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托马斯·萨金特: 漫谈美国债务危机、政治演变及欧债危机 | 微思客

本文根据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一、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Thomas J. Sargent在芝加哥大学的讲座整理而成。

方志操 |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社会学博士候选人,研究方向为历史社会学战争与国家形成,国家社会关系

 

现在谈到美国政府的财政危机,一般的说法就是“政府作出了花钱/还钱的承诺,结果后来承诺破产了”;但要搞清楚的一个问题是:这是谁的承诺?这个问题在200多年的美国史里一直存在着。Milton Friedman说,经济危机之前,政府通常都已经出了大问题,这类问题不可能不触发危机,这是他考察大萧条得出的结论。有些极端,但我部分地同意。

1776年的时候,美利坚还是英帝国的一部分,在英国事实上是保护主义的贸易系统中美国船只和商人在对英贸易时享有一定的优惠,也要尽一些义务。后来英国人要增加税收,如果仔细考察增加的数额其实并不算大得让人无法忍受,但终究激起了殖民地人民的愤怒,在Tea Party行动的激励下发起了独立战争,并划出了13个独立“邦”(States)。这些“邦”几乎就是主权国家,因为1781年的《邦联条例》(Articles of Confederation)赋予了各邦政府许多主权权利,例如规管对外贸易(包括“国邦之间的贸易)及向民众收税,我称之为“邦”层面的“大政府”(Substantial Government),这成为里根那一辈共和党人的梦想蓝图。当时的大陆中央政府没有行政机构,只有一个大陆国会(Continental Congress)偶尔向各邦请求他们贡献一些财政收入作为开支,通常各邦都只会贡献财政收入的很小一部分。

独立战争的时候,美利坚并没有强有力的征税机构,打仗的财政支持通常是向民众及外国人借债,于是积累下很多债务。今天所说的美元Dollar,在当时其实是西班牙发行的银币,通行于欧洲各国及一些海外地区。美利坚并没有要求加入西班牙银币的currency union,只是欧陆国家乐于看到美国加入这个Union。所谓债券(Bond),即是对未来连续偿付的保证。独立战争积累下来的债务,2/3为大陆政府所发,其他则是各邦发行,70%是向国民借债所得,27%是欠欧陆国家如荷兰和法国的债务。为了偿付债务,大陆政府一度滥发货币,造成了比较严重的通胀问题。

1783年独立战争胜利后,大陆政府的债务如果按par value来算,达到GDP的40%,而税收占GDP比例还不到1%,当时的美利坚可谓穷得揭不开锅,再加上英国的经济封锁,美利坚经济非常困难,这导致美利坚债券的市场价格大打折扣(went into deep discount),1美元的债券通常卖出价只有10到20美分,基本上就是希腊和西班牙那些垃圾债在今天的discount rate。

(图片来源:方志操)

美国国父们(Founding Fathers)决心要反击英国的经济战,但13邦反对。这里面有很多集体行动的问题,例如麻省试图通过增收英国货物进口税来反击英国的封锁,结果罗得岛坐收渔利,原本在波士顿上岸的商人纷纷跑到Providence(注:现在布朗大学所在地)去做生意,麻省的努力失败。Thomas Jefferson最早意识到在贸易政策方面各邦不会自愿地协调贸易政策,但因为邦联条例本身禁止中央集权,而且修宪程序繁琐,也无可奈何。于是从根本上修改宪法体制的需要越来越迫切。

这算是财政危机吗?债权人认为是的,而且需要中央政府增加税收来偿付债务;但纳税人则反对这个观点,他们抗争英国统治恰恰就是因为反对这种任意征税、随意开支的政府,现在怎么可能反过来支持?

