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嘿,看紧它,不能让权力走捷径|微思客

*本文经作者授权,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与微思客联系。封面图片来自网络。

嘿,看紧它,不能让权力走捷径

三木

遇到困难,人喜欢走捷径。如果一些人恰好握有职权,所处情境又不具备限权因素,就要小心,民众权利可能面临受侵害的危险。

具有职务犯罪侦查权的检察官,常处在曲径和捷径的岔路口。

检察官握有侦查权,求取“真相”的目标明确,欲望强烈,不易规训,寻找捷径是惯性,从过去无次数限制的传唤,到借助纪委双规,再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捷径的共性,表现在对调查对象的时空限制,制造信息不对称,形成针对个体的强压。捷径容易让人产生依赖,每当案件因讯问难受阻,检察官常忆及往昔——关起来、晾三天、打一顿,取得口供。这样的捷径,毗邻深渊。

不能遗忘的过去

“过去”不远。

79年刑诉法未对传唤和拘传限定时间和次数,一些检察官常以连续多次传唤滞留被告人(当时尚未称犯罪嫌疑人),形同羁押。被告人获得辩护人帮助,要等到法院决定开庭审判后(原第一百一十条)。有些案件,甚至等不到辩护人出现,被告人就被贴上有罪标签——如果公诉检察官认为不需判处刑罚,或者可以免除刑罚,有权免予起诉,但罪名犹在,所谓定罪免刑(原第一百零一条)。“好处”是,案件办不下去,可以有台阶下——定罪了,这案子“没错”。以当下视角看,显然违背“未经法院判决,任何人不能被认定有罪”的普遍原则。

这些“缺漏”,为检察官提供了舒适的讯问空间。在密闭的讯问室里,个体直面强势权力,任何抵抗可能转化为呵斥甚至暴力,和风细雨的讯问方式,也只是“红白脸”的策略安排。

96年刑诉法大修,将检察官从舒适空间拉了出来——设定传唤/拘传时限,不得变相羁押;律师介入时间提前至犯罪嫌疑人被首次讯问或采取强制措施之日;取消免予起诉权,定罪权只归法院。

不过,捷径诱惑太大,躁动的侦查权岂能就此退缩。大陆政制又为它提供了一条出路——借助纪委“双规”措施。此前,检察机关与纪委偶有联合办案,真正成为惯例,大体从96年开始。

中纪委条例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组织和个人都有如实提供证据,不得拒绝和阻挠……要求有关人员在规定时间、地点就案件所涉及的问题作出说明。”这项规则未限制调查时间和地点,满足侦查权对个体进行时空限制,以形成强压的迫切需求。双规对象不限于执政党党员,可以扩展至“有关人员”。而且,双规不是讯问,也不是刑事强制措施,律师不可能介入。而检察官可以联合办案名义,在纪检阶段“参与”案件。双规令时间和空间可控,检察官调查从容展开。

双规普遍采用,即遭质疑。《立法法》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由法律规定。中纪委条例不是法律。另外,中国签署(尚未加入)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规定,“除非依照法律所确定的根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中纪委条例不属于法律确定的根据和程序。为此,“双规”调整了规范来源,由《行政监察法》作出规定,“责令有违反行政纪律嫌疑的人员在指定的时间、地点就调查事项涉及的问题作出说明和解释,但是不得对其实行拘禁或者变相拘禁。”

形式上合法了,并不能消解对其实质合法性的质疑——限制个体自由的双规,实际强度甚至超过刑事强制措施(拘留、逮捕),且全程不受司法官审查。被调查人与执政党之间的契约,是否可以包含人身自由权利的让渡,并承诺不受司法官审查批准即可限制其自由?

兴许意识到借助“双规”非长久之计。检察机关也在努力,希望把捷径改换身份,重新纳入法律框架。2012年刑诉法修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以下简称指居)让检察官看到摆脱“双规”的希望。它说,对于涉嫌特别重大贿赂犯罪,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时间上限六个月。

2015年全国两会,有政协委员提案,警惕指居异化。他在实践中发现,多地检察机关专门建立指居“基地”,房间狭小,一张床一把凳,四壁软包。指居嫌疑人时,视讯监控、保安看护24小时不间断。这个空间,这段时间,对嫌疑人如何处断,检察官说了算。这项措施对人身自由的限制强度,与双规等同,有时比关在看守所还让人痛苦。

批评不止于此。

指居实施后,有些地方检察机关确实摆脱了对双规的依赖,但新问题出现:在实际操作中,能否避免指居异化为变相羁押;能否谨慎控制限制自由的强度,在诸项强制措施中站好队,别越位;检察机关自己批准,自己实际控制的指居措施,能否设置有效的规制和监督?

