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白话文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进步象征还是各国取暖大拜拜?| 微思客*法律白话文

法律白话文&微思客

我们是来自台湾东吴法学院校友院生的团队。我们希望台湾能成为尊重人权的法治社会,所以试着透过网路、用不一样的方法传达法律知识、和大众一起思考:法律到底是什么?答案其实藏在大家心中,只是法律太咬文嚼字,那就让我们和你一起写下属于台湾的法治篇章!
李柏翰 | 英国萨塞克斯大学博士生,现于英国萨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从事孤冷的烟酒生涯,在阅读中练习创作,从写作里发挥想象。

 

九月底,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第33届会期甫落幕。这次会期(9/13-9/30),理事会一口气处理许多问题并审查各国人权报告,包括听取各个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special rapporteur)或独立专家(independent expert)的半年度报告。

本届议案繁琐,其中包括纪念《发展权利宣言》通过三十周年、揭露澳洲针对社运人士「恐惧、审查和报复」的社会氛围、叙利亚内战所造成的人道危机(尤其北方大城Aleppo)、依《采取保护措施防止基于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暴力和歧视》决议(A/HRC/RES/32/2)任命了Vitit Muntarbhorn为首位相关议题的独立专家。此外,理事会也针对刚果、柬埔寨、乌克兰、利比亚等地的状况进行了讨论。

人权理事会每年大概举办三次的常规会议,通常在三、六、九月。如果有人权侵害或人道紧急事件发生,经三分之一的成员国要求,理事会也可能决定在任何时间召开特别会议,像是去年年底为了蒲隆地大规模人权侵害召开了第24次特别会。其中,最常成为特别会主题的是巴勒斯坦及其他以色列占领领土上的人权状况,这也是常会的固定议程之一。

通常从人权理事会的议程,就可以观察出发生在世界各地天灾人祸救援的情况与各国的态度,又或者反映了各地社会运动的串联与发展。像上(32)一届的理事会(6/13-7/1及7/8)就通过了一连串重要的决议(a),诸如同志歧视、人口贩运、国籍剥夺、武器走私、心理健康、女童教育等,都是近年来的逐渐吃重的议程。

人权理事会,会什么?

不过人权理事会到底是什么呢?理事会是于2006年,依联合国大会第60/251号决议设立的。人权理事会现在是联合国系统中,专责促进并保护全球人权工作的机构,共有47个理事国,每次任期三年,得连任一次。

理事国是由联合国大会推选而出,在选举时,须考量候选国在人权工作上的贡献;如果理事国在任期中发生严重的人权侵害事件,联合国大会是有权力中止其理事资格的(三分之大会员国同意),因此并非人人有戏演。

人权理事会主要是以「会谈」的程序协商国际人权标准、解决棘手的人权侵害,包括三大机制:普遍定期审查(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咨询委员会(Advisory Committee)、申诉程序(Complaint procedure)。其中,最重要的是普遍定期审查,这项机制是为了评估联合国各成员国的人权状况。


UN人权高级专员Zeid Ra’ad Al Hussein向理事会视讯报告叙利亚Aleppo城的人权状况:October 21, 2016. REUTERS/Denis Balibouse

咨询委员会就像是理事会的「智库」,提供特定主题的建议,与理事会特别程序中的调查工作相互配合。这个特别程序包含了特定人权议题的特别报告员、独立专家、特别代表和工作小组,依理事会的决议授权工作。相关的人员和文书处理工作,则由联合国的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b)提供技术上的协助。

至于,申诉程序算是一项创举。在各国际人权公约所设置的委员会外,再设立了一个全球性的救济程序,提供个人与组织向理事会提交处理人权侵害的管道。这项机制是依理事会2007年第5/1号关于《体制建设》的决议(Institution-building of the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设置而来,加强了「当事人保密」与「及时回应」的规定,以避免政府怠惰或报复性追杀。

人权理事会,不理事?

