如此。

而最不应忽视的是,不少争议(如贬低情报社群和斥责传媒),其实与民主党和主流自由派传媒在失利后持续与川普全面对抗有极大关系。

民主党在选后对川普的阻击,虽然有捍卫其价值观的必然原因,但同时也令其失去了真正反思的机会。 这次大选以民主党和自由派震惊恼怒的失败结束,确实由很多偶然因素决定,但这些偶然因素之所以能决定成败,却是建立在一些必然因素之上。 事实就是,民主党过往8年的施政,远不像竞选宣传的那么成功,否则川普打出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就不会深入人心,他所到之处就不会人山人海。 可以说,选择川普是很多选民对民主党过去8年政策的抗议。

pic-8.jpg(Photo by Kevin Lamarque, Reuters )

内政上,金融海啸中上台的奥巴马自比罗斯福,但面对的挑战远比罗斯福小。 他在位期间,美国国债上升一倍却成效不彰。 政府投资基建,纵向与罗斯福相比,罗斯福留下了无数标志性工程,但奥巴马的成绩乏善可陈,美国的基建「仍像第三世界」;横向与中国相比,中国建成了世界规模最大的高铁系统,美国却连一条高铁也没有开建。 奥巴马大力支持清洁能源,而讽刺的是,彻底改变美国能源布局的却是页岩油革命。 奥巴马时期的GDP增长堪称疲弱,其中还有修改统计方法而得出的「假增长」。 失业率数字水分之多行内人皆知:新增工作很多是临时工,多达4.1%的劳力退出工作市场而导致分母变小。

奥巴马 8 年贫富悬殊加大, 1%高收入人士越来越富,低收入不用纳税的人接近一半;中产阶级萎缩,实际家庭收入不见增长。 民主党对全球化导致的副作用束手无策。 在大多数选民看来,希拉里在竞选中提出的解决之道都是老生常谈,如果能有效,这8年早就该见成效。

民主党相对共和党而言,无疑更面向基层和弱势社群,更主张改善社会福利。 但这些年的关注点却越来越疏远了传统的白人工人阶级。 须知,由于传统观念所致,很多蓝领阶层的白人视「不劳而获」的福利为羞耻,即便刻苦工作仍入不敷出,仍抗拒伸手向政府领福利,只愿能有更多的工作机会可以改善困境。 尽管民主党一向重视工会,但随着全球化中的工作机会流失,工会也走向衰败,一些情况下甚至阻碍了工人就业。 这是民主党在众多锈带州失败的关键。

过分的政治正确并不一定能带来希望

导致民主党与传统的白人工人阶级疏远的除了经济原因,背后更有文化上的矛盾。 民主党和主流自由派媒体,在性别平权、非法移民和少数族裔等问题上,不乏过分演绎政治正确,超出了美国保守派的容忍度。 川普能在选举中一直用政治正确做文章,并非毫无社会基础。

过分的政治正确并不一定能带来希望的结果。 奥巴马身为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象征了黑人平权的胜利。 但他执政的8年并没有实质性地改善黑人的处境:黑人小区依旧贫困混乱,黑人和警察的冲突越演越烈,而在本届大选中「黑人的命也是命」 (BLM)还一度成为主要议题,不啻是黑人总统的讽刺。

奥巴马在金融海啸中胜选,民主党全取白宫和国会参众两院,民意支持极高。 但奥巴马和民主党没能珍惜这个机会,立即强推迫切性不高、并不成熟的「奥巴马医改」,激烈地推开了共和党中可能的盟友,严重加剧了党派政治斗争。 民主党两年后就失去了众议院,并逐步失去参议院,在党派斗争中泥足深陷。 而最悲哀的是,以实际成效看,奥巴马医改不但没有解决美国医疗成本高昂的顽疾,还进一步推高了保险费和自缴比例,一般人「只有被车撞了」才能用得上,成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去年10月一些州公布2017年保险费大幅上涨,也成为这些州影响大选的结果的关键因素之一。

pic-9.jpg

奥巴马的外交政策更为人诟病。 他过分迷信「巧实力」(smart power),美国在他的带领下,不再像以往那样在国际事务上承担责任,而是「怯于亮剑」,凡事「站在背后」(stand behind),依赖北约盟国牵头,这是中东乱局的主要原因。 他过快从伊拉克撤军,断送了美国在「Surge」行动(2007小布什于巴格达增兵行动)中的成果,留给ISIS在伊拉克兴起的空间;在中东茉莉花革命 以及后续发展中,他在支持民主还是稳定之间犹豫不决,导致埃及、叙利亚和利比亚的动荡;他对班加西事件处理不当,导致立国以来首次驻外大使被杀,还试图用「 反穆斯林录像带」转移视线;面对俄罗斯支持的阿萨德,他扬言的化武「红线」沦为笑柄。 中东冲突不断是恐怖主义和难民问题的最主要原因,美国对此要负相当大的责任。 在大选年,美国在中东乱局中更是无所作为,完全将叙利亚送给俄罗斯,甚至盟国土耳其也被拉到俄罗斯一方。

