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影院

《蝙蝠侠大战超人》:我们需要超人吗?|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已获作者授权首发于微思客。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

《蝙蝠侠大战超人》:我们需要超人吗?

重木

首先,我不得不说的是,如果按照一贯的五星标准来看这部电影,我给两星,一星是基本部分,给好莱坞这个成熟且令人艳羡的流水线产品,另外一星就是给在电影前半段主要讨论的一个问题,即对于人类是否需要超人的讨论。

这个问题包含的内容很多,例如在如今的人类社会体制之中,超人这样拥有无比力量来自外宇宙的外星人应该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对于超人的力量和由此而获得的权力该如何定义?他和我们人类的关系如何?这一系列问题都是关于在当下的地球上,我们该如何处理超人的出现。在我看来,这是这近三个多小时狂轰滥炸的电影里少数可取的部分,当然它的出现不由得让我们想到前些年诺兰那分外成功的“蝙蝠侠三部曲”。诺兰对于蝙蝠侠电影的改造在很大程度上给那些走进死巷子里且没什么新花样的超级英雄电影开辟了一个新视角,但可惜的是,并非所有导演都是诺兰,一些导演学习诺兰只是皮毛,他们是否真的能继承和发扬诺兰对超级英雄电影改造的精髓,还需要我们拭目以待。

为什么我说超级英雄电影走进了死巷子,自从好莱坞开始挖掘这座金矿到如今,我们也大概浏览完了这一类电影可能的所有花样,并且又因为这类电影本身的故事原型颇为古老,几乎在每一个文明中都会出现相似的故事,所以我们其实从一开始对其就是熟悉的,它之所以引人注意的是因为借助电影这样一种新的方式来呈现,并随着科技的进步,这类电影为自己开辟了一条新的可以暂时弥补这一关于故事本身穷途末路的缺陷,即在电影画面和一些技术层面上下功夫,结果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在这部电影中众多精致的画面和令人肾上腺素激增的爆破大场面。而当好莱坞在技术上日趋完善而难以再有更大的突破时,观众虽然依旧迷恋这些大场面,但对其的兴趣出现下降甚至是厌倦也是当下的现实,在这一条路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我们发现好莱坞制作这一类电影的公司又开始在其他方面下功夫,希望有所突破,这些年比较典型的手法就是超级英雄的群体出现,和对于新超级英雄的挖掘。

640(诺兰《蝙蝠侠》三部曲)

在这样一个难堪的困境下,诺兰对蝙蝠侠电影的新颖改造为好莱坞创造了一条新路,他们发现在这人们耳熟能详,扮演相同超级英雄的演员换了一茬又一茬但故事依旧的陈词滥调里竟然还有可以挖掘的宝贝。诺兰对超级英雄电影的改造是在传统故事中把超级英雄放回现实,让他在一片打怪兽的乌烟瘴气中出现,超级英雄不再是一个符号,一个脸谱,在诺兰那里,超级英雄成了人,成了出现在我们这个世界的人,而蝙蝠侠这一个经历特殊的超级英雄便是这一创新中最合适的人选。所以最终我们在诺兰的电影中看到的蝙蝠侠不再仅仅是那个带着父母被杀阴影,富裕且穿着奇怪的蝙蝠衣在夜晚打击犯罪和变态的英雄,诺兰在这个故事中看到潜藏在这个超级英雄身上更多的可能的面相,因此我们很多人说诺兰的蝙蝠侠三部曲是黑色的,是冰冷的,这和诺兰对于蝙蝠侠性格深处的挖掘有直接联系。

在这部《蝙蝠侠大战超人》中,导演显然希望能借鉴诺兰的成功之处,在这位新的蝙蝠侠身上下了些功夫,但也都是些我们熟悉知道的东西。我觉得比这些更有趣的其实是围绕着这部电影中另一个超级英雄所引发的问题,即我们在文章开头所提到的那些问题,这也是电影前半小时的主要内容。为什么我觉得这个问题更有趣或说是更值得我们思考,那是因为这么多年的超级英雄电影里,我们始终发现作为英雄们无数次拯救的人类是以某种面目模糊的模板和固定形象出现的,即所有的摄像机都围绕着超级英雄,而没人去关注在这其中的普通人或我们这个社会。

