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白话文

在奥运最后一天,谈谈台湾人出国比赛变成中华台北人?| 微思客*法律白话文

不管是体育比赛还是电竞,大家一定会发现大多是的国际比赛中,台湾队都是以「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的名义出赛,是觉得台北人就能代表全台湾吗?事实上,奥会模式是台湾「退出」联合国后,逐渐了解,面对外交处境转趋艰难,终于认识到参与国际组织之主张无法再获得国际社会支持,从而外交策略被迫转趋务实,奥会模式则是在此背景下,台湾解决参与国际奥委会及其周边组织难题的方式。 [1]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输入关键字 奥运2” 阅读 《“中国台北”还是“中华台北“? ——两岸争“名分”的历史 》,看看两岸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与想法有和异同之处?

杨 贵智 | Designed in Taiwan. Assembled in the Global Village. 长得像狸猫和浣熊,但分类于智人种(Homo sapiens)。法律白话文站长。自由撰稿人。

国际奥委会简介

目前世界上的国际体育赛事,主要是由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单项运动总会(International Sports Federation)及各国的国内奥委会(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及国内运动总会(National Sports Federation )所主导。根据奥林匹克宪章规定,国际奥委会主办冬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也是奥会活动的最高权力机关。单项运动总会各自就其负责得运动制定规则及标准。各国则成立国内奥委会来和国际奥委会联络,获得国际奥委会承认的国内奥委会,才能派运动员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除此之外,还设有运动仲裁法院来审理因为解释或适用奥会宪章所衍生的争端 。

拉不下脸的中国代表权之争

国民党撤退来台后,台湾海峡的分隔加上美军的介入,使得两边虽然暂时都无法兵戎相见,但战场则从军事衍生到外交场合,两边的政府开始争夺「谁是中国的合法代表」。而此一争执,除了延续中国传统「名分秩序论」的「正统」之争外,在现代国际法上则具有争取「在国际舞台上合法代表中国的政府」的政府继承问题

根据国际法,国家和政府的关系就好比公司与董事会、学校和校长,政府代表人民来运作国家机器,在国家境内享有最高的权威,在国际上则代表国家与其他国家互动。因此,当一个国家因选举或政变发生政府更迭,就会出现「政府继承」的问题:也就是新的政府是不是能够取代旧政府,在国际上合法代表原有的国家。

中华民国政府在1949年内战失败退守台湾,毛泽东在北京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正式取代中华民国政府」,蒋介石则退守台湾坚持「中华民国未亡,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不合法的伪政权」。两岸坚持自己才是「正统、合法的中国代表」,从此在外交舞台上开启了「一个中国」之争新战场。(有论者认为,中华民国政府无权对台湾行使主权,因此并无所谓中国代表权之争的问题,此乃台湾地位未定论,由于与本文无直接关系,请参考:两岸问题的十个词汇。)

1971年以前:一Zhong一 Tai论

早期台湾「台北政府」在联合国「代表全中国」直到1971年。在国际奥委会,则从1958年起就陆续遭到其他国家质疑认为「台北政府不具有代表全中国的正当性」,其中苏联(现为俄罗斯)表示,让台北政府代表全中国,只会导致中国大陆的运动员无法参加奥林匹克,此举严重违背奥会宪章规定的「任何人均应不因任何原因受歧视而被剥夺参与奥林匹克运动大会」之不歧视原则。 [2]

他们认为,台北政府就只能代表台北,大陆地区则应该要让北京政府来代表,这是「一Zhong一 Tai论」在国际舞台上首次出现,建议台湾政府将奥委会改名为「福尔摩沙奥委会」。然而,不仅北京不接受「中国和台湾同时出现在国际舞台上」这件事,因为此举形同将「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在当时的意识形态下,蒋介石更不接受「被降格为台湾」这件事,因为此举形同放弃对中国的代表权。

在折冲樽俎下,台湾在1960-1968年间的奥运会,虽然仍然以「中华民国代表队」出赛,但是必须在制服加上「台湾」二字,目的在彰显蒋介石政府实际管辖范围为台湾而不及于大陆。这也使得历史上台湾人曾经有用台湾为名出赛的纪录,这件事令当时的政府很是恼火,现在看来却很令人感到羡慕。


1964年日本东京奥运,台湾队以「TAIWAN」加注「中华民国」的方式参赛(来源:PTT)

1971年后:兵败如山倒

1971年,联合国大会决议通过2758号决议,决议通过让「中华人民共和国」继续在联合国中代表中国,并要求「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台湾从此失去参与国际组织的机会。

而在国际奥委会,由于北京叩关的声势越来越响亮,国际奥委会开始施压台湾, 更改国内奥委会的名称来解决「一个中国问题」。1976年加拿大主办蒙特娄奥运,为此,拒绝台湾选手以中华民国身分入境,台湾选手也无法参加1980的莫斯科奥运。国家奥委会甚至以通讯投票做成「名古屋决议」,除承认由大陆的中国奥委会代表中国外,更要求台湾更改会名,并要求台湾不得再使用国旗与国歌。

