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诗歌生活节2016

诗 歌 生 活 节 2 0 1 6:

当文学遇上生活之物、街道、音乐与手作
一个香港总需要一个诗歌节,当文学X生活之物X街道X音乐X手作时,或许一切会更易切入。由声韵诗刊主办诗歌生活节2016,由5月1日至6月9日,为期一个月,让躁热的城市进入诗意的缓慢,并于6月9日端午节,亦即诗人节进入诗意的高潮。

诗歌生活节:悬念成真的文艺节庆?

《声韵诗刊》社长西草
 
《声韵诗刊》已做了几年,编辑和发行工作基本已上轨道,改版后更得到不少诗人和文坛前辈的认同,成为香港其中一个最重要的诗歌发表园地,对孕育诗歌发展算是发挥着它应该有的功能。然而我们发现,诗刊的内容办得再好,都不容易摆脱传统纸媒的拘囿,如果想要进一步推广诗歌文化,即起码把诗这种概念介绍给普罗大众,也许应该尝试别的形式。举办文艺活动是我们现时选择的方法,与每两个月发行一次的诗刊相辅并行。2015年下半年,我们举办了一次「声韵诗歌节」,邀来了台湾殿堂级诗人罗青来港。活动虽然顺利完成,不完善的地方却有太多。这是一次难得的经验,使我们明白,加起来即使不超过十小时的几个活动,要办得成功,除了思考和专业的部份要做得更好外,周详的预备和先决的概念原来也十分重要。可以说,上年的「声韵诗歌节」是今年「诗歌生活节」的前身,它给了我们一次开始需要的经验。经过与总策展人方太初和其他成员的讨论,现在我们知道我们要做的是一个怎样的诗歌生活节,那是有概念核心的、连贯的、跨界别的、有趣的、年青的、不偏离生活的文艺节庆。不知这样会不会太难?是的。可是如果我们每年都坚持,便有了不断接近理想的可能。

近年政治动荡加剧,现在的青年人比以往更关心社会,更关心生活,也更关心文化,他们对不了解的文化范畴不但好奇,许多更愿意深入参与。社会没有向他们呈露一种光明的未来,他们却反过来给予我们希望。我想有建设性的事情,都与希望这个词语有关。今日诗歌虽然不能像过去一样改变群体,然而它仍然能深深地改变各个独立的人,使人的思想不单一,使街道懂得自己的历史,使社会的思想更接近人的思想。而且我相信诗歌不是单独存在的,它和音乐、戏剧、手作、时尚等其他艺术形式都越来越容易互动,越来越多连接的可能。除了经济对生活的占据,这里似乎有另一只无形的手在推动,犹如天体运行。

诗歌生活节2016开幕礼:

诗X物:跨越的生活
讲者:叶辉(作家)、游静(作家)、卢劲驰(作家)、钟国强(作家)、西草(诗人)、Stefan Chui@Mr hammers(艺术家)、小土(艺术家)、Yokky Wong@好器色FLOW+ Living(艺术家)、方太初(作家)
由《声韵诗刊》主办的「声韵诗歌生活节」2016于5月8日于铜锣湾诚品书店举行开幕礼。开幕礼主持作家方太初表示,香港与台湾相比下比较缺乏办文学节的风气,希望透过声韵诗歌生活节,把诗与生活之间的各种关系连结起来,使读者不再觉得文学高高在上,难以接触。其中,声韵诗歌生活节与诚品书店合作的「诗与物展」,邀请本地诗人写一首诗,再由一位艺术家以艺术品响应,令诗歌在文字外找到更多可能。声韵诗歌生活节为期约一个月,其间除了诗与物展,亦有链接诗人与音乐人的「诗与歌街头音乐诗会」(5月21日)、「诗与手作工作坊」(5月8、11、18日)、从诗歌了解年青诗人想法的「90后诗人朗诵会」(5月28日)及6月9日于兆基创意书院举办的闭幕朗诵会。方太初呼吁各位踊跃出席活动,亦补充指6月9日为端午节,希望连结诗歌与诗人屈原,仅此纪念诗歌与社会和生活的意义。
 
