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白话文

国际法院的七十年──越来越棘手的和平与正义| 微思客*法律白话文

法律白话文 & 微思客 
我们是来自台湾东吴法学院校友院生的团队。我们希望台湾能成为尊重人权的法治社会,所以试着透过网路、用不一样的方法传达法律知识、和大众一起思考:法律到底是什么?答案其实藏在大家心中,只是法律太咬文嚼字,那就让我们和你一起写下属于台湾的法治篇章!

 

李柏翰英国萨塞克斯大学博士生,现于英国萨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从事孤冷的烟酒生涯,在阅读中练习创作,从写作里发挥想象。

自1945年《国际法院规约》(Statute of 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生效,联合国大会与安理会于来年2月时,选出第一批国际法院法官,正式取代先身国际联盟下的常设国际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International Justice)。第一件受理的案件是1947年英国告阿尔巴尼亚的科孚海峡案(Corfu Channel (United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 v. Albania))。

跟着联合国一同成长的国际法院,最近热热闹闹地庆祝成立70周年,不仅开放了位于荷兰海牙的法院供众人参观,还举行一场以「七十年对和平与正义的贡献」(70 years in the service of Peace andJustice)为题的摄影展。日前摄影展已于2016年月24日开幕,将展览到2016年12月28日。

事实上,2015年4月,位于海牙的国际法院已经有过一场非正式的庆祝活动,包括一场国际研讨会,而这次的摄影展是办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开幕时,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潘基文特别强调「《联合国宪章》矢志拯救未来的世代免于战争的灾难」,并建立一个以正义和遵守国际义务为基石的国际社会。

在推动这个任务的过程中,国际法院扮演了核心的角色。国际法院院长Ronny Abraham在致词时就表示,在过去的20年,法院「比先前任何时候都还积极」,处理了许多不同以往的法律问题,有时还涉及了复杂的科学事证。

因此,他相信,在逐渐建立新工作方法(work method)的同时,法院「将面临更多新的挑战」。

国际法院的管辖权

今天,全世界共有193个国家加入《规约》,授予法院对这些缔约国的属人管辖权(jurisdiction rationepersonae)。这表示这些《规约》的缔约国,都接受法院可以处理以它们为当事国的法律争议(《规约》第36条第1项)。

其中,也有72个国家做出接受「法院强制管辖」的宣告(仍在时效内的)。这表示,与这些国家有关的任何法律争端,可以直接以国际法院作为审判机关。

至于没接受强制管辖的,一般来说,若要国际法院受理案件,当事国应该向法院提出争端当事国之间的「特别协议」(special agreement)或书面申请(written application),以完成法院通知(《规约》第40条第1项)。

不过,若一个国家曾提出「法院强制管辖」的宣告,且仍然是有效的情况时,法院对这些国家所涉入的法律争端有绝对的属事管辖权(jurisdiction rationemateriae)(《规约》第36条第2-5项)。此外,目前世界上有超过三百份双边或多边条约,指定由国际法院作为争端解决的裁决机构,这也是一种属事管辖的认定方法。

即便国际法院蛮红的,但还是有许多国家虽有签署《规约》,却并未接受法院「强制管辖」,或当事国宁愿透过仲裁等其他方法(而非司法判决)来解决争端,所以并非所有国际争端都是国际法院经手的哦~因此,在查看某个国际司法案件时,可能要先搞清楚审判机构是谁,以免骂错或骇错对象(比如…XD)。


国际法院年度报告

适逄2016年10月27日是法院向联合国大会年度报告的日子,报告中细数2015年8月到2016年7月的工作内容与案件进度,目前仍躺在法院中审理的共有15件国际诉讼。

其中,有7件已经进入到实质审理的阶段(也开庭了)。这15个案件,依成案时序,包括(参见Report of the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A/71/4):

