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黎蜗藤:为什么中国有权取回库页岛?|微思客

黎蜗藤|历史学者,研究兴趣为中国边缘地区的历史。着有《钓鱼台是谁的——钓鱼台的历史与法理》、《被扭曲的南海史——二十世纪前的南中国海》

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在长达百年时间中,受尽屈辱。1999年,澳门回归,标志着除了和俄罗斯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之外,中国把其他一切不平等条约的后果都消除了(从领土上说)。现在中国正走在复兴的康庄大道上,如何消除帝国主义留给中国的最后痕迹,成为每一个爱国人民的所关心的事。

最近俄罗斯由于强夺邻国领土而陷入空前孤立和危机,全赖中国为其撑腰。中国废除最后一批不平等条约,恢复被帝国主义强夺的北方故土的机会千载难逢。中俄的东部边界应该以尼布楚条约为基准。此后所签订的条约,无不是在武力、武力威吓或者趁火打劫之下,不平等地夺取的,都理应在要废除的目标之内。

但由于各片土地的历史不一,法理上存在难易不同的区别。俄国强夺的中国领土从法律状态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从来没有以条约形式明文划给俄国的,这包括库页岛和唐努乌梁海;第二类是在民国时期强夺自中国,但没有任何条约确认,中华民国亦不承认,惟后来在二十世纪末的一系列中俄边界条约中被中华人民共和国确认的;第三类是在晚清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中被俄国强夺的,这些领土在苏俄成立时宣佈要归还中国但后来又食言,最终被在二十世纪末的一系列中俄边界条约中被中华人民共和国确认。

从国际法来看,第一类无疑是最有法理根据可以取回的。本文先分析一下库页岛问题。

库页岛原先属于中国

kuyedao

库页岛面积约7.6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两个台湾,两万个钓鱼岛,岛上资源丰富。它是北太平洋最大的岛屿,西望俄罗斯,南面日本北海道,紧扼日本海和鄂霍茨克海的出口,地理位置极为险要。如果中国拥有库页岛,相当于打入日本和俄罗斯中间的一个楔子,既可威胁日本,亦可遏制俄罗斯。

根据中国书籍的说法,库页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论证可以参考薛虹的《库页岛上的归属问题》[1]。当然,需要指出的是,和很多中国专家为了论证其他土地“自古以来”属于中国的一样,这些论证也不乏夸大其辞。但去芜存菁,还是有充分证据论证库页岛和中国的关系的。我简单地综合一下。

中国大概是最早记录库页岛的国家。在唐朝,库页岛被称为窟说(悦),元朝被称为骨嵬,明朝被称为苦兀或苦夷,清朝被称为库野、库页或库叶。从发音上看,这些名称基本上是一脉相承的。当然,库页岛自古以来就有人居住,把记录了这个岛屿和拥有这个岛的主权简单地等同起来是不对的。

库页岛上原居民属于黑水靺鞨的一支。有称库页岛在唐朝已经属于中国。这是不对的,唐朝确实在东北设立黑水都督府,但其统治的不过是黑水靺鞨众多部落中的一部分,而窟说则是属于“不能自通中国”的化外之地[2]。

亦有人认为中国最早统治库页岛在金朝。其理据主要有二:第一,在金史中有“金之壤地封疆,东极吉里迷兀的改诸野人之境”[3],有指这裡的吉里迷是指库页岛北部的部落;第二,在库页岛上发现靺鞨人的遗迹以及女真名的地名。但这两条论据都不是极为有力:吉裡迷除了作为库页岛北部部落的称呼之外,也是大陆上黑龙江入海口一带居住的部落的称呼,很难确定这裡说的吉里迷到底指哪裡;而库页人本身就和靺鞨及女真人是同一起源,有这些遗迹和地名毫不出奇。由于缺乏具体的例证,很难认定库页岛已经受金朝的统治。