看超级英雄电影,有一个问题几乎从一开始就让我很感兴趣,有时候我会觉得这个问题很蠢,但随着这些年超级英雄电影里大场面越来越多,对抗的外星人或怪兽或坏人越来越强大,我们会发现在电影中被摧毁的城市也越来越严重。这就是我始终好奇的问题,即当那些超级英雄战胜了外星人潇洒地离开之后,被他们所毁坏的城市已是一片废墟,这片巨大的废墟该怎么办?在这部电影中,由于最后的怪兽力量实在强大,估计不仅仅是那一座城市会被摧毁,就是其周围百里估计也难逃一劫。朋友们告诉我这是个奇怪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和我上面所提到的那个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相互联系的,它们是一体的。因为我们把超级英雄电影里的人类社会当做某种背景和配角,所以才没有人会关注那些被毁坏的建筑和瞬间化为废墟的城市,甚至是死亡的人们。

在《复仇者联盟》中有一个镜头让我印象深刻也让我有些愤怒,当英雄们打退侵略者之后,我们下一个镜头看到的是超级英雄们在汉堡店吃到撑。但问题又来了,那些被毁掉的城市呢?那些在这场战争中死掉的人呢?他们的镜头在哪?或许你们会觉得我的这些问题和疑惑莫名其妙,因为它只是一部超级英雄电影,但问题也就在这里,正是这一模式的超级英雄电影的长期存在才最终会衍生出反其道而行之的诺兰“蝙蝠侠三部曲”。诺兰的镜头关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和其中的人物,蝙蝠侠需要和这个由我们构成的社会交流,需要对于我们这个社会的政治制度,人类的道德观念做出回应。在《蝙蝠侠大战超人》中,那个狂热的人类小伙子称超人是上帝。有趣的是,他所指出的那些关于超人与人类社会相处的问题,其实也就是当上帝出现在人类社会时必然会出现的问题。在这一点上,是诺兰的精神。

640(《复仇者联盟》,2012年)

在这部电影中人们因为知道超人的存在而更多的讨论他,它似乎自动继承了诺兰蝙蝠侠电影中人类社会对蝙蝠侠的讨论而很少再涉及这一方面。而相比较于蝙蝠侠,超人显是十分不同的。首先他并不和我们一样,蝙蝠侠即使再厉害很大程度上也是依靠他在自身财力支撑下所研究出的那些花式各样的武器,而超人的力量来自于他的外星性;超人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生物,而是来自外太空,其实这些存在于超人本身的一系列问题就已经能讲两三个小时,更不要说他利用这样的力量在为人们抵抗外星侵略,拯救失事的飞机,恐怖分子的袭击或是某人在海上遇难等等这一系列行为。这样的行为不是我们个人能做到的,所以在这里超人扮演的角色就是电影中那个小伙子所指出的——上帝。

那么我们接下来就要讨论我们是否能接受上帝出现在我们身边,通过他的力量做他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我想这个问题是吸引人的,因为回顾我们人类千百年的发展,形成了形形色色的宗教,其中以佛、基督和伊斯兰为世界三大教。在这些宗教中,都存在着一位至高无上的神,尤其在后两个宗教中,神的唯一性是不容置疑的。宗教告诉我们有神的存在,但对于无人见过神这一颇为尴尬的现实,宗教也有自己各式各样的解释,时常也通过对上帝这一存在本身的改造来解答这个问题。所以我们时常听到人们说“上帝行事是神秘莫测的;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是不可猜测的。”人类历史上也出现过人们对此的质疑,质问如果上帝真的存在,为什么不干涉这个他所创造的人类在世界里的互相残杀,血流成河?为什么在他的子民犹太人在面临纳粹大屠杀濒临族灭的时刻无动于衷?为什么那么多打着他旗帜干尽坏事的人们在权力顶峰为所欲为?这一系列的问题都是对于上帝是否存在最基础的质疑。

