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怎样科学客观地看待吃狗肉?| 微思客

 

明珠|北京外国语大学比较文学硕士,现为杂志编辑。人类学、社会学、文化学爱好者

狗肉节的风头已经过去,也许是时候冷静考虑下“吃肉”本身这个话题了。
 
我们世界各地的人们总有着各种各样的饮食习惯,但是作为一个人可能终生只会适应一两种饮食文化。我们大可不必对其他饮食文化“少见多怪”,其实只需要记住三个准则就好了:
  • 一  不同地区的人总会根据自己的客观条件选择最经济实惠的方法来获取蛋白质;
  • 二  当某种动物活着比死了更有用时,社会饮食文化就会产生不吃它们的趋势;
  • 三  当食用这种动物性食品会造成相当程度的资源浪费时,社会饮食文化也会产生不吃它们的趋势。
先来看第一条准则,不同地区的人总会根据自己的客观条件选择最经济实惠的方法来获取蛋白质。在任何气候和任何文化中,人们获取粮食、蔬菜和水果的难度往往都小于获取蛋白质类食品的难度。所以,对不同地方的人来说,怎么补充蛋白质最方便人们就怎么吃。

例一:东南亚的人会吃炸虫子(蝗虫、蚕蛹等),有人觉得很恶心。其实那是因为在热带气候中无论饲养家畜还是磨豆腐都比较困难,而那里虫子多、捕捉方便。
例二:印度缅甸即傣族的小乘佛教会吃三净肉(即我没杀这动物,这动物不是为我杀的,杀的时候我没看见),最可能的原因就是因为气候的缘故,和尚很难找到其他蛋白质代偿品。而汉传佛教吃素,豆腐的地位就很重要了。鉴真大师东渡日本就带了豆腐,所以才有了日本那个很著名“纪念鉴真大师东渡及豆腐传入日本400周年”的搞笑条幅。(为什么不是面筋?因为那只是提供糖分的粮食的一种而已)。
例三:某些非洲食人族部落吃人,而且是吃去世的死人,成为一种丧葬仪式。人类学家研究认为,这些部落生产力低下,很难养育或狩猎到足够的肉类,吃人就成了一种补充蛋白质的方式。之所以不是出于恨意吃仇敌的肉是因为这种肉食来源太不稳定,你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战争、己方会不会胜利,而自家部落里死人的比例却是比较恒定的。随着这些部落的生产力提高,越来越多的部落自然摒弃了这种恶习。
再来看第二个准则,当某种动物活着比死了更有用时,社会饮食文化就会产生不吃它们的趋势。我们可以尝试从马肉过渡到狗肉的话题。
 