直到元代开始,才有具体的事例。蒙古在1264年开始入侵库页岛,到1286年完成对全岛的征服。在1308年,元朝再对库页岛用兵。此后,库页岛人每年向元朝进贡皮毛和猎鹰。儘管元朝对库页岛有如此确凿的主权证据,但元朝到底是否能代表中国还有很大争议。

到了明朝永乐年间,中国在东北设立努儿干都司,建立了对东北地区的统治。这时明朝的辖区已经包括库页岛。永乐初年,宦官亦失哈十次出巡努儿干都司,为官方探明东北地理以及确立对东北的管辖做出巨大贡献。其中他在第二次出行(1413)时到达库页岛。据永宁寺永乐碑文记载:

永乐九年春特遣内官亦失哈等率官军一千馀人、巨船二十五艘複至其国,开设奴儿干都司。……(永乐)十年冬,天子覆命内官亦失哈等载至其国。自海西抵奴儿干及海外苦夷诸民,赐男妇以衣服器用,给以谷米,宴以酒食,皆踊跃欢忻,无一人梗化不率者。……尧舜之治,天率烝民,不过九州之内。今我……蛮夷戎狄,不假兵威,莫不朝贡内属。[4]

这时,努儿干都司是一个实质性的管治机构而不是一个虚衔。明朝派流官担任首领,并负责对下辖的各“卫”收取土贡。在库页岛上就建立了三个“卫”。这是可以明确的中国对库页岛的第一次主权统治。可惜,仅仅20多年后,努儿干都司就被撤销。明朝对库页岛的实质统治又消失。

清朝时,中国才真正建立起对库页岛的长期有效统治。早在在后金的清太祖时期,“库页内附”[5]。在康熙年间製成的《皇舆全览图》中把库页岛分为7个“噶山”,作为库页岛上的基层组织,这些基层长官“均由满洲官吏任命”[6]。这时,库页岛先后归甯古塔副都统管理。《盛京通志》中就明确写道:库页岛是甯古塔所属的海中大洲。

到了1732年,雍正对库页岛上的居民进行重新编户,即“招抚费雅喀六姓”。费雅喀人居住在库页岛北部,性格凶暴,和中南部的居民长期冲突。适时又发生岛民互相冲突事件。于是清朝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出动军队,先是对行凶者进行逮捕和伏法,再对库页岛居民加以重新编户统治,编为六个姓氏。之后还把库页岛转归三姓副都统管辖。《大清一统志》也记载“(库页)此地隶于三姓副都统”[7]。嘉庆的《会典》中则详细记叙了库页岛的人口和户籍。这个实例最清晰地表明瞭清朝对库页岛的统治。

此外,清朝每年都对库页岛实施贡貂和赏乌林制度,这个制度一直持续到1873年。

因此,库页岛最早从明朝第一次成为中国的领土。到了在清朝,统治进一步确立而且制度化。惟进入近代后,中国对库页岛的管理松懈,于是俄罗斯才在十九世纪中期乘虚而入。

库页岛在《尼布楚条约》后属于中国

中俄在东北的第一份边境条约是1689年订立的《尼布楚条约》。和一般的认识不同,其实在该条约中,严格上说并没有涉及库页岛问题。在第一条中有:

将自北流入黑龙江之绰尔纳即乌鲁木河附近之格尔毕齐河为界,沿此河口之大兴安岭至海,凡岭阳流入黑龙江之河道,悉属中国,其岭阴河道,悉属俄罗斯。惟乌第河以南,兴安岭以北,中间所有地方河道,暂行存放,俟各还国察明后,或遣使,或行文,再行定议。[8]

