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美丽的女权徒步 | 微思客沙龙(广州)嘉宾特辑

沙龙

微思客联合黄油社举办“当女权行动派遇上哲学”广州沙龙。沙龙嘉宾有自由撰稿人刘满新、北京大学伦理学政治哲学博士黄芸老师以及三位女权行动派的女权人士黄叶韵子、肖美丽、张累累。我们将在这一周不断推送沙龙嘉宾的文章,以飨读者。
时间:2016年8月27日14:00
地点:广州叁楼青年空间(华师站B出口东方之珠花园盈晖阁)
编者按:2013年,女权行动者肖美丽发起一场从北京到广州的反对性侵害徒步行动,公众号“女权之声”在当时记录下了美丽在中原大地的行动过程。从接触女权行动至今,美丽一直坚持用她的行动去改变这个社会。今天,我们重读旧闻,去了解当年那个“疯狂”的行动,去认识那个充满生命力的肖美丽。编者对文章进行了些许删减,读者可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女权之声”页面了解全部内容。

女权主义行动派的“疯狂”:“这个念头让我开心极了”


肖美丽,1989年生于四川眉山,2012年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艺术设计系,自由职业者。2011年9月的一个晚上,她到位于新天第B座2304室的民间公益活动中心一元公社看了一场电影,这是她和另一些经常在这里聚会的年轻人结交之始。2012年1月7日,肖美丽和这些人中的几个一起“快闪”——在北京蓝色港湾单向街书店,向在那里的一些参与者宣传抵制纪录片《麦收》。2012年2月14日中午,在前门大街,三个女孩身穿带血的婚纱,扮成受伤的新娘,公开宣传反对家庭暴力,肖美丽是中间的那一个。
前门大街“受伤的新娘”活动是所谓“青年女权行动派”的第一次公开倡导。这个以年轻人为主体、以行动主义为取向,并公开标榜女权主义的志愿群落的聚集和崛起,给中国民间妇女运动注入更新的活力,甚至让很多人第一次开始同意这算得上一个运动,让更多公众以及媒体第一次看到和赞叹女权主义直接行动的力量。
2012年2月26日,肖美丽在北京参加“占领男厕所”活动,虽然这次活动被预警和封杀传播,但此前一周在广州的同一主题活动已让女权行动派登陆传播热点。肖美丽亲历了警察对此次北京活动的调查。8月30日,肖美丽与另外三名女孩一起在广州文塔前公开剃光头,是为抗议高校招生性别歧视“光头行动”,随后一系列传播和法律行动,终于导致教育部在2013年部分取消高校分性别划线。
剃光头的当天,肖美丽在豆瓣日记写道:“当头皮接触到枕巾的瞬间,我有了全新的感官体验。走在路上迎接着各种惊异或者呆滞的目光,这是女光头才有的礼遇。……在娱乐自己的同时能够发出我的声音,用我所有的头发对社会说,我关心着你,我没有放弃你。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这个光头没有白剃……万分感激。”
2012年10月,为征集敦促《家庭暴力防治法》的公众联署,肖美丽在新浪微博发布半裸照片:“家暴可耻平胸光荣”,与跟进的朋友们一起,刷新了女权行动派的“激进”水准。12月8日,她作为代表之一在东莞领取南都“责任中国”年度公益盛典授给反性别歧视行动的公益行动奖,授奖辞说:“世分男女,歧视深重,女权遭阻击而声势凌厉。痛恨懦弱,反抗尊卑,视冷漠如寇仇,女权前进,社会亦前进。”