  1. 多瑙河水闸系统计划案(Gabčíkovo-NagymarosProject (Hungary/Slovakia)
  2. 刚果领土军事活动案(Armed Activities on the Territory of the Congo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 v. Uganda)
  3. 尼加拉瓜在边境武装行动案(Certain Activitiescarried out by Nicaragua in the Border Area (Costa Rica v. Nicaragua)
  4. 哥斯达黎加圣胡安河沿线公路建设案(Construction of aRoad in Costa Rica along the San Juan River (Nicaragua v. Costa Rica)
  5. 进入太平洋谈判义务案(Obligation to Negotiate Access to the Pacific Ocean (Bolivia v. Chile)
  6. 尼加拉瓜海岸大陆礁层划界案(Question of theDelimitation of the Continental Shelf between Nicaragua and Colombia beyond 200nautical miles from the Nicaraguan Coast (Nicaragua v. Colombia)
  7. 加勒比海海域案(Alleged Violations of Sovereign Rights and Maritime Spaces in the Caribbean Sea (Nicaragua v.Colombia)
  8. 加勒比海与太平洋划界案(Maritime Delimitationin the Caribbean Sea and the Pacific Ocean (Costa Rica v. Nicaragua)
  9. 印度核武军备禁止案(Obligationsconcerning Negotiations relating to Cessation of the Nuclear Arms Race and toNuclear Disarmament (Marshall Islands v. India)
  10. 巴基斯坦核武军备禁止案(Obligationsconcerning Negotiations relating to Cessation of the Nuclear Arms Race and toNuclear Disarmament (Marshall Islands v. Pakistan)
  11. 英国核武军备禁止案(Obligationsconcerning Negotiations relating to Cessation of the Nuclear Arms Race and to Nuclear Disarmament (Marshall Islands v. United Kingdom)
  12. 印度洋划界案(Maritime Delimitationin the Indian Ocean (Somalia v. Kenya)
  13. 锡拉拉水域争端案(Dispute over the Statusand Use of the Waters of the Silala (Chile v. Bolivia)
  14. 法国起诉赤道几内亚副总统豁免案(Immunities and Criminal Proceedings (Equatorial Guinea v. France)
  15. 美国冻结伊朗财产案(Certain Iranian Assets (Iran v. United States)

法院已针对上述其中7个案件作出相关判决(并非最后的终局判决喔!),包括:决定将(8)并入另外两件由哥斯达黎加与尼加拉瓜针对圣胡安省主权行为争端的案件(即上面(3)(4)两案)。

另外6个判决,则是关于法院受理管辖权的先行程序问题,并处理国家某些主张的可受理性(admissibility,最下面会解释)。

哥斯大黎加代表陈述案件争点。审理过程直播截图

另外,(1)那个「多瑙河水闸系统计划案」其实在1997年已经作出裁判。目前,那个案件只是「技术上系属」(technically remains pending)于法院,因为当时,当事国双方──即斯洛伐克和匈牙利──都向法院申请,希望法院能就判决后的双边谈判定期审查,以确保谈判和赔偿事宜都在善意、合法的情况下进行。

没错!你是不是发觉尼加拉瓜怎么涉入那么多案件?自国际法院成立以来,尼加拉瓜总共涉入(包括原告或被告)的诉讼总共有12个案件,但它还不是前三名。

目前最常原告或被告的是美国(总共有23个案件),而二、三名则是英国(15件)和法国(14件)。虽然这表示它们所涉入的国际争议真的蛮多,但同时也显示,它们还是蛮信任国际法院的司法权威的。

新时代的国际争端很敏感:核能与军备竞赛

关于上面(9)(10)(11)三件核武军备禁止案,是太平洋岛国马绍尔群岛希望「以小搏大」,状告印、巴、英三国持续核武竞赛,违反了1968年的《禁止核子扩散条约》(Non-Proliferation Treaty)。

事实上,2014年时,马绍尔原本是想要一口气控告九国,还包括中、法、俄、美、以色列跟北韩,认为它们不仅没有实现全球限核的诺言,甚至还加码,投入巨资积极发展核武。

无奈的是,这九国中,只有印、巴、英接受了法院的管辖(属人管辖)。而且,最后法官还是判决「因为当事国之间不存在具体的法律争端,因此法院对这三个案件都没有管辖权」(属事管辖),也就是「管不了」。

事实上,当时法院表决时,一度陷入8比8的投票比数窘境,于是最后是由院长Abraham作出了最后的决定票(casting vote)。尽管,他自己也承认马绍尔群岛在裁撤核武(nuclear disarmament)这件事上具有特别的事实利益,尤其考虑了它在1946至1958年间,因美国核爆试验所蒙受的重大损失与人民的健康影响,但毕竟「就法论法」,所以法律争端不存在。

1946年美国在太平洋试验场(PacificProving Grounds),于马绍尔群岛首次进行核试验。图片来源:十字行动(OperationCrossroads),Wikipedia

因此,最后多数意见还是基于欠缺管辖权,而支持被告国「先决反对」(preliminary objection)的主张。所谓的先决反对主张,就是指一项争议中,属于程序层次的部分,大多是「否定法院可以继续实质审理的能力或权限」,比如本案中的当事国之间缺乏法律争端。

不管是争端本身与法无关(管不了,法院因此对该争端没有「属事管辖」),还是争端并不存在当事国之间(告错人,因此法院缺乏「属人管辖」),都可能造成法院审不下去。像是Peter Tomka法官的协同意见(支持结论,但反对推论)就认为,本案驳回的理由应该是告错人,而非管不了:

