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之有物

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里,政治理论束手无策吗?| 微思客

 

孙金昱|伦敦大学学院政治理论博士在读,一个努力与拖延症斗争的微思客编辑

政治理论一词本身就会引起这一学科无关现实的联想。与其它归于政治科学范畴的政治相关学科相比,政治理论确实不关心现实世界,它的目的和主要使命不在于给真实的世界提供最真实的描述、给不同事件或社会状况以最可能的解释、或者预测选举等政治事件的结果。呈现在公众面前的政治理论,在不断地提出政府应该怎样、我们应该怎样,这个世界应该怎样,提出不同主体在行动中所需要遵守的原则、需要尊重的价值,判断不同主体的行为是否具有充分的正当性……正因如此,呈现在公众面前的政治理论并不以提出具体政策建议、问题解决方案的样貌出现,而是常常表现出反思、批判的姿态。这样,政治理论就难免被批评为缺乏建设性、脱离实际、以及过于理想化。在一个不完善的现实世界中,一个热衷于谈论规范问题的学科可能不单显得幼稚天真,更显得无用。

那么,政治理论对这一类批评有所回应么?

一、政治理论是否不关心现实世界

尽管在政治理论学者私下玩笑中,这一问题的答案往往是直白的“是啊,我们不关心。现实世界是政治科学家的事情”,严肃的回答却是没有现实世界的政治理论根本行不通。在政治理论当中,你轻易就会发现现实的踪迹:人的心理特点是自利、利他还是兼而有之?处于某一情境之中,大众的普遍道德直觉是什么?一系列有关人权的国际协议和共识的内容是什么,这些共识的基础又是什么?社会不平等存在于哪里,表现形式又是什么?类似的现实考量不胜枚举。但与政治科学不同,政治理论的核心是解决规范性问题,提供一种普遍性原则,于是在许多情况下,恰当的对现实的抽象就十分必要,与规范性问题无关的因素自然就被省略了,结果就是,政治理论所讨论的世界,有时候并不是能找到投射的现实世界,而是一个被假设和抽象构建起的理想世界。

罗尔斯的《正义论》往往被认为是理想化甚至过度理想化的代表。他所要讨论的社会,是具备足够优良的社会经济条件使正义可以实现的社会;这一社会中的成员,是被假定会遵守正义原则的社会成员。自然,这样的社会条件在现实中太难达成。罗尔斯把这种完全遵从正义原则假定下的理论研究称为理想主义理论(ideal theory),虽然理想化,他认为,以理想主义理论作为起点才能够为我们面对那些现实问题提供更深刻和成体系的理解。理解一个完全正义的社会的本质和目的,是理解正义理论的基石。相应的,非理想主义理论则更贴近现实世界,人们的行动与正义原则的要求会有偏差,只能做到部分遵从,因此这种背景下的理论研究的核心是我们如何面对不正义,例如如何进行惩罚,如何证成人们对体制的抗议、不服从等。

理想主义理论是不是如同罗尔斯所坚持的那样具有如此重要的意义,尤其是理想主义理论的必要性成为近年来政治理论内部的论辩焦点之一。除了将理想主义理论和非理想主义理论理解为完全遵从理论(full-compliance theory)和部分遵从理论(partial-compliance theory),学界也将它们之间的区分理解为乌托邦理论(utopian theory)和现实理论(realistic theory),以及终极目标理论(end-state theory)和过渡理论(transitional theory)。这三种理解之间并不相互排斥,而是对理想化的理解有不同的侧重,某一研究同时涉及到两种或者三种理解是很常见的。下一部份即将呈现这三种侧重不同的理解各自具体含义为何,以及理想主义理论和非理想主义理论对于政治理论的目的和其与现实关系有怎样不同的观点。

二、 理想主义理论与非理想主义理论

1. 完全遵从理论与部分遵从理论

这种对理想主义理论和非理想主义理论的理解即来自罗尔斯的《正义论》。罗尔斯自己已经为他选择聚焦于完全遵从理论提供了辩护,即其对于系统理解正义具有基础性作用。但是,反对者认为,集中精力在完全遵从理论上反而将我们带离了重点,模糊了我们在部份遵从情境下的责任。完全遵从理论可以帮助我们分辨出何为部份遵从,却没法告诉我们如何面对这种情境。如果政治理论希望为我们提供一些现实生活的指导,那么它必须告诉我们,当其他人未尽到他们的责任时,我们自己应当如何做。

这一对理想主义理论的批评却反过来确认了罗尔斯及其支持者所指出的理想主义理论的作用。当他人未尽到职责时,我们自己应当如何做?答案无外乎尽我们本该尽的职责,做我们所拥有的责任更多,以及做少于我们该做的份额,无论最终答案是哪个或者答案需要依据情况而变,“我们本该尽的职责”是一个回避不掉的基准线,而这种本来应该的所指,恰恰就是在理想化状态下分析得到的我们的责任。

2. 乌托邦理论与现实理论

这种区分产生的依据是政治理论将多少来自现实世界的限制条件引入理论假设之中,因为限制条件的多少是连续的,这种区分本身不是非黑即白的区分,而是更像一个连续的光谱。越是靠近乌托邦理论的一端,政治理论所考虑的现实限制条件就越少,越是靠近现实理论的一段,政治理论所考虑的限制条件就越多。