2013年,肖美丽成了编剧和演员,加入以美国女权主义话剧《阴道独白》为蓝本的独立话剧《阴道之道》,她编剧和演出的章节《自慰课堂》视频在网上至今已有超过4万次点击。
在这群年轻的女权者中,肖美丽是从不缺席的那一个,经常带来新意思的那一个,但并非领导者和发言人,她受小伙伴喜爱,但没有明星般的光芒,没有人说她是新一代女权活动家。毕业后,她选择自由职业,开淘宝古着店、摆小摊,但更多时间并不用在谋生。她说女权主义与自己的生命有关,“在活着时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害怕被强奸?“去徒步本身就是改变”
2013年,肖美丽发起了一场徒步行动,想用徒步的方式,唤起公众对儿童性侵害问题的关注。当徒步这个“疯狂”的想法产生,肖美丽说,她有的是时间。“这个念头让我开心极了”。
女权徒步不是她发起的第一个活动,却是前所未有的付出,以“美丽”命名,既想彰显女性身体与性的自主,也有支持者希望赞美她低调朴实品质的心意,这一次,光荣值得属于她。
设想着行程,种种担忧浮现,肖美丽体重不足50公斤,自称高中后就再不运动,能走多远?两千多公里,想象中就漫长和疲惫得让人有绝望之感。朋友们还一次次提到一个词:“强奸”。
2013年8月中旬,肖美丽到山东,加入乙肝公益倡导者雷闯的“益行去北京”走了三天,证明自己可以徒步。不过,后来雷闯遭遇抢劫和威胁,现金损失有限却颇受惊吓,他说,担心敌意者把他当成女的。这让回到北京、正筹划路线的肖美丽提心吊胆。
但这已经不是可以放弃的事情,除非承认自己懦弱。肖美丽后来写道:
“我几乎想要放弃了。难道真的要放弃么?我开始上网搜索关于长期徒步的新闻,搜到的徒步者从老大爷到小学生几乎全是男性。女性真的不能去徒步么?并不是没有女性去徒步,只是较少,她们也面对更大的挑战。我开始设想:如果徐霞客是女人,她恐怕都没有去徒步的机会就嫁人生子了。如果唐僧师徒都是女人,在这个“男儿国”里她们会不会寸步难行?
自古以来社会上都充满了对女性的禁锢和暴力,把女性待在室内称为‘安’,但这其实是个谎言:待在学校里的小女孩被校长老师性侵,待在办公室的女人被上司同事性骚扰,在公交车里很多女人都遭受过性骚扰,在家庭里的婚内强奸并不受到法律的监管。女生没有安全的“宝盖头”,只有对女性的规劝。我实在受够了那些要求女性自重,把对女性的伤害归罪于女性的言论。也受够了一提起性骚扰就把女性认定为毫无行动力的弱者。女生要自由!要有不被性侵的自由,也要有性的自由,更要有去做想做的事的自由。而这一切都需要我们自己来争取。
所以我该做的不是放弃我的徒步计划,而是尽可能的实现它,并且通过这次行动来改变这个社会,哪怕这改变只有一点点。这个徒步也因此变得非常有趣和有意义。它是一次漫长的博弈,用一件被认为可能会遭受性侵的事反对性侵害,是在丈量和拓宽这个可能。它不仅仅是一次苦行,当我们行走在这片土地上,每一步都有着这个残酷社会的压迫和女性反抗的张力。
……去徒步本身就是改变。用我的每一步去证明女生也是可以徒步的,而且我自信可以徒得很不错!打破‘女性不能出差、不能冒险’等等迷思。”
肖美丽忙忙碌碌地拍视频、开博客、写文案,开始向朋友们募款。8月过去了,必须有个出发的时间,就定在9月15日星期天。这天中午,有30多位新老朋友来到一元公社,送给肖美丽很多温暖的祝福,一件签满名字的粉色雨衣,有零有整的捐款。下午3:30,肖美丽启程,可不只是她一个人,一起出门的有10个朋友,其中有人是毫无计划地临时加入了陪走。
