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 微思客版块

川普的大胜与“意识形态”挂帅的破产|微思客

编者按:

今天推送的这篇文章,历经了微思客WeThinker传媒编辑团队的多次论辩。截至发稿时,依然有不少编辑对于文章表达了强烈的忧虑与反对。赞同发表的编辑们,并不是赞同本文的立论与论证,而是希望可以提供给读者们另一种视角去思考这篇文章提出的问题,也期待更多的读者可以加入到讨论中来。

在本文的作者看来,持有保守主义立场的知识分子并不多。他认为,保守主义的见解是合理的、最少不违反常识,希望给大家提供一个反思的机会。

回复关键字「政治正确」,阅读「孙金昱:政治正确的道理,不过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

投稿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王祎 |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川普的大胜与意识形态挂帅的破产

王祎

一、川普的获胜与反应

川普在总统大选得胜之后,许多希拉里的支持者相拥而泣,特别是大学里的学生、学者、教授,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是沮丧。像是末日到了似的。

著名的伯克利大学第二天干脆不上学了,因为许多人根本没有心思,从教授到学生就没有心思再来上课。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游行时有很多非常激烈的词语,包括不接受川普做总统等等,来表明对这次结果的不接受。号称最多元化的,对各种文化最有包容性的,最民主的一个大学,这样的一个知识分子群体,表现出了极其激烈的情绪,这是为什么?

这次川普的得胜,是相当全面性的,不仅仅川普总统赢得了总统的选举,共和党在参议院和众议院,都得到了多数议席,这是全方面的胜利。

更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是,在知识、文化、经济精英为主的地区、包括大学的校园、城区,大半是希拉里、民主党为胜。而所有的郊区、在农村、所有非精英为主的这些区域里,一片的红色,川普和共和党取得了完全的胜利。如此的分裂,这是为什么,原因何在?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二、原因:常识与意识形态挂帅

原因当然是非常多的,但最关键的原因其实是非常简单的:西方的知识分子、精英群体已经创建了一种新的意识形态:一种称为普世价值的意识形态、一种类似宗教的东西、网络上也称之为“白左”的意识形态。而在美国大部分的精英分子已经成为这种新的意识形态的信徒,这种意识形态的信徒掌握了几乎所有的报纸、媒体、影视,来宣传这普世价值的意识形态,他们掌握了绝对优势的话语权、教育系统,足以封杀一切反对的声音。但今天竟然在选举上被击败了,他们当然受不了!

但这个意识形态的代表者希拉里失败的原因是:普世价值的意识形态实在违反了人的许多基本常识,非此意识形态信徒的群体,对这套意识形态的说教、做法厌烦透了,但敢怒不敢言。这次大选的出乎意料就在于这群平时敢怒不敢言的人,用选票来对精英创造的这意识形态和它的做法,说不、不、不!

普世价值是:自由、平等、人权等,当然是非常美好的东西,原本这些价值观来自基督教,但基督教本身并不仅仅有普世价值,基督教还有许多的价值观来限制自由、平等、人权的价值观。基督教逐渐在美国文化的主流中淡出之后,主流的精英抛弃了基督教的大部分价值观,却独独以普世价值为绝对真理,无限放大这些价值观,完全抛弃了对自由、平等、人权等价值观的制约,反而建立一套了以自由、平等、人权为绝对真理、绝对根基的崭新的意识形态。

人世间任何再美好的东西,如果没有制约,迟早会出乱子。打个比方:水是好东西,人没有水是无法活的,但人喝了太多的水,也是会死的。又比如,爱是美好的,但假如对孩子只有爱,没有纪律和惩戒,那自然是:自古慈母多败儿。

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信徒在美国的各个领域占有绝对的主导权,从这次川普与希拉里的对决当中可以清楚的看到,几乎所有的好莱坞的明星、几乎所有金融界的精英、高科技的精英、几乎所有的报纸都旗帜鲜明的站在希拉里的这边,而且几乎所有的媒体公司预测的结果都是希拉里会胜。可以看到这股力量、这种意识形态的力量,占了何等优势的地位。

许多人不明白为什么精英大部分支持希拉里,其实原因也是非常简单的,因为所有的这些媒体、报纸、好莱坞的明星、统计公司、大学、金融界的精英,他们都是这个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信徒,希拉里的信念体统与他们是一致的。而川普的信念系统:一个商人的信念系统、一个以常识、以商人的得失计算为主的实用主义信念系统,是与这批意识形态挂帅的信徒是格格不入的。

