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马克思主义在大学的“根”没了?|微思客

作者注:2012年11月,胡锦涛总书记在十八大报告中提出“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其中,理论自信凸显了执政党对于理论建设的重视程度,但今日中国大学之现状,共产党的理论建设似乎不容乐观。

宗城|九五后自由撰稿人,706青年空间专栏作者,凤凰文化、文汇报外约作者。微信公号:周郎顾曲。
“一年以来,社会主义底思潮在中国可以算得风起云涌了。报章杂志底上面,东也是研究马克思主义,西也是讨论鲍尔希维主义(即布尔什维主义――引者注);这里是阐明社会主义底理论,那里是叙述劳动运动底历史,蓬蓬勃勃,一唱百和,社会主义在今日的中国,仿佛有‘雄鸡一鸣天下晓’的情景。”
 
这是《东方杂志》1920年2月发表的一篇文章的片段。彼时,以李大钊、陈独秀为代表的一批知识分子,以《新青年》、《每周评论》、《民国日报》、《建设》等报刊为平台,为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的马克思主义摇旗呐喊。《我的马克思主义观》、《什么叫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目的》、《共产党宣言》翻译等等…不惟社会上的知识分子,高校的青年人也争相谈论这一时髦思想,甚至成立专门的学说研讨会。只是,不知当时的他们会不会想到,热火朝天的“马克思主义”,却在百年以后的高校面临尴尬的境地。
 
《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反杜林论》、《家庭、私有制、国家的起源》…这些著作在高校的图书馆中静静地躺着。而另一边厢,讲授马克思主义系列课程的老师早已习惯了寥人倾听,自说自话。在大学,从来不乏一群人集体宣誓坚信马克思主义,因为他们身处“被要求说”的场合。但私底下,一个人扬言坚信马克思主义,却有遭白眼的风险。在哲学读书会、闲暇茶话中,青年似乎更愿意谈论尼采、萨特、海德格尔、康德、维特根斯坦,而羞于谈论马克思。这与百年以前截然不同。
 
大学里,马克思主义在青年的印象中开始流于口号化和说教化,它像一座只可远观的铜像,老师出于种种原因只对它泛泛而谈,青年们则有意识地敬而远之。这与中国古代的君父之言、圣人之说又颇有不同,封建时期的读书人,对君父之言、圣人之说不但敬而谓之,而且身体力行,主动学习传播。但大学生自发研究并宣扬马克思主义及社会主义相关理论著作的人的少之又少,大部分人,是将其交付背书式的对待,仿佛只是在完成一项任务,马克思主义及相关课程于他们而言,更像一种负担。
 
即便是我在大学的党员朋友,似乎也不乏其人将理论学习视作包袱。入党的青年人,其出发点也已经迅速向实利靠拢,他们提交入党书,更多是出于未来工作和自我前景的考量,至于信仰、对理论的坚信等因素,在消费时代似乎成了奢侈甚至令人发笑的东西,诸多大学生或是信仰破灭,或是本就缺乏信仰,而他们从小到大的学习中,尽管不乏一摞摞的理论材料,但他们对理论的学习长久以来依然停留于背书、考试,而非深入研究和批判性地吸收。我曾经对我身边提交入党申请书的朋友做过目的调查,其中六成以上的表示:入党是出于未来寻找工作的考量,有一成是父母的要求,还有两成纯粹因为“他们都提交了,我也提交”的随大流心态。信仰使然者、理论坚信者,遍地难求。而那一份份入党申请书,绝大多数也出自“复制粘贴”、“托人代笔”,私底下,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等“先进理论”,往往以调侃和背书的口吻说出,真正严肃讨论的,仿佛稀有动物。
 
《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毛泽东曾说:“共产党是不怕批评的,因为我们是马克思主义者,真理是在我们方面,工农基本群众是在我们方面。”但今天,宣传机构抵制批评早已不是新鲜新闻,一座冷冰冰的高墙,依然横亘在我们眼前。马克思主义曾经在青年人里的理论自信,也变得岌岌可危。半个世纪前青年出于信仰而奋不顾身所做之事,在如今的青年人看来,既难以置信,又增添了些许戏谑的意味。
 
尽管统治阶层一次次强调理论自信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但当它付诸于下面的施行,施行者所使用的宣传手段依然显得机械僵硬,甚至粗暴。被要求树立理论自信的青年人仍然被视作一个个流水线出来的记忆产品,仿佛只要将一系列书面理论塞进青年人脑中,理论自信就能固若金汤。但改革开放三十年,这样的方法早已被证明收效甚微,不过留下“虚假的繁荣”,甚至于,正是这一因素助长了青年人对马克思主义等官方宣扬理论的抵触情绪。一张看不见的网隔在二者之间。
 
列宁在《国家与革命》曾说:“马克思的学说在今天的遭遇,正如历史上被压迫阶级在解放斗争中的革命思想家和领袖的学说常有的遭遇一样。当伟大的革命家在世时,压迫阶级总是不断迫害他们,以最恶毒的敌意、最疯狂的仇恨、最放肆的造谣和诽谤对待他们的学说。在他们逝世以后,便试图把他们变为无害的神像,可以说是把他们偶像化,赋予他们的名字某种荣誉,以便“安慰”和愚弄被压迫阶级,同时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灭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马克思主义学说中难以抑制的革命思想,不但让它的敌人们忌惮三分,在今天,似乎也让挥舞这柄利剑的骑士畏手畏脚。骑士对他的这柄利剑遮遮掩掩,甚至于,他开始有意识地钝化这把利剑,并为它镶上宝石,请进博物馆,这就骑士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尴尬。
 
当骑士率众夺取城池,加冕过后,他发现,除了这柄被自己主动钝化的利剑,他还需要更多的防卫工具,巩固自己的胜果。骑士多番寻觅,却没有完美答案,他突然想起了城池故主人藏在库房的盾牌,骑士惊叹地发现,这些盾牌尽管蒙尘,却依旧可以焕发巨大防御力量,不但能防卫他在意识形态和城池安全上的敌人,还能令他的臣民心生敬畏。
 
如今,当昔日被信奉的主义,因为种种原因遭遇尴尬,两股洪流也在向青年人迅猛奔来。第一股,是以树立领袖个人崇拜为核心的强权崇拜的奔流;第二股,则是以儒学为主的对传统礼教思想的复兴。其用意,都是为了修补长期以来执政者在理论建设上落下的大窟窿。
 
毛泽东说:“青年是整个社会力量中的一部分最积极最有生气的力量。他们最肯学习,最少保守思想,在社会主义时代尤其是这样。”一个矛盾是,“最肯学习”让青年人,如今及将来,将不得不学习更多“保守思想”。
 
在今天,处于大转型期的共和国,除了要面对堆积如山的腐败问题、愈演愈烈的官商勾结以及触目惊心的贫富差距,理论自信的缺失,和党员信仰的虚无,也已经成为一个难以回避的巨大黑洞。
 
共和国的理论建设究竟能否迈过这一坎,也只能由时间给我们答案。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为微思客首发。如需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封面照片:7788.com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编辑/宗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