然后几位参与「诗与物展」的诗人和艺术家展开了精彩的对谈。
 
诗人叶辉X艺术家急急子
叶辉以「与」字切入,谈诗与物的跨越。急急子浅谈她的响应作品〈找她〉。

镜子

 
我在窄巷与沟渠的夹缝间背阳穿梭,骤觉一道闪光犹如前世约定:你在不远处手持小小的镜子迎向阳光梳理着犹未醒转过来的乱发,在有意或无意间向陌生人打明亮的暗号。
 
你惯常在郁绿林间的锈黄铁皮屋里梳理日常:看不见你却在一闪一闪的短暂暗号中感应铁皮屋内的前生:镜中闪现你从山边采摘的向日葵,角落挂有家庭照片,折枱放着书包与课本……
 
那是最后一道闪光,山坡忽尔摔倒了,山村连同锈黄的铁皮屋消失无踪了,你还在吗?还用镜子为背阳的陌生人打暗号吗?
叶辉首先谈谈诗与生活的「与」字的概念。他指与字可以牵涉到复杂的哲学意义,但今日我们谈的是诗歌与生活,意指两者之间的关系。叶辉认为「与」字很奇怪,有些名词本身已经暗含与的意思,如「风(与)筝」,有风和纸鸢结合。他续引古诗:「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即使没有与字连结,但诗中呈现的对象各有连系,从地下到天上,从对象到人,散发温柔动人的情景。
 
由叶辉撰写的诗〈镜子〉遇上急急子的响应作品〈找她〉。急急子说,读叶辉的诗感觉内中有一个女性的身影,并继而翻阅旧香港光影的书藉,读诗犹如穿越回到一段陌生的时间。急急子指〈找她〉铁皮造的外形像一本书,也像一间屋;里面有女性的脸孔互相对照,也有一些旧日香港的照片。急急子又说,自己平常较少读诗,认为语言要有逻辑性和较重功能性,但是创作艺术的过程中会让她感受到诗意,一些难以名状的感觉。
 
叶辉则再从「与」字入手,诗与画,与不同装置,链接就像一面镜子,层层对照。叶辉说〈镜子〉的背景源自他的童年。当年他住在筲箕湾,远远山上的铁皮屋有一个女孩子,而他则住在山下;有时他会被铁皮屋反射的光照到,抬头看便见到那间屋和那个人。他又说,过去的光景已经难以重现,他在诗中的住所马山村早就清拆,「旧时既野话冇,就冇架喇」(编者注:旧时候的东西,说没有,就没有了)。所以他欣赏急急子找到铁皮物料创作,并感慨回忆就像镜子的反映,不时映照。
 

诗人游静X艺术家Stefan Chui

以水泥为创作材料的Stefan介绍其作品与「灰」字的涉连

给一张坚持抖动的画

 
因为我的书你
画了画我认识你
由我的书你的画开始由黯红到白
经过太多难以干透的油
鲜的红的色的重量
毁灭的热烈的跳动
安慰黯红如酒
布上太多的油彩
遮掩抖动太快的心
我们需要的我们永远无法获得
只能继续生长
 
我不断写让我活着
如果有所谓活着的话
很难活你说你画你写你抽
很难活不是关于身份关于爱
这样需要却无法获得
当痛大于怕
只能选择不怕
来到达不痛
你得到了不是不怕痛是
不痛不需要痛的机会
由人到达物
由红到达
空气的灰
 
离开不难你尽挑易的
心受多少重
才不会从爱中掉出来
是操控是保护是挤压
一笔一笔压上去
晒曝的人坚持现在你
做了更游移更善良更害羞
更勇敢并永远抖动的
留下面对灰的我们
很难
如果有所谓面对的话
游静的诗〈给一张坚持抖动的画〉遇上建筑师Stefan Chui的〈与灰对话〉。游静说诗当然从生活而来,然而她想象诗连结生活之外,更是「制造生活」,让自己可以与生活隔开,从种种现实苦乐中逃脱,有一片自由自在的空间,这便是「诗」。游静解释这首诗是纪念一位台湾年青诗人,她回忆那年青人很喜欢自己的旧作《裙拉裤甩》,并主动为此书在台湾出版,诗题的「画」便是年青诗人为书的封面所绘的油画。这段记忆在那年青人逝世后,令游静很是感触,故以诗纪念。
 
Stefan表示感谢诗歌生活节的邀请,他指自己以往不曾读诗,自己的学识以图像沟通为主。他特地与游静会面,听取她的经历,终于成就自己的创作〈与灰对话〉。Stefan解释,他从诗作中的着色词「灰」入手,造了一小块刻有木纹的灰色水泥墙,而主角是一只白色小人形,与仙人掌并立,象征情绪如何被纪录下来,或存留在空间中。
 

