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书

柏林1936:奥运圣火,橄榄枝与纳粹礼 | 微思客发现奥运另一面

 

北京时间8月6日上午7:00,里约奥运会开幕式。话说,电视转播奥运会开幕式的传统,始于1936年,德国柏林。

可是,当年的画面是这样的:

五环旗与万字旗并置,橄榄枝和纳粹礼同时出现于领奖台……这是希特勒极权统治下的第三帝国奥运会。

电视转播,圣火传递,皆为元首意志

《纳粹德国》的作者费舍尔说,“希特勒是纳粹德国,同时,纳粹德国是希特勒。这意味着希特勒的个性、领导风格及意识形态的信仰,塑造了政府的性质和第三帝国的生活。”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也不例外。

1931年,德国柏林获得奥运举办权。当时在野的纳粹党出自种族主义的本能反对柏林举办奥运,纳粹党机关报还斥责德国运动员在1932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中与有色人种一起比赛,有失雅利安人的身份。

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对举办奥运的态度发生了极大转变。他发现,奥运会是一个理想的宣传舞台,是公开展示和大型集会的最佳场所。气势恢宏的体育场馆、热闹的圣火传递仪式、别出心裁的奥运纪录片、破纪录的运动壮举……都是最好的国家广告。

柏林奥运首开用电视转播开幕式的先河。诞生于德国的电子电视转播技术被纳粹充分利用,电视台用50种语言向全世界直播万字旗下的比赛现场,在黄金时段发送希特勒特写镜头。加上3000多个广播节目,给纳粹政权带来巨大的宣传成效。


希特勒在1936年柏林奥运会的开幕式上

柏林奥运会也是第一届拥有纪录片的夏季奥运会。《意志的胜利》的导演莱妮·里芬施塔尔(Leni Riefenstahl)在希特勒的支持下,动用了巨大人力物力拍摄出名为 《奥林匹亚》的奥运纪录片,胶片长达40万米。经过一年零八个月加工,发行了德、英、法、意四种版本,上集《民族的节日》,下集《美的节日》。


《奥林匹亚1:民族的节日》

另外,柏林奥运会是第一次出现“圣火传递”的现代奥运会,虽然,这是希特勒的创意,目的在于将纳粹德国与古希腊相联系,强化“雅利安”的种族优越性。火炬传递由纳粹宣部部长戈培尔一手操纵,包括丈量里程,挑选火炬手。把火炬带进开幕式的最后一棒是德国中长跑运动员弗利茨•施里根(Fritz Schilgen),莱妮·里芬施塔尔也选中了他来拍电影,因为他身材欣长,满头卷曲的金发,碧眼直鼻,雅利安种族所有的优越充分体现在他身上。

值得一提的是,在时过境迁的1996年,柏林庆祝奥运复兴百年,90岁的施里根又一次点燃了奥林匹克体育场的圣火。

弗里茨·希尔根

…当体育失去独立性并且民主性成为政治制度时,体育就会被践踏蹂躏……纳粹德国企图利用第 11 届奥运会来满足纳粹政权的需要和利益,而不是实现奥林匹克的理念。”

——体育公平竞赛委员会,纽约,1935 年

谁代表国家参赛?血统比成绩更重要

《纳粹德国》中提到:希特勒对犹太人的迫害只有在两个短暂的时期得到了暂缓:一是1934年,希特勒忙于清洗他自己的队伍;二是1936年,纳粹德国作为柏林奥运会的东道主,为了宣传的需要暂时悬置了反犹太人的行动。然而,事实并非如此。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看似热情友好,但掩盖不了的是种族净化的残忍内幕。

1933 年 4 月,所有德国体育组织制定出一项“仅限雅利安人”的政策。“非雅利安人”(犹太、半犹太、罗姆人)被有步骤地排除出德国体育组织和协会。由于不满纳粹德国利用奥运会满足其政权需要的做法,国际上抵制柏林奥运的浪潮汹涌,美国声明,如果德国运动员中没有犹太人,将拒绝参加奥运会。为了平息国际舆论,德国当局做出一些象征性姿态:为犹太运动员建立“奥林匹克训练班”,然而,训练班中的运动员没有一个在1936年的奥运会中参赛;允许拥有部分犹太血统的女击剑手海伦·梅耶代表德国参赛,梅耶是那届奥运会唯一一位代表德国参赛的犹太人,获得银牌后,她在领奖台上行了纳粹礼……

出生于德国的犹太跳高选手格雷特尔·贝格曼(Gretel Bergmann)

