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美国最高法院血泪史

作者:王禄生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数说司法(justice_data),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首发。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
在当代,一提及美国最高法院,人们脑海中立刻会呈现出与美国政府、美国国会三分国家权力,被世界各国司法界奉为圭臬的超级存在。不过在美国最高法院的初期,其生存境况职能用悲惨来形容,法官的履职过程充满血泪,甚至有法官累死在履职的路上。在此后数百年的历史里,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忍辱负重、韬光养晦,一步一步取得了今天的地位。本期推送八卦一下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早期的血泪史。

1. 巡回审判的血与泪

尽管在当代初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情,但在美国建国之初,最高法院大法官却是名副其实的苦差事。

1789年《司法法》规定6名美国联邦法院大法官必须两人一组在3个联邦巡回区中进行巡回审判。自此,巡回审判成为美国联邦大法官工作的主要部分。要知道,在当时,交通状况十分恶劣,许多地方连像样的马路都没有,而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却必须骑着马或驴在巡回区的不同城市巡回审判。下图可以让大家脑补一下当时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工作状况。
6404
出版于1800年代的《哈珀周刊》记载了当时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巡回审判的情景
当时,美国大法官们把自己戏称为“旅行的邮差”,并且指出履职过程只能用“纯粹的折磨”来形容——路况极差、时常面对恶劣的天气、基本的食宿都无法保障。举例而言,建国之初,美国国土南北跨度超过2500公里,如果某名大法官“不幸”被任命在南部巡回区巡回审判的话,他从北部的首都华盛顿出发,还要穿过大片无人区域,连基本的饮食和住宿都难以保障。一个巡回审判来回要经过5000公里,花费至少6个月时间。因此,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早期的历史上有许多关于巡回审判的轶事。

1863年6月史蒂芬·菲尔德被林肯总统任命为最高法院大法官并负责在西部第十巡回区巡回审判。大家知道,美国国土东西横跨4000公里,这也就意味着菲尔德大法官一次巡回审判至少要来回8000公里。

不过事实上,菲尔德大法官的旅程远超过这个距离,因为当时东西部陆路交通尚未打通。他要从东部首都华盛顿经巴尔地摩乘船一路到巴拿马,然后骑着毛驴横跨巴拿马,然后再乘船到达加利福尼亚履职。

巴拿马没有马只有驴,大家请自行脑补菲尔德大法官巡回时的工作场景。

Stephen
史蒂芬·菲尔德1863-1897年出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负责西海岸的巡回审判。他曾经因为作出有利于华工的判决而在加利福尼亚当地美国人中不受欢迎。
坊间流传着许多有关菲尔德大法官巡回的段子,其中就包括他在巡回的路上一定会穿一件口袋特别大的外套,以便放置两把防身的手枪——一路来回奔波且路途上治安极乱,不得不带手枪防身。由于交通不便、路途漫长,巡回审判过程中发生意外屡见不鲜。熟悉美国最高法院历史的读者应该不会对马歇尔大法官感到陌生。他在马伯里诉麦迪逊Marbury v. Madison (1803)一案中创设了宪法审查制度,并成为联邦司法体系发展历史中最知名的大法官之一。马歇尔大法官有一次乘坐马车巡回审判时,车轮发生故障,他摔出车外,摔断了锁骨。

还有一位叫做塞缪尔·蔡斯的大法官在巡回审判的路途上乘船时不慎落入水中,差点丢了性命。受伤或是意外落水只是巡回审判中面临危险的一个方面,詹姆斯·艾尔戴尔大法官甚至还累死在路途上。

正因如此,在当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可是个不太受待见的职位。在1789年至1799年期间,两名最高法院大法官因为不堪巡回审判的重负而主动辞职(托马斯·约翰逊和约翰·布莱尔)。
首席大法官约翰·杰伊和约翰·拉特里奇大法官虽然没有辞职,但也一心想要跳槽到州政府工作。有点和中国现在情况类似的赶脚?

罗伯特·哈里森甚至拒绝被任命为最高法院大法官,因为他发现这个工作简直不是人干的。
1789年华盛顿总统任命其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但被拒绝。此后,华盛顿总统又任命詹姆斯·艾尔戴尔出任这一职位。结果,艾尔戴尔大法官累死在了巡回审判的路上。人生真是充满恶意和反讽~
从1801年开始,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就推动取消巡回审判。但由于当时联邦最高法院在国家权力结构中的弱势地位,这一尝试并未引起美国国会的过多支持。
直到一个110年后的1911年,美国国会才最终顺应历史潮流取消了这一制度。

2.流离失所、四处办公

当然,巡回审判不是早期美国最高法院唯一值得吐槽之处。

事实上,在1790年设立之后,美国最高法院争取了足足146年才最终有了自己的办公大楼。要不是运气够好,这个时间可能要更长!
也许有人不知道,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成立后的第一次会议是在纽约的老皇家交易所内召开的。想想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第一次会议是在类似于市场的地方召开的,大家有什么感受?
1790年美国联邦首府搬迁至费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也一同搬迁,并在州议会大楼获得了一间办公场所。
在州议会大楼工作不到一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被请出议会大楼,被要求在议会大楼边上的市政厅进行工作,并且一呆就是10年。
old city wall
费城市政厅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旧址的纪念牌。上面写着“老市政厅: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此办公(1791-1800年)”
1800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跟随联邦政府搬迁至现在的首都华盛顿后就开始向国会提出建设独立办公场所的请求。美国国会很简单明白地拒绝了最高法院的申请。理由很简单——美国联邦宪法没有任何关于联邦法院办公场所的规定。不过国会还是很nice,在国会大厦中借了一些办公场所给联邦最高法院。英文原文是lent,真是借给法院的!
640
国会大厦中借给最高法院的办公场所,略显局促,庭审和办公合一
由于是借给法院的,有时候办公场所会被国会的其他安排所占据,所以美国联邦法院大法官不得不时常更换开会的地点。在1812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甚至要在国会大厦之外租用的民宅中办公。直到1929年塔夫特出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时,才说服国会拨款为联邦最高法院修建专门独立的办公大楼。最终,联邦最高法院的办公大楼在1935年竣工。很遗憾,塔夫特并无缘活着见到这栋大楼。
6402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目前的办公大楼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塔夫特曾经在1909至1913年间出任美国总统,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名既担任过总统又担任过美国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的人。塔夫特担任总统期间建立的人脉关系为其在联邦首席法官任上争取资源提供了良好的基础。因此在其任期内,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有了长足的发展。要不是塔夫特特殊的职业生涯,美国最高法院要想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大楼估计还要再等上几十年。3.屌丝逆袭的启示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成长的历史很好地诠释了屌丝逆袭的经典。其间有许多重要的启示。

其一,大海航行靠舵手,首席大法官很重要。不同的首席大法官对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发展作用有显著的不同。如果没有马歇尔大法官的睿智(司法审查权)以及塔夫特大法官的人脉(曾任总统),美国联邦司法系统的发展可能要推迟几十年。其二,明知没地位,坚信有机会。纵观联邦司法系统的扩张历史,是通过判例和立法小步快跑的历史。一方面,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不断通过判例扩张自己的管辖权力;另一方面,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通过 国会立法来小范围修正并追认诸多判例确立的制度。每次立法的修改都只是对联邦司法系统权力的小范围扩张,但在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内,总和的扩张就很可观。 也就是说,联邦最高法院今天的地位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几任联邦首席大法官可谓韬光养晦,甚至是忍辱负重。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