这些人说说笑笑,拉拉杂杂,走过了摩肩接踵的东单大街,走到崇文门找家饭馆欢乐聚餐,再往天坛走去,一个个地告别了,天黑了……这第一天的第一站是肖美丽在蒲黄榆的住处,这天晚上,她还有机会和家中两只猫说再见。
第二天晚上,肖美丽和同伴走过灯光璀璨的卢沟桥,第三天晚上,她们穿过北京南六环,走上南下的107国道,第四天中午,走出北京界,从此不回头,不坐车。
“你是哪个单位的?”政府不习惯
“我想对教育局说:请指导学校对学生开展性、性别平等、人身安全教育;敦促学校维护校园安全秩序;设立有助于预防性侵害的教师行为准则并对教师培训;负责任地处理教师性侵害事件;指导学校建立非歧视环境,关怀性侵害受害者,避免失学或受歧视。我想对公安局说:请负责任地查处性侵犯案件,保护受害者特别是未成年受害者的隐私和人格尊严。”按计划,肖美丽会在沿途向经过的各个县市相关部门提交建议信和信息公开申请,敦促他们重视校园性侵害问题。
做外展的想法,9月19日在涿州才临时产生,最初的动机只是希望求关注。临时买来大白纸当街铺开,肖美丽就地写写画画,很快吸引围观,其他人负责游说大家在防治性侵建议信上签名。
在涿州购物中心外的第一次外展征集到9个签名,却很让伙伴们振奋。或许有些人是第一次念出“女权”两个字,或许有些人是第一次获得公共参与的机会。从此开始,“美丽的女权徒步”开始在每个途经县市外展征集联署。有的地方人很热情,有的地方比较冷清,中学生、退休老干部、母亲、中年妇女、早餐店店主、出租车司机……和这些人的邂逅留下了很多人性的情节。有人一听说是“为了孩子”,就毫不迟疑,有人以“我家是男孩”拒签,有人设问“这有用吗?这没用,他们什么都知道”,或者声称“你们这是政治、我不参与政治”,但最终还是签名,有人大发宏论一番最终摇手离去。一个小小的参与试探出普通人的恐惧、冷漠、悲观,也让他们脱敏,展现出自主的担当,让防治性侵害建议成为本地化的行动。
每个签名都被仔细计数,被鼓掌庆贺一番。肖美丽总是回赠一张自己设计的明信片。她从没遭受过真正严厉的驱赶,体会到“外地”还不像北京一样限制街头活动。外展结束,她会把画好的海报张贴在街头——路人们几乎是惊愕地围观着这来历不明的高调宣传,商业广告和政府标语之外,女权的声音和图画第一次在这些地方创造出短暂的公共空间。
肖美丽还没有条件深入培育地方,只是实验,验证潜力和困难。县市至今基本仍是民间女权活动的空白区,没有接应的本地志愿者,未免辛苦。9月26日在保定市内的河北大学,肖美丽创下征集签名的记录:3小时159个。前后有几百个学生围观了她摆在教学楼前的“小摊”,不止一个女生对她说:“我真想加入。”一个女生离开时兴奋地对同伴说:“这才是大学!”——这或许是肖美丽在外展中能直接得到的最大回馈了。
在定兴县,肖美丽曾尝试到政府和公安局、教育局当面递交建议信和信息公开建议书。一次次被问“是哪个单位的”,她爽朗回答:“我是开淘宝店的!”对方总是有几秒愕然。她需要一次次含蓄提醒这些部门,信息公开申请必须在15个工作日内答复,否则是违法行为,可能会被行政诉讼,但对方似乎并不在意这种责任。离开公安局之后,她接到了该局的电话;“不知道你什么意图,也不好答复你……。”
有点累,有点雷。不习惯被问责的政府人,和肖美丽碰撞不出友好的火花。肖美丽就此放弃上门递信,因为花不起扯皮的时间,也想通过邮局留下递信的法律凭证。不过,9月23日,高碑店市的一位王姓教育局副局长给了她一个惊喜,他在电话里说,领导很重视她的建议,让他们好好研究拿出措施。
