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换国旗—— 后殖民时代的身份认同困境|微思客

本文系微思客特约作者作品,由微思客首发。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

640封面图片为此次公投的国旗设计

新西兰换国旗——后殖民时代的身份认同

胡正江

2016年3月24日,新西兰公投换国旗的结果最终出炉,在经过了近一年的折腾后,新西兰人民们还是选择了留住现在的这个国旗,投票的结果为56.6%反对换国旗,43.1%支持换国旗。新西兰公投换国旗这事想必多多少少国内媒体都有所报道,至少前段时间世界各大媒体还是头有所提及。但是外面的人都是看个热闹,觉得一个国家没事瞎折腾啥。 

实际上,笔者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很多人一样,觉得是现任总理没事找事,拿纳税人的钱换政绩的工程,于是第一时间响应了脸书朋友号召,加入了一个叫做“保住现有国旗”的讨论小组。随着之后新闻媒体的讨论和查阅了相关资料后,我才渐渐意识到,更换国旗对于新西兰来说的意义和目的。

  • 战后独立国家的身份寻求

到底为什么要换国旗?大体来看有下面几个原因:二战后,英国各殖民地开始寻求自己的独立的身份符号,前殖民地纷纷成立独立国家,新西兰虽然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独立主权国家,但是新的身份认同需要更加包含本土毛利人的特色;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劳动党就提出了更改国旗的诉求,时任内政部长艾伦·海特(Allan·Highet)建议在国旗上加入代表新西兰自己特色的银蕨(见图一)。此后,每间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国家政要提出对于现存国旗的更改提案,所以这次更换国旗事件看上去似乎也只是现任总理觉得可以顺应国情,改变历史得一次尝试;

640图一:中间为银蕨,新西兰国花

其次,现有的国旗和澳洲实在是太相似了;不论是政府层面还是民间层面,澳大利亚对于新西兰的身份认同影响都实在是太过于难以忽略,加上历史上澳大利亚曾经邀请过新西兰作为一个洲加入联邦的历史事实,澳大利亚对于新西兰国民的身份认同都是绕不开的一部分。即使一部分新西兰人过去或者现在都觉得加入澳大利亚联邦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但是多数的新西兰人对于澳大利亚的身份还是一种徘徊于羡慕嫉妒恨与嗤之以鼻之间。

笔者曾经翻看过新西兰高考历史辅导书,之中有一章用了很大的篇幅在讲解澳大利亚与新西兰如何不可能成为一个国家,他们之间的区别如何从祖先人群到原著名种族都有着巨大的鸿沟,生活在新西兰,你也时刻可以感受到新西兰人对话间对于澳大利亚人的调侃和不屑。这样的刻意区别自然是和新西兰自身的国家身份认同相关,所以被误认为是其他国家,尤其这个国家还是你最不想被混淆的,那么大家就一定要想办法同澳洲有所区别了。

640图二:左为新西兰国旗,右为澳大利亚国旗

除了以上两点之外,新西兰近年来不断增加的非英国后裔也使得“前英国殖民地”这样一个本来就存在争议的国家身份认同日渐式微。作为一个前英国殖民地,或者实际上的“附属国”,新西兰的盎格鲁散克逊人一直都自诩为大英帝国的后裔,而母国的生死攸关都是新西兰政府和国民历来关心的事物,新西兰参加一战和二站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英国的卷入,而对于这个“跟班小兄弟”,英国过去一直都从经济和政策方面扶持。

但是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格局的改变,特别是欧洲共同体的建立,使得英国更多地把重心放在和欧洲诸国建立良好关系上,从而在经济和政策上突然停止惠顾新西兰这个一直忠心耿耿的“小兄弟”,此种情况下,新西兰在八十年代不得不把经济市场对准地缘上更为接近的亚洲各国。

另一方面,战后劳动力的大量缺失也使得新西兰的大门第一次向非欧洲移民打开,六十年代开始,大量的太平洋岛民作为廉价劳动力进入新西兰,满足了此时开始飞速发展的新西兰经济需求。九十年代开始,新西兰开始吸引更多的技术移民来为这个国家的发展做出贡献,从此亚裔移民(主要包括南亚移民,东亚移民和东南亚各国后裔)一直不断的增加,并且在新千年后,超过英国移民成为新西兰的第一大移民群体。一个数据预测,截止2020年,占新西兰人口三分之一的最大城市奥克兰的亚裔人口将会超过欧洲裔,这意味着过去同英国皇室的那种强烈的身份关联将无法再代表大多数新西兰人,多元化的身份符号需求呼之欲出,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新兴移民对于英国皇室的归属感认同感都是没有欧洲移民那么深厚,包括他们的后代,对于这面国旗的态度也没有很强的爱国主义热情。