而支持川普的人往往是受教育不多的人,这群人受意识形态的洗脑相对不深,比较按直觉、按常识做事,生活比较艰辛,少讲理论,比较实际。所以他们的想法与高高在上的精英、或者在象牙塔里的学生,是相当不同的。基本上上可说,这群人是不容易被意识形态洗脑的,是按常识做事、投票的。

其实中国也是这样,改革最早是在农村开始,是农民开始了“包产到户”的伟大实验,原因是下层的百姓,因为生活太实际了,又比较少机会被意识形态洗脑,反而会最早的发现意识形态挂帅的问题。

中国也走过类似的路,改革开放前,中国大陆是意识形态挂帅的,而邓小平的伟大,是在于他用一套实用主义的意识形态取代了原来的意识形态挂帅,中国才能有今天的成绩,说白了,也就是用常识击败了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

这次希拉里败选了,许多大学的学生为什么爆发出如此激烈的对抗的情绪?或多或少可以看到他们流露出他们对最神圣的价值观,被亵渎之后愤怒的反击。因为学生的价值观被川普这个商人亵渎得体无完肤,而这个“恶棍”竟然能赢得选举,这是这些普世价值意识形态挂帅的人完全无法接受的。

当年中国充满理想主义的左派当权的时候,极左的意识形态挂帅,太多的荒唐事,后来想来,真实非常的可笑,“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就是当年的口号,何等不可思议的事。以常识、良知来看这些现象,是何等的可笑。

想不到充满理想主义的左派在美国又重新开始了意识形态挂帅,与中国一样,这种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左派的意识形态,实践起来,实在是会非常荒唐,违反常识。老实说,还是非常佩服川普的,他就像皇帝新装里的小男孩一样,只不过说了实话:这样的意识形态挂帅的做法也太荒唐了!而说了这个实话,就被人骂得体无完肤,就连支持他的人、捐献竞选基金的人如:硅谷投资人Peter Thiel,都被他的好友、伙伴所痛骂。是的,川普是有许多的个人品行的问题、但这与他说的实话没关。实话还是实话,大白话的实话是真的,这就够了。就像那个皇帝新装里的小男孩,他的了不起就在于说了实话,至于那个男孩是否是品行端正,倒是其次的。

三、常识与意识形态挂帅对比的例子

下面举几个例子,谈谈希拉里和川普的理念,可以清楚的看到希拉里的普世价值意识形态挂帅和川普的实用主义的常识的价值观之间的对比。

(一)经济

川普有一篇很有名的演讲,谈美国这些年的荒唐行为,损害了美国的利益。

“美国在全球推行民主二十年,我们得到了什么。 这二十年来,我们以国际警察和民主斗士自居,大力推行民主。 我们美国人拿着枪和美金,在二十年内,相继干倒伊拉克的萨达姆,利比亚卡扎菲,叙利亚,埃及,乌克兰,土耳其,希腊。 请问我们美国人得到了什么?”

美国因着普世价值的意识形态推动了伊拉克战争、“阿拉伯之春”等,把普世价值强行推广到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埃及、乌克兰等等的国家,遏制中国的理由也是同样的,是普世价值的意识形态与中国的意识形态的对抗。奥巴马已经将在贫穷国家的国际发展资金与LGBT(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议程连在一起,希拉里基本延续奥巴马的政策,还是以普世价值:人权、民主为外交的主线。

川普挑战这种意识形态挂帅的行为,简单的问:我们这样做得到了什么?结论是除了得到人的仇恨和得罪别的大国外,什么也没有得到。-按简单的商人逻辑,只有坏处的事,还出钱出力的做,奥巴马、希拉里,你们还有没有基本常识啊?

(二)中国的经济

不光这些,川普还说:

“请看中国,这二十年得到了什么。他们不光夺走了我们的世贸组织第一名,还买到了全世界百分之八十的钢铁,百分之四十的石油天然气,百分之70的大豆,百分之80的铜和黄金,买到了乌克兰的航母,以色列的导弹,德国的机床和法国的红酒。”

川普的意思就是,美国这些年,发展停滞不前,许多方面被中国超过了,这是事实。美国人要反省,我们这些年没有中国做得好!是我们自己出了问题,我们竟然还要多管闲事,明明别人越做越好、快赶上自己了,我们竟然还有脸要别人学习自己的价值观,别人不愿意,我们还要逼着别人学我们。这是哪门子的事啊!

