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难民志愿者在德国 | 微思客海外观察

文雨| 微思客海外通讯员,现居德国,关注欧洲政治、文化与社会生活。

在德国,难民的基本生活例如吃穿住有政府保障,但由于语言障碍、文化差异,日常生活还是会遇到各种困难。为了帮他们更好的习惯、融入当地社会,出现了一群义工志愿者。我所认识的迈耶女士就是其中一员。

迈耶女士70多岁,喜欢跟人打交道,闲不住,日程表永远排得满满的:运动、上课、听音乐会,还有就是做义工。她做志愿者帮助难民是从大约五年前开始,当时德国的难民问题还远没有现在这样引人关注。由于历史和人道主义两方面的原因德国认为自己有义务接收难民,“受政治迫害者有寻求避难的权利”这一条被写进了基本法。上世纪90年代德国就曾出现过一次大的难民潮,根据内政部统计, 1995-2001期间德国每年收到的避难申请超过10万。2013年以后,难民人数又开始激增,直到去年底达到历史最高。目前德国的难民主要来自叙利亚、阿富汗和伊拉克。

难民志愿者的工作有很多种,可以按自己实际的时间和精力进行选择,例如陪难民去看病、购物、办理各种手续,教难民德语、照顾未成年难民等等。迈耶女士这几种工作都做。她帮难民儿童补课,带难民小朋友去咖啡馆喝咖啡吃点心,帮难民找房子,买家具……有一次她先生说,迈耶女士教难民德语,光复印打印教材和习题就花了至少几百欧元,说完老先生又赶紧补充了一句“只要她高兴就好”。关于作志愿者的经济支出,老先生只提过一次,而迈耶女士一次也没提过,她讲的都是小孩子学得有多快,蛋糕点心让他们有多满足多开心。慷慨与好客是多年优渥的中产阶级生活给迈耶夫妇留下的印迹。

不过作为志愿者,付出时间与金钱,收获到的却并不总是高兴,也有烦恼。比如教课时有的一对一学习的学生来过一次,第二次就不来了,而且不打任何招呼,让老师空等。有的上小班课的学生在课上打电话,影响其他学生学习。更让迈耶女士苦恼的是她能明显感觉到一些难民申请者在说谎。比如有人宣称在本国因为给欧美人做翻译而受到政治迫害,但却一句外语也不会说。她说,谁诚实谁不诚实,谁是真的政治难民谁只是因为经济利益而想留下来,其实很容易看出来。但需要给那些不诚实的难民写评语时,她又不知如何下笔。按她先生的话说,迈耶女士无法给任何人写出负面的评价。老先生透露,迈耶女士其实一直都反对德国政府的难民政策,认为接收太多难民会给国家造成负面影响,但尽管理智上反对,当面对一个个具体的人时,她又实在无法坐视不理,即使在知道对方撒谎的情况下,也不忍心把他们送走。

去年大量难民的涌入带来了更多的问题。让迈耶女士忧心的除了志愿者人手不足,难民住处不够,还有政府对资金的使用。德国政府保障难民的基本生活,包括吃、穿、住,另外还发放一定的生活费。迈耶女士认为每月三四百元的零花钱太少,根本不够难民生活。而她先生担心的则是政府为难民支付的大笔费用从哪儿来,能支持多久。迈耶女士和迈耶先生的观点有点儿像德国反对党的缩影,都在批评政府政策有问题,但批评的立足点却截然相反,一方认为政府给的太多,另一方则认为政府付出的不够。

尽管有各种担心和忧虑,迈耶女士仍然积极的做着志愿者的工作。不久前,她和先生又接收了一名年轻的叙利亚难民到家中寄宿。对于欧洲接连出现的恐怖袭击和治安问题,迈耶夫妇观点一致,他们相信大部分难民都不是恐怖分子,但如果无法很好的融入当地社会,生活失去前景和希望,和平的人也有可能变得危险。而他们也正在用自己的善良、包容和耐心努力促进着社会的融合。
编辑:刘彪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为微思客首发。如需转载,请与微思客联系。投稿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