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之有物

成为一个女性主义者,比你想象得简单,还是比你想象得更难?| 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如有转载需求,请与公众号联系。

成为一个女性主义者,比你想象得简单,还是比你想象得更难?

孙金昱

性别议题在这两周以来雄霸各大社交网络和新媒体热点。从柳岩伴娘事件开始,到弯弯和颐酒店遇袭,直到化妆品牌SKII“她最后去了相亲角”的广告,女性主义忽然从理论抽象的哲学小圈子走进了人们最日常琐碎的对话。借助当下的传媒手段,一个非专业人士可能说不清自由主义是什么,却也能就女性主义发表几句感想。

(广告“她最后去了相亲角”)

女性主义是什么

女性主义似乎成为一种新流行,一夜之间,仿佛大家都成为了女性主义者。而这样的雨后春笋之势,更刺激反对声音使用起“女权癌”“女权婊”这样极端激烈的字眼称呼女性主义,抗议女权是要替代男权,形成新的压迫和权力关系。在你来我往的笔架嘴战之中,女性主义的内涵并没有越辩越明,相反,认同女性主义价值的人群中出现了互相矛盾、彼此反对的声音。女性主义至少被如下几个方式使用:

1.  女性主义是争取女人的利益,包括女性在社会、职场、婚姻、家庭中地位和利益。

2.  女性主义是促进或证明女性独立、强大、优秀的主义,它帮助女性摆脱对男人、家庭等的依附,使她们能够独立面对人生中的困难和享受生活中的美好。

3.  女性主义是要女人像男人一样,男人能够得到的待遇,女人也要得到,男人能够做的事情,女人也要去做。

4.  女性主义是打破传统女性道德的一套“新道德”,女性可以不是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她们要有自由做“婊”的权利。

5.  性别平等。

根据n长一短选一短的解题规律,最为抽象、模糊、不知所云的5是最适合、恰当的描述。那么,问题来了,女权主义是关于性别平等的学说,这是一句表意不清的正确的废话么?

学者Susan James对女性主义有这样的描述:“女性主义建立在如下信念之上,相对于男性而言,女性被压迫或者处于劣势地位,并且这种压迫在某种意义上而言没有正当性也没有合法性的。然而在这种一般性的描述之下,对于女性和她们所受到的压迫的解读却数不胜数。因此,认为女性主义是一个单一的哲学学说或者一个共识已经达成的政治项目是一种错误。”

 女性主义从来不是铁板一块,和那些以“主义”结尾的宏大理论一样,在女性主义的内部,对于关键概念的定义、对于作为理论基础的道德原则的选择、对于不同价值的优先顺序、对于当下事实的判断和描述等等问题,不同的女性主义流派和女性主义者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甚至性别这个概念本身都值得质疑,按照生理性别区分出的男性和女性作为讨论框架是否恰当,如果这样讨论,LGBT等少数群体显然会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上,在复杂社会中的个体际遇的差异也同样会被忽视。

结果是,如果必须对主张各异的女性主义进行概括我们只能使用一些看起来像废话一样的句子来尽量保证正确。将性别平等稍稍展开来说,女性主义是一个包括规范与实证两个层面的学说和社会运动。从规范层面而言,女性主义主张不同性别享有平等的社会、经济、政治权利,拥有平等尊严,获得平等尊重。从实证层面而言,女性主义需要判断当下社会状况是否实现了性别平等。女性主义运动就是基于这样的信念和判断基础上争取、推动、巩固平等的运动。

 

这也许是老生常谈,但是值得再次强调,从性别平等的角度来理解女性主义,很明显女性主义不止在关注女性,也不仅仅认为女性是性别不平等唯一的受害者,那么自然,不止女性能够成为女性主义者。同样,如果我们愿意接受女性主义者的立场,认为性别不该成为一个人被不公正对待的正当理由,那么阶级、宗教、种族、民族等一系列身份和非个人选择的道德无关因素都不应当成为一个人被不公正对待的正当理由。女性主义既不是底层的主义,也不是精英的主义。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女权与男权不是对应概念,女权不是特权,女权即人权:因且仅因为人,她/他拥有人权。

成为女性主义者有多容易?

