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香港应该立法禁止歧视同性恋吗?

 
本文数据及部分内容来自香港平等机会委员会于2016年1月发表的《有关立法禁止性倾向、性别认同及双性人身份的研究歧视报告》以及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孙耀东教授于2016年5月3日在英国约克大学讲座内容。 本文已获得孙耀东教授授权引用讲座内容。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
我们先一起来想象一个情景:
你的伴侣急需进行手术,医生说要家属在同意书上签字才能开始手术。你签了,很幸运,一切都安好。医院规定晚上8-12点只准许家属探望,于是你守在你伴侣身边,直到Ta醒来,看到你在,Ta安心睡着了,你看到Ta醒了,你也安心了。
但是,如果你和你的伴侣是一对同性伴侣,很抱歉,在中国大陆或者香港,你是没办法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的,你也无法在家属探望时间内去探望你的伴侣。于是,我们会问,为什么会因为是同性伴侣还是异性伴侣而有区别?是谁剥夺了同性恋伴侣的这些权力?这是和种族歧视或者性别歧视一样的一种“歧视”吗?我们来看看香港的例子。


(图片来自:Ludovic Bertron,https://www.flickr.com/photos/23912576@N05/2942525739)

1

同性恋在香港的现状

在香港,同性恋伴侣并没有法律权力缔结法律同性婚姻,类似的婚姻关系例如民事结合也是不认可的。法律上也不承认其他国家缔结的同性婚姻或者民事结合。政府也不承认与同性关系相关的其他事宜,例如税收、财产法、继承权和移民。但在两种情况下同性关系得到有限度的认可:一是《家庭及同居关系暴力条例》于2009年修订将免收家庭暴力的保障延至同性同居关系;二是2015年通过条例,承认在医疗手术中同居伴侣(异性或同性)拥有为其伴侣决定施行医疗手术的相关权力。

大事记

   香港同志平权

   (1991-2016)

1991年,香港同性恋非刑事化;

1996年,政府发布《平等机会:有关性倾向歧视的研究咨询文件》,绝大部分受访市民强烈反对为性倾向歧视立法;

2006年,政府再次咨询公众意见,34.5%同意现阶段立法,33.7%保持中立,28.7% 受访者反对在现阶段立法;

2012年,香港立法会就政府是否应该立法禁止性倾向歧视进行公众咨询辩论,该动议遭到立法会否决;

2016年1月,香港平等机会委员会发布《有关立法禁止性倾向、性别认同及双性人身份的研究歧视报告》,该研究表明,55.7%的受访者表示完全同意或同意,为不同性倾向、性别认同和双性人身份人士提供法律保障免受歧视;7.3%保持中立,34.8%表示不同意和完全不同意。

2

同性恋在香港遭遇的歧视

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性别研究中心通过焦点小组访问了61位LGBTI人士(指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人士及双性人的英文缩写)。100%的受访者认为LGBTI在香港收到的歧视普遍或非常普遍,88%认为在过去两年曾经因为其LGBTI身份受到歧视。30%受访者表示在过去两年曾想过自杀, 有7%曾企图自杀。

 就业歧视

LGBTI人士在就业领域遭遇到的歧视包括在求职面试时,因为其中性的打扮,或者因为跨性别人士外观和身份证上显示的性别有差异时,会不被录用;即便录用后,也会出现女同性恋职员被要求穿裙子等差别待遇;有几位跨性别人士被雇主发现其跨性别身份时,直接被解雇。有LGBTI外籍家庭佣工表示,向雇主表明自己的性倾向后被直接解雇;有外佣表示当男雇主发现她的性倾向后,被言语上侮辱“你如果没有跟男人调情的经验,你怎么知道自己是女同性恋?可能你跟男人调情更好!”;一些演艺界LGBTI人士表示,如果他/她们出柜,一些顾客会认为他/她们不再适合担任形象代言人而失去工作。

 教育领域歧视

在学校,LGBTI表示会遭遇同学、同辈或者老师、院校政策的歧视。例如,被同学和老师言语攻击“死基佬”、“变态”等;因为香港的很多中学是由天主教会和基督教会的办学团体资助的,在学校的周会和宗教课堂上 会传播类似“LGBTI人士的行为不道德”的讯息;有学生提到老师会审查他们如何跟同胞谈论“性”话题,被劝告不要跟其他学生一起,也要跟同性好友在身体上和社交上保持距离;有些LGBT学生被学校劝退,或直接开除学籍。

 医疗领域歧视

LGBTI人士在使用医疗服务时遭遇过的歧视包括被医院拒绝探访同性伴侣,即便某些LGBTI伴侣已经在海外合法注册民事结合;红十字会禁止有“男男性行为”的人士终身不能献血;被医护人员言语上侮辱和性骚扰,例如,一对女同性恋伴侣到公立医院接受助产服务时,医护人员叫她们不要生孩子,因为这样会“毁了孩子”。