我想这一点,对许多的美国人一定是感触良深,许多人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最少没有什么大的进步。

记得我十年前第一次去美国时,美国的各方面,特别是美国的高速公路给我印象深刻,但这些年,美国的变化感觉不大,相反,美国的衰落、特别是相对与亚洲、中国优势的减少是清晰可见的。

笔者自己和一些亲人都曾经在美国大跨国公司工作过,亲眼看到跨国公司把美国的工程师职位、甚至是整个团队砍掉,把职位移到亚洲,且亚洲员工的工资涨得越来越接近美国的工资。笔者的一个朋友就职于一间美国大半导体公司,前几天对我说,他们公司今年除了美国本土的员工,都涨工资,但美国本土的员工工资不涨。

相反,中国经济非常高速的发展,民众的生活、工资都成倍的成长,国家的工业能力大幅提高。笔者这几年去过贵州偏僻的城市、湘西的苗寨、土家族寨子、河南的小县城。给我影响极其深刻的是:道路几乎都修得非常好,连非常偏僻的苗寨不远处的道路都不错。这让我不得不对中国政府的执行能力刮目相看。

但这批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信徒竟然完全看不到这样的事实,不但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美国有什么问题,反而认为中国是要处处要向美国学习,应该接受美国的普世价值意识形态。奥巴马、希拉里处处以人权等普世价值观来教训中国,道德优越感处处可见。

川普的口号“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其实就是指出,美国现在不伟大了,需要改变!美国的经济在被中国逐渐追上,难道美国还是没有问题?明明我们的经济是有问题了,为什么我们还不反省,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都没有管好,我们有什么资格去管别人!现在还拿着有限而且非常紧的经费去四处扩张来推销自己的价值观、意识形态,不惜损害了自己的国民的利益经济,这是何等滑稽可笑的事情。

你又可以清楚的看到奥巴马、希拉里意识形态挂帅的做法和川普做为商人的逻辑的差别。

川普只不过指出了这个显而又显的现象,就像皇帝新装里的孩子,他没有什么顾忌直接说出来皇帝没有穿衣服,每个人都看到皇帝没有穿衣服,但没有一个人敢讲。川普这次之所以能够获胜,明明许多人知道他有这么多的弱点,甚至品格的缺点,别人还愿意投他,原因是非常简单的,因为他指出了一个所有人都看到却不敢指出的一个简单的常识、一个简单的真相,就是美国出问题了,出了大问题了。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常识,所有的精英人士,竟然看不透,所有这个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信徒看不透,原因是他们是信徒,信徒的理念比他的经济、饭食更重要的。(这与中国大陆意识形态挂帅的时候是何等类似)

但是许多老百姓受够了,老百姓已经切实的感受到川普说的是真的,跟着奥巴马、希拉里这套意识形态挂帅的这套走,可能对希拉里是有好处,但对小百姓而言这明显是没有好处的。作为一个百姓没有心思,在自己收入节节下降、问题这么多的情况下,还要支持把美国的普世价值扩散到阿拉伯、全世界,这真的是太荒唐了。先把自己的事、自己的经济做好吧!

(三)“种族平等”中的“种族歧视”

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信徒认为人人都是平等的,所以要给弱势的人一些特别的“平等”,他们要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让世界变得更平等。但是这种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信徒其实在制造一个更加的不平等罢了。

加州议会民主党党团在2013年提出了SCA5法案,即公立大学在招收学生前要充分考虑族裔平衡。当前加州公立大学系统中,亚裔学生比例是35%,该法案要将这一比例压缩到与亚裔人口比例持平的13%,多出的名额交给非洲裔和拉丁裔。虽然该法案当时因为亚裔的广泛抗议和共和党议员的坚决反对才没有通过。

华裔的学生进不了名校,仅仅是因为华裔的成绩太优秀了,华人因为、仅仅因为他是华族、亚洲人、所以就只能按人口比例获取进学校的名额。许多比华裔学生低很多成绩的拉丁裔,穆斯林都能进大学,仅仅因为他们的种族。这不是种族歧视是什么?但这符合普世价值意识形态!大量的华族选民投票给川普是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意识形态挂帅!