回顾开篇提到的三件舆论热点事件。在柳岩伴娘事件里,有为柳岩抱不平者被指责为“女权癌”或“女权婊”,可是,站在柳岩一边,为柳岩说话的人就是女性主义者么?虽然主角柳岩毫无疑问是一位女性,可是,当拒绝如此清晰地表达出来,无论是男是女,无论这个人的职业怎样、性格怎样、对暴露身体的态度开放与否,没有任何理由违背其意志强迫对方来“开玩笑”,这样的行为在任何一个文明社会当中都是要受到谴责的。同样的,在任何一个现代文明社会,在未取得对方明确同意的情况下,在公开场合暴露女性身体也是要受到谴责的。如果说通过这一事件来谈一谈女性身体的裸露为何具有和男性裸露不同的意义和结果,倒还是一个女性主义范畴的话题,可是反对柳岩被如此“闹”,实在不需要你是一个女性主义者。

和颐酒店事件就更加让人感慨“女性主义”的门槛如此之低。仅仅因为案件中受害人为女性,呼吁警察承担起加强社会治安的责任、呼吁酒店这样的商业机构承担起对顾客安全的保护责任,就足以使一个人成为女性主义者。事实上,这种城市中的安全隐患在威胁着每一个人,警察机构的不作为和责任推卸也在侵害着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对一个女性如此拖拽打骂,在任何一个脱离了自然状态的社会中都必须得到惩罚,站在弯弯的立场上替她说话、帮助她扩大影响以求得正常途径下她被剥夺的公正对待,你根本不需要是一个女性主义者。

这两起事件被认为和女权相关并不能证明女性主义在当下中国的良性发展,也不能证明女性权利越来越受到重视。恰恰相反,这种构建起的相关性和以“女性主义”为关键词展开的热议反映了女性在当下中国何其脆弱,何其不受重视。当人人都成为“女性主义者”时,这意味着对女性的侵害和不公以一种极其浅显而直接的方式进行,甚至懒得掩饰。在这种情况下,甚至那些保守的、被性别平等意义上的女性主义所反对的思想观念都不得不成为“女性主义”的——想象一下一个典型的英国绅士、一个传统的儒家士人会如何看待和处理柳岩伴娘事件和和颐酒店事件。

成为一个女性和主义者有多难?

但是,SKII的最新广告,似乎又带给我们一个相反的结论:在当下中国,成为一个女性主义者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则广告推出后先是收到不少表扬,其支持“剩女”不妥协将就的立场相比于其他化妆品广告,终于告别了女性只有外在而无灵魂的浅薄形象。不过,批评的声音迅速响起,因为在这则广告中的女性“哭哭啼啼”,不自信、不独立、必须依靠他人来确认自己的价值,简而言之,SKII不过是奉上一碗浓稠却反胃的鸡汤,它非但不是为女性争取尊严和权利,而是给女性泼脏水,根本不女性主义。

言外之意,作为一个女性主义者,或者一个女性主义立场的宣传者,我们要和软弱、泪水、迷茫等等绝缘,我们必须独立且自信,精神饱满地和性别不平等抗争。

引用微博网友@我是你认识的王小能 对此批评意见的评论:“商业广告作用有限,胜在真实。那些诚实的眼泪谈不上‘女权得不够彻底’。认为人应该无视一切压力自我奋斗突破桎梏,这理论无非还是‘切,包子’‘你弱你没理’。没有人永不心碎、从不迷茫,没有人应该孤绝孤立地承受突破歧视的社会成本。女性如此,同志如此,弱势都如此。” 

不是只有强大、坚毅、独立、自信、不在意世俗眼光的女性才配谈女权。我们每一个人真实地生活在社会当中,面对和承受结构性不平等带来的不便、不公、伤害、委屈……如果我们强大到不被这些所影响,又强大到总有办法去克服,那么我们几乎就丧失了抗争的理由。我们疾呼这个社会作出改变,我们疾呼法律作出改变,都是因为我们承认作为社会中的个体我们脆弱,作为人我们软弱,我们不能孤军奋战。同时,社会和法律需要作出改变,因为公平正义地对待每一个个体,正是共同体对每一个个体本应当尽到的义务。

换一个角度看,要求女性必需坚强、独立、自信、有能力和女性主义所反对的女性要依附父母或者丈夫、顺从、温柔、贤惠的传统女德的本质区别又在哪里呢,二者不都是要求女性按照某种特定的生活方式生活才能被善待吗?

因此,尽管SKII这支广告只能关照它的客户群体,却无疑在展现一类女性当下真实的生活状况和心理感受:进入婚姻的社会舆论压力如何削弱了她们的平等地位,“剩女”的话语体系如何侵害了她们作为独立个体的尊严,她们如何被影响,她们怎样理解其中是否存在伤害,这样的一种描述恰恰属于女性主义的实证层面——性别的不平等在婚姻压力这一问题上得到了体现。

当成为一个女性主义者门槛这样高的时候,“女性主义”只是在打造一种精英特权。这是将精英女性阶层对善的生活的理解强加给其他阶层的女性,而由于其他阶层女性并无法承担这种善的生活的成本,精英阶层便垄断了善的生活方式,从而拥有了更加优越的地位,也有了正当理由对其他阶层所遭受的苦难视而不见。

那么,最后的最后,你是一个女性主义者吗?

(作者孙金昱,微思客编辑,伦敦大学学院政治理论博士候选人)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