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以为,光反腐就够了|微思客

三木|微思客编辑

回乡,父亲朋友来接。叔叔一路抱怨,公路基建招投标形同虚设,傍上地方主官,有关系有圈子,容易拿项目,或自主承建,或转包获利——行当里的潜规则。打点要不少钱,自然在工程上克扣,实际成本多少,全凭良心。

腐败不只权钱交易,也不只关乎经济。它潜藏在以人情勾联的圈子里,这里,资源、信息、利益共享,各取所需。不是圈里人,想做大生意,不免要在权力面前放下尊严,垂首低眉。

偶遇民企老板。他去某部委跑审批,致电处长,处长让他在大门外稍后。一等一个多小时。那时北京刚下过雪,他站在雪地里,拎着一袋材料和现金,不敢催促,一遍遍看手机。言谈间,先是小泣,而后大哭。他说,实业不易,做企业没有尊严。

有些官员亲属搞投资,宣称凭眼光本事,背地里,借关系帮公司跑审批拉项目,助推扩张——小吏自然愿意用公器结此善缘,拂了面子,不合规矩。待公司盈利了,上市了,他们转手出让股权,“功成身退”。

围绕在他们身边的人,赚钱也比一般人容易,门路多。未必违法,圈子里有效信息交互频繁,政策把握及时准确,这些优势,在市场中占尽先机。

类如周永康的石油系,令计划的西山会,官商联结,手段并不高明。圈子资源富集,潜规则昭然若揭,为何许多人视它作皇帝新衣,或缄默或顺应?为何非得等到政治强人出现,才部分打破体制潜规则,让圈里人噤若寒蝉。而这种反腐模式,不免令人生出饮鸩止渴的担忧。

前些天,叶剑英次子叶选宁逝世。坊间传闻,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等人事发,叶老出力不少。官场流言,尤以政治博弈受瞩目——数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真是意气风发。且不论传闻真伪,人们对待这种执政党内部自我纠偏的反腐模式,习以为常,甚至推崇发动纠偏的政治人物,渲染政治“智慧”;政论人士炫耀自己掌握的“内幕”,煞有介事分析。少有人反思,政治反腐,即便确有其事,不应视为正当,漠视其危害。针对高层的反腐调查,若启动权在执政党内部,让人不免质疑,是否潜藏暗箱操作,存在法治框架外的安排、妥协或宽宥。这之后的司法调查,会不会只是排演好的“剧目”?

政治不是家事,更不是几个人或一个团体的事。腐败是对公众信任的背离,理应增进反腐整体进程透明度,保障公众知情权,更重要的,应由司法机构独立发起调查。

过去,反腐组织有问题。查办小官小吏遇阻较少,不过,若工作能力尚可,受领导赏识,或颇有些人脉,纪检、检察机关难免受“招呼”干扰,在法律框架内适当“宽宥”。但是,当反腐系统与体制高层碰撞时,则变得战战兢兢,甚至卑躬屈膝。不能查不敢查,规矩比法律多,以所谓政治大局、社会稳定、保护干部等似是而非的大词消弭反腐行为。实际上,反腐组织不是被一两行“批示”、一两通“电话”说服,无非屈从于批示代表的权力罢了。

执政党提出了应对方案。一是在地方各级权力机构完善党内监督。纪委“派驻”角色强化,人事权上收,相对独立于所在机构党委。各级巡视组常态化,外来者忌惮少,旁观者清;二是司法有限独立。担负反腐重责的检察机关“人财物”省级统管,检察官单独序列,渐脱离地方党政钳制;三是弱化纪委调查角色,一有扎实线索,即移送检察机关,避免可能的内部干预。

制度改革不少,分权制衡思路大体如此。执政党试图解决:面对腐败事件,调查程序能否顺利启动,并在运行期间排除地方利益攸关者干扰,同时,又不脱离执政党总体控制。

有人说,“笨蛋,反腐是政治。”我说,“不对,政治的归政治,法律的归法律。”受贿、贪污、滥用职权、玩忽职守……若依人治反腐,腾挪空间太大,“熟人政治”难免生出蔑视规范的“怜悯”,进而法外通融。