奥巴马面对普京更是节节败退。 俄罗斯在8年前侵略亚塞拜然,美国一发出狠话,普京立即退兵。 但奥巴马治下,俄罗斯明目张胆吞并了克里米亚,扰乱了乌克兰东部三省,甚至派「志愿军」直接参战,射落民航客机,还频频威胁北约盟国,而美国只能采取所谓「精准制裁」。 俄罗斯多次攻击美国网络, 奥巴马政府应对无方,只称「有能力反击」却不见行动,本次选举中更被俄罗斯得手。

缺乏对抗的勇气足以令战略失败

在东亚事务上,奥巴马提出「重返亚洲」和 「亚太再平衡」 ,虽然在方向上有助保持美国在西太平洋的领导地位,但缺乏对抗的勇气足以令战略失败。 在北韩核武问题上,所谓「制裁」早被证明于事无补:在美国眼皮底下,金正恩的核武器从无到有,导弹从短程到中程。 在南海问题上,盟国菲律宾控制的黄岩岛易手;中国海警在南海驱逐外国渔船和阻止石油勘探成新常态;对中国在南海造岛和军事化,美国都只限于口头抗议。 所谓增加兵力、加强联合演习、甚至自由航行,通通沦为中国在南海坐大的布景板。

一言蔽之,奥巴马治下,美国势力在全球范围内退缩。 美国总统不再被尊重,就连菲律宾总统杜特蒂特也敢骂他「狗娘养的」。 难怪麦凯恩称奥巴马为「史上最软弱的总统」。 美国人自豪感创16年来最低点。

pic-10.jpg(Photo by CNN)

然而,在民主党高层和自由派媒体的「同温层」中,上述这些问题却似视而不见。 在整个大选过程中,民主党盲目自信,过于着眼「竞选技巧」,却忽视了「接触群众」;过于迷信负面攻击,却没能提出有说服力的愿景;过于希望一举攻陷红州,却没意识到自己的根基已经动摇。 这些才是选战之所以失败的更深层次的原因。 因此,即便民主党的选民基础在未来一段时间仍会占优势,若无视这些问题,不及时调整,民主党未必可以在几年后成功卷土重来。

在执政最后一个月,奥巴马「有权用尽」,利用行政权力为川普设置一个又一个障碍。 其中相当一部分随时可以被川普废除,只能制造不必要的麻烦,无从拦截川普的施政方向;一部分(如联合国以色列问题上投弃权票)则是美国立场的重大转变,有长久性的国际法影响,传统上只应该由新总统决定。 这些行动释放出来的是令人不安的信号:即奥巴马可能要以民主党领袖的身份,在接下来四年,全面与川普抗衡。

民主党固然应该在捍卫基本价值观方面据理力争,但却不应采取这种全面对抗,事无大小都故意针对的方式,特别是不应该继续质疑川普当选合法性。

pic-11.jpg(Photo from http://www.inquisitr.com/)

毕竟,川普是美国选举制度下合法上任的总统。 虽然他的愿景不符合民主党的理想,但民主制度下政党轮替的目的本来就不是维护某一个政党的理念和利益。 如果相信,美国的宪制稳定是这个国家最应珍惜的价值,那么它的重要性将远超一时的党派之争;如果肯定,美国宪法规定的每4年一次大选的目的,就是让人民每4年有一次决定是否应该修改国家前行路向的机会,那么就不应断言人民用选票做出的选择结果是愚蠢和不应该的 ;如果承认,过去8年的美国确实令很多的美国人不满,那么就应该有勇气承认自己的不足和失败之处;如果认为,美国8年前需要「改变」是天经地义,那么就不能否认8年后美国需要「 改变」也是将近一半人的愿望;如果认同,团结比分裂更有力量,大家需要「美利坚合众国」,而不是「美利坚分裂国」,那么民主党就应该给川普,也给自己一个合作共赢的机会。 他们不妨先看看,川普能给美国带来什么转变。

编辑:元嘉草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