 3

最新调查报告结果:过半受访香港人支持立法禁止歧视同性恋
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性别研究中心2015年1月至2月期间通过电话访问了1005位香港市民。就是否同意应该立法保障LGBTI免收歧视,14%的受访市民表示完全同意,41.7%表示同意,21%表示不同意,13.8%表示非常不同意。


(图片来自《有关立法禁止性倾向、性别认同及双性人身份的研究歧视报告》第107页)
不同年龄阶段的受访者对于这个问题的态度有所不同。其中,91.8% 的18-24岁受访者表示支持立法。年龄越大的受访者支持率就越低,65岁以上的受访者支持率只有36.7%。

(图表根据《有关立法禁止性倾向、性别认同及双性人身份的研究歧视报告》第109页内容制定)
该研究报告还发现,有子女的受访人士支持率(48.9%)比没有子女的支持率(68.4%)要低;有宗教信仰的受访者支持率(48.9%)比起没有宗教信仰(59.2%)要低;教育程度为小学或以下的支持率最低(38.3%), 中学程度的支持率为59.4%,大专教育或以上的支持率为57.9%。

4

不支持者 VS 支持者

支持立法和不支持立法的受访者有不同的看法。

同性恋LGBTI受到歧视?

不支持立法者认为LGBTI在香港并没有受到歧视,他们的负面经历是因为他们太敏感,过分诠释别人的话语;他们太高调,性别外表不符合社会规范。

这样的观点是认为,LGBTI的歧视经验只是纯粹的个人观感,只是生命中遇到一些令人讨厌的话,可以简单的置之不理。社会上对于他们的差别待遇并非歧视,而只是反映不同事情的不同观点。他们对个别个人在不同情况下(例如,残疾人士不能担任消防员),或因持不同信念(例如,雇主可以解雇与公司宗教或道德价值不符的员工)的情况不能算为歧视。但其实这样的想法是对“歧视”定义和概念的混淆和错误理解。

香港法例定义“歧视”

直接歧视:指当某人基于某种特定特征(受保障特征)如性别、怀孕、婚姻状况、残疾、家庭岗位和种族而受到较差待遇;

间接歧视:当一项条件或要求(如规则、政策、措施、准则或程序)一律应用到所有人身上,但拥有上述“受保障特征”而又能够符合该条件或要求的人士,比例远逊于没有该“受保障特征”的人士。

例如,一名女同性恋者在所有其他条件都符合的情况下,因为其性别倾向而没有被录用,这则构成歧视。
支持立法者认为LGBTI在香港受到歧视严重,特别在教育、社会工作和宗教联系机构的LGBTI雇员最脆弱;他们认为虽然LGBTI人士受歧视明显,但很少会投诉,也很少公开讨论。

 立法作为纠正的方法是否合适?

不支持者认为,如果立法禁止歧视LGBTI会给社会带来不良后果,如家庭价值和道德沦亡。同时立法也是传达了公众认可同性恋和跨性别身份这样的信息,会变相在社会推广同性恋关系,这样会导致LGBTI人口暴增,同时加重社会老年化。同时他们还认为,这样的做法是违反了“中国传统的家庭价值”。如其中一个评论:

你竟然毁掉我们社会的几千年以来的道德标准……这是我想保存的东西,你可以做你喜欢的事情,但不要摧毁婚姻制度。它是神圣的,你明白吗?只有异性关系才能带来下一代。如果你选择试管婴儿,这是你个人的事情……但一定不能违反自然。

不支持者对LGBTI有一定的刻板印象和错误观念,认为立法禁止歧视LGBTI是变相在提倡多元关系和人兽交,危害公众健康,会增加HIV感染者和公众设施里的性侵犯。
支持者认为,立法禁止歧视是赋予LGBTI人士在公共领域中平等的权力,这不必然肯定同性婚姻和颠覆家庭价值。立法也会保障他们因性倾向、性别认同和双性人身份受到歧视的时候可以依法起诉。他们还认为,立法可以改变社会对于LGBTI的看法,起到范式作用,LGBTI会受惠于更加包容和更安全的社会环境。

 立法能否减少对LGBTI的歧视?

反对者和支持者都同意立法禁止歧视的效果有限,立法无法解决所有不同形式的不合理歧视。两者的分歧在于,立法是否消除歧视的有效起点。
不支持者认为,立法不能消除大众对于LGBTI的其实,只要大众心里的“差异”一天存在,那些受“歧视”的经历例如学校欺凌,不合理解雇,拒绝服务和设施的使用,社会孤立、家庭排斥依然会存在。
支持者则认为,立法是重要的第一步,而且能够减少LGBTI承受的心理压力,抑郁和自杀行为。立法能够确保每个人,不论他们的性倾向和性别认同,同样享有平等机会,这是保障LGBTI在公共领域免收歧视的唯一方法。