为什么检察官对在时空维度限制犯罪嫌疑人如此执着?往下看。

给“过去”找理由

 

检察官常抱怨,职务犯罪案件,尤其是受贿案难办。这话不假。不同于一般刑事犯罪案件,受贿案有一些特殊之处。

侦查是一个从0到1的过程,由举报信或关联人证言这些微不可察的线索出发,直至织出一幅合乎法律标准的图景,其间不易,难以道尽。

权钱交易现场几乎不留痕迹,很难做物理勘验。以金融手段往来资金,有时也会因行受贿双方费心规避,让检察官仅从“电子数据现场”无法发现直接指向犯罪事实的证据。

几乎不可能存在目击证人,要证实“你知我知”的行为存在,何其难也。而且,没有普通刑事案件那种“被害人”,也就没有可以提供优质线索,积极配合侦查工作的强援。行受贿双方是利益共同体,行贿人担心,“出卖”朋友,既对不起这份情谊,也会让自己在政商圈子里失信,更担心受党纪国法追究——不能期待行贿人以积极态度参与调查。

特殊之处,还可以说一些。

刑事诉讼法将立案、侦查终结、提起公诉、宣告有罪判决等诉讼行为的证明标准一概规定为“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要求排除合理怀疑。缺乏阶段性证明标准,让检察官难以把握,证据链应当完善至何种程度,才可以继续推进诉讼程序,全赖各自对既有标准和调查进度的主观判断。如果嫌疑人认罪,皆大欢喜;不认,要想办法了。而在司法责任终身制下,这种主观判断更受强约束,检察官越发谨慎。这种谨慎对保障嫌疑人权利来说,有好处。但标准尚未明确下的谨慎,则可能导致不敢办案,不敢判断。

另外,过于原则和抽象的证明标准,也使不同地区、不同部门的检察官对同案证据产生认识上的差异,作出判断时,各执己见。实务中,常令侦查检察官受困细节,疲于奔命,以满足严苛的证据要求。兼之实践中行受贿双方反侦查能力不断提高,假借“交易、投资、分红、理财、借贷、娱乐”等名义,行受贿之实的现象逐渐增多,而且为增强这些名义的可信度与“真实性”,往往会刻意制作(或伪造)、留存物证书证,用以佐证交易或收益真实发生。这些行为增加了检察官取证难度。

一点点增厚的案卷,来之不易。难处很多,这里也只说到一些。

“理由”只是解释,不是扩权依据

可能你有点理解检察官的“难处”了。不过,知道就好,不要理解,更不要宽容。对待权力,要一如既往警惕,尤其当它直接指向公民个体权利时,更要保持清醒。检察官同样也要明白,公民越珍视权利,越能促使司法权规范执行,司法权威也将在这些点滴努力中重塑,等再说出“我是检察官”时,也才能真正挺直腰板,而不是被附加一些别样意味。

侦查难,是检察系统及检察官自身,乃至执政党和政府社会治理能力的问题。自己的问题,要自己想清楚、解决好。

其实,腐败案件难查,有时并非检察官不具备发现和侦查能力。最近三年案件层出不穷,行业潜规则昭然若揭,犯罪人作案手法简单。在此之前,监督机关为何置若罔闻,或许与执政党和政府的治理思路及能力有关,也可以认为,需要政治强人(团队)催动的监督体系,在过去趋于无效。不过,这可不能成为歌颂政治强人的理由,就像捷径能使检察官有效获得口供,但捷径能倡导吗?不能,捷径毗邻深渊。

更好的路径不少,虽然看似曲折。

建立重要官员财产申报和公示制度,若查实除申报以外的不明财产,不能说明合理理由的,即可启动司法程序;联网全国不动产登记信息,设立中国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查询窗口,司法人员经批准,可持证件和法律手续获取信息;规范检察官与行贿人之间的“辩诉交易”空间,减轻行贿人如实供述的心理负担……

从金融监管视角看,我们要想办法让犯罪现场留下更多痕迹——了解客户交易目的,了解实际控制账户的自然人和交易的实际收益人,确保能足以重现每项交易,以提供识别客户身份、监测分析交易情况、调查可疑交易活动和查处洗钱案件所需信息。

当然,权力获取公民信息的边界和规制,也要经受隐私权的反复检视。

曲径比捷径好,权力显得审慎克制,民众有安全感。曲径又不如捷径,权力要花心思研究,成效不够“迅速”,过程不可掌控,还不能夹杂私货,它怎会喜欢?权力沉浸在一堆宏大词汇里,要做大“梦”,走大“路”,才不想在细节上纠缠。

问题在于,开辟曲径,一两个“重要批示”做不到,“处长治国”做不到,人们习惯于巴望来自顶层权力提供的持续动力,驱动制度建立并有效实施。但这种单一线性的改革路径,面对复杂系统时,有效吗?

曲径很复杂,需要大家一起铺设。要有来自学术自由土壤的学者作工程师,有尊重知识的谦逊官员作协调人,在一个各行业阶层民众有序集结、自由辩论的空间里,反复斟酌。同时开放这个辩论空间,让民众都能看到听到,还能以选票或声援,表达自己的观点。改革施行后,批评不能被压制,坏的一面要向民众袒露,错了就是错了。恳切一些,向民众报告进展,接受检视。有缺漏的地方,再改进。

借反腐大势,检察权或许可以实现扩张,一些有利案件侦查的制度也会进一步完善,但捷径不能走,还是踏踏实实走“弯路”。哀叹案件难办时,先想想,是因为没有制度助力,还是不尽心,想法少,或者有政治考量。如果在法律框架下,确实没办法,何妨放一放。不过,我相信这样的情况不多。克制权力,重建司法尊严,这笔“交易”很值。

*本文写作参考刘忠:读解双规——侦查技术视域内的反贪非正式程序,载《中外法学》2014年第1期。

作者/编辑:三木,法律人,微思客WeThinker编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