诗人钟国强X艺术家Yokky Wong


Yokky(右二)和钟国强(右一)一样,也对油甘子充满回忆。诗人钟国强细诉他创作〈油甘子〉的点滴

油甘子
 
夜灯下你敛光如藏
泥土的气息早已止于瘢斑
不必再剖呈你未走的路
青黄或不及,都是你自己的
都是与人无尤的牙关
 
而我的咽喉肿痛也是
自己的,我的影子种在矮墙
不耐旱,不耐瘠
没有裂开的掌纹广被四方
没有想象的窗,不懂向阳
 
而你一直不会说些什么
可轻身,或长生
你如是一再
被记载,那些轻率的文字
以墓草追赶不及的速度生长
 
高不及望,庵摩勒
望果、木波、米含、余甘⋯⋯
名字中你最是欢喜
也曾零落挂着的
七察哀喜
 
2016.2.5
记冬日墓旁树上摘下的几颗油甘子。
注:庵摩勒、望果、木波、米含、余甘子、七察哀喜,俱为油甘子不同的名称。
钟国强交出自己的近作〈油甘子〉,恰巧也勾起了艺术家Yokky的记忆,使她造了。钟国强说这首诗讲自己家族的悲喜记忆,以油甘子连结到年初他将母亲的骨灰葬在山上的片段;他说当时看到油甘子在稍高处,想起以往吃油甘子的味道:先苦后甘,甘苦混杂,当晚回家他就看着拿回来的油甘子,写就此诗。钟国强又补充指,为了丰富诗的内容,上网搜查后发现油甘子的别名──七察哀喜、余甘子、望果,都很能燃起他对诗的想象,尤其是七察哀喜背后的意思,人生的哀喜就像七次回转,混杂难以辨清。
 
勾起记忆的Yokky,对油甘子的印象除了其先苦后甘的味道,也有母亲以油甘子叶填入枕头的往事。她说油甘子叶枕头可以散热,为了纪念这段记忆,她造了一个陶制枕头,枕头上有油甘子的刻痕,和一句话:「但愿在梦中相见」,借古人惯常把珍贵物品放进枕中,凭物寄意。
 

诗人卢劲驰X艺术家Siutao W


诗人卢劲驰诉说他对光的和门的经验。Siutao本身是诗人,也是诗与物展的艺术品创作者。

闸门
 
门打开后,夜露出了光
若然它关上的话,就不知道如何是好
然而门是在我的手里的,不是你的手里的
大概还可以看出它分明是大门铁闸上
留给最后一批脸孔销毁的门
它的色泽是相当浮夸而恭谨
关上时的力度也有宇宙的质量
在那一刻,当手从它的身上挪开
时间再没有
足以捏紧的扶柄
在那一刻,空间委缩的速度
已经失去引力的焦点了
但无论如何,手是应该抽出的
就像爆发前热能变换的公式
纵然本能总会
向前伸出想再度抓紧
它却暴露了空气
那过份伤感的凉意
把一个最为不可挽回的瞬间
抛掷在这样一个夜
满地和煦的
破碎灯影
而你终看不见
出租车的门打开时
可曾有过的
微量闪光
在那锈蚀过的机油气味中
直至护卫员到来时
亦没可能把它熄灭
卢劲驰写的〈闸门〉与Siutao的响应作品,皆就门的想象展开。卢劲驰说自己几年来已经很少发表诗作。〈闸门〉是旧作,是一首见证自己当文学杂志编辑时,通宵埋版后离开工厦的景像的作品。由于有视障问题,卢劲驰说摸黑找闸门离开的画面十分深刻,而那座门的真象是无法捕捉的,有些光,连结到日常其他捉摸不定,自我意识分解的状态。
 
Siutao所造的响应作品是两只神兽。他说闸门的想象令他想起自己当保安时盯着大门的画面,也想起了自己的儿时生活经验;于是应用塔罗牌中神兽守护闸门和推着堆粪的意象,连结起吃饭时母亲对儿时的他所说的话:「你唔食晒饭菜,我就将饭菜塞入你屁股到。」(编者注:你不把饭菜吃完,我就将饭菜塞进你屁股里。)Siutao说不知为何这句话威力强大,令他毫无安全感,像没有门的保护般,令他乖乖吃完饭菜。后来他明白,母亲的警告象征有人强行扭曲门的功能,「出既变左做入」(出口变成入口),所以闸门的安全感才会崩解。
 