立法反歧视……将会令更多人出柜…这些人一直受压抑,有些甚至需要接受临床心理辅导….又或多年来一直患有抑郁症,甚至更严重,曾经企图自杀。…如果法例通过,将会鼓励这些人透露自己的身份,纾解心中的郁结….。制定法例后,这群人将会得到政府正式的肯定,而且能够确保每个人也享有平等的权力。这是提倡平等、自由和爱最直接的方式。

5

在其他国家(地区)的同性恋立法

近二十年来,性别认同及较少覆盖的双性人身份反歧视立法的司法管辖区数量明显上升。例如,欧盟所有28个成员国、北美洲(19个美国州份、加拿大联邦及省份层面、墨西哥)、南美洲(9个国家)、澳大利亚(澳洲联邦和所有州份)、新西兰以及南非均就性倾向或性别认同制定了反歧视法例。
与香港一样受中华文化影响的澳门和台湾都有在不同范畴设立了反歧视法例。其中台湾的反歧视条例禁止在雇佣和教育范畴内基于性倾向及性别认同的歧视,而澳门也在雇佣范畴立法禁止性倾向歧视。

(图片来自孙耀东教授讲座课件P21)
上图显示,在英国和台湾,性倾向和性别身份都被纳入了保障特征里,而在荷兰、加拿大和新西兰,性别身份则被诠释为性别歧视的一种纳入保障。

6

报告建议

该报告提出了一系列建议,以下是其中的几条:-          建议政府应该考虑就立法禁止对LGBTI歧视进行公众咨询。基于LGBTI人士遭受广泛歧视的证据,咨询应该聚焦于如何制定法例范畴和内容,而非应否立法;–          建议向前线政府官员和在公共机构的工作人员,包括服务提供者、警员及其他持份者提供全面的指引及培训,以推广平等和消除对LGBTI人士的歧视,并订立可量度的目标和成果;

–          建议有需要向公众进一步推行公众教育及提高意识的课程,教导他们认识LGBTI人士及LGTBI人士所面对的问题,以减少误解和成见;

–          鉴于许多LGBTI学生普遍遭遇的边缘化和其实,报告建议应制定新课程来增加学生对LGBTI人士的理解,也建议改善有关政策和措施,以防止LGBTI学生在学校遭受歧视;

–          建议在提供公众设施和处所的管理和处置方面,应该考虑LGBTI人士,尤其是跨性别人士的需要。例如由政府增设更多中性性别的厕所、浴室和更衣室;

                                                                                            编者的话
《有关立法禁止性倾向、性别认同及双性人身份的研究歧视报告》用数据说明了过半数的香港市民同意香港立法禁止歧视LGBTI人士,香港政府不应该再以立法“有违大部分人的意愿”和“受中华文化影响”为借口,拖延立法。而中国大陆,也在2016年4月开庭审理了中国“同志婚姻维权的第一案”。虽然结果还是败诉,但是法院接受审理此案也被同志维权人士视作一个进程。
在孙耀东教授讲座的讨论环节,一名嘉宾发言说,如果有人认为LGBTI人士的那些经历不算歧视,你只需要把内容里面的LGBTI换成黑人、女人,你就会发现那就是赤裸裸的歧视。我认为在中国,我们对很多领域的“歧视”不够敏感,不仅仅是对LGBTI的歧视,还有职场上对未婚女性的歧视,对怀孕女性的歧视等等。又或者我们遭遇了这些“歧视”却无能为力。我同意即便立法也无法完全消除歧视,但立法的意义在于,一是向社会释放信号,对这些群体的歧视是不正确的,严重可以构成违法;二是当真的有人遭遇歧视的时候,可以通过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而被动地漠视这些“歧视”的存在,甚至成为一个“加害者”,也只会衍生出更多的社会不公平,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受害者。


(节目《跟住矛盾去旅行》片段截图)
在香港一个真人秀节目《跟住矛盾去旅行》里,香港同性恋平权代表,歌手何韵诗和香港主持人同时也是虔诚基督徒的高皓正一起去爱尔兰旅游,因为爱尔兰是一个天主教国家, 但也是世界上第一个通过全民公投通过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国家。节目里两个人观念的差异擦出了不少“火花”。其中很感动的一段对话是,高皓正对何韵诗说了的一段话:

我不可以代表任何宗教信仰,我代表我自己……我自己的教会的一小部分弟兄,向你道歉。如果我们有伤害过你们(LGBTI群体),我觉得这样是不对的,是不公义的。我依然有我的信念,我依然相信上帝设立婚姻是这样,甚至可能以后我投票,我也会用我的投票权,投反对同志婚姻。但我真的很想,很真诚地向你道歉。

而何韵诗的回答也很精彩:

我们不是想要一个道歉,我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包容,可以去接受别人和自己不一样,做好自己的同时也尊重别人。我相信这是我们都共同期盼的一个世界。

本文感谢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孙耀东教授。参考文献:孫耀東、黃慧貞、黃怡美、黃妙賢、麥穎思、蔡寶瓊、林靜雯、劉德輝:

《有關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認同及雙性人身份歧視研究》(2016)

编辑/校对:元嘉草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