修缮反腐制度效果如何,拭目以待。时不时抛几个试金石,检验一番。不要光看查处官员的数量和级别,更要看调查如何启动,过程是否独立,是否依法裁判。

过去,官员腐败事发后,党内如何处理,是否进入司法调查程序,不同级别、职位处境不同。大体来讲,犯罪事实与法律否定评价之间,官员身份是缓冲。以党纪国法追责,官员能被体面对待。比如,犯罪嫌疑人受审不穿囚服,大陆早已有之,只是适用于高层官员罢了,不下平民。法律面前,三六九等。

反腐过程中的官员特权,仅是体制特权一面。反腐败,也仅是反思制度合理与否的一步。进一步质疑,体制运行是否还因特权导致不公平的再分配。这些特权,该不该存在?依等级享受待遇,是否经反复检讨合理与否,预算是否受严苛监督,并向民众坦诚报告。

十八大以来,党员管制趋严,以“八项规定”开始,规范机构及党员言论、出行、接待、会议等行为,严格比照标准。但问题在于,现有从严规则不过是将过去越轨行为拉回正轨,而既有规范正当合理与否?仍值得反思。

比如,出差住店,部级标准高普通公务员两倍有余。理由何在。级别高?不成立。问题本就在于,为什么级别高就能住更好,不能循环论证。年龄大身体差?不成立。以现有最低标准,可以住得舒适——各地党政机构在指定宾馆享受内部协议价。况且,这些人身体也不比别人金贵。责任重,决策关键?不成立。普通房舒适条件够了,而且,认真妥当履职,职责所在。

类似情形,还包括出行,哪些级别坐什么舱位,也有规定,级别高的,可以坐公务舱、一等座或商务座。安检候机候车,还可以享受贵宾休息区、贵宾通道。这一切,按等级来。

这是工作上的。生活中,级别越高,越有些不一样的待遇。比如,多数厅局级以上官员,早年单位帮助解决住房问题,平时倚靠单位节省不少生活开支——柴米油盐、医疗教育,即便没有额外收入,大体能有不菲储蓄。若早年在福利房之外购置商业房产,或是亲友利用其影响力在当地做点小生意,当下收益更是丰硕。

当然,这个群体很复杂,有级无职,实职虚职,强权弱权,积累的财富不同。不过,收入水准大体处于社会中上层——由于大陆官员财产公示制度缺失,只能据观察臆测。再往上,更有一些民众难以想见的隐形福利。 配房配车配保姆,吃喝拉撒全包办,家庭医疗、子女教育享受最优资源。

公权机构依民众赋权组建,民众以税收购买服务。据等级享待遇,可以视作组织激励,敦促官员更好履职,切不可习以为常,心安理得。甚至,还关起门来,将饼摊大,一伙儿人偷偷分食。

权力金字塔形成福利金字塔。民众质疑的灰色收入,狭义指不正当所得,广义来说,可以是一切隐形福利。越靠近金字塔尖,隐形福利越多,甚至包办一生,福荫子孙。民众与企业负担的税收中,为此付费多少,不得而知,理应公开。

体制特权,方方面面,大多看似平常无害,体制内外引为惯例。社会资源富集的组织系统,不懂自省,更不能期待自我夺权让利,外部监督不可少。一个允许自由论辩的公共空间,尤其重要,戳破皇帝新衣,教权力个体不倨傲,懂谦卑。

所谓法治政府,不仅仅是行事于法有据,官员认真履职,不敢贪不能贪。我们还希望,聊起省部级官员,不过是聊一个蛮优秀的邻居。菜场买菜,偶尔碰面,招呼一声,“嘿,老杨,下班啦。听我孙女说高考出分了,你闺女咋样?”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首发。如需转载,请与微思客联系。封面图片系《权力的游戏》海报。

编辑:杨林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