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评, 公告, 开学季

开学季:象牙塔内忌“三贪” | 微思客

在本该清净的校园内,上演一场场政治模仿秀,在普通学生的眼里,那些主任、主席们在一个特殊的权利圈内,互相支撑,固若金汤……
宗城 | 微思客撰稿人,706青年空间专栏作者
大学富有培养人才、传播知识、钻研学术、教化社会等职能,而大学生,显然是这座象牙塔人才培养的主体。蔡元培谈论起自己的教育观时说:“无论教师还是学生,都要摒弃“做官发财思想”,抱定做学问这一宗旨,孜孜以求。”然而,从今天来看,且不说“做学问”早已不是大学的唯一宗旨,即便大学生存在“做官发财思想”,也成为不必苛责之事,往好的说,一所优秀的大学不因培养政客和商人而羞愧。但大学有一股积聚已久的浊流却不得不让人警惕,那就是在大学生中日益弥漫的“贪财,贪权,贪名”的风气。
 

习主席拳打老虎,脚踩苍蝇,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皆因中国大陆贪腐成风,环境如此,象牙塔内亦不能幸免。大学生限于资产水平、所处年龄阶段,贪财的数额和严重性自然还比不上长辈,但也触目惊心。当代大学生成长的环境,既存在资本被疯狂抢掠、官商纠缠不清的时代问题,又徘徊着传统人治观念中重人情轻法度的幽灵,投射到大学生的成长道路上,就是青年在价值观培养中被更多注入对金钱的重视,却疏忽于强调追求金钱也要遵循法律公正。

比如:青年在与他人的相处中(尤其是长辈),不拒绝“意思意思”,甚至将主动送礼视为常态。由此,大学生的思想闸门逐渐松动,雪球越滚越大,从小利小惠到将来职场上、官场上的惊人数字,也就可以预见了。

大学生贪财的另一体现,是在社交中更注意攀附权贵子弟,并且在与他人交往中,往往会留心他人的财产状况和“钱途”,如果此人家境殷实,出手大方,那么他的身旁往往不缺乏校园同学的追随。同时,在追求金钱与钻研学问之间,大学生的天平倾向前者早已不是新鲜事,符合程序地追求金钱并不恶劣,但如果采用策略是歪门邪道,就免不得提个心眼。
 
比贪财明显的是贪权,学生会等组织团体是大学生贪权的重灾区。大学生在竞争这类组织团体的职位时究竟是出于为学生谋福祉,或者锻炼自身,还是“官瘾”作祟,看重了所争职位享有的权力和优惠,这是一个巨大的疑问。也许兼而有之,但学生会等组织团体内部,早早形成的不健康的权力、辈分崇拜氛围不言自明,具体而言,大二、大三的会天然享有比后生更高的话语权,在各项赛事和评比中也会相对享有优先权。而有意在学院中竞争更高学生职位的,在平日生活会更注重经营关系网,学院内部也会形成小团体般的存在,这些小团体会成为竞争之人的中流砥柱和造势发源地。大学生对职位的定位不光是关心它在校园的实际地位、具体权力乃至校方对其的重视程度。在过足权力瘾的同时,他们借此丰富履历,将其充作未来跻身更高权力层的跳板。
 
有关大学生的“贪权”的原因, 12年9月,经济观察网发表过的一篇文章《大学名利场》,当中有一段谈到:
 
据郑融的了解,绝大多数学校对于学生会主席都有照顾政策,比如保送研究生或者推荐工作等等,他认为这是很多人参与竞争的一个直接原因。至于其他的好处,李谊举例,“有时候入党竞争者太多,在班里申请往往需要等很久。但如果是学生会部长以上,大家都是政治素质过硬能力突出的同学,在学生会申请入党批下来的速度就会很快。”
 
某种程度上,大学生的“贪权”不过是社会权力崇拜氛围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即将走向社会、服务社会的人才,不少大学生专业能力进步缓慢,但却早已在校园中经历组织锻炼,熟谙权力崇拜的规矩。即便是本意增进认识、联络感情的饭局,似乎也漫散着因权力不同而形成的地位之分——座次如何安排,发言顺序,谁负责点菜,敬酒顺序等,都成为了可以琢磨的门道。中国高校传媒联盟在一次随机向460位大学生的调查中发现,29.31%的受访者聚会频率达到每周两次以上,其中本科低年级占63.52%。所有受访者中,38.08%的大学生在聚会社交方面的开销占生活费的比例超过30%。
 