这裡说到中俄的交界是沿着“大兴安岭至海”,严格地说来没有牵涉到海上岛屿的划界。但有几点理由可以确信根据这个条约,库页岛属于中国。

第一,库页岛在大兴安岭和海交界的延伸线的南方,因此更应属于中国。

第二,儘管中国已经知道了库页岛的地理,但俄罗斯仅仅在1645年才由波雅科夫因为从黑龙江入海口经过而看见库页岛。惟当时他即不知道库页岛是什麽地方,也不知道库页岛是一个岛。在1805年,克鲁森斯特伦再次到达库页岛的时候,还认为“库页岛是个半岛,和黑龙江河口有地峡相连”。直到1849年,涅维尔斯科伊才“发现”库页岛不是半岛,而是岛屿。可见,在签约时的俄国人的认识中,库页岛如果不是根本不存在,就是认为库页岛是大陆的一部分。无疑,根据立法原意,有理由相信当时俄国认为库页岛属中国。

第三,如前所述,无论在尼布楚条约之前还是之后,中国都对库页岛有实质性的统治,可见《尼布楚条约》并没有影响库页岛属于中国的状态。

第四,在19世纪,俄国人开始探测库页岛时,还承认库页岛是中国的一部分。

因此,跟据《尼布楚条约》,库页岛属于中国是毫无疑问的。

库页岛从未被割让给俄国

尽管一般人误解俄罗斯在1858年的《瑷珲条约》和1860年的《北京条约》中从中国手裡夺得库页岛,但查这两个条约的条文,却并无提到库页岛。在《瑷珲条约》中写道:

一、黑龙江、松花江左岸,由额尔古讷河至松花江海口,作为俄罗斯国所属之地;右岸顺江流至乌苏里河,作为大清国所属之地;由乌苏里河往彼至海所有之地,此地如同接连两国交界明定之间地方,作为大清国、俄罗斯国共管之地。

注意这裡对中俄共管地区的表述“乌苏里河往彼至海所有之地”,也就是说共管的地方只有大陆,而不包括海外的岛屿。前面,我们已经说到,俄国在1849年已经知道库页岛是一个岛屿。因此,库页岛并不在条约规定的中俄共管的地区之内。

在两年后,中俄签订《北京条约》,里面写道:

第一条 决定详明一千八百五十八年玛乙月十六日(即咸丰八年四月二十一日)在瑷珲城所立和约之第一条,遵照是年伊云月初一日(即五月初三日)在天津地方所立和约之第九条,此后两国东界定为由什勒喀、额尔古纳两河会处,即顺黑龙江下流至该江、乌苏里河会处。其北边地,属俄罗斯国,其南边地至乌苏里河口,所有地方属中国。自乌苏里河口而南,上至兴凯湖,两国以乌苏里及松阿察二河作为交界。其二河东之地,属俄罗斯国;二河西属中国。自松阿察河之源,两国交界逾兴凯湖直至白棱河;自白棱河口顺山岭至瑚布图河口,再由瑚布图河口顺珲春河及海中间之岭至图们江口,其东皆属俄罗斯国;其西皆属中国。两国交界与图们江之会处及该江口相距不过二十裡。且遵天津和约第九条议定绘画地图,内以红色分为交界之地,上写俄罗斯国阿、巴、瓦、噶、达、耶、热、皆、伊、亦、喀、拉、玛、那、倭、怕、啦、萨、土、乌等字头,以便易详阅。其地图上必须两国钦差大臣画押钤印为据。

在条文中,没有了《瑷珲条约》中“往彼至海所有之地”的表述,这看似把库页岛也被割让给俄国,其实不然。《北京条约》没有中文文本,从俄文文本看,这裡“地”的用语为“Земли”,即英文“land”。在国际法上,land这个词是指大陆上的土地,而不包括海洋裡的岛屿。比如在1992年,国际法庭裁决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的领土纠纷时,整个文件的用语为:“CASE CONCERNING LAND, ISLAND AND MARITIME FRONTIER DISPUTE”。在这裡,land和island是明确区分的。Land指陆地上的土地,而island指岛屿。因此,在北京条约的文本中,所谈论的仍然只有中俄在大陆上的边界,并没有提到海洋上的岛屿。也就是说,根据文本,中国并没有把库页岛割让给俄国。

