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乱象:不管与管死都要不得 | 微思客

王庆峰| 微思客监事

直播有多乱?发钱搞假慈善、在宜家过夜都算不得大新闻,陷害还有更哗众取宠的“栗子”:前几天,成都一个滴滴司机载客时假装吸毒上瘾,口吐白沫,就为直播乘客的反应;还有一个主播,竟然打起了殡仪馆的主意,对遗体的火花、下葬进行全程直播——真是够下作。然而不出意外,这俩人一个被行政拘留了,另一个则被约谈和批评。

话说回来,有多下作就说明有多拼。艺术家安迪·沃霍尔说,“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啥意思?说的就是这个网红时代。只要敢想敢做、敢出奇招,竖子也能成名。想搞点流量没错,但以僭越规则的形式搏出位,可不一定受待见。搞得过分,可是有法规照顾着,搞得倒胃口,还有道德和市场在这里呢。

当然也有声音要求对网络直播加强管制,原因很简单,直播太乱啦!上述两个例子也是明证。不过,该怎么管?还是值得思量一番的。

2016年以来,至少有三个部门出手:首先是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求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明确平台和个人都“持证上岗”;网信办则出台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一个主要内容是要求“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最新就是文化部出台的《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这里明确要求的是要申请一个《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一个网络直播要取得几个证?网络直播的监管权被各部门哄抢,却是不争的事实。这当然有直播野蛮生长的原因,比如一些主播没有底线的行为。但也毫无疑问,都想对监管伸手的原因,也来自于直播行业的繁荣。2016年可谓直播元年!不仅网友往平台上扎堆,资本往风口上跑,对直播的行政管制也纷纷跟风而上。

要理解为什么都想要管制,首先要理解直播到底有多繁荣。这里有组数据,根据新浪微博、CNNIC等机构的统计,现阶段直播平台已经超过200家,市场规模达到90亿元,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2.35亿,占到网民总体的45.8%。据说快手直播上的MC天佑,平均月薪到了四百万,作为大学生兼职首选,校园主播前50名月均收入到了20万。这块巨大的商业蛋糕,谁不想分一杯羹呢?

因此,结论是:一、直播乱象,是行业繁荣带来的必然结果。有些乱,既有的法律与秩序足以应对。有些乱,在行业发展中会被自然调节。二、管制没有错,但思路不能老是“发牌照”,把前置审查的权力揽到身上,直播是新玩意,监管应该有新思路,不能叠床架屋。

先说第一点。直播的乱是因为处于野蛮生长期,有些行为直接违反法律,不难找到应对方式。有些直播“恶趣味”,当然有市场,但可能只有一时的吸引力,马上就被新网红取而代之了。具体到平台上,目前各直播平台是一拥而上,但如果进入平稳发展期,就要相信有序竞争的力量了。网红亦是如此,关键点就在于网红的价值,优质网红驱逐劣质网红,一定是市场自发的结果。

再说第二点,监管无错,但监管应该更重视行业自律、平台自律。而政府部门只要明确规则就好,只要明确传播色情、暴力、侵权等问题需要承担的责任,无论是直播平台和主播,只要想继续发展下去、想发展得越来越好,就会不敢去试错。比如建立黑名单制度,对平台和主播进行淘汰制,既能让行政资源和商业利益撇清关系,也能保证平台和主播的良性、有序竞争。

一个最基本的前提是,直播虽然很火,但还没到形成稳定市场格局的时候。对待新事物,应该明确包容态度,不要太操之过急,要在观察中建立规则。网约车就是一个很好的前车之鉴。

 

编辑:敏菁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系微思客成员作品,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

联系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