最后一点,虽然不是那么关键,但却是每一次更换国旗都藏在背后的一个原因,那就是建立“新西兰共和国”(Republicanism),废除现有的君主立宪制。现有的新西兰共和国建立的理念在于强调宪法的改写和独立的国家元首。而新西兰现有的总督并没有任何的实际权力,所谓的对于政府和总理的“否决权”也没有保持中立的立场,没没总督就是复议一下政府和国会的提案。2002年One News Colmar Brunton 做个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8%的新西兰人觉得君主立宪制对他们的没有或是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同样的,NationalBusiness Review在2004年做的一项调查也显示57%的新西兰人觉得未来新西兰会成为一个共和国。而换国旗,可以说是建立新的共和国多元政治身份的一个符号表象,所以每次更换国旗的时候,都会有人提出这是共和国制度建设的一部分,也是很多支持更换国旗者一个很重要的心理动因。

  • 大众与精英的对立

可是问题是,既然更换国旗看上去那么迫在眉睫,但是为什么这次公投会失败呢?

首当其冲的原因恐怕很多国内的朋友不太了解,那就是国民对于选国旗的程序非常不满意。新西兰现任总理约翰·基(John·Key)从08年当选以来已经连续在2011和2014的大选中获胜,并且推行了很多枉顾民意的政策,其中也包括前段时间引起新西兰全国大游行的TPPA,堪称新西兰的政治强人。这次国旗总的来说,民众最大的反对原因有两个,第一,操作程序上,不是首先问民众要不要换国旗,而是直接选出备选方案让民众普选投票;第二,备选国旗的选择也是一堆混乱,从初选时的10,292个投票作品,到最后给出大众投票的四个作品,整个过程极为不透明,完全是由一个所谓的专家评审团挑选,并且在四个备选方案公示期间迫于一些社会团体和政党的压力又莫名其妙地加入了第五个作品,使得整个过程的公信力荡然无存,看上去就是政府在那里自娱自乐自导自演。最后选出的候选国旗给人的感觉,完全是“矮子里挑了的个儿高的”。可想而知,本来可能换与不换的比例势均力敌,但是这么一个被民众戏谑为“海滩浴巾”的作品,估计想换的人死也不会支持的,所以结果早在去年公投开始之前其实就早早失去悬念。

最近几年随着恐怖主义和新自由主义横扫西方各国,西方的国家权力对于个体自由的压迫越来越严重,这种感觉越来越让人觉得西方标准的代议制民主是一种精英游戏,而老百姓也越发不买账,很多法律法案的通过都是精英群体不顾民意执意推行,引发了大众和精英撕裂,举几个例子,恐怖主义横行导致的民主国家内部出现巨大的关于国家安全和个体自由矛盾的大讨论,并且恐怖主义逼迫各国政府出台一系列为了维护国家安全而给予国家安全部门过大权力的政策法规,这些举动都有可能导致政府部门的滥用公权,从而危害民众的自身安全和利益,新西兰自己的例子是去年出台GCSB(Government Communications Security Bureau) Bill, 即政府信息安全部分法案,授予了这个部门监控百姓私人通话记录,邮件和通信的权力。这直接导致了新西兰国内各地出现大规模的抗议游行。

另一个例子是国内读者比较熟悉的TPPA贸易协定的签订,虽然还没有得到国会投票通过,但是从协定签订那天起就在全国各地发生史无前例的大规模抗议游行,多地甚至出现了阻塞交通与警察冲突的罕见现象。这一系列法案都没有经过全民公投,而是由政府国会枉顾反对强力执行的。可以说,经过过去今年的执政,群众对于现任总理带领的政府早就是怨声载道,这次国旗全民公投,就像前文所述,过程也没有秉着公开透明的原则,完全是撞在了众怒的枪口上,有的人甚至是为了反对总理而投得反对票,可以毫不夸张说,就算是设计出一个非常出色的作品,在政府公信力如此低下的时刻,民众也是同样绝对不会买单的。

另外一个比较明显的反对理由是现有的国旗承载的历史和身份认同。前面已经提过,作为大英帝国的“附属国”,很多新西兰人即使在公共场合也表现出对于对于英国的特殊情怀,很多人都表示现有国旗表达得正是新西兰与英国从古至今很强的纽带联系。而从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就无数的新西兰军人为了这面国旗而牺牲,安葬在这面国旗之下,其中尤其以加里波利战役牺牲的2,721名新西兰人最为值得纪念,因为他们当时正是为了协同已经加入一战的英国而参战并牺牲的,这种渊源和历史在老一辈新西兰的眼中是无法替代的。

