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中国感受工业革命 | 微思客

 

法律、经济,去发现不同事物之间的联系。
刘彪 | 微思客维护部部长,北京706青年图书馆发起人。
1840年6月,47艘英军舰船开进广东珠江口,轰隆声下,“坚船利炮”第一次砸开了“闭关锁国”的大门,教科书上描绘了军民奋起抵抗,沉重打击英国侵略者的场面,然而“腐朽的封建制度终极抵抗不住英国的侵略,战争以中国失败并赔款割地告终。”

历史地讲,新崛起的欧洲力量背后早已有了多年的积累,足以否认这一天是所谓中国开始被列强凌辱的转折点而显得多么重要。但所有人都相信自鸦片战争以降,中国才第一次承认自己落后于西方诸国。政治制度的僵化、社会思想封建、对外探索的长期停滞、清朝游牧民族过于强烈的自主民族意识、破绽百出的军事系统,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而经济学家们则认为,每一次工业革命才是全球发展时光之轮转动中的巨大筛子。而中国人也普遍相信,正是错过了前三次工业革命,才让中国逐渐淡出了强国之列。

克劳斯·施瓦布(WEF创始人)
历次工业革命的列车都落下相当数量的全球乘客,仍有17%的人口至今没有享受到第一次工业革命带来的福利;而以计算机应用为标志的第三次工业革命,至今仍落下了全球一半的人口。毫无疑问,第四次工业革命中一定会产生新的赢家与输家。
第四次工业革命来了吗?
当我们现在每天都使用电子支付并习以为常的时候,谁还记得2015年银联大张旗鼓地推行把银行磁条卡换成芯片卡,并宣布这将是银行业的巨大变革呢?你以为刷一刷改为插一插就了不得的时候,扫一扫的人已经默默走过了,所以在经济社会中,才是从不缺乏变革而是缺乏发现变革的眼睛。
 
蒸汽时代、电气时代和信息时代,都让人惊叹带来的生产进步之巨大,方称为“革命”。那么什么样的变革可以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呢?
事实上,早在2010年7月,德国政府《高技术战略2020》就直接表示将工业4.0列入十大未来项目,2013年4月,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正式提出“工业4.0”,德国政府以国家级战略规划的姿态,预算逐渐投入2亿欧元,推动工业进行自动化。德国联邦信息技术、通讯和新媒体协会的研究显示,通过“工业4.0”战略,德国6大国民经济重要行业的产值至2025年预计共增长780亿欧元,平均每个行业每年增幅可达1.7%。
 
德国关注到了生产过程中智能化的深刻改变,希望利用其长期以来制造业强国的优势,自上而下地主动进行第四次工业革命。工业4.0是德国根据自身的发展水平和软硬件条件量身打造的,在表现上,侧重于智能工厂的建设。
 
无独有偶,美国也很快随之推出“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日本设立了“科技工业联盟”,英国则宣布实施“工业2050战略”。不过不同于德国的是,美国由于在高效率创新体系上的优势,开发方向相对侧重民用智能科技,以生产智能化设备为发展核心。
 
不同国家定义的工业4.0,一个共性都在于综合利用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创造的“物理系统”和第三次工业革命带来的“信息系统”,以实现智能化生产,所以也有人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将是最后一次工业革命。这一次的革命在量变积累的时候悄无声息,正如前三次一样,无人知道,从何时开始到什么时候结束,但一般而言,还是认为主要涉及到的支柱技术,包括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工业机器人、3D打印、虚拟现实技术七项。

笔者参观体验位于成都市高新区的VR程序设计公司
至今,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内涵也并没有确定的国际标准,或者说第四次工业革命,既是一次科技之争本身也是一次标准之争。
智能工厂为什么智能?
无论是德式4.0把工厂进行自动化、智能化革新,还是美式4.0思路,把高创技术进行工业化生产,以智能制造为主导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核心都是以信息物理系统为基础的智能化生产,信息物理系统就是把物理设备连接到互联网上,让物理设备具有计算、通信、精确控制、远程协调和自我管理的功能,实现自动化和信息化的结合。特斯拉的机器工厂之所以不再需要大量的人看守每一个环节,就在于通过射频识别、红外感应加上定位系统,让每一个步骤中的设备除了部件本身还都携带着“信息”,记录着这个零件经过了哪些环节,即将到达哪些环节并将这些信息源源不断地汇总到“中枢”系统。