有趣的是,这种连续光谱的视角动摇了罗尔斯理论作为理想化理论代表的地位,从乌托邦理论的一端来看,罗尔斯的理论还是不够理想化,因为他仍然将许多事实引入了理论当中,比如人的自利之心以及有限的利他之心,比如一系列的社会经济条件。但在科恩看来,这些填满了现实的罗尔斯理论所得到的并非关于正义的理论,而是共同生活的规范。想要得到规范,想要知道如何行动,考虑现实中的限制条件当然是必须的。但是正义的原则更加基本,它是证成现实中规范的源泉,是原则的原则,不应该依赖于任何事实——无论现实条件如何变化,它始终保持不变。而政治理论的任务,不该仅仅局限在提供一种现实指导,更要找寻这种根本的原则和价值。

另一方面,罗尔斯的理论仍被批评为不够“现实”,他的假设仍被认为忽略了太多必要的现实限制条件。伊丽莎白·安德森在她对种族隔离与种族平等的研究中以罗尔斯的理论为例,指出从罗尔斯这种理想主义理论出发会导致我们忽略真实世界中的不公义。虽然理想主义理论声称自己是理解现实问题的前提,是评价不完美的现实世界的基准,但罗尔斯的理想主义理论一开始就缺失种族视角。安德森以黑人的住房问题为例,在理想主义理论的衡量标准下,白人中产社区通过经济方式、借助自由结社权利等可以合理合法地将黑人中产家庭排除在自己社区之外,从个体或者经济阶层的角度来看,正义原则没有受到挑战。但是,广泛存在的黑白隔离却是一个不能被理想主义理论模型所发现的不义。安德森因此反对从理想主义理论起步进行政治理论研究,而提倡直接从现实问题入手,发现正义(或其他价值)在何处缺失、探究原因,并借鉴使用社会科学的研究成果。

3. 终极目标理论与过渡理论

罗尔斯认为,作为终极目标理论的理想主义理论致力于为我们提供长期的最重目标,即我们最重要构建一个怎样的社会,形成一套怎样的制度。而作为过渡理论的则探求这一长期目标如何才能实现,我们如何逐步地去达成这一目标。这一理解预先设定了理想主义理论的优先性和必要性。自然,这种理解开始了新一轮的辩论。尽管过渡理论所处理的是现阶段我们如何改进、完善制度的问题,这些改进和完善的实现却未必需要理想主义理论提供终极目标。

持这一观点的代表人物是阿马蒂亚·森。森认为,如果我们想要一个更加正义的社会,我们不必要花费太多力气探究完全正义的社会。比如,我们清楚地知道一个没有种族歧视的社会更加正义,据此我们即可以对现实世界做出许多改进,而无需知道一个完全正义的社会除了种族间的平等还有哪些其它条件。森的观点其实并不会引起过多争议,问题在于他的观点在多大程度上削弱了理想主义理论在政治理论中的意义。一些理论家放弃了终极目标理论的优先性,但肯定理想主义理论有独立的作用,它为评估现实提供了某种标准,除了此时此地我们应当怎样改进,我们仍然想知道一个完全正义的社会由哪些原则来规范。但如西蒙斯这样的理论家则坚持理想主义理论的优先性。当我们比较两种情况哪个更符合正义、更值得追求时,我们也许不需要知道完全正义的社会是怎样的,但是,这种不必要假设了两种情况同样地引领我们通往最终的完全正义的社会。当下的改进不一定意味着我们能够在长期更接近完全正义,它也可能意味着我们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例如,在情境a下,女性职员无法享受产假,而情境b下情况则相反。仅仅对比a与b,b看起来更加符合我们的正义观念,但是女性产假反而造成就业歧视等诸多问题,带我们偏离了性别平等的目标。单单知道如何比较a与b显然是不充分的,根据西蒙斯的观点,我们需要首先知道职场性别平等的长期目标是什么,一个真正做到性别平等的社会应该有怎样的原则、政策和法律来规范雇佣关系。

三、政治理论与现实药方

从不同角度,非理想主义理论对理想主义理论进行了批判,而理想主义理论也有相应的回复。这场政治理论内部的方法论之争尚无定论也可能永远不会有结论,非理想主义理论和理想主义理论各有分工,各有意义。围绕着它们的辩论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政治理论这一学科自身的目的,和这一学科能够为现实提供什么。总而言之,与普遍的大众印象相反,政治理论不是一个不关心现实、不依赖现实的学科。

在日常的公共讨论中,理想主义理论与非理想主义的理论之间的辩论也以一些简单的形式呈现。例如,最近一则关于洗衣珠的广告涉嫌种族歧视,为其辩护者的理由之一即是黑人过于敏感,既然洗黑白人白人不会觉得受到伤害,既然自由主义者宣称人人平等,洗白黑人也无所谓歧视,受伤的感觉反而证明了自己看低自己。这一辩护显然是彻底忽略了我们所生活的世界的客观现实,即种族不平等在多个领域的广泛存在、有色人种相对的弱势地位,在此背景之下,特定的言论与表达对不同的群体所产生的效果大相径庭。你所以为的调侃对于优势社会群体而言多数情况只是调侃,对弱势群体而言却更可能是固化针对他们的刻板印象,传递他们被排斥、被边缘化的信息。理想主义理论的作用是告诉我们关于平等的概念,我们因此才能判断这则广告有无歧视存在。它并非让我们直接将理想化的世界移植过来。而非理想主义理论,则恰恰在提醒我们注意现实中的限制条件,提醒着在这个不完美普遍存在的世界中,我们怎样做才能克服它的不完美。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作者授权,首发于微思客,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

编辑/孙金昱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