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

这不是庸众对精英的胜利,事情从来没有那么简单|微思客·美国大选

编者注:美国东部时间11月9日中午,希拉里在纽约客酒店(New Yorker Hotel),向支持者及竞选团队成员发表败选谈话。关于特朗普,她说:“我希望他会是一个成功的总统,为了所有的美国人”,“我们应该对他抱有开放的心,给他一个领导国家的机会”。她最终没能击碎那层玻璃天花板,她说:“有朝一日,有人会的,而且希望那一天会比我们现在所认为的更早来临。” 微思客编辑宗城在第一时间写下文章,分析特朗普的当选以及这股“全球新浪潮”。
宗城微思客撰稿人,706青年空间专栏作者,凤凰文化、文汇app外约作者。
CNN预计特朗普当选美利坚合众国新一任总统的那一秒,中国正是白天,互联网世界却仿佛夜幕降临。

克林顿发表败选演说,支持者痛哭
漫长的时间里,除了一条“感谢”的消息,希拉里没有发声。这时候,美国充斥着喧嚣,也载满沉默。有的公民在街头欢呼,有的公民,爬上树枝。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同步变化,也同时处于大分裂。这一幕,让我想起了英国脱欧那一天,卡梅伦夫妇的携手离开。
这不是庸众对精英的胜利,事情从来没有那么简单。在特朗普的支持者中,同样不乏眼光锐利的白人高管,他们前一秒像信徒般对特朗普顶礼膜拜,下一秒就能恢复平静,宛如温文尔雅的绅士。
民主党需要检讨自己的竞选策略,无论是推选出的代表人,还是他们对选民的评估,一如媒体们需要反省民调的“失灵”。特朗普的背后是一群幽灵,他们漠视民调,他们不屑与知识分子们激昂笔战,但他们拥有并重视自己的投票权利。英国脱欧的胜利激励了他们,特朗普被他们一手推上共和党代表人,他们也要将特朗普一手抬入白宫。

显然,以希拉里为代表的政客们低估了他们的力量,不惟民主党内,在此之前,甚至共和党内部对特朗普也疑心重重。他简直像一个玩笑,当特朗普与希拉里完成第一场辩论后,不少共和党政客哭笑不得。有的先生们甚至宁愿共和党失利,也不愿见证特朗普在白宫咧着他的大嘴巴。
但他们不得不见证了。从今天起,美利坚合众国注定翻开新的一页,既有的秩序都将被重新审视,无论是福是祸,从东海岸到加利福尼亚的亿万公民都将面对。当新一天的钟声被敲响,有人敲破脑袋逃往加拿大,有人高举美国的旗帜庆祝新一轮的光荣孤立,更多的人犹豫不决。这也许是史上最捉摸不透的美国总统。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中国有一个接地气的外号——川普。很多人一开始误以为这是“四川的普通话”的简称,其实不过是取了特朗普名字的谐音。特朗普在中文互联网成为调侃的对象——他的表情包风靡网络;他与希拉里的辩论被恶搞为对唱;他一次次出格的言论和他吹鼻子瞪眼的神态相映成趣……他仿佛在中文互联网大受欢迎。但一旦临了大选,当人们严肃地讨论美国新一任总统的归属;当媒体发起一次次民调,种种迹象却表明特朗普不大可能入主白宫。越来越多教师、学生、作家、LGBT相关组织人士、女权主义者加入抨击特朗普的行列,在大选开票前一天,甚至有媒体预测希拉里有望大胜。

特朗普似乎到此为止。而如今,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消息已经传遍环球。为什么会这样?

中文互联网甚至一度失声,除了简短的新闻更新,和旧文的重新浮现,更多的媒体人还没回过神来。
这比英国脱欧那一刻还要明显。股市也反映了这一情况,“川大智胜”一路狂飙的背后,是更多股票的节节看跌。
也许,希拉里的出现,正中了特朗普的枪口。抨击“政治正确”、“虚伪政客”和鼓动“美国战略收缩”是特朗普的杀手锏,所谓的给中产阶级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批判奥巴马时期各项政策、对不同移民种群的抵触言论,都是杀手锏的附属武器。而希拉里这位集精英、老牌政客、欺骗、全球化代言人等标签于一身的代表,完美符合特朗普的一切“针对”。这简直是特朗普最乐见其成的靶子,也是他的背后那群幽灵,最不愿意选上台的人。
无论特朗普说出再多“错话”,他自始至终都紧握自己的杀手锏。他在进行一场豪赌,堵所谓的“白人贫中产”到底有多少。他的竞选策略具有极强的针对性,而不像民主党广抛渔网。
当媒体将这场对决渲染为精英与民众的对立,本来摇摆的选民,反而由于受够了所谓的政治正确,倾向川普。而那些“白人贫中产”们,也宁愿被扣上愚民的帽子,也要给希拉里致命一击。共和党党内选举时,小小布什的溃败,已经预示了结局。只是当局者迷,单纯将小小布什的失败归咎于他的轻敌和策略的愚蠢。
数据显示:54%的女性投了希拉里, 53%的男性投了川普。人种上:65%的西班牙裔投了希拉里 29%投了川普 88%的黑人投了希拉里,只有8%投了川普。 而58%的白人投了川普,白人投希拉里的只有37%。数据告诉我们,特朗普赢在了“白人”身上。也许,从全球乱局中脱身,自扫门前雪,才是大部分美国白人的真正诉求。而冷冰冰的数据,也于无声中传递着一个讯息——美国社会处于大撕裂中。特朗普的当选,就是撕裂情绪的一次大爆发。
也许,多年以后,我们才能更清楚地意识到今天之于美国、之于世界的标志性意义。但也许很快,我们就能看到以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为代表的这股全球新浪潮的剧烈影响。
可能,就像张舒迟老师所言:
“从国际形势的总体进行观察,这两年来发生的一系列大事件,在各自不同的表现形式背后,最显著的方向都可以被归纳为:政治性全球化的退潮和本土力量的发展壮大。这一趋势本身是中性的,本土力量的兴起可以表现为狭隘的民族主义和排外的区域主义,表现为披着特色的文化、宗教和传统外衣的社会阶层固化与公共精神衰微,但同时它也可以意味着新自由主义式的权力-资本世界帝国秩序的进一步解纽,败坏/异化的意识形态系统衰落,金融和技术主导的自动化式“无人统治”实验的失败,以及随之而来的,潜在地可以被社会中下层人民重新占领的公共空间留白的出现,乃至独立共同体中内生性行动自由结构的萌发、巩固和胜利。尤其对于中国这样体量的共同体转型而言,在那些悉晓历史肌理的曲折纵深,懂得欣赏人类事务变迁的戏剧性过程,洞察诸生活形式此消彼长的起伏浪潮的目光看来,此种趋势或许正是转机来临的预兆。”
编辑/刘彪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系微思客撰稿人作品,首发于微思客WeThinker传媒。如需转载,请事先联系微思客团队。联络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