当然人权理事会就像许多国际组织一样,也引来许多纷扰和批评,很多人权侵害也常被「悬而未决」,理由就不用多说了,毕竟人权哪是可以拿来用讨论的。此外,除了各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选择性失忆」,还有「众人对公民与政治权利的关注,远远多过对经济、社会、文化权利的在乎」之失衡外,一直以来最具争议性的话题还是:

人权大国总是在「教育」人权小国如何成为好的执政者──这里是以帐面上的人权保障,诸如法制、救济管道等形式上的保障,作为人权大、小国的分际。近来,争议不断的人权小国崛起,不断杯葛议事或攻占理事会话语权,甚至想组团游说联合国大会,参选理事国。

不过,为了敦促各国政府确实履行人权公约,并促进各国对于人权保障机制的参与感──包括降低经常被点名(naming and blaming)的政府的罪恶感,当年才会催生国际社会自评互评的制度的催生。目的就是希望能以爱的教育取代铁的纪律(如果政府对人民,也可以这样想就好了)。


2011年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为尼泊尔Kathmandu的军人提供关于性/别暴力防治与人权教育的课程:November 8, 2011. UN Human Rights Office (OHCHR) in Nepal

同时,理事会的程序中,也提高了公民社会团体参与的机会,然而每半年周而复始的开会讨论,也不是所有的NGO都那么有闲、有钱、有门路,经常都是一些大型国际性组织的熟面孔。时有所闻的是,许多在地的NGO想出来还出不来,被政府「禁足」了,所以每届结束,都像演完一出哀悼人权的大戏。

结论

感觉这篇文章好像说了很多丧气话,但无论如何,咱们还是要对人权理事会有信心好吗?为了避免它完全沦为权力政治的场域,而丢失了2006年的理想。除了不断批评或鼓励联合国外,更需要各国国内社会全民认真、严正地把关各国政府,毕竟国际组织工作的正当性来自人民真实的愤怒与期待。

只有「由内而外」的人权监督,才有可能逐渐实现理想中自由平等的正义社会(just society)。至于人权理事会在这风雨飘摇的时代还能撑多久,大家都在等着看好戏。不讳言,人权理事会并非完全没贡献,至少它将许多被各国政府雪藏的争议拿到台面上来谈,也给予各地维权人士许多信心与协助。

于此之际,我们可以对政府没信心,但对于想在体制内实现理想的人和组织,还是要给予多点鼓励(这样说,有拉竿到吗?),当然体制外的努力还是要继续。 「被统治的人们」(community of the governed)就该理应外合,才有机会打破被政府玩坏的游戏规则,以活化渐落俗套的「人权大拜拜」仪式。

References

(a)http://www.ohchr.org/EN/HRBodies/HRC/RegularSessions/Session32/Pages/ResDecStat.aspx

(b)http://www.ohchr.org/EN/Pages/Home.aspx

(c)http://www.ohchr.org/Documents/HRBodies/HRCouncil/SituationsconsideredHRCJan2013.pdf

延伸阅读

  • Corkery, Allison, Putting universality into the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openDemocracy, 2016-10-24.
  • Cowan, Jane and Billaud, Julie (2015) Between learning and schooling: the politics of human rights monitoring at the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Third World Quarterly, 36 (5). pp. 1175-1190. ISSN 0143-6597.
  • Cowan, Jane (2015) The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as a public audit ritual: an anthropological perspective on emerging practices in the global governance of human rights. In: Charlesworth and Larking (eds.) Human rights and the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Rituals and Ritualis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Foucault, Michel, Confronting Governments: Human Rights. In: Faubion JD (ed) Power (Essential Works of Foucault, 1954-1984, Volume 3) (New York:The New Press 2001).
  • 黄文雄,〈世界人权宣言〉-「官方史」所没有告诉你的故事,国际特赦组织台湾分会,2008年11月23日。
  • 李柏翰,人权日2013。 VCPA 20周年,les voix: For/Getting|Re/Membering,2013年12月10日。
编辑/敏菁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原发于法律白话文(https://plainlaw.me/),微思客经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或法律白话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