在北京条约上还提及附图。但这个地图在当时并没有附在北京条约之上。直到大约10年之后,中国和俄国才达成了这份地图的协议。这个地图现在大家都看不到,因为原件在台湾故宫的收藏库中,被作为极度机密的档处理,也没有影本流出。但是从中俄一系列的谈判划界来看,很可能这份地图中也没有库页岛,而只有大陆上的划界。

如果这份隐藏极深的地图上没有明确指出库页岛属于俄国的话,那麽这就说明在法律上,中国从来没有把库页岛割让给俄国。如果中国专家所言库页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是成立的话,那麽可以说,库页岛在法律上仍然还是中国的一部分。

可是,在没有条约根据的情况下,俄罗斯在19世纪后期非法佔领了库页岛。在1905年的日俄战争中,俄罗斯把在法律上理由还属于中国的库页岛的南部割让给日本。

开罗宣言把库页岛南部归还中国

1943年11月23日到27日,中美英三国举行开罗会议并拟就开罗宣言。紧接着进行的德黑兰会议中,史达林表示完全赞同《开罗宣言》的内容。于是12月1日发佈的《开罗宣言》成了四大国在对日方面的共识。宣言规定:

The Three Great Allies are fighting this war to restrain and punish the aggression of Japan. They covet no gain for themselves and have no thought of territorial expansion. It is their purpose that Japan shall be stripped of all the islands in the Pacific which she has seized or occupied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first World War in 1914, and that all the territories Japan has stolen from the Chinese, such as Manchuria,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shall be restored to the Republic of China. Japan will also be expelled from all other territories which she has taken by violence and greed.[9]

必须指出的是,《开罗宣言》是一份用英文写成的宣言,并没有中文版。因此,诠释《开罗宣言》也必然只能依据英文版的内容。开罗宣言也没有官方的翻译版,但一般採用的翻译版是这样的:

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在太平洋上所夺得或佔领之一切岛屿,及日本在中国所窃取之领土,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列岛,归还中华民国。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土地,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10]

这裡把Manchuria翻译成东北四省,这是一个误译。翻译者把Manchuria误以为是满洲国,这大大缩小了开罗宣言所涉及的范围。满洲国并不是Manchuria,它有正式的名字Manchukuo,或者更正式是The Empire of Manchukuo。开罗宣言中没有说满洲国,而是说满洲,这意味着此名词涉及的不是满洲国这个行政概念,而是一个地理概念。

作为地理概念的满洲,其覆盖的范围是远远大于满洲国的辖境。除了包括内蒙古自治区北部和东三省(即东北四省之地),即所谓“内满洲”之外,还包括了所谓“外满洲”(Outer Manchuria),即在《尼布楚条约》划定界线以南被俄罗斯以不平等条约夺取的外兴安岭以及被非法强佔的库页岛。

由于在当时,库页岛南部是日本所佔领。因此,库页岛南部即满足日本佔领的中国领土,又属于列举出来的满洲的一部分。俄国佔领库页岛本来就无和中国的正式条约,日本通过日俄战争后的《朴茨茅斯条约》得到库页岛南部则像接手了贼赃。所以,根据《开罗宣言》,库页岛南部理应归还中华民国。《开罗宣言》本身虽然仅仅是一份没有法律效力的新闻稿。但在1945年7月26日发表的《波茨坦公告》中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这就为库页岛(至少是南部)归还中国提供了法律保证。

二战后期,苏美英三国通过雅尔达密约,在此密约中,苏联以对日出兵为交换条件,换取美英承认苏联在战后取得库页岛南部。但雅尔达密约是一个不公开的条约,无论中国还是日本,都不知道密约的内容,事后也都没有签署条约去承认过这个密约,因此它对中国和日本都没有约束力。但战后,苏联用军事手段强佔了库页岛南部,直到如今。

