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阿拉伯半岛惊现神秘三位数的部落代码? | 微思客

作者按:中亚和中东是一片很神秘的地域。作为一个成长在中国汉族文化里的人,我对于这片地区的了解可谓是少得可怜。即便在出国留学之后,因为西方文化的强势,也很少能接触到中东和中亚的文化。我希望借此文章,能让更多和我一样对于中东文化很陌生的读者,对那片神奇的地域有更多的了解。

本文根据Amin Almuhanna 教授在约克大学的讲座内容以及他和Jean-François Prunet教授发表在人类语言学期刊上的一篇文章编译完成。本文感谢Amin Almuhanna 教授授权使用相关图片。

 

元嘉草草Grace|(编译作者)英国约克大学语言学博士候选人

什么,阿拉伯半岛惊现神秘的三位数代码?

车尾的“511”神秘代码

街头涂鸦出现同样的“511”代码
图中的这些三位数,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在科威特、沙特阿拉伯的后巷、车尾以及网络上出现这样的三位数?这难道是阿拉伯版本的“丐帮密令”?抑或只是一场恶作剧?今天,就由微思客带你揭开这些三位数代码背后的真相!

 

科威特的Badu和Hadhar

在开始揭秘之前,先给大家介绍一下科威特的两个群体,Hadhar和Badu。

在科威特开启石油探采之前,在首都科威特城就已经有一些居民居住下来。他们靠着航海、贸易、渔业和手工制业为生,这些“原居民”被称作Hadhar。另外一拨被称作Badu的人(中文译名:贝都因人),是一群“新移民”。科威特的Badu大多数来自沙特阿拉伯,是以前在阿拉伯半岛的沙漠地区过着游牧生活的阿拉伯人。1940年代到1980年代,科威特的石油探采业使得科威特的经济快速增长,吸引了很多Badu来到科威特,后面随着1961年科威特的独立,这些留在科威特的Badu获得了科威特国籍。

在科威特的Badu渐渐放弃了游牧的生活,在Jahra或者科威特城外的边缘地区定居下来。尽管Badu已经在科威特定居了将近50年,但在很多观念和习俗上面,Badu还是比较保守的。另外一点是,Badu和自己的部落(tribe)之间的链接非常紧密,在Badu里,部落首领依然保留着“shaikh”的称呼;Badu的姓名里面,名字是自己的名字加上父亲的名字,而很大一部分Badu会选择自己部落的名字作为姓氏。


贝都因人

“原居民”Hadhar和“新移民”Badu之间也存在着一些摩擦。Hadhar认为Badu是1960年代之后的“外来者”,他们是为了享受科威特的福利才来这个国家。他们在科威特定居之后依然保留着很多“落后”的习俗,没有尽力融入科威特的社会,对自己部落的忠诚大于对科威特这个国家的忠诚。另一方面,Badu则认为自己身为科威特的公民享有国家福利是很正常的,对忠诚于自己的部落和忠诚于科威特这两者之间并不冲突。第二代的Badu则认为自己和Hadhar之间并没有任何不同,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有很高的学历、受过很好的教育,他们认为Hadhar之所以坚持这些对于Badu的偏见,是因为他们害怕自己的经济上和社会上的特权与主导统治地位被进一步削弱。

而今天要讲的故事,就是发生在Badu这个群体里。

三位数的部落代码是什么东西?

关于这些三位数代码的研究,是由科威特大学的Amin Almuhanna 教授和 Jean-François Prunet教授最先提出的。他们在一次学生作业里发现,现在科威特的Badu年轻人喜欢用三个数字的代码来代表自己的部落。他们敏锐的语言学直觉告诉他们,这个现象不是偶然的。于是,他们花了两年时间追踪调查,终于把三位数代码的一部分“真相”揭露了出来。

 

三位数代码大约在10-15年前、2000年的时候,就开始在科威特的Badu年轻人之间出现了。根据Amin Almuhanna 教授和 Jean-François Prunet教授的研究,所有科威特的Badu部落都至少有一个对应的代码,但是并没有在科威特的Hadhar里发现类似的代码。这些三位数代码在Badu的年轻人里广为流传,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三位数代码也渐渐扩散到Badu的中年人之中。


科威特的三位数部落代码总览 by Almuhanna & Prunet (2016)

这样的三位数代码不仅仅在科威特有,在沙特阿拉伯也很常见,在卡塔尔和阿联酋也被发现了。有一些代码只对应一个部落,但有的代码是被两个或者三个历史上亲缘比较亲近的部落共用。

 

大部分的代码都是由三个数字组成,少数的代码含有一个字母和两个数字。而这些三个数字的排列组合也不是随机的。Amin Almuhanna教授 和 Jean-François Prunet教授总结出了以下的代码排列组合:


科威特三位数代码的排列组合 by Almuhanna & Prunet (2016)

如图显示,X0Z这样的模式是最常见的,中间有一个0,前后是两个不同的数字,例如501。另外一种常见的模式是X0X,就是第一个数字和最后一个数字是相同的,例如505;或者X11,最后两个数字是叠加1,例如511。

尽管三位数的排列组合不尽相同,但为什么是三位数而不是两位数呢?Amin Almuhanna教授 和 Jean-François Prunet教授的解释是三位数有更多的排列组合可能性。两位数的组合可能只足够代表科威特的Badu部落,但是如果加上沙特阿拉伯的部落,两位数的组合是不够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三位数的排列组合形式更多样。像上文所述的三位数叠加模式,两位数是没有办法做到的。也就是说,只有三位数才能够呈现X0Z,X0X,X11等这样的叠加组合形式。

三位数代码出现在哪里?