这和原来按序生产有什么不同呢?智能工厂中由于材料被赋予了信息,原材料与生产工具有更好的匹配,如果发生配送错误,信息识别后可以自动返回正确生产线,就不会出现一个失败全厂歇菜的状况。同时,由于每个配件自身带有隐形的“信息”,也为私人订制的规模化生产创造了条件,输入的大量特色信息快速处理并反应到生产设备上,产生出一个个带有独特“标记”的产品,再配送给不同的客户。所以未来的生产将会越来越个性化,而成本并不比大量生产高,颠覆了传统的规模经济。
传统的自动化工厂是单向指令,人通过电脑控制机器完成自动生产。而智能工厂则是多向交流的,无论是人、机器、原料,还是产品、物流、用户,各个环节之间始终保持着信息互换,制造过程伴随信息处理,可以说工业4.0,不是将信息添加到工业中,反而是让制造业成为了信息产业的一部分。
第四次工业革命和互联网
当我们谈到“对传统行业进行智能化,数据化,信息化的革新”时候,突然就又想到了一个去年同样具有热度的词,那就是“互联网+”,从发挥的作用和链接的对象上讲,互联网已经实现了三个目标,分别是人与信息的互联,人与人的互联,人与商品的互联。而第四个阶段,那就是“去人工化”的物与物,物与信息相连,帮助互联网由消费领域向生产领域拓展。

尹富根(三星电子总裁)
到2017年,所有三星电视将成为物联网设备,五年内所有三星硬件设备均将支持物联网,物联网不是趋势,它是现实。
中国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2015年3月的《政府工作报告》和2015年7月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中,都要求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与现代制造业结合。所以中国同样是在至上而下,主动推进工业革命,这就是中国推动“互联网+”的秘密所在。

 
今年5月18日,发改委印发《“互联网+”人工智能三年行动实施方案》,要求到2018年打造人工智能基础资源与创新平台,在重点领域培育若干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骨干企业,形成千亿级的人工智能市场应用规模。
背负十字架前行的BAT
无论是瓦特对蒸汽机的改进,还是伏打对伽伐尼的怀疑、冯·诺依曼促进电子计算机的成型,引发工业革命的触点往往都具有偶然性和民间性。市场具有共性,工业革命总是为了解决社会的痛点,只有对经济生产力的极大渴望才能催发人类无往不前的智慧,而一旦是由政府主推的而缺乏市场土壤的行为往往都是隔靴搔痒,由于行政体制繁重的审批制度和无处不在的贪污受贿,许多政策都在开始的时候轰轰烈烈,结束的时候一地鸡毛。

关键技术的小突破有可能由某个科学家或者个人引发,但是在产业化发展和高新技术资源高度集中的今天,国家的大力推动和大型企业的集中研发尤为重要。

前文已经提到第四次工业革命是由互联网推动的工业革命,聚焦到中国,眼光一是落到海尔、格力这类大型工厂,其次就得看分别占领三大互联网市场的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
 
魏则西事件一出,空前危机笼罩了百度,你也在朋友圈不断转发“中国和美国的两个搜索引擎公司同时起步,一个研究量子计算机的可行性和自动驾驶,并研发了AlphaGo超级人工智能,另一个则奋发研究卖广告、假药和送快餐以及敏感词,一个挑战人类智力的上限,一个挑战人类道德的下限。”回想几年前,阿里巴巴假货事件,腾讯抄袭事件,BAT一旦发生事情,一个共同点是,一旦他们出问题,整个中国社会都会进行口诛笔伐。
 
但是一个企业,首先是一个“逐利者”,一个能为自身命运的负责的个体,才能称之为企业,然后才是一个社会责任的承担者,“永不作恶”的Google值得尊敬,总是告诫员工,“我们离倒闭永远只有三十天”的百度同样是一家值得认可的企业。最近百度外卖的卫生健康问题又被摆到台前,穿T恤的谢尔盖·布林带领我们向最高端的科技产品发起冲击,西装革履的李彦宏这回却连外卖都送不出去了。
 
笔者并不想要为百度推脱些什么,只是你对BAT的每一巴掌,都夹带着希望中国通过工业革命来实现大国崛起的梦想。
 
作为一家企业,他们或许本不该承受这样的压力,但是别忘了《蜘蛛侠》里那句经典的台词,毕竟: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编辑/刘彪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作者授权首发于微思客,如果需要,欢迎转载,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并标明‍‍作者刘彪。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