在1951年的《旧金山和约》中规定:“ 3.日本政府放弃对千岛群岛、 1905 年 9 月 5 日获得之库页岛(南桦太)部分,以及邻近各岛屿的一切权利、权利名义与要求。”在此和约中,日本仅仅放弃了库页岛南部,而没有规定库页岛南部的归属。日本和苏联也没有签署有关库页岛南部的领土安排的条约。因此,库页岛南部并没有在国际条约中被规定属于苏联。

这意味着,根据国际法,库页岛南部的归属并无定论。它可以属于苏联,更可以属于中国。如果考虑开罗宣言的解释,那麽属于中国的理据显然更充分。

中华民国从来没有和苏联签订过任何有关东北分界的协议。自然也没有经过法律承认过库页岛属于俄罗斯。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联及俄罗斯签订在1991年签订的《中苏国界东段协定》和在2004年签订的《中俄国界东段补充协定》中,都只讨论了中俄之间的陆上边界,而没有涉及海上岛屿,因此也没有涉及库页岛的归属。

因此,从法律意义上说,库页岛仍然是中国的一部分。库页岛南部更加有理由属于中国。

可能有人认为中国连出海口也丢失了,那麽在外海的库页岛怎麽会还没有割让呢?这只是想当然的说法。中国只是丧失了在日本海的出海口,而还有漫长的海岸线。因此丧失日本海的出海口并不等于和库页岛割绝关係。何况,根据条约,中国船隻仍然有进出日本海的权利。

几个不利之处

当然,库页岛法律地位还是有很多不利于中国的地方。我归纳了一下有三点:

第一,中国在19世纪60年代之后就没有主张对库页岛的主权,而库页岛居民对中国的纳贡中止于1872年。此后和库页岛和中国并无联繫。中国对俄罗斯佔据库页岛长期默认。这在国际法上构成俄罗斯以时效的方式获得领土。而俄罗斯和日本也签订过两个条约规定库页岛的归属,这构成了领土获得方法中的割让。中国对这些条约(主要是1905年的日俄条约)也没有提出抗议。

第二,在周恩来总理1951年8月15日发佈的外交部声明中指出:

(旧金山和约草桉)另一方面却破坏了开罗宣言、雅尔达协定和波茨坦公告中的协议,只规定日本放弃对于台湾和澎湖列岛及对于千岛群岛和库页岛南部及其附近一切岛屿的一切权利,而关于将台湾和澎湖列岛归还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将千岛群岛和库页岛南部及其附近一切岛屿交予和交还给苏联的协议却一字不提。

这在某种程度上构成了中国官方唯一对库页岛南部属于苏联的支援的正式表态。在北京的逻辑体系中,类似的声明是有法律效力的。比如在西沙和南沙问题上,中国认为北越总理范文同在外交照会中表示赞同中国的领海声明具有法律效力。区区外交照会如是,更为正式的政府声明,由总理周恩来亲自发出,理所当然更加具有法律效力。

第三,在2001年中国江泽民和俄罗斯普京签订《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裡面规定:

第六条   缔约双方满意地指出,相互没有领土要求,决心并积极致力于将两国边界建设成为永久和平、世代友好的边界。缔约双方遵循领土和国界不可侵犯的国际法原则,严格遵守两国间的国界。

这裡以条约的方式确定双方互相没有领土要求。这为中国提出对库页岛的领土要求增加了难度。

当然,这些在中国专家以中国逻辑看来理应不是严重的问题。

就第一点而论,中国强调自古以来,中国历史资料早就证明,中国是最早确立在库页岛主权的国家,而中国一直认为“主权一旦取得就不会失去”。在时效方面,中国通常不承认时效是一种获得领土的方式。而日俄之间的条约,中国专家也可以用涉及第三国而不加以承认。因此,只要中国专家愿意,就可以抓住中国从来没有在法律上把库页岛割让给俄国这个突破口,有道理向俄罗斯主张库页岛的主权。