17岁就打破了德国跳高纪录,但因是犹太人而处处受到排挤,被体育俱乐部开除。逃亡到英国的贝格曼,在1934年的英国田径赛中荣获冠军,此后,纳粹逼迫贝格曼回国效力。


格雷特尔·贝格曼

1936年奥运前夕,贝格曼以1米60的成绩再破纪录,但并没有被纳粹领导下的体育组织承认。顾忌到这位夺冠热门人选的成功,会引起全世界对犹太人命运的关注,以技能和水平不足为由,剥夺了她的参赛资格并从国家队除名。为逃避迫害,贝格曼移民美国。

即使获得了奥运会参赛资格,我也是一个输家。但是如果我赢了,这对德国纳粹精神来说会是一种莫大的侮辱,“犹太人凭什么好到居然能在奥运会上获胜?”——我敢肯定,我会为此一生担心受怕。如果我输了,我就会沦为他们的笑柄,“看吧,我们就知道犹太人不行。”这些年来,这种情形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

在某种程度上,我希望加入奥运代表队,因为参加奥运会是毕生难得一次的激动人心时刻。它并不是人人都有幸参加的。你必须非常优秀才有资格参加。另一方面,我也非常担心,假如我应允参加比赛,假如我赢了 ——而且我确信我会赢得一块奖牌,或许是金牌,假如我做到了这一切,我该怎么办?我将站在领奖台上,像其他所有人一样,大喊“希特勒万岁!”?我的意思是,一个犹太女孩永远都不会这么做。

格雷特尔·贝格曼采访录音文字稿,

来自:https://www.ushmm.org/exhibition/olympics/?content=exclusion_jews&lang=zh

直到2009年,德国田径协会宣布,贝格曼在1936年所创下的1米60的跳高纪录,将重新载入史册。

影片《柏林1936》,讲述了贝格曼的故事。

重视体育运动,却不讲体育精神

1936年的奥运会是希特勒的一场大秀,但他统治下的纳粹德国确实是出了名的重视体育运动:为了培养强壮而残酷的年轻人,为了凸显“雅利安人”的种族优越性。

对青年的教育和发动,是希特勒特别关心的问题。纳粹教育的目标是制造出健康的种族类型、听话的追随者,以推动帝国的扩张和征服。因此,灌输思想和体育运动是纳粹教育圣殿的两大支柱。重视体育运动,却不讲体育精神,使得体育完全沦为纳粹德国铸造“让世界在惊恐中颤抖的年轻人”的工具。希特勒曾表示,“我需要我的年轻人强壮和美丽。我将用所有的体育科学来训练他们。我需要爱好运动的青年。这是首要的也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将采取这样的方法去消除两千年来的驯化。我将获得一个纯粹、高贵的自然材料,用它来创造一个新的德国。”

《纳粹德国》中有所记录:新的纳粹超人首先必须身体强壮。因为这个原因,德国的学校给体育教育分配的时间从1936年的一个星期两三个小时增加到1938年的一个星期五小时。整个体育教育的课程也得到了修订,这反映了纳粹政权对纪律和身体健康的重视。越野赛跑、足球、拳击被增加到活动的清单上,因为它们提高了攻击的精神和身体的优越性。学生必须通过严格的身体能力标准,它们是入学和毕业要球的先决条件。假如在体育方面表现一直不好的话,就会成为开除的最有力的理由。

《德国少女》杂志描绘了“完美的”雅利安女运动员

纳粹政权对于体育运动的鼓励和宣传,在当时的海报、杂志上更是比比皆是。体育竞技,向来被纳粹用来大肆鼓吹其“雅利安人”种族优越、具有超常能力的理论,柏林奥运会是其中一个突出的例子,而这些恰恰与提倡公平、尊重、消除歧视的奥林匹克精神背道而驰。

如今,距离1936年柏林奥运会已经过去了80年。虽然极权主义统治下的奥运会没有再重演,但在体育竞技之外,奥运会仍然不止一次地成为表达政治立场的舞台。这个世界,并不总是相信“公平竞争”和“重在参与”。

2016年里约奥运会就要开幕,这一次,我们可以看到史上首个由难民组成的运动员代表团参赛。即使流离失所,即使没有可以代表的国家,人们还是能因为奥运,因为体育,因为梦想相聚一堂,并肩竞赛。这才是人类高贵的地方,也是奥林匹克精神的真谛。

《纳粹德国》

[美国]克劳斯·P. 费舍尔 著

佘江涛 译

2016年8月

ISBN: 978-7-5447-6471-1

原价:78元

微店价:54.6元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原载于译林出版社,微思客经授权发表,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或译林出版社。
编辑:罗元婕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