和贪财、贪权紧密联系的就是“贪名”,很多时候,大学生们甚至试图兼顾三者。官场政坛中贪名之徒屡见不鲜,《史记·商君列传》中描述到:“非其位而居之曰贪位,非其名而有之曰贪名。”如今大学生也日益贪名,既有校园圈子内的名,也有社会层面上的名。在具体操作中,比如:学历造假,编织履历;代写论文,追求数量;积聚头衔,马褂加身;附庸风雅,阿谀上层……而这些现象,又往往与大学生人际关系官场化紧紧缠绕。大学生对于自身形象、名声的重视,甚至更甚于提升自己的专业实力。古有郑人买椟还珠,今日大学校园,也处处可见郑人的身影。
 
但是,大学生贪名现象日益严重绝非大学生群体一者之过。如果细细深究,且不说上文提及的社会整体风气,我们是否还应考虑大学生成长路上教育策略的得失,以及整个大学环境的变化?高校在对外宣传上普遍通过名流校友(哪怕只有一点关联)为自己贴金,下至职员,上至领导,也加入积累头衔、攫取名望的热潮中,在对学生的教育中,也时时刻刻强调着“改变命运,出人头地”的论调,这些,都会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大学生的行为。
 
大学生的三贪——贪名、贪权、贪财,可转述为精神贪腐和物质贪腐。某种程度上,大学再不是什么精神净土,也不是保证封闭的象牙塔,贪腐无孔不入,于无声处污浊校园。这股贪腐之风,无论是本文主要提及的大学生,还是大学的另外人群,例如高校领导与老师,都无法置身事外。基建项目、物资采购、招生录取、财务管理、科研经费、校办企业、学术诚信等,都可以成为贪腐的发生地。而这些,可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的高等教育大操大办找原因。教育产业化,大学竞相拼速度,本科扩招俨然“大跃进”,博士研究生涌进大量水货,乃至假评估、学术造假、大学城风潮、大学圈地运动等,如此心急,问题自然繁多。
 
腐败不惟物质贪腐,精神上的同样可怕。如今,无论是统治阶层还是舆论都强调反腐的重要性,但值得思考的是,中国的腐败往往无法根治,每一次运动式反腐后,仍然出现反弹。当下,中国全民间社会都在控诉腐败,政府和执政党也是每天讲反腐败,把腐败提升到亡党亡政的高度,那么谁在搞腐败呢?我们又在反对谁呢?我们难以揪出“那个人”,是因为那个人身边的人太多相似,在一大片泥淖的土壤中,站稳脚跟的反而成了少数。
 
龚克在接受中青报采访时说:“大学不是衙门,是师生融合在一起、大家有共同精神追求的和睦大家庭。学校是为学生存在的,校长、教师都是为学生的发展服务的。”但是,现状却让心怀憧憬者难以乐观。大学不是衙门,但衙门的很多问题,正在大学里滋长,像秋天的落叶,徘徊在师生的头顶。
编辑:刘彪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作者授权首发于微思客,如果需要,欢迎转载,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并标明‍‍作者。
「微思客WeThinker」是一个服务全球华语人群的媒体。我们创建于2014年2月21日,通过移动设备、网页浏览器、电子杂志、FM音频等新媒体介质,关注全球范围内的公共事件,向全球华语读者推送精彩文章,共同打造更好的公共生活。每天,上万名的读者通过各种形式,阅读、聆听我们的内容。
「微思客WeThinker」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志愿者团队。团队成员分布在中国大陆、台湾、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新西兰等地。我们秉持“跨界思维、国际视野、协同探索、分享新知”的理念,致力于搭建一个跨学科、跨领域的交流平台。“微思客沙龙”不定期在线上、线下举办,覆盖了包括性别平等、统独争议、公共艺术、国际秩序、网络专车、企业社会责任等诸多议题。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