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中国传统文化里的“负心汉”

一提到“负心汉”,您的眼前会浮现出谁的形象?是负了秦香莲的陈世美,负了杜十娘的李甲,还是《聊斋》里负了狐仙的书生?

所谓“仗义半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没错,在传统文化里的“负心汉”,往往是读书人。

故事的模式往往比较相似:贫寒书生,初时落魄潦倒、郁郁不得志,一旦时来运转,金榜题名状元及第,立刻背情负义、攀附权贵,抛弃原有的发妻或情人。还有一种书生,家境富裕,抑或父亲是省部级高干,然而脱离不开封建礼教的俗套,也抛弃了当初的情人。这种书生往往被痛斥为“负心汉”,纵观古代浩如烟海的文学作品,这种“富贵易妻”或者“薄幸无情”的故事模式,绝不在少数,每个朝代都有发生。

从《诗经·氓》中那个貌似憨厚实,实则“二三其德”的男人,就可以看出,负心汉的形象,早在《诗经》出现年代就已经有了。明末冯梦龙的“三言二拍”中,《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玉堂春》、《金玉奴棒打薄情郎》、《王娇鸾百年长恨》等故事,负心汉的形象,更是真实反映了元明年间的世态炎凉。在蒲松龄笔下的《聊斋》爱情百花园中,痴心女子负心汉的故事,也占有狐仙灵异故事的相当篇幅。故事的开始往外类似,然而故事的结局并不太相同。

负心汉的故事里,可以简单提炼为两种结果模式:

(一)负心汉遭到报应,或净身出户,或身首异处;

(二)负心汉回心转意,痴心女与其大团圆。

 

《铡美案》和《玉堂春》两个故事,恰好对这两种模式,给予了生动地阐明。

当秦香莲遇上Susan

陈世美和秦香莲的故事,可谓是家喻户晓。京剧《铡美案》源于《包公案》,经久不衰的传唱这个经典的故事。

宋朝书生陈世美中状元(考上国家公务员),又成了当朝驸马(华丽的逆袭)。乡下的元配妻子秦香莲拖儿带女,入京寻夫,陈世美不与其相认,反而指使家将韩琪追杀她们母子灭口。秦香莲哭告实情,韩琪羞愧自刎。秦香莲到铁面包拯那里诉说冤情,包拯设计召来陈世美,与秦香莲对质。陈世美自以为皇亲国戚,强词狡辩。包拯想铡死他,太后、皇姑前来劝阻,包拯不为所动。最后,包拯以陈世美犯故意杀人罪(未遂),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情节极其恶劣,社会影响极坏,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依法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无需上报最高法院复核,直接当庭用龙头铡刀铡死陈世美。

另一个故事的主角苏三(英文恰好翻译为“Susan”),相信大家也不会感到陌生。赫赫有名的“苏三起解”,相信非京剧票友的朋友们,也有在陶喆的歌曲《Susan说》听过:

苏三离了洪桐县

将身来在大街前

未曾开言我心内惨

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哪一位去往南京转

与我那三郎把信传

言说苏三把命断

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

 

苏三的故事,源于冯梦龙“三言二拍”里的《玉堂春落难逢夫》,因小说和京剧闻名,苏三在中国历史上也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苏三蒙难、逢夫遇救的故事。和秦香莲的故事不同,苏三的故事比较圆满。

苏三原本是苏州良家女子,年仅七岁,就被舅父卖入妓院,改名“苏三”,长大后成为美艳绝伦、色艺双馨的名妓。南京礼部尚书的公子王景隆,上京赶考时与其结识。王公子深爱苏三,挥金如土,与苏三定情,为其取艺名“玉堂春”,苏三也以身相许。

后来,王公子为苏三耗尽积蓄,被老鸨打出,流落街头。苏三念着旧情,在城隍庙暗中与王公子见面,而且资助其银两,作为回家的盘缠,并立誓为王守节。然而,苏三被老鸨设计,卖与山西洪桐县商人沈洪。沈洪妻子皮氏嫉妒苏三,在面中下毒,不料误杀丈夫,于是反诬苏三毒杀亲夫。苏三于是被押解到太原接受审判。真是无巧不成书,王公子正是担任此案的审判官。