诗人西草X艺术家Dennis Wong

艺术家Dennis Wong形容他的作品以意识流的状态去创作西草的诗作〈栏杆〉。

栏 杆:相--相
            撞--连
 
因为坚定或无路可退
让根部垂生支蔓
深植记忆又自我汲取
个体    与另一个体相撞
或仅因其存在而随意溃败
随后    凭借许多其他个体
溃败换来的哀与乐
重塑流浪的线条
。 
 
竖立于路沿低调锈蚀
焊接城巿于零散的街头
要拒绝消息像金属    被砖头敲响尖音
四季失常    要不动    如建筑物看尘埃浮沉
    尘埃浮沉如昔    如被幻想建立的浪
在山腰的斜坡捕捉风的变形
在夹缝与深渊之间隔划虚线
在不同的码头抵挡同一个海
光线将涌向缺口:
    从前面抵达后面    左边回归右边
    挤满等于掏空        和平袭击暴乱
交织线回环把表面磨滑至晦暝:
    伫候雪瓣和黑雨降生    覆盖
    每一寸褪色的阴阳
 。
铁马非马    却散发着成为栏杆的欲望
    路灯列阵于荒村的凌晨    与夜盲的狗
    色漆剥落露骨又押车祸的韵
    ……
 
栏杆询问,这些筋力跳尽的意像

是否足以阻抗一个坚决    爬行的人?

西草说他的诗作〈栏杆〉把栏杆想象成有生命的东西,位于边缘的位置,相连而隔绝街道的人与车,以自己的身体保护别人,通过意象不断发挥,并不像一个连贯的故事。
 

而Dennis Wong认为西草的诗呼应着自己一部份的价值观:「建造就系破坏」,他自己的作品是一个同心圆和一支灯,灯内是云耳,发光时显得像有生命。Dennis指整件作品以意识流的状态去创作,呼应诗作中的情绪。

[诗与物展]:诗物/私密的城市记忆
七位诗人与设计师/艺术家合作,从食物、植物、衣饰到日常小物,让诗意以实物呈现,并贴近日常生活。当中关乎个人小史与地方历史的互涉,亦关乎在城市郁闷氛围中如何寻到出路面对灰爆心情。
诗 与 物 展

2016年5月1日至6月9日

香港铜锣湾诚品书店8/F展场
诗人与艺术家:蔡炎培×Janko lam@新装如初、(鲸鲸)叶辉×急急子、钟国强×Yokky Wong@好器色FLOW+ Living、游静×Stefan Chui@Mr hammers、卢劲驰×Siutao W、西草×Dennis Wong、方太初×卢燕珊

鲸鲸(叶辉)× 急急子《镜子》将不同时代的香港历史并置,个人小史与地方历史互打暗号。
游静 × Stefan Chui《给一张坚持抖动的画》


卢劲驰 × SiutaoW《闸门》

即将进行的活动

闭幕朗诵会:诗歌的反生活性

2016年6月9日(端午节)7pm-9pm

香港兆基创意书院多媒体剧场
诗人:参与诗歌节的所有诗人。
剧场演员:Wing Mo毛晔颖(邓小桦诗)、阿岚(陈颖怡诗)
活动内容:诗从生活而来,却又结晶为闪光之物。朗诵形式多样;诗与歌音乐会也会在此表演;独脚戏诗剧。
主办单位:声韵诗刊
参与诗人:蔡炎培、叶辉、钟国强、游静、卢劲驰、罗贵祥、曹疏影、梁璇筠、邓小桦、宋子江、吴耀宗、西草、梁匡哲、李颢谦、浪目、林希澄、黄润宇、梁莉姿、何自得、石磊、陈颖怡、陈丽娟、方太初
参与艺术家、设计师、音乐人、创作人:卢燕珊、急急子、Yokky Wong@好器色FLOW+ Living、Dennis Wong、Siutao W、Stefan Chui@Mr hammers、Carman Fung、姚少龙、HeyoFok、黄衍仁、Janko lam@新装如初、Jackson Wong
策划:方太初

 

编辑/卡特陳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