可惜惊喜只有一次,接下来的又是:是不是听说我们这里有没破获性侵事件才提建议的?联署的好多人不是本地(户籍)市民?我们只接受带身份证当面申请信息公开。“按照工作职能,我单位不是您所申请公开信息的制作、保存单位。”“我们没有针对保护受性侵的未成年人避免其受二次伤害的工作规范,也不准备制定相关规范。”……肖美丽说,每次接到政府的回电都觉得“很有意思”。
“十一”假期到了,6个小伙伴从北京、郑州、杭州、兰州过来陪同肖美丽。10月5日在石家庄第十二中学,她们做了一个名为“关强奸犯!别关我!”的行为艺术,针对9月24日教育部、公安部等四部门发布的《关于做好预防少年儿童遭受性侵工作的意见》,反对以学校女生宿舍封闭式管理预防性侵害。在新闻稿中,肖美丽说:“校园中的性侵案件很多发生在教室和办公室,而不是在宿舍里。女生宿舍的封闭式管理,进一步缩小了女生的安全空间。这样画地为牢的做法,不仅不能有效地防范性侵案件的发生,还限制了女生的活动范围。这不仅不能保护女生免受侵害,反而加强了了要靠限制受害者来防治性侵的刻板印象。”
10月14日,一群年轻女孩在郑州复制了这一行为艺术并得到大众媒体报道。10月20日在河南汤阴岳飞像前,肖美丽和同伴临时创意了另一个行为艺术:在她的背上象征性地刻下“防治校园性侵害”七个字。“刺字的时候一大群大爷围观,讨论说,那是个男的吗?女的吧,听声音像女的。最后确认哦两个都是女的。超级好笑。”肖美丽在微博写道。和希望成为新闻的倡导活动有一点不同,这个戏仿的行为更有文化讽刺性。网友@老晴表妹说:“就是要这样,一切树立起来的‘他’权威、‘他’文化规范,我们调侃他,解构他,让他有一种莫名的荒诞!”
“更有信心走到广州了!”没有风景的旅行
“美丽的女权徒步”所有费用都来自个人捐款。在9月15日出发前,采买了一些物资之后,账户资产是负177元。到9月21日,肖美丽共收到捐款4000多元,而此时估算徒步中每人每天的食宿花费需要大约100元,钱流水似地花出去了,钱成了肖美丽能不能继续走下去的一个关键因素。
9月24日是肖美丽的生日,她决定借这个机会展开“厚颜无耻”的募款,给大学同学们群发消息:“生日快到了,给我捐款啊!”在英国留学的死党汇来300元,一位不太熟悉的师兄大手笔给1000元。这天晚上,在河北徐水县漕河镇,肖美丽享受了一笼牛肉包子加一碗鸡蛋汤的生日晚餐,摸黑找到一户号称旅店的人家,花20元在一床污黑发臭的棉絮下合衣度过了一晚。
9月21日到9月底,肖美丽收到捐款8300多元,捐款人中陌生人越来越多。“十一”假期中,她仍然收到捐款4200多元。同时,她的花费越来越少,找到50元以下能洗澡的干净住处不再是惊喜。她说:“我更有信心走到广州了!”她以邮寄明信片回报留下地址的捐款人。
她不是有经验的徒步者,准备时,甚至没意识到鞋子该大一号,提前花400元买的运动鞋,自从被人指出太小之后,就让她感觉越来越挤、越来越挤,最终放弃,代以一双假冒耐克,再换上一双同伴脱下的运动鞋之后,才算得救。
她发明了以弹力绷带缠足弓预防脚痛的秘笈,但每天还是要和膝盖疼痛和脚底水泡斗争,这两件事情,和找饭店、找住宿一样成了每天最重要的事情,日常生活消失了,或者说被重建了。她意识到下雨对流浪者来说有多糟糕,国道上的污染对行人有多不友好。这是没有风景的旅行,切割成每天10公里、20公里、30公里的一段段,要走下去就不能看得太远。
9月27日,从保定南二环往望都县去,启程晚了一点,到天黑透了,她和同伴还在路上,只被呼啸而过的大卡车的灯光时或闪过,像被世界抛弃一般。浑身僵硬,仿佛手脚已经不属于自己,肚子饿,寒意也浸过来。她们在一座大桥边歇脚,找出一块牛奶巧克力,靠着它的热量,她们重新起身,步行两公里找到一家村中饭店吃饭,又走三公里,终于看到灯光,看到望都县城路边第一家旅馆的招牌。这一天的30多公里不知为何如此漫长。但肖美丽始终拒绝同伴的建议,不肯丢掉以一元一张在保定买好的一些素描纸,带到了望都做外展用。