原来在于苏三分别后,王公子立志苦读,考中进士。但是他被父命所迫,娶了官二代刘都堂之女为正室。后王公子被任命为山西巡按,恰逢苏三的案子,于是与藩司刘秉义、臬司潘必正三堂会审此案。审案过程中,王公子无法控制情绪,被藩司和臬司看出与苏三的关系。在藩司、臬司等人的帮助下,苏三洗脱了冤情,并且与王公子团圆。

这两个“案例”在传统的痴心女负心汉故事中,极具代表性。虽然《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的结局比较奇特——让负心汉后悔一辈子,传统故事对于负心汉,基本上还是分为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负心汉可杀可剐;或者负心汉良心未泯,痴心女与之团圆。爱的对面就是恨。陈世美这种男人,遇到荣华富贵,不仅抛妻弃子,而且还要置其于死地。这样的故事太容易激起人们的一致愤慨,所以,剧本里陈被铡刀铡死,也是死不足惜,罪有应得了。然而,人生艰难,个中曲折辛酸,岂是外人知晓。苏三的故事中,王公子父命难违,不得不娶了别的女人,依然没能逃出俗套。但是当王公子在法庭上遇到老情人的时候,良心未泯,念及旧情,并接纳了苏三。所以,两人的团圆,也多少给了天下痴心女一些宽慰。真爱,从来还都是存在着的。没错,苏三的故事也确实是个真实的故事。直到民国九年(1920年),山西洪洞县司法科还保存著苏三一案的卷宗。

香莲不易,苏三更不易,且行且珍惜。

为什么“负心多是读书人”

在这些痴心女负心汉的传统故事里,值得我们深思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负心多是读书人”?

除了和根深蒂固的封建礼教、科举功名有一定关联,这其实也反映了中国传统书生的通常所有的三个致命性格缺点:虚伪、怯懦和自私。我们可以管窥一豹,从经典的《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将负心汉的心理,一一看破。

“那公子俊俏庞儿,温存性儿,又是撒漫的手儿,帮衬的勤儿,与十娘一双两好,情投意合。十娘因见鸨儿贪财无义,久有从良之志,又见李公子忠厚志诚,甚有心向他。柰李公子惧怕老爷,不敢应承。”

负心汉李甲,正是个外表俊俏,确是内心毫无主见、胆小懦弱的典型。惧怕家长是他不敢承诺和十娘在一起的重要原因。杜十娘一个性格刚烈的奇女子,奈何看上了这样一个懦弱的书生。

李甲的虚伪、自私更体现在以区区千金(一千两白银,按明朝中期市价约合人民币60-80万元),就将爱人十娘卖给同船之人。十娘的歌声被另一船上的盐商子弟孙富听到。孙富生性风流轻薄,伺机窥探,被十娘美色所迷。孙富于是设计引出李甲,邀其到江边酒肆谈天,期间假意询问十娘情况。李甲将实况和盘托出,并说明无法归家的苦恼。

孙富劝李甲,打消寻亲戚疏通家中的打算,又说十娘出生妓家,难保不红杏出墙,败坏名声。他为李甲献计,愿意出千金交换杜十娘,并且引诱李甲说,这样既没有娶一个妓女为妾的烦恼,也能抹消自己挥霍无度的形象,“从此家庭和睦,当无间言”。李甲竟然听信孙富的“忠告”,同意用十娘交换千金。

我们分析一下李甲的心理活动。孙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李甲认同了他的观点,即十娘出身妓女,必定水性杨花、无情无义。而且,交换来的千金,也可以抹去李甲浪荡、挥霍的“败家子”形象。可以说,李甲为了自己的名誉形象、为了给父母一个交代、为了80万人民币的金钱、并且还用世俗的眼光怀疑十娘的忠贞,把爱情当做买卖,负心的令人心寒。十娘怒沉百宝箱,投水自尽,到底是出于对李甲负心的控诉,还是对于爱情的绝望?如今当笔者听到神曲《爱情买卖》的时候,不由得会想起可怜的杜十娘。岂不痛哉!

理想如此环肥,而现实如此燕瘦。一心一意,纯洁无瑕,生死不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两个人能实现这样唯美的爱情理想,真不知要几世才能够修得来。

最后,引用《资治通鉴·汉纪三十三》里记载的一个真实的故事,说给天下的男人听:

光武帝刘秀的姐姐湖阳公主看上了宋弘,托刘秀说合此事。刘秀对宋弘说,谚语“贵易交,富易妻”,这符合人之常情吧。宋弘拒绝道:“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作者:肃豫,微思客特约作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