就第二点而论,尽管周恩来在声明中指出了旧金山和约草桉对雅尔达协定的破坏,并指出草桉没有按照协议把库页岛南部交予苏联,但通观全文,却没有对上述两点提出反对。中国在声明中反对的仅仅是三点:台湾(应归还中国),西沙和南沙(应归还中国)以及琉球(应规定属于日本),并没有对库页岛的归属提出反对。因此,可以说,周恩来的发言有关库页岛的部分,仅仅是陈述一个事实(即“没有按照协议把库页岛南部交予苏联”),而没有表明态度。

这个论点可以用同时提及的中国对千岛群岛归属的态度加以说明。在此声明中,把千岛群岛和库页岛南部相提并论。但在70年代,中国却旗帜鲜明地支持日本对北方四岛(即南千岛群岛)的主权要求。

就第三点而论,这时在国际法上最为难的地方。也是中国索回故土的最大障碍。唯一可能考虑的突破点就是在此条中,强调的是边界,而库页岛本身不属于中俄之间的边界,因为它是孤悬海外的。而中国从来没有和俄罗斯关于库页岛的谈判,也没有在条约中承认过俄罗斯对库页岛的主权。因此,这不是“新”的领土要求,而只是悬而未决的领土问题的解决。当然,对此点,还需群策群力,找出更加有力的例证和角度。 此外,这个条约第二十五条规定:

本条约有效期为二十年。如果在本条约期满一年前缔约任何一方均未以书面形式通知缔约另一方要求终止本条约,则本条约将自动延长五年,并依此法顺延。

这意味着2020年,中国可以选择中止条约。当然这样的代价在外交上会很大,但如果把“领土完整”视爲核心利益的话,这种做法也未尝不能考虑。

总结

库页岛面积广大,位置重要。中国从明朝开始最先确立在库页岛的统治,算得上“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在中俄《尼布楚条约》分界后属于中国是毫无疑问的。惟在19世纪中叶开始,俄罗斯就通过蚕食和窃取的方式逐渐控制库页岛。在中国政府的宣传中,库页岛在《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中已经割让给俄国。但事实上,这两个条约都没有涉及库页岛。因此,在法理上,库页岛仍属中国,属于被俄罗斯窃取的领土。

根据《开罗宣言》,日本窃占的满洲应该归还中国。而当时日本佔据了属于满洲一部分的库页岛南部,自然也应当还给中国。《旧金山和约》中规定日本放弃库页岛南部,而没有规定给谁,这意味着从国际法上说,库页岛南部的法律地位仍然是“未定”。中国自然有法理根据提出对库页岛南部的主权要求。

尽管根据国际法,根据1991年的中俄协议,中俄之间的边界已经确定。从遵守国际法的立场出发,并无可能再取回中俄之间大陆上的通过不平等条约割让的土地。但是,对海上的岛屿,比如库页岛,从来没有被割让,国际法上的地位仍然未定,亦不属中俄边界的一部分,确实还有再议的空间。套用一句时髦的话就是:“悬而未决的库页岛问题可以再议,也应该再议”。

[1] 薛虹,《库页岛上的归属问题》,历史研究,1981,第1期。
[2] 新唐书,卷219,靺鞨
[3] 金史,卷24。
[4]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0%B8%E5%AE%81%E5%AF%BA%E7%A2%91
[5] 魏源《圣武记》
[6] 宫林藏《东鞑行记》
[7] 大清一统志,卷46
[8] http://zh.wikisource.org/wiki/%E5%B0%BC%E5%B8%83%E6%A5%9A%E6%A2%9D%E7%B4%84_(%E6%BB%BF%E6%96%87%E6%BC%A2%E8%AD%AF)
[9] http://www.loc.gov/law/help/us-treaties/bevans/m-ust000003-0858.pdf
[10] 开罗宣言没有正式的中文文本。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