于是一些电影中就出现了上帝,他以某种方式出现在我们面前,像金凯瑞主演的《冒牌天神》,像印度的《O.M.G》,像去年法国的那部《超新约全书》等等。在这些电影中,神的出现是为了指引或是点悟误入歧途的人,他所起的作用依旧是宗教式的,而对于像超级英雄这样一种特殊的神的降临则完全由于这一系列电影本身的特点而和以上我们所指出的那些电影有着显著的差别。这些电影中神就是超级英雄,甚至是真的神,像雷神,或是超人这样具有神的特质的英雄。在这一状况下,我们就需要再次问自己,当上帝出现在我们身边并且不是一时两刻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的第一反应或许是臣服,是像宗教信徒那样,但在这里有一点我们不能忘,即传统的宗教信徒虽然坚信上帝的存在,但他们从未真正见过这位神,所以现在这里的状况是不同的。超人的存在引起一大批人的追随,但与此同时也激起另外一批人的抗议。在电影中,美国国会举行的听证会要求超人出席作为证人来解释一起发生在非洲的事故。在这里请注意,超人这个神在这里被我们要求像人一样的进入公共事件的讨论,作为证人。在电影里对此有过几句讨论,也正是我们一直在讨论的问题中心,即超人——上帝——是否能够按自己的意志或决定做事,并不需要向任何解释,或者即使是上帝也需要解释自己的行为,甚至要受到其他人或是某个机构的制约?电影中的解决方案是后者,超人被剥夺对自己行为不解释的权利。沿着这一点我们想象一下,上帝被要求向人类社会组织解释自己的行为,这对于传统下我们所拥有的观念来看不是既矛盾又好笑吗?

而导致这一局面出现的第一人就是诺兰,他首先把蝙蝠侠拉入社会,顺着他的道路,这部电影的导演把超人同样拉入社会,让他接受我们的检查甚至是约束。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我想这里的原因或许和宗教势力在世俗社会和政治中影响力的逐渐减小有关,当然也和我们如今的政治思想有关。首先,我们知道现在的世俗社会是根据全体人民的意愿所组成的政府负责,在共同体制定的法律下行使自己的权利和承担相应的义务,我们把它称作民主制度。这也就在某种程度上消解了上帝在此类事物上的权力而让他更多的退回到私人领域。而超人被要求出席听证会,并且听证会的参议员指出,在现代社会我们是通过彼此的交流和讨论来决定一件事的,而非只是遵从某个人的意志,如果是后者我们会说那是极权或独裁。因此,在这一状况下,其实人们普遍担心的就是超人这一拥有如此毁天灭地力量的存在是对这一民主的体制的威胁,所有超级英雄都与生俱来的带有这种威胁,就好似原罪般存在。这一点我们在诺兰的蝙蝠侠电影中也会看到。

而这或许也就是这么多年超级英雄电影背后所隐藏着的一部分信息,经过诺兰的发掘使得我们能更加清晰地看到这一状况的存在。超级英雄是充满诱惑的,在很大程度上当我们追求或是渴望(甚至是成为)这些超级英雄的时候,其实是我们个人对自我个性要求的极端化。我们希望自己区别于他人,希望自己独一无二,希望自己拥有力量和权力。在电影中,那个始终疯狂的小伙子说“知识就是力量”,他拥有了知识因此希望获得相应的权力。他同样想成为超人,成为上帝。杀死超人和蝙蝠侠是为了证明他自己所拥有的力量,这是对自我个性渴望过程中的扭曲,在这样的思想下,他人的生命如蝼蚁,因此人类的法律或道德伦理对其也就失去了作用,而这同样是超人需要解决的问题。

而另一方面,我们许多人又是需要上帝的,需要一种力量的存在。我想这或许是来自于我们人类因为自身在某些方面的未知而形成的一种“依赖”。我们对于偌大宇宙的无知,对于“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未知,对于人生的一知半解,对于未来的不安甚至是恐慌……这些未知和渴望摆脱的孤独感让我们寻找依靠,寻找心灵的停泊处,而这样的渴望同样会折射到超级英雄身上。

最后,我们回到这篇文章的题目,我们需要超人吗?我们需要上帝吗?或准确的说,我们需要上帝出现在我们的世界吗?我们希望他像超人那样存在吗?我想这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思考和值得思考的问题。而诺兰从超级英雄电影发掘的这一点,让我们得以更好地认识和讨论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漫长、相似和开始令人审美疲劳的超级英雄电影还能散发的一份独特热量。

编辑/惜时

作者重木,青年作者,诗人。小说曾多次发表于《西部》文学杂志,《作品》与果仁小说。诗歌发表于《青年文学》,并入选多种选本诗歌选本。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