用马克思的观点来说(注:Sargent说他绝对不是Marxist),推出宪法可以说是美国的第二次革命。独立战争中的老军人都曾宣誓捍卫《邦联条例》,但在1787年这一年,老军人变成了制宪代表,在费城召开了秘密会议,而且各人都宣誓不会把会议中各人的陈述泄露出去(不过George Washington后来对Jefferson和James Madison的一些观点太恼怒,写过一些文章揭露;James Madison也秘密地记下了许多关于会议情况的笔记,但在他死后才出版)。

这一次会议,抽走了各邦两项很重要的权利,即管理对外贸易和征收税赋及关税的权利,将其集中于联邦政府,把邦变成了州(Made States no longer “States”)。

(美国第一任国务卿,Alexander Hamilton)

一个比较有趣的人物是Alexander Hamilton,美国第一任国务卿,也是第一任财政部长。他在当华盛顿参谋长转战各地的时候抽空读过几本经济学书籍。然后1790年写出了The First Report on Public Credit,20页的小书,现在单行本在Amazon上只要1美元就能买到。

Hamilton建议联邦政府偿付所有州政府的100%债务,就是Bail-out全部州政府了。为了偿还这些债务,第一届国会召开之后,联邦政府加强征税,税收增长到GDP的2%。Hamilton非常聪明地运用了政治经济杠杆:只要联邦政府把州政府的债务包揽过来,原先州的债权人就会变成联邦政府的债权人,那么他们自然会支持对英国货物抽关税以增加收入还债;而坚持按Par Value偿付联邦债务,当然也使联邦政府有借口增加税收了。Hamilton大约不懂现在的高等数学,但他却懂得数学和公式背后的道理(注:Sargent感叹,这人真的是天才,我23岁还在苦读数学;Hamilton23岁时还在打仗,只是抽空看过的几本18世纪经济学书籍,就悟出这么多political economy的道理,并在他35岁的时候加以运用)。现在我们骂美国政府到处帮私人机构bail-out,可美国政府的诞生本来就源于一个大bail-out,多么讽刺。

这时候James Madison不满意了,说这样做不公平:A买了联邦债券,后来债券价格跳水,A急于出手按10%的票面价卖给了B,B又卖给C,那现在反而是C拿到全额偿付?但公平这个概念本来就很tricky,一个朋友说每次有人提到公平他就浑身不自在,因为说这话的人总是试图从他身边拿走什么东西。这里面有两个基本问题需要回答:联邦中央政府要偿付它自己欠下的债务,还是default了事?联邦政府要不要帮“下级”的州政府bail-out?

Hamilton的回答是:都要!首先,联邦政府日后可能还有借债的需要,所以必须保持良好的信誉和名声,不论是对国内民众还是外国债权人。其次,联邦政府给州政府担保债务,可以让各州债权人支持联邦政府,增强合法性。

问题是,联邦政府有了税收和规管债务的权力之后,对英国的经济报复却并没有开展。James Madison和Thomas Jefferson非常不满,认为Washington和Hamilton食言,而没有考虑偿还债务的后果。但Washington和Hamilton认为英国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只需要持续保持对进口货物征收一点关税就能偿还债务,何乐而不为。

当时的辩论和政治斗争极其激烈,远远比今天要激烈多了。Madison和Jefferson在一方,George Washington和Alexander Hamilton为一方,互相攻击。Jefferson和Madison直斥Washington是想当美国皇帝。Jefferson还专门出钱雇了一个写手在报纸上写专栏,揭发George Washington的种种丑闻,只是他遇人不淑,这个写手后来以Jefferson和仆人有私生子为把柄狠狠敲了他一竹杠。最终经济战等事情也草草收场。

关于各州与联邦债务关系及征税权力的辩论其实是美国需要怎样的fiscal union的辩论。Madison, Jefferson和James Monroe (注:提出门罗主义那位总统)认为各州当然需要投资在提供公共产品上,但应该通过州政府而不是联邦政府去发债、征税和投资。他们的逻辑很像萨伊定律:公共建设项目会自动产生他们所需要的资金,因为建好之后周围地价会上升,商业繁荣,经济发展,自然会在本州产生更多的税源。不过,1800-1830年代各州发行的公共建设债券有一大半是被英国人买下了,因为英国人看中了美国联邦政府以往的信誉,和bail-out州政府债务的承诺。另外,1803年联邦政府还动用了征税和发债权力,集资从法国手中买下今天路易斯安那州的土地。

但英国人显然忽视了一点:1795年通过的宪法第11修正案等同规定了如果外国人与各州之间的债务偿付产生法律问题,只能在各州法庭上解决,不能上诉到联邦法庭。结果,当各州的债券出现偿付问题的时候,联邦政府反而拒绝承担债务。这造成美国政府的信誉在往后整整一代人的时间里受到严重影响,直到南北战争都未能恢复。(注:11修正案原文:The judicial power of the United States shall not be construed to extend to any suit in law or equity, commenced or prosecuted against one of the United States by citizens of another state, or by citizens or subjects of any foreign state. )