1981:奥会模式现身

虽然台湾一开始并不接受此「噩耗」,并赴瑞士洛桑法院控告名古屋决议违法奥会宪章。然而大势已去,当时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先生及时任国际奥委会委员的徐亨先生奔走下,台湾当时的政府高层虽一度主张「宁为玉碎,不与瓦全」,干脆从此退出奥运赛事。

但是到了1981年,当时的行政院长孙运璿体认到,不应再度重蹈台湾政府参加国际组织的外交挫败经验,尤其体育外交深受国际重视,必须为台湾体育选手争取参与国际体育赛事的机会,才能保持国际能见度。最后和国际奥委会达成和解,除撤回诉讼,更签订在瑞士洛桑签订「洛桑协议」,以政府仅能代表其实际管辖的地理疆界为原则约定

1. 台湾承诺修改会名为「中华台北奥委会」

2. 新的会旗会歌不使用国旗、国歌及国徽

3. 国际奥委会确保台湾选手和其他国家选手能享有相同的权利义务,台湾奥委会亦同。

此种使台湾在形式上放弃使用国名国旗国歌、但是实质上享有和其他国家相同权利义务之参与国际事务的方式,从此被称为「奥会模式」。值得一提的是,台湾现在虽然也用各种不同的名义参与其他国际组织,例如以「台澎金马独立关税领域」参与WTO、「捕鱼实体」参与各种国际渔业组织,但未必在实质上享有和其他国家相同权利义务,因此不能称之奥会模式。

结论

理论上,奥会模式(不得出现国名、国旗与国歌)只适用在奥会赛事之中,像是台湾自己办的琼斯杯,理论上也因为不是奥会赛事而无须遵守奥会模式;但是此作法却在日后广为使用,除了衍生到非奥会赛事、甚至是非体育的国际赛事。

台湾主办的国际赛事据此也被要求「不得出现国旗与国歌」事实上,在签订洛桑协议的隔(1982)年,台湾主办世界杯垒球女子锦标赛,北京随即宣布将派代表赴赛,萨马兰奇遂要求台湾遵守洛桑协议,不得在比赛会场使用国旗国歌,而须使用会旗会歌。台湾虽然仍能实质参与国际赛事,但仍遭到「禁止使用自己国名国歌」的待遇。

从奥会模式的发展途径,我们可以发觉以什么名义参与国际事务固然涉及尊严问题,但尊严一词涉及太多的情绪,让我们无法好好思考问题本质。而「参与国际事务」一事应当当做外交政策的一环来思考,虽然尊严受损,但若能实质参与国际事务,我们才能从中获取最大的利益。若当年因为意气用事退赛,我们或许就再也看不到令人骄傲的台湾选手在奥运舞台上发光发热。因此,奥会模式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让我们思考究竟外交事务的本质是什么?名词之争的意义何在?我们究竟该从中如何取舍、抉择?

 

[1] 国际组织包含「政府间国际组织」及「非政府国际组织」,通常国际组织一字系指「政府间国际组织」,而国际奥委会及其周边阻住虽为「非政府间国际组织」,然本文为行文简便,且各国政府仍以各种形式参与国际奥委会及周边组织之运作,故仍称之国际组织。

[2] Every individual must have the possibility of practicing sport, without discrimination of any kind and in the Olympic spirit

参考文献

1. 张启雄,「法理论述」vs.「事实论述」:中华民国与国际奥委会的会籍认定交涉,台湾史研究第17卷第2期。

2. 李建兴、刘宏裕,「奥会模式」形成与争议之探讨,中华体育季刊第 25 卷第 3 期。

3. 刘宏裕,国际奥会与台湾签订两会协议之研究 ,运动文化研究第1期。

4. Gerald Chan, The Two-Chinas Problem and the Olympic Formula,

Pacific Affairs, Vol. 58, No. 3 (Autumn, 1985).

5.两岸问题的十个词汇http://goo.gl/mWPxgW

6. 2758号决议https://goo.gl/a7htNR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原发于法律白话文(https://plainlaw.me/),微思客经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或法律白话文。封面图片:TracyHunter via VisualHunt.com / CCBY输入关键字 “奥运1” 阅读 《16位巴西作家讲述16种巴西》输入关键字 “奥运2” 阅读 《桑巴之歌—近代巴西的自由之路》, 《“中国台北”还是“中华台北“?——两岸争“名分”的历史》输入关键字 “奥运3” 阅读 《柏林1936:奥运圣火,橄榄枝与纳粹礼 》

输入关键字 “奥运4” 阅读 《性别、性还是女性气质?竞技体育性别测试测什么? 》

输入关键字 “奥运5” 阅读 《蛤?他们根本就没想要办奥运?失败的奥运竞标有助于城市发展吗? 》

输入关键字 “奥运6” 阅读 《民族主义与集团利益:人类学的奥运研究发现 》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