  • 历史的遗留问题

关于新西兰的族群和身份认同,自从其成立开始那天便天然带有了合法性的问题。新西兰的建立是由怀唐伊条约签订而开始的,但是怀唐伊条约签订的双方却是毛利各部落和英国皇室,这并不是构成新西兰族群自相矛盾的地方,而是作为英国的前殖民地,新西兰在战后才逐步走上了自主身份独立的过程,从而使得新西兰没有一份成文规定的宪法,现行的是这部是1986宪法法案,规定了新西兰的立法司法和行政机构的职权,由于只是一部法案,不是宪法,所以现行的宪法法案可以随意的被修改。

另一个巨大的问题是由于没有宪法,导致新西兰建国的合法性条约–怀唐伊条约并没有被包括在宪法中,怀唐伊条约及其后期的原则规定了毛利人享有自制原则(虽然在实际签订时存在英文版和毛利语版语意解释的差别),受到英国皇室的保护,并且作为合伙人共同参与新西兰的建设。由于没有把怀唐伊条约包含在内,现在的新西兰政府换言之根本就是英国移民后来建立的独立于毛利人的政治体系,那么根据新西兰政府批准进入新西兰的新移民,在事实上既没有得到毛利人的许可,也不需要强制遵守怀唐伊条约及其后期原则的规定,也不需要去给予一个政治共同体外的毛利人人很多的政治利益,大家在概念上是生活在这个土地上的互不相干的两个行政体系的公民,这样一种概念也很好的解释在现在使用的国旗没有包含任何的毛利元素,因为它实际上反映的就是新西兰政府的实质——英国后裔建立在南太平洋的一个民主国家,而毛利人有他们自己的“毛利国旗”。(见图三)

640图三:毛利人的“毛利国旗”

问题在于,如果把毛利元素加入新西兰政府,那么毛利族在这个政府的地位是如何确定的呢?其他非欧洲族裔如何处理与毛利族的关系?新国旗背后的身份认同是一个政治身份共同体的建立,这个政治共同体是需要宪法保障和定义的,也是新西兰共和国建立的一个事实基础,而这个新的政治共同体要给予毛利人怎样的地位?现行的事实是,没有一个成文的法律,使得作为基本文件的怀唐伊条约被政府作为事实上的宪法文件之一,而所有族群都有遵从这个基本文件的义务,但是一旦一个完整的政治共同体建立,那么作为一个少数族裔的毛利人是否还会得到宪法成文的特殊优待从而符合建国合法文件怀唐伊条约的规定,如果优待,那么又要如何解释宪法中肯定要包含的“平等对待任何族群”的理念?

这样一种矛盾反映在毛利族群身上,也许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在这次国旗公投中毛利族群只有48.2%的投票率(远远低于主流大众67.3%投票率),并且投票人中也有着高于其他族群的支持不更换国旗的比例(74.9% 对大众的56.6%)。对于支持现在国旗的毛利人来说,尽管和英国皇室签订的怀唐伊条约有着诸多争议和不平等,但是这种很强的联接还是保障了他们对于“英国”这个元素的认可和需求,并且至少“同英国皇室的连接”这个现状的存在也使得毛利人独立自主的权力得到合法性保障。而对于多数不投票的毛利人来说,也许一直以来同新西兰政府的隔阂使得他们并没有这种政治共同体的参与动机去关心“别人家”的事,他们并没有很强的要加入多元文化的身份认同中去。

评论界对于这次公投的结果其实不是太惊讶,一场注定烧了2600万的折腾活动就是让其他国家看了个热闹。但是大家还是惊讶于即使结果早早失去悬念还是有四成多的人投了支持更换国旗,这也从侧面反映了许多人认为的新生代新西兰人对于“英国”元素的淡漠,换国旗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种去殖民化的表达,是全新新西兰的一个开始。但是就像我的很多本地朋友表达那样,在一个多元移民国家寻找到一个代表大家和让大家满意的符号是一件很难的事,有的人认为加拿大是一个比较成功的例子,但是目前看来,新西兰自己的标志还在寻找中。

总之,此次公投国旗真正反映的在于多元民主国家在全球化之下新的身份认同的一次自我觉醒,同时也面临着新世纪后民主国家一直存在的大众与精英之间越来越脆弱的信任机制的挑战,但是这个过程却是相当漫长而又曲折,充满了历史与现实的碰撞,大家都知道不需要什么,却无法找到一个所有人都需要的新的身份,所以似乎维持现状成了大多数人最后的共识,至少历史走过来的部分不会改变,也没有什么可以争议的。也或者,民主本身的地方就在于它的多元,大家都在努力平衡着不让一个声音盖过其他的。

(作者胡正江,新西兰梅西大学攻读应用社会工作专业,微思客特约作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