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眼看世界

神一般的泰国国王,真值得万众爱戴吗?|微思客

许英杰| 微思客WeThinker传媒撰稿人

世界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去世了,普密蓬‧阿杜德,这位在泰国具有神一般地位的老国王,曾经在多个历史的关键节点力挽狂澜,被视为泰国政治的减压阀和引领泰国政治革新的开明之君,在1997年被正式尊称为“普密蓬大帝”。


(图片来源: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6-10/9548441.html)

泰国历史上被称为大帝的,除了王朝始主拉玛一世之外,仅有拉玛四世蒙固大帝和五世朱拉隆功大帝,后两位国王都是在19世纪西方殖民入侵的时代,推动泰国走向近代化的伟大君主,可见普密蓬在当今泰国人心中极其神圣与至高无上的地位。


(图片来源:http://163.20.25.5/bensonli/thailand_1.htm)

然而,泰王拥有的全球其他君主不可企及的超高地位,在很大程度上却是政治塑造的结果。在泰国旅游过的国人都会发现,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都竖立着大小各异的国王画像;泰国电影院正式放映电影前,观众需集体起立吟唱歌颂国王的歌曲;泰国宪法明确禁止对国王和王室进行议论和批评,并且制定极其严格的《欺君法》,冒犯君主最高可被判处15年监禁,且不得保释,不得请律师,不得见媒体。在这种只能颂扬、不能批评的严苛环境下,在位的70年里,泰国几乎未见对国王的任何反对声音,国王近乎半神。但是,普密蓬国王真的是一个“神话”吗?

历史上的泰国国王可没有如今这样的“伟光正”

事实上,在普密蓬之前的几位泰国国王过得一直都很悲催。早在拉玛六世国王统治时期的1912年,国王就遭遇过青年军人“革命团”的刺杀,险些丧命,也拉开了泰王的悲剧史。在拉玛七世时期的1932年,暹罗(当时泰国国名)民党和少壮派军人发动“佛历2475年政变”,推翻了君主专制,开创了泰国的君主立宪制度,国王地位一落千丈,拉玛七世甚至在致政变者的信中称自己“愿意做一个傀儡”。但是,由于傀儡做的实在没意思,国王索性在1935年退位了。此后,直到1945年,一直是军事强人銮披汶·颂堪的独裁统治,拉玛八世国王一直在国外求学,泰国甚至度过了10年没有国王的时期。而拉玛八世一回国,更是在1946年离奇的在卧室中枪身亡,此时他甚至尚未加冕。

普密蓬国王再次复兴了泰国王权

普密蓬国王在位早期正值銮披汶·颂堪军事独裁期,国王依然只是作为国家的象征而存在。但是,这一状况在銮披汶倒台后得到了彻底改变。

(图片来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沙立·他那叻)

1957年,军方的沙立·他那叻元帅发动政变,推翻了銮披汶独裁政府。在政变中普密蓬国王也配合沙立,颁布全国戒严令,并公开要求銮披汶下野。沙立·他那叻和銮披汶·颂堪等在欧洲留学归国、接受西方思想熏陶的将领不一样,他完全是泰国本土培养的军事领袖,年轻时接受的熏陶就是忠君思想。

在沙立时期,君主地位重新被恢复,沙立安排国王参加各种公共庆典,巡视各省府,主持多项发展项目,大力塑造国王亲民、爱民的明君形象。甚至连在朱拉隆功大帝时期就已经废止的在国王面前匍匐跪拜的礼仪也在特定场合被恢复了。君主制度的复兴,让国王与沙立成为紧密的同盟。

在沙立去世时,国王为这位元帅筹备了一个长达21天的空前国葬,遗体上方甚至使用了王室御用五叠御顶,可见国王对沙立的尊重。沙立死后的继承者他侬·吉滴卡宗元帅也执行了尊崇国王的政策。

泰国国王地位的恢复和提高,不完全是沙立个人作用的结果,也与泰国当时面临的地缘政治转变息息相关。战后,冷战大幕开启,泰国、菲律宾等国成为美国对抗中苏的战略桥头堡。但战后执政的銮披汶·颂堪政府在国内逐步推行民主化,左翼势力乘机崛起,在外交上又践行独立自主的政策,撤回了对美国在越南军事行动的支持,甚至打算与中国建交,放弃了“亲美反共”的立场,引发美国的不满。再加上銮披汶·颂堪所在的玛兰卡西自由党在大选中通过欺诈、选举舞弊、胁迫和篡改选票等手段胜选,造成军人统治集团内部的分裂,最终被沙立取代。此前的民主化改革已经在泰国国内积蓄了较多的自由化、民主化思想,社会多元利益群体崛起,沙立为首的军政府期望通过大力塑造国王的崇高地位,一方面创造一个能够凝聚民心、团结社会的国家象征,以压制左翼力量在国内的兴起,防范邻国共产主义运动对泰国的渗透;另一方面,也希望通过强化君主制度的影响力,建立君主制度与军方的共同体,防范和牵制民主化势力的崛起,为军方执政找到一个合法性的来源。