的确存有争端,但法院仍然没有管辖权,因为并非所有争端国都愿意成为本案的当事国(被告不完整的意思)。

然而,以Cancao Trindade法官主笔的反对意见(对结论、推论都否定)则认为:

裁撤核武已具有普世的习惯法地位,而不单单是条约义务问题,因此国法院此争端有管辖权(人人都能是原告的意思)。

有许多环保、反核的团体和学者都对这个决定感到遗憾。马绍尔群岛政府更是觉得很失望,因为它本来希望藉此让国际法院介入近年来暗潮淘涌的军备竞赛与核子发展。

尽管本案最后告败,但它也的确重新唤起了全世界对核武裁撤的关注与意识,尤其是在国际法界的热烈讨论,或许真有机会再推动一波新的反核运动。

新时代的国际争端很复杂:新科技、旧仇恨

此外,今年在处理加勒比海海域划界案(Maritime Delimitationin the Caribbean Sea and the Pacific Ocean (Costa Rica v. Nicaragua))时,国际法院更是难得地启动《规约》第50条的规定,以安排专家提供意见,以调查或搜证。该条虽然规定:

法院得随时选择任何个人、团体、局所、委员会、或其他组织,委以调查或鉴定之责。

但其实法院很少使用这个规定,仅是70年来第二遭,第一次是上面提到的1949年判决科孚海峡案(英国诉阿尔巴尼亚)时。

主要是因为法院通常希望由当事国自行提供人证、事证。除非法官认为专家调查有实际帮助案件审理的必要性,否则倾向拒绝这么做,如尼加拉瓜军事行动案(Military andParamilitary Activities in and against Nicaragua (Nicaragua v. United States ofAmerica))。

由于接纳专家事证,涉及法院的信任授权,依证据法的法理,调查结果的证据力将超过一般的单方证据,即当事人自行提出的证据(ex parte evidence),因此法院对此总是小心谨慎。

由于哥斯达黎加与尼拉加瓜原本就有两百多年的新仇旧恨,在2010年时,谷歌地球(Google Earth)还径自把圣胡安河口出加勒比海上的卡莱罗岛(Isla Calero)划入了尼加拉瓜领土,结果造成两国关系突然又紧张起来,甚至一度擦枪走火、险些引爆军事冲突。

事实上,在那之前,国际法院就已于2009年时,针对河上通行权与河流使用权作出判决,但这次因为尼加拉瓜政府以谷哥地图作为河口建设与军事部署的证据,引发国际关注。因此,法院现在也需要寻求相关科技的专家来协助厘清事实了。

小结

近年来,法院处理案件的「多元性和复杂性已经远高过于往年」;当今的国际争端虽然仍脱不了主权、领土或武力使用等老问题,但情况已经不若从前单纯:你占我土地、我派兵、你资助军队、我出舰扫雷等等。

更多时候,也涉及了科学上或技术上的事实认定,而不再局限于传统对国际法的想象,比如网络安全、环境污染、新型态恐怖攻击、核能管理等等。

因此法院院长在向联合国大会报告时,似乎也暗示了国际法的分工专业化仍会继续发生且更细致。

United Nations Audiovisual Library of International Law

碎裂与多元的法律规定与理论,对未来的和平与正义的想象和影响,将不可同日而语,包括最基本的管辖权问题。

也就是说,未来当国际法院在判断一个争端「可受理与否」((in)admissible)的时候,就更常需要面对《规约》第36条的规定:

法律争端包括下列性的国际问题(1)之解(2)法之任何问题(3)任何既存之事,可能反国际义务者;(4)反国际义务赔偿之性及其范(第2)。

由于国际法院可能将面临许多「不纯粹或非显而易见」的法律争端,对于这项判断国际法院管辖权规定之解释(扩张或限缩、开放或保守),就更重要了。或许这也是为什么院长在年度报告中,会不断强调法院与时俱进的重要性。

参考:

  • Devaney, James G. Fact-Finding before the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6)
  • Jennings, Robert Y. “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Justice after Fifty Years.”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89, no. 3 (1995): 493-505.
  • 【法律白话文】也蛮常介绍国际法院,如果有兴趣了解更多,可以先参考这两篇:
  • 李浚勋,《可以向国际法院提起告诉让台湾加入联合国吗?》,2015-11-14
  • 杨贵智,《国家跟国家吵架只能打仗?谈谈国际法院及国际争端解决》,2016-08-31

 

编辑/敏菁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原发于微思客WeThinker传媒的合作方“法律白话文”(https://plainlaw.me/),经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或法律白话文。图片来源:联合国Flickr回复关键字《联合国》阅读WE ARE FAMILY? 联合国与国际移民组织的罗曼史。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