10月1日晚7:00左右,在河北正定市新城铺镇温馨宾馆,因为要求退掉价格不合理又没住过的一间房,肖美丽被店主叫来的人拳打。她事后写道:“简单来说是:老板和公车司机串通收高价。我们想退掉还没有住的房间。过程中老板说他们有录像,于是我拿相机也想记录经过。没想到老板非常激动,冲过来把我的相机往吧台上摔,我们一起保护相机。后来又冲进来一个壮汉,一进来就是一腿,被大家拦住,从另一边冲出一个强壮的大妈,谁也没料到大妈上来对着我的脸就是两拳,连眼镜都打飞了。……宾馆大汉还说:‘报警也没有用,你们今天谁也别想走,一群小奶娘。’警察调解到半夜,我们的要求很低,只是退房钱和道歉。多亏小伙伴们都这么勇敢、聪明、有知识。终于拿回了房钱,店家尝试道歉两次,第一次说:“我们双方都有错。”第二次说自己“服务不周”就是不承认打人有错。连警察也劝说:他们打我是有原因的。最后,我们没有放弃追诉权,就这样迎来了10月2日,世界非暴力日。”
幸好更多被她记录的,是旅途上的趣怪或温暖片段。@美丽的女权徒步写道:
10月8日河北元氏县:“我们在路上的一家餐馆中征集到了今天的第一个签名,是老板娘签的哦。老板娘跟我们讲起她在成都打工的女儿,感慨我们在外面不容易,还送了两个热馒头过来。早上我们还遇到了一位热心指路的老婆婆,指我们走到了107国道的方向。”10月9日河北临城县:“【超级好人缘的一天】午餐时老板说不能给我们捐款了,就帮我们免单吧。整个饭店的人都给我们签了名。路上遇到了这位白先生,一直劝我们坐他的车,被我们一再拒绝。后来他给我们捐了很多盘缠。之后遇到了三位拿铁耙的少年要求合影——八戒,不如和我们一起上路吧~”

10月15日河北永年县:“话说俺们正在肃穆的佛教庙宇里流连,看到两种赠阅书籍。翻开一看,一本主要讲要禁欲女性要守妇道。另一本主要写手淫,同性恋,堕胎等会下地狱受如何酷刑。当时我俩都很气愤,放着佛教的好东西不写,满篇的性别歧视。于是我们就把它们全偷走了,免得祸害更多人。”
……
“美丽的女权徒步进行中,你可以陪走一程,也可提供沙发,捐助盘缠。”微博总要这样提醒。有不同的伙伴陪同过肖美丽,“青年女权行动派”小小的足迹丈量着中部平原。

附录:女行故事(选)

编辑:露露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女权之声,文章原名《只属于行动派的实验——“美丽的女权徒步”在路上》,经授权发表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女权之声。
封面图片http://dwz.cn/40jlwF
女行故事图片http://www.yb983.com/news/list/2013-10-11/13174.html
相关链接:
美丽的女权徒步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3472344150_0_1.html
美丽的女权徒步微博:
http://weibo.com/matastudio?refer_flag=1001030101_&is_hot=1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