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疫苗案,我关注人祸|微思客

*本文经作者授权,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与微思客联系。

有关疫苗案,我关注人祸

三木/文

二类疫苗购销、监管领域,关节众多,有哪些行业潜规则,哪里容易出问题?看既有判决最便捷。

L是某市疾控中心生物制品科科长,该市向哪家公司买二类疫苗,他说了算,厂商奉若财神。六年间,L借机索要回扣百余万。

回扣怎么来?L与厂商代表谈价,要求让利,议定实际价格,但合同价要比实价高。疾控中心按合同付款,卖家将虚高部分返给L。有时不这么费劲,L要定每支疫苗回扣,厂商乖乖奉上现金。有时厂家附送些疫苗,L不上交,自己做起小生意,卖给相熟公司。

一人难以成事。L向领导行贿,让他们放松对疫苗购销的监督。L还是个“好领导”,购进疫苗不入库,进行账外销售,用销售款建了部门小金库,或与同事私分,或组织旅游。独乐乐不如众乐乐。(2010)通刑初字第31号

有些人行事简单。

D是某市疾控中心疫苗仓库保管员,利用职务便利,多次窃取疫苗,通过某生物制品公司业务员代为联系买主,谈妥价格后,使用中铁快运或者汽车托运发货。疫苗流入黑市。(2010)芷刑初字第52号

Z1帮三哥加工假人用狂犬疫苗,将医用生理盐水注入玻璃瓶中,用机器压盖,贴标签装盒封箱,冒充某品牌疫苗对外销售。(2015)毫刑终字第00007号

H是某镇预防保健分站妇幼保健员,私自从非法渠道低价购进二类疫苗,掺入分站正常购入疫苗中搭售,销售款占为己有。(2012)温瑞刑初字第2196号

Z2是村医,未取得执业许可证,不具备接种疫苗资质,从徐某处购进假狂犬疫苗,在家中和村卫生室为六人接种疫苗。数月后,其中一人死于狂犬病。(2015)芜中刑终字第00268号

Z3是镇卫生院医生,不具备二类疫苗经营资质,为了获利,从个人手中购入疫苗,在门诊出售,给患者接种。(2015)曹刑初字第394号

M是某区疾控妇幼股副股长,辖区医院从韦某处购进人用狂犬疫苗,M未按规定履行监管职责。一被狗咬伤儿童,接种该疫苗后仍死于狂犬病。经鉴定,疫苗为假药。(2012)兴刑初字第235号

W2是卫生监督所监督执法队副科长,未按规定检查卫生院购进的狂犬疫苗,致使该批不合格疫苗未被及时发现,298人接种。事发后,还伪造检查记录,以图逃避追处罚。(2009)平刑初字第212号

仅是堆砌判决,已让人感到恐慌和愤怒,这是本能。和新闻报道一样,判决无法带人抵达生活细节。只能调动同理心,感受接种无效疫苗者的恐惧,感受死于无效疫苗的孩童家人的绝望,感受遭人祸碾轧后生活不得不继续的麻木。

好在他们说,一类疫苗的冷链系统经世卫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评估确认为“高质量冷链系统”。我相信评估结果。不过,切面评估后,系统能否维持稳定高质,仍需公众保持质疑。尤其在此番二类疫苗潜规则曝光后,一类疫苗的购销规则、冷链系统,应当在公众监督下重新检视。

人们无意否定这些年政府在健康免疫领域的投入。曾听在行的朋友说,我国疫苗标准和监管体系,过去几乎照抄国外条例规程,通过实践慢慢摸索,才摸着门路,近几年,也不过不再懵懂罢了。他告诉我,国产疫苗效价监管严格,虽然品质与国外疫苗仍有差距,但普遍达标,可以放心接种。

利益相关之言,兼听方明。山东疫苗案,又让我收回信任。

二类疫苗呢?

行当里的购销潜规则,媒体在说。民众则在拷问逐利之人的良心。

有人用“平庸之恶”理解上述案例中的个体:他们浑浑噩噩过日子,不会思考一些行为的含义,不会反省这些行为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也就无法阻止恶行,或者心安理得以此谋生。

我不认为他们如此浑噩。法律良善,比照执行即可不越轨,他们却为私利主动闪避。做疫苗行当,又怎会不知接种无效疫苗之害?

或许他们会以“讨生活”为由,扶老携幼确是不易。或许他们会想,接种假疫苗,又不会真死人。更何况,巨利诱人。这些“思考”,形成强大的心理动因,支撑他们长期为恶。偶有惶恐歉疚,也抵不过真金白银。养家糊口了,但那满足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自我约束不可靠。在不可靠的地方,需要规范妥当介入。不过,终究还是由人掌控这把利器,管用吗?能否及时有效挑去脓疮?持续质疑是最好的监督。

算上山东疫苗案,我们又多了一个通往愤怒的出口,而基于自我保护本能的不信任,也沉淀下来了。或许人们会遗忘这次疫苗案,但对公权力,以及国产疫苗的疑虑,短期难以消弭。

民众似乎见怪不怪了,愤怒中带着委屈,作为个体深陷生活,已然无处可逃,在一堆词汇中挣扎撕裂,奶粉、疫苗、食品、房价、股市、雾霾……即便舆论管控趋严,不好的事情,遮不住。民众或许不关注某个人的自由是否被侵犯,但民众在意生存,若食品、医药不安全,无方寸之地安居,空气又令人屏息,他们将如何自处?

生活细节堆叠起人们对宏大议题的担忧,这个过程难免有放大效应。很多人淡然处之,或乐观看待。我更愿意怀着这份担忧,持续质疑公权,关注体制运转,以批判思考,对待可能的恶行,不论它是平庸,或是极端。

作者/编辑:三木,法律人,微思客WeThinker编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