泰国国王拥有巨大的权力

泰国枢密院前主席炳·廷素拉暖曾对泰国政治制度有一个精妙的概述:“一个政府,士兵监督,但是她的真正主人是国家和国王。”泰国宪法规定,国王是全国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军方各高级官员均由国王任命。国王对军队具有巨大的影响力,而政府却并不掌握军权。国王下设有枢密院,成员共有18人,都由退役的前军队将领、前总理组成,由国王任命,对国王提供咨询建议。国王凭借对军队力量的实质掌握,以及通过枢密院内大量前高官的政治人脉网络,对泰国整体的政治走向具有高度的把控能力。

泰国政治实际上就是国王、军队、政府(文官集团)三方政治势力角逐的舞台。战后,中产阶级规模迅速增加,民众民主化诉求不断提高,逐渐引发了以军队为代表的独裁和争取民主权利的文官集团的冲突,这也让国王成为位置有利的第三方,时常起到中间调停者的作用。国王的地位也因为居间裁判的有力优势,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即便随着泰国民主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国王拥有的权力也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削弱。

国王并非公正无偏的裁判者

媒体对普密蓬国王的宣传,往往突出1973年军政府镇压学生,酿成“10·14惨案”时,国王对示威学生的保护,以及1992年军事政变时,国王力挽狂澜,迫使素金达军政府下台的事件,以体现国王作为泰国政局的稳定器,推进泰国民主政治进步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但事实上,国王在泰国政治中所起的作用并没有媒体宣传的这样单纯。

在普密藤国王时期,在遇到民主反对派势力强大时,国王往往会向军政府施压,以军方的暂时退让,换取反对派势力参与政府,将国王与军方的独裁解绑,并缓解民主化压力对军方地位的根本打击。而在民主反对派势力处于低谷时,面对军方的重新反攻,国王似乎并没有对这种政治上的退步予以抵制,甚至主动扶持军方领导人掌管国家大权。普密蓬国王在历次政变中所起的作用,很大程度上体现出利用自己作为有利的第三方,平衡军队与民主反对派势力,避免任意一方势力过大,以维持自身超高地位的目的。


(图片来源:http://www.ide.go.jp/English/Research/Region/Asia/20100524.html)

在1973年的大规模学生抗议示威推翻军政府后,左翼势力渗透进学生运动,泰国国内的政治冲突并未减轻,几届文官政府均非常短命,国王的对文官集团的政治态度开始转变。

因此,在1976年前军政府领导人他侬元帅以僧侣身份重返泰国时,国王接见了他,引发了学生在法政大学的聚会抗议,忠于国王的军队和预备役武装力量包围了大学,并与学生爆发流血冲突,死亡达300人左右。此后普密蓬国王支持军方推翻文官政府,再度掌权。

1980年,国王主持忠于自己的军队将领炳·廷素拉暖担任总理,直到1988年4月才卸任,期间国王还帮助炳总理挫败了一起军方内部的政变。此后,廷素拉暖加入泰国枢密院,由于对国王忠心耿耿,得到绝对信赖,他仍然能在泰国政界和军方保持强大影响力,成为枢密院主席,在国王死后即将担任摄政王。

2001年他信领导的泰爱泰党执政后,获得了东北部和东部广大农村地区的支持,其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偏向底层民众的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城市中产阶级、官僚集团和商业资本家的利益。但更重要的是,他信在农村日益增强的威望和掌控力,严重挑战了国王在农村地区长期以来既有的权威,最终军方发动政变推翻他信政府,国王很快就任命了政变领导人颂提担任过渡政府总理。

2006年政变后,凭借广泛的支持度,他信势力又多次重新组党竞选胜利,但是均被最高法院以多种判决赶下台,期间还引发了支持他信的红衫军和反他信的黄衫军的冲突。但是,在这一冲突中,国王和王室始终站在反他信的黄衫军以及军方一边,泰国诗灵通公主甚至参加了一个反他信的黄衫军女支持者的葬礼。

2010年,支持他信的红衫军在曼谷发动大规模抗议示威,时任总理的民主党阿披实政府获得军队支持,镇压进驻曼谷市中心的红衫军,造成100多人死亡。但在此期间,国王并没有做出任何调停。

在历次政变中的不同表现,显示出普密蓬国王并没有始终如一的扮演一个公正裁判者和无私的调停者,反而明显体现出自身明确的政治倾向,即在维护王室地位和权力的前提之下,维持国内政治势力的平衡,任何势力的僭越,都将招致国王的干涉。

(图片来源:http://wtop.com/entertainment/2016/06/thai-king-marks-70-years-on-the-throne-from-hospital-bed/)

在现实中,国王甚至还充分利用自身的特权,维护了自己的既得利益。普密蓬国王曾经两次否决国会通过的土地改革法案,该法案限制个人拥有土地最大面积为20英亩,而当时管理王室财产的皇家资产管理局是泰国最大的土地所有者,据统计,截至2014年皇家资产管理局所持的土地价值估计有1万亿泰铢(约合290亿美元)。

在巨大权力的庇护下,普密藤国王也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君主,根据《福布斯》去年发布的全球十大最富有王室排行榜,普密蓬国王再次力压沙特、阿联酋等一众“土豪王室”,成为“最富有的王室成员”。据英国《金融时报》估计,以股权计算,泰国王室资产管理局所管理的财富至少达到400亿美元,是泰国最大上市公司泰国国家石油公司(PTT)市值的两倍以上,这还不算王室成员在泰国国内其他上市公司的小规模持股。

编辑:在远方写作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系微思客撰稿人作品,如需要转载,请务必取得授权。
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