马肉作为人类最早开始食用的肉类之一在旧石器时期就开始摆上餐桌了。而在公元八世纪,由于罗马教皇的一纸禁令,包括法国在内的西方各国基本都禁食了马肉,而同一时期的其他国家,马肉仍是人类要的食物之一,特别是在中亚地区。然而到了1866年,法国政府出台政策,将马肉贸易重新合法化,并由于马肉本身富含的营养(尤其富含铁)成分收到医生们的推崇,从而使得食马肉成为当时法国社会的一股风潮,也逐渐形成了法国人食马肉的传统。而中国一些地区也吃马肉(例如广西贵州等地的马肉米粉)。
这其中的原因是,马匹是各国的重要战备物资,吃掉的话太浪费。但是中亚国家和法国等大陆国家,马匹并不稀少,所以人们对马肉的态度有所反复。但英国这些马匹稀缺的岛国逐渐保留下来不食马肉的文化(也严重影响到了英国后来的殖民地美国)。至于马儿和骑兵、牛仔的伙伴之情,则是马匹的功用强到一定程度时衍生出来的。《红楼梦》中探春曾说,“哪个主子不疼出力得用的奴才呢?”
同理,牧羊犬和猎犬对西方的狩猎和畜牧的帮助很大,正所谓“活着比死了吃了有用处”,所以西方人就逐渐开始不吃狗肉,这动机并没有多高大上反而有点势利。后来西方社会文化中也出现了呼吁把狗看做人们的朋友的声音,那是相对很晚的事情了。对于中国那些不从事渔猎游牧的农耕民族,狗就是一个普通的看门家畜,跟猪牛羊没啥区别,所以有些中国人因为口味的偏好吃狗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种认识一直持续到20世纪80年代。例如,李连杰的成名作电影《少林寺》中,李连杰扮演的小和尚把村民的大黄狗杀掉吃肉,当时的观众只觉得这是在展现小和尚的淘气和馋嘴,并不会上纲上线到李连杰的道德问题,而如果今天李连杰在银幕上公然杀狗吃肉,一定会引来不同的评价。其实,传统中文中也有很多“狼心狗肺”“丧家犬”“狗眼看人低”等贬义词语,历史上中国人并不是特别钟爱狗这种动物,反而会有“狗屠”这个职业(至于狗屠是什么社会地位,参看各种荆轲刺秦的历史记载)。
近年来,随着狗越来越多的进入中国人的生活,成为工作犬和宠物犬,在很多场合变得更加有用,而且很多时候还承担了某种感情的陪伴,所以人们的观念也有所改变,但毋庸置疑,这种改变受西方影响很深。其实说起来,现代化的生活方式本身来就是从西方以“嫁接”和“天降”的形式进入中国社会的。所以,人们对狗的态度的转变仍然属于第二条准则的范围。
再看第三个准则,当食用这种动物性食品会造成相当程度的资源浪费时,社会饮食文化也会产生不吃它们的趋势。顺便分析一下中国人比西方人喝奶少但吃猪肉多的原因。
一句话,中国平原的环境便于生产粮食,养猪也很划算,人们的蛋白质可以通过豆类和猪肉补充。而沙漠、草原、山地中,如果种出粮食来,是舍不得给猪吃的。据统计,猪肉的产出率是1:5,即猪要吃掉五斤饲料才长一斤肉,所以如果粮食不够富裕,养猪吃肉极不划算,因而起源于沙漠的伊斯兰教干脆禁了猪肉。牛羊吃草,不跟人们抢粮食,所以牛羊就成了西方人的主要肉食来源。但是牛和羊还不够西方人补充足够的蛋白质,所以西方人就找到了奶制品这个方向。
其实,西方人大量喝奶,需要频繁让母牛生殖,然后杀掉小牛。这就是为什么西方牛排可以做三分熟的原因,因为原料是极嫩的乳牛。中国的酱牛肉你敢做三分熟试试?
处在食物链顶端的人们,都有残酷的一面。偶尔吃马肉、吃狗肉和频繁吃小牛肉哪个更残酷呢?只是根据当时的生存条件做出的相对经济的选择而已。而狗肉之争的产生,主要是因为对于某些人来说,狗是很亲密的感情伙伴,而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只是普通家畜而已。
不过,根据“狗肉节”期间不断暴露出来的新闻,我们还要正视一些问题:
第一,   某种动物成为食材,并不是非法抢夺和虐杀的理由。这不仅事关良心和情感,更和整个社会的健康卫生和法制秩序相关。
第二,   人的观念要与时俱进,并且要明白什么样的趋势会成为全社会价值观的主流。即使从本文之前论述的人类学和营养学客观来看,在膳食中并没有缺少蛋白质的情况下,调整自己口味,尽量不伤害别人心中的重要的动物伙伴,也是可行的。也许有人争论,“在我看来狗就是一种传统肉食,并不想改变”,那么我们是否也可想象一个非洲部落土著说,“在我看来,死人肉就是一种补充蛋白质的美味传统肉食”?
第三,   不过话又说回来,正常合法地食用狗肉在很多民族和地域中都是一种传统,这种饮食传统影响会非常深远。如果不是物质客观条件导致人们一定要把狗肉驱除出自己的菜谱(如英国禁食马肉、伊斯兰禁食猪肉),那么这种情况会在相当一段时间内继续存在,不会因为对某种伦理意识的大力推广而迅速转变,这一点也需要理智的接受和忍耐。

*本文写作参考当代著名人类学家马文・哈里斯著作《好吃:食物与文化之谜》。

阅读往期文章

直击玉林狗肉节:对动物谈人道不奢侈

蒋劲松: 动物保护的三种思路

颜志豪: 对动物为何不能谈权利

如何谈论动物权利——驳颜志豪、蒋劲松

 钱永祥、梁文道: 动物伦理与道德进步

读者回应|李丰: 对动物谈人道不奢侈

本文首发于微思客,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作者曾于2015年4月8日在微信公众号“马术微学院”发表《怎样科学客观地看待吃马肉》一文,经深度编辑、增删后重新撰写为本文。
投稿信箱:wethinker2014@163.com
Advertisements

1 thought on “怎样科学客观地看待吃狗肉?| 微思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