经过一轮债务危机,州政府在美国债务政治中的地位有所下降,辩论更多地集中在了联邦政府和郡市政府层面。有些州政府还重修了州宪法,规定以后预算必须做到收支平衡(Balanced Budget),这实在是很愚蠢的做法。

(美国国会,图片来自网络)

南北战争之后通过的宪法第14修正案,最后一款(注:其实是倒数第二款)宣告了统一后的联邦只会偿付联邦(Union and Federal,即北方)的债务,邦联(Confederate,即南方)和邦联各州的债务均被视为“反抗合众国之叛乱方”所发出的债,均不予偿付。这引起了又一轮债务危机。(注:14修正案第4款原文:The validity of the public debt of the United States, authorized by law, including debts incurred for payment of pensions and bounties for services in suppressing insurrection or rebellion, shall not be questioned. But neither the United States nor any state shall assume or pay any debt or obligation incurred in aid of insurrection or rebellion against the United States, or any claim for the loss or emancipation of any slave; but all such debts, obligations and claims shall be held illegal and void.)

美国南北之间的仇视和对立在内战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并未消除。北方官僚和商人移民到南方,严格执行北方的政策,打压南方3K党和白人势力,保障黑人公民权,以至有时候阻碍原南方奴隶主阶层参与政治,已经引起了很大不满。1866年,新的南方各州政府发行了重建债券,为公共设施和振兴及经济集资。1876年重建完毕,结果掌握了政府权力的“北佬”们拒绝偿付债务,造成了大面积的default,引起南方各州极大不满,再加上两年前世界经济陷入新一轮衰退,南方各州经济也遭受重创,加上债务危机,差点引发又一轮动乱。当时的总统Ulysses S. Grant到现在还被美国南部各州普遍认为是美国史上最烂的一任总统,不仅因为他作为北军司令打败了南方英雄Robert E. Lee,更因为他默许了这一轮default。

(美国总统第18任总统 Ulysses S. Grant)

总结来说,从一个经济学家的角度看来,什么是宪法?宪法是一种环境(Environment)。先从最基本的问题说起。什么是经济代理人/经济人问题(Economic Agent)?就是约束条件下的最优化问题(Problem of Constrained Optimization)。那什么是均衡(Equilibrium)? 均衡就是一组达到了相互协调一致的经济人问题(A Collection of Economic Agents that are Mutually Consistent)。最后,什么是环境?环境就是对均衡的描述和定义,是对谁在什么时候选择什么的规定(Description of an Equilibrium of Who Choose What and When)。1787年的宪法,其实就是以债务问题为中心通过立宪对经济环境进行重构。1830-1840年间的债务危机,南北战争后的债务危机,乃至法国大革命的爆发,无不是债务或财政危机引起重构环境的需要,进而引发了革命或重构。
这么看来,欧债危机其实就是欧洲经济环境问题,也就是宪政问题。欧洲需要一个Hamilton吗?不用,Amazon上1美元买他的Report来看看就行。上面都写着呢。那需要George Washington那样的人吗?其实欧洲18世纪以来有过两个堪比George Washington的人,就是拿破仑和希特勒,不过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后来就被打败了。但他们的计划确实包含把欧洲“联邦化”的成分,而不是弄成今天不伦不类的东西,其中就包含了欧洲弄成Fiscal Union一样的计划。

当初欧洲推出欧元,一个很重要的政治目的是因为各国不信任战后/冷战后的德国,希望将其纳入一个统一的货币体系,在经济上加以限制。结果现在德国还是欧陆最强经济体之一,债务危机还是要由她牵头解决。没有美国宪法那样清晰的债务权限和中央权力规定,但货币体系又要求一国出了危机要共同体来承担,这是麻烦的根源。不过当然,危机也包含着机遇,且看看一切的最后谁是winner谁是loser吧。

 

编辑:元嘉草草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作者豆瓣账号(功夫小熊猫小碗熊),经作者授权转载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联系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