类似的现象也出现在马来西亚,马来西亚实行马来人至上的政策,按维基百科的定义:这是种族主义的信条,华人进大学的比率要受到种族配额的限制。马来西亚华人的感受可想而知。

想不到在号称最自由平等的美国、自称是“平等、自由、人权”的民主党、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信徒、提出了SCA5法案,要让华人、亚裔一同受到配额限制。在马来西亚,最少马来人是公开宣称马来人至上,这种不平等是公开宣称的,但今天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信徒,号称最讲“平等”、天天要往全世界推广“平等、自由”,却行种族主义的事,真是无话可说,他们的意识形态挂帅连常识也不顾了。这也就是这次大选大量华裔转投川普的主要原因之一。(华裔以前基本上都是支持民主党的)

(四)穆斯林恐怖分子

现在穆斯林恐怖分子越来越猖獗,但是整个西方舆论界的观点是恐怖分子和信仰是无关的,穆斯林恐怖分子是恐怖分子当然没有什么争议,但穆斯林是个和平的宗教,必须把穆斯林和穆斯林恐怖分子完全的分开,如果是难民就要接纳他们,因为很显然肯定不是每个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大部分的穆斯林都是爱好和平的。

的确不是每个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所有普世价值意识形态挂帅的信徒拒绝面对的一个基本事实是:恐怖分子中绝大部分人是穆斯林,不是佛教徒、不是儒家信徒、不是无神论者、也不是印度教徒。近期几乎所有恐怖分子都是从穆斯林群体里面出来的,大家都知道这个事实,但美国的主要媒体却没有人敢直接说出来,因为“政治不正确”。但是川普敢说。

奥兰多酒吧枪击案之后,特朗普首先重申了自己的观点,而民主党自奥巴马、希拉里以下则努力淡化嫌疑犯的特殊身份、强调要“用爱化解仇恨”。常识都拒绝面对了。

从“恐怖份子温床”的这些穆斯林为主的国家中来的人,要进行严格的审查,这难道不是任何一个正常的人的反应呢?川普只不过在说这个常识罢了。

但希拉里等人却要让这批人进入美国,置美国的国家安全不顾,这样的意识形态挂帅的行为,真是匪夷所思,却是希拉里的移民政策!

我再强调一遍,川普的确有他的问题,但川普的伟大在于每个人都不敢讲实话的时候,他讲了实话。

(五)男人和女人

一个男人就是男人,一个女人就是女人。男人要进男厕所,女人要进女厕所。这样天经地义的事情,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信徒告诉每个美国人说这个观念是不对的,这是落伍的。正确的想法是按他们的理论:性别不是说你长了什么样的性器官就是什么性别,是你以为自己是什么性别就是什么性别!

简单的说也就是说你是有男性的身体,却自认为自己是女性,就可以进女厕所,这是你的权利!这种奇奇怪怪的理论让没有经过他们复杂深刻道理洗脑的人根本无法理解。但这已经变成一个法律,你不听也得听!

2016年5月13日,奥巴马政府将指示美国所有公立学校学区准许跨性别学生选择使用符合他们的性别认同的厕所。一个生理上的男生若认为自己是一个女生,根据他自己的“性别认同”,他就可以使用女厕所。因为,跨性别者的认定,唯一需要的是“自我认定”(self-identification),自定性别,也就是说,一个男生,只要自己认为他是个女的,就可以使用女卫生间。反之亦然。

我问过许多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支持者一个简单的问题:你是否愿意一个生理上的男子自认为是女子,带着明显的男性性特征与你的母亲、与你的妻子(如果你是男的)、与你自己(如果你是女的)、与你的女儿共用一个洗手间、共用一间更衣室,你愿意吗?

没有一个人敢正面的回答我说:我愿意。这样明显违反人常理、常识的政策,也只有那些被这新意识形态冲昏头脑的信徒才能想出来,做出来的!而希拉里、奥巴马就是这些走火入魔的新政策的推动者。

川普反对这些,只不过是要社会归回常态、常理、常识。仅此而已。

四、普世价值意识的分析

那奥巴马和希拉里代表的意识形态是怎样的一种意识形态?