根据Amin Almuhanna教授 和 Jean-François Prunet教授的观察,这样的三位数代码主要出现在互联网、汽车尾部、后巷的涂鸦以及学校的书桌上。互联网上主要是指facebook、twitter、integram等社交媒体。Badu的年轻人会把代表自己部落的三位数代码加到自己的用户名后面。例如:

含有部落代码的推特用户名

推特上含有部落代码的话题

汽车尾部也是这些三位数代码经常出现的地方。车主把代表自己部落的代码贴在车尾部。也有一些车主特意去竞拍一些跟自己部落的代码一样的车牌号码。

车尾贴有三位数部落代码

含有部落代码的车牌

另外,在科威特的一些街头涂鸦墙上也能发现很多这样的三位数代码。


科威特街头涂鸦

在中学的书桌上,也发现了这些三位数代码。


书桌上的部落代码

Amin Almuhanna教授 和 Jean-François Prunet教授推测,涂鸦墙上的代码应该是Badu的男青少年涂上去的,因为在科威特,也就是男生才会更多的自由可以跑在街头巷尾去涂鸦,女生一般是待在家或者去学校、超市或者逛街,但绝不会跑到后巷的旮旯角落去涂鸦。而在中学桌面上发现的代码,则是男生和女生的都有。为了进一步分析“性别”这个因素,Amin Almuhanna教授 和 Jean-François Prunet教授调查了twitter上526个带有部落代码的用户名,发现在这526个用户里,有63.7%的用户是男性,34.4%是女性。这个数据说明了不仅仅是科威特的男性会使用三位数代码来代表自己的部落,也有相当一部分女性也会这么做。

三位数代码从何而来?

 

看来以上的分析,我们不得不问一个“哲学”问题:这些三位数代码从哪里来?

答案是,不知道

因为这些代码最早出现是在15年前,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最先这些代码是怎么来的。Amin Almuhanna教授 和 Jean-François Prunet教授根据调查结果和采访的结果,总结出了几个可能性,供大家参考。第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因为Badu是游牧民族,现在依然有一些Badu在沙特阿拉伯的沙漠地区放养骆驼。这些三位数代码可能是部落成员发明的一系列部落代号,用于在沙漠狩猎、放牧时,方便无线对讲机的对话。

另外一种解释就是,这些代码最初是使用在一些娱乐竞技比赛中,用来代表不同的部落的选手。例如“骆驼嘉年华”或者现在在科威特年轻人中特别流行的赛车漂移比赛。还有一些说法是这些代码和地区的电话区号有联系,或者是牧区的骆驼主在骆驼身上标记的代码,但这两个猜想都被Amin Almuhanna教授 和 Jean-François Prunet教授否决了。

为什么会用三位数代码代表部落?

Amin Almuhanna教授 和 Jean-François Prunet教授认为,主要有三个原因:互联网的重要性,构造Badu的身份认同以及创造一个专属于年轻人的符号。

互联网的重要性指得是年轻一代广泛使用各种社交媒体。在社交媒体上使用三位数代码而不是部落的阿拉伯拼写,更方便和简洁。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使用三位数代码代表自己的部落成为了一种现代的方法来彰显Badu青年的部落身份认同。在以前游牧时代,Badu部落会有很多种方法来彰显自己部落的文化,用来区别自己和其他的部落。例如,每个部落会有自己的部落英雄、不同的骆驼标记、不同的部落图腾等。而这些部落文化在现代文明中被慢慢削弱,于是,Badu的青年就采用一种更加现代的模式来标记自己的身份。这样的三位数代码不仅仅把Badu和Hadhar区分开来,也把自己的部落和其他部落区分开。最后一点就是,年轻的Badu通过三位数的代码把自己和更成熟的Badu群体区分开来。

Van Dijk指出,身份认同有着静止性和动态性两种特性。静止性指的是,一个人获得某一个身份,例如“Badu”“中国人”等是根据自己的先天性决定的,非特殊情况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但同时人的身份也是动态的。在某些特定的时刻,某一个身份会比其他的身份更加强烈,而在另外的一个时刻,这个身份又会弱一些。例如,Badu在面对Hadhar的时候,Badu的这个身份认同会更加强烈,而在面对另外一个来自不同部落的Badu时,Badu这个身份会相对弱一些,随之强化的则是自己部落的身份认同。正是因为人的身份认同的多层次性以及多样性,才会在Badu的年轻人群体里,结合了互联网时代的特色,催化了三位数的代码来代表自己的部落。

 

可能过几年你再去阿拉伯半岛旅行,你会发现旅游景区兜售的T-shirt衫就不仅仅是印有I heart KSA(Kingdom of Saudi Arabia),而会有I heart 501。

 

References:

Almuhanna, A., & Prunet, J. F. (2016). Numeric Codes in theArabian Peninsula: An Onomastic Device for the Digital Age. AnthropologicalLinguistics, 57(3), 314-339.

Longva, A. N. (2006). Nationalism in pre-modern guise: the discourseon hadhar and badu in Kuwait.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iddle East Studies,38(02), 171-187.

 

编辑/元嘉草草

校对/Yento

This article is based on Dr Almuhanna’s presentation at University of York, UK and a journal paper written by Almuhanna & Prunet (2016). This article aims to give a brief introduction of their research about three digit codes in the Arabian Peninsula to Chinese audiences. Dr Almuhanna and Professor Prunet are scholars from Department of English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at Kuwait University. Thanks to Dr Almuhanna for his approval of using his presentation photos in this article.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微思客,经Dr Almuhanna授权将编译版本发于微思客。图片所有权归Almuhanna & Prunet (2016) 所有,如需转载,请务必事先取得授权。

联系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