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围绕《单纯从法律角度,如何评价南海仲裁案的最终裁决?》一文的讨论 | 微思

昨天微思客推送的文章《单纯从法律角度,如何评价南海仲裁案的最终裁决?》引起了读者朋友们激烈的讨论。为此,微思客特别邀请文章作者郭力尼安加入讨论。

小编筛选了其中一部分作者与读者在微博上的互动内容以及一部分读者评论,和大家一起分享。

  • (读者1)Q:我觉得作者根本没有认真看关于九段线部分的裁决和他的逻辑。裁决说通过文字分析认为中国关于九段线主张的是历史性权利,不是历史性所有权。这二者的英文翻译是不同的,right和title。因此既然九段线的争议是关于right,那么就不属于298规定的title的例外,因此仲裁庭有管辖权。然后仲裁庭才裁定九段线不产生相应权利。 那篇文章用历史性权利来对应历史性所有权,就是和裁决不一致的。
    (作者)A:您所说的内容在 para. 191,菲律宾的意思是 1. historic rights 与 historic title 有区别,中国声称拥有的是前者而非后者;2. 即使中国声称拥有的是后者,298条也只针对相关的划线问题。菲律宾确实先在用语上作了区分,虽然后面所说的是否属于划线问题才是关键。您看书比我细,感谢指正。

  • (读者2)Q: 既然规则体系是世界性的,他是否是当初世界人民共同制定?他是否符合世界人民共同利益?中国法律人士一个通病就是盲目崇拜所谓世界规则,而不去思考或故意忽略世界规则的来源和背后的利益和现实。如果所谓世界规则是由强权建立,当然也可能通过另一种强权来重新建立,这是历史必然。所以我提出以上问题
  • 作者A: 你好,本次仲裁所依据的规则均是中国自主签订的。

 

  • (读者3)Q: 好,按法律来,仲裁部分第一条就要求仲裁的提起必须是在争端解决部分的限制下,而管辖权问题刚好是争端解决问题限制下,po主打的一手好擦边球,菲律宾提起仲裁自始就是违反仲裁提起规定的。既然po主看完了原文为什么不提这个呢。 你文章本来就立足于管辖问题,提起就是非法的东西本来就不需要去应对。况且我国在13年就该问题已经做过回应了,为什么还需要去认真面对这些跳梁小丑。从法律角度讲你不如谈谈这种仲裁开先河后其他小国需要面对的相关问题。
  • (作者)A:希望您能仔细阅读文章。

 

  • (读者4)Q: 作者观点我不能苟同。规则?都知道现代国际游戏规则是西方人制定的,它符合西方利益,当规则不符合西方利益时,他们会修改,改不了,便会用武力强行变更规则。这才是规则本质,作者首先就觉得我们理亏了,觉得九段线过分了,可是你学过历史,这是二战的胜利成果,当时国际社会普遍承认的…不能妄自菲薄。
  • (作者)A: 您好,我是本文作者。九段线过分还是不过分我不清楚,我只是通过阅读,觉得仲裁庭这样判并不违背海洋法。并且正因为此,当初中国签订这样的海洋法公约可能是一个失策。
  • (读者4)(接上)Q: 我也是法律科班出身,我认为国家之间空谈法律问题并不能解决现实纠纷,您也是法律人,您知道法律是一个静态的内容,同时现实是动态的,引用一句西方法律格言“法律从一制定开始,它就已经过时了”,所以不单纯是法律问题…况且法律是政治的遮羞布…那通过阅读裁决,您认为太平岛是岛还是礁?
  • (作者)A:谁都知道这不单纯是法律问题,但我只想单纯地谈一谈法律。太平岛也许在你我看来是岛,但裁决不这么认为,那么没有办法,裁决是终局的。法律上我们输了。

 

  • (读者5)Q: 1.单纯从法律角度看问题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2.假设中国参加了仲裁,也假设中国跟菲律宾胜率五五开,万一输了怎么办?3.祖宗传下来的领土(且不论这种看法有无根据,但这是政府与国民的普遍认知)传到我们这一代手里给弄丢了,谁来负这个责任?
  • (作者)A: 您好,本人才疏学浅,除了法律尚能斗胆一书,其他并不敢插嘴。我写这个文章只是为大家提供一个视角,不是说这个问题只能从法律角度分析。
  • 读者5(接上)Q:谢谢您提供的视角。我并没有批评您的意思,而且我对国际法问题严格来说我其实并没有发言权。我只是以我的知识储备和思维能力来尽力揣测一下中国政府“四不”政策背后可能的考虑。我只是想说,涉及到领土主权问题的国际法风险,可能是我们无法承受的。
  • 作者A: 的确。现在中国国际形象受损(本来也不好),领土问题上还陷于被动,着实让人心急。
  • (读者5)(接上)Q: 后起大国要在列强环伺之下发展壮大,可能必然会面临列强(原谅我使用这个可能不是太动听的概念)为自己利益量身定做的国际规则的束缚。在没有足够力量重新制定规则之前,尽量避免他国利用优势规则挤占自身利益,或许并不是最坏的选择。   另外,对法律的解释绝对不可能是价值中立的,肯定得根据国家利益对法律做出有利于自身的解释。对仲裁裁决的理解与解读也应当遵循上述原则,否则岂不成了用国际法语言包装的“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么?
  • 作者A:是啊。但问题是,你可以说他本可以那样判。但别人不那样判,现在这样判也不能说他错。

 

  • (读者6)Q: 中国的仲裁法规定,要双方均认可和明文约定,仲裁庭才有管辖权,否则只能去法院起诉。国际仲裁庭不是这样的?只要有一边起诉就有管辖权吗?还有国际仲裁和我们国家的民事仲裁有什么区别?请解答本小白的疑惑。万分感谢。
  • (作者)A: 你好,我是本文作者。请认真阅读文章,关于强制管辖里面说的很明白。国际仲裁在仲裁庭组成、仲裁法选择、程序规则选择等一系列问题上有自己的规则,也以自愿为原则。很多人说中国没有同意,但问题是中国签订了相关的条约,条约里面是规定了单方提起强制仲裁的,所以并不违背自愿原则。

 

  • 读者评论:法律人从法律角度分析此问题貌似并无不妥,但是你们忽视了一点,领土领海等主权问题最靠得住的还是拳头👊,拳头👊硬,一切都好说!纵使杂碎们再兴风作浪,也无济于事的!
  • 读者回复:你以为拳头能解决一切问题?拳头用过之后造成什么影响?万一哪一天有更大的拳头来打你呢?这些问题考虑清楚了吗?不然和莽夫又何异?

兼听则明,每一次不同观点的交流与碰撞都可以带来不同的进步。倾听不同的声音,这个世界才会变得更加美好。微思客期待听到你的声音!

 

本文首发于微思客,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
投稿信箱:wethinker2014@163.com
 微博读者内容筛选 / 圆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