普世价值是:自由、平等、人权等,当然是非常美好的东西,原本这些价值观来自基督教,本来是挺好的理念。但随着基督教在美国逐渐的退出主流社会,(美国基督徒的人数仍然占人口总数的大部分,但基本退出了媒体、教育、舆论的主流,影响力下降),美国的主流精英,就改造原来来自基督教的普世价值,放弃了基督信仰中对自由、平等、人权等权利的制约,建立了以一套崭新的意识形态。简单的说,就是要权利,不要约束和制约。

简单的分析一下普世价值意识形态,这有一些核心的理念。

(一)核心理念:人人平等,人人应有人权。

从一个方面讲,这是对的。但人的平等和权利是建立在人需要负责任这个基础上的。此意识形态基本忽略这一点。

如拉丁裔在加州大学里的比率比较低,比人口的比率低许多。按照普世价值意识形态,拉丁裔的孩子应该有与其他种族一样有上大学的权利,现在既然大学生的比率低,就强行按照族群人数比率分配名额就是了。SCA5法案背后的逻辑就是这样,要保护拉丁裔上大学的权利。

但按照常识,(基督教的讲法也是一样,基督教讲“权利”,更讲“责任”,所以基督教在西方长时间运作社会,并没有普世价值意识形态所引起的问题),能否上大学是在乎你是否用功学习,能有一个好成绩,是你对读书是否“负责任”的结果。而不能只讲权利,需要讲你“责任”是否尽到。

拉丁裔上大学的少,就是考试成绩好的人不够多,就这么简单,下次整个族群再努力,去改变成绩不够好的问题就是了。不能只讲权利,不讲责任。社会是应该帮助拉丁裔(其实现在的大学录取已经考虑家庭的背景等因素了),但拉丁裔也是要反省和改变,有更好的家庭氛围,帮助孩子跟用功刻苦,这样拉丁裔才可能提高在读大学学生的比率。而不是强行的按种族比率来分配学生名额比率。如果这配额可是实行,那按家庭收入分人群,这人群的比率与实际学生的比率一定是不同的,难道还要按家庭收入来分配上大学的配额?

平等不是完全没有条件、制约的!

(二)多元主义,任何信仰、理念、哲学都是对的,没有对错之分

这个理论,一方面是对的,如人爬山,不同的路径都可以登到山顶。但问题是,不是每一件事都是多元的。

1+1=2 是对的,1+1=3是错的。世界是有对错之分的。在1+1=2 这件事上是不能讲多元主义的;1+1=2 和1+1=3是不同的,一个是对的,一个是错的。

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是只能有一元的:我只有一个爸爸,我只有一位妈妈,我相信你也是这样,其余任何的想法都是错的。

多元主义的问题是:这消灭了对错之分。

如关于穆斯林恐怖分子,穆斯林群体中出了如此多的恐怖分子,整个社会为何没有人说:到底穆斯林社会出了什么问题?出了什么错?是理念、是实践?还是什么?产生了如此多的恐怖分子。如果穆斯林国家、群体不解决这个问题,整个群体一定会付代价。

这是川普的基本逻辑:错了就是错了、有问题就是有问题。

而希拉里之流,面对穆斯林恐怖分子,从来不敢说谁错了,不敢说对错,直面问题。这是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基本理念带来的问题。

五、结论

美国自从基督信仰离开社会的主流之后,美国的精英,精心创造了这个崭新的普世价值意识形态,希望能用之来改造美国,进而改造整个世界。但问题是这个意识形态的破绽太多,理论基础薄弱异常,此意识形态带来的种种从经济到男女性别的种种作为,让普通大众终于忍无可忍,这次用选票表达了愤怒。

常识终于又一次战胜了意识形态挂帅,前有中国的改革开放,今有美国的川普新政。希望川普真能把美国从“政治正确”等意识形态挂帅的泥坑中拉出来。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系微思客撰稿人作品,如需转载,请务必事先联络微思客团队。

联系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回复关键字「美国大选6」,阅读《奥巴马:这个国家走过的道路从来不是笔直的》

回复关键字「美国大选5」,阅读《这不是庸众对精英的胜利,事情从来没有那么简单》

回复关键字「美国大选4」,阅读《生死攸关:处在十字路口的美国与世界》

回复关键字「美国大选3」,阅读《美国总统选举是别人帮我投了什么是选举人制度?》

回复关键字「美国大选2」,阅读《特朗普与“权力的终结》

回复关键字「美国大选1」,阅读《川普的心理解析 – 政治心理学》

编辑/在远方写作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