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牛津与圣思考拉斯提卡日暴乱 | 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系微思客读者投稿,首发于微思客。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

牛津与圣思考拉斯提卡日暴乱

杨瑾超

被世人熟知的牛津,既是牛津镇的简称,更是牛津大学的简称,可以说美丽的牛津镇坐落在牛津大学里。走在镇中心,随处可见或形色匆匆,或嬉笑打闹的学生,也可以看到很多西装革履的白领和白发苍苍的退休老人,这里是大学和城市的完美结合。

圣思考拉斯提卡日暴乱(St Scholastica Day Riot

但是在13世纪,牛津并非像现在这样和谐。当时的牛津,学生和市民之间关系紧张,时常爆发口角冲突。其中最著名的是发生于1355年2月10号的St Scholastica Day(天主教Scholastica圣人的庆祝日)暴乱。起因是两名牛津的学生在酒馆喝酒,因为抱怨酒的质量和酒馆老板发生口角并揍了老板一顿。第二天,老板状告这两名学生到镇长办公室,Bereford镇长要求牛津大学Charlton校长交出学生,对方不允(当时的牛津大学不归牛津镇管辖)。学生反倒没闲着,敲响了钟楼,聚集了200名同学,直接烧杀抢掠了牛津城,最后还放了一把火(当年的学生怎么感觉如此霸气呢)。这下市民怒了,80余名壮汉组成一个弓箭队,浩浩荡荡冲进学校,直接把一群在户外锻炼的学生射成了筛子。第三天一大早,Charlton校长按奈不住了,跑去正在附近Woodstock镇度假的国王住所求救。可就在校长走的这一天,达到了暴乱的高潮,Bereford镇长招兵买马,聚集了近2000名愤怒的群众,攻陷了14个学生公寓,很多学生受伤甚至被杀,还有一些被关押起来。剩下活着的学生和老师纷纷出逃到Stamford(林肯郡)。最后暴民觉得无人可砍了,这起导致超过60名师生和30名市民丧生的暴乱才算结束。

 

重建牛津大学

暴乱结束之后,国王派专人调查,并重建学校。但是,学生和老师还是不愿返回牛津,一方面担心自身安全,另一方面由于挑起暴乱而惧怕受罚。国王发出声明保护牛津师生安全,并且不追究责任,最终师生们才慢慢回归。这之后,一系列举措被实施,用以提高学校的权威,包括学校拥有全镇面包和麦芽酒的控制权(财政局),负责市容的整洁(城管),拥有对学杂人员的定税权(地税局),以及在非常情况下没收全镇武器的权利(公安局)。几项举措一出,牛津大学的权威得到了树立。但是这还不够,牛津镇还要付给大学250磅的罚款,250磅可不是现在一套西服的价格,中世纪一头奶牛才值0.5磅,一匹上好战马值2.5磅(Medieval Prices:Recovered from the Internet Archive,

http://faculty.goucher.edu/eng240/medieval_prices.html,Kenneth Hodges,可见这对牛津镇是一笔不小的罚款。最后,牛津镇长和61名乡绅被要求在每年的暴乱纪念日参加教堂的礼拜,为亡灵祷告,这项活动直到1825年才停止。可能有人好奇国王为什么采取这些‘偏心’的举措,究其原因是牛津大学当时为英国教会输出很多牧师,而中世纪王权和神权联系紧密,所以牛津在政界有很深的根基。

 

暴乱的原因

写到这里,不禁要问,是什么引发了这起牛津镇和牛津大学的冲突,死伤无数,并对牛津造成如此深远影响。是牛津大学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还是牛津大学践踏人权,所以牛津镇居民要制裁吗?这种等同于‘老师我生病了不能来上课’的理由,完全不能解释当年的盛况。我静下心来,查阅文献,总结了以下几点原因:

 

首先,中世纪的英国民众非常暴力,如果你走在城镇的居民区里,一定随处可见血迹,大多是由于斗殴造成的。其次,中世纪的学生不像现在的学生(从小学上到高中然后考大学,经过层层选拔,出来的大多都是戴眼镜的书生),任何人只要去教堂剃度一下,就直接摇身一变成了牛津学生。牛津的matriculation(入学典礼)也是这样来的,学生在入学典礼上要签一份协议,绝对不逃课,服从老师的教导,不惹事生非。可见当年的入学典礼多么的实用。以上的两条原因可以解释一些日常的暴力斗殴行为,但是说到几千名学生和群众之间的大范围斗殴杀人,互相纵火,这等血海深仇,还有更深层次原因。

 

我们之前说过在三日暴乱后,国王把所有的定价权交给了牛津大学,而实际上在这之前,大学已经享有大部分的牛津市场定价权和监管权。这就直接导致了一般商户和大学之间形成了被管理和管理的对立关系。另外,牛津镇在大学建立之前,生机勃勃,经济充满活力,但是在大学成立后的一百余年里,逐渐没落,经济萧条,人民生活水平下降,一般居民也把这归咎于大学。最后牛津大学享有司法赦免权,任何涉及牛津师生的案件都只能由牛津大学审查。这些深层次的经济和政治原因,加上在三日暴乱的前几十年里有数次小规模的学生群众间的斗殴杀人事件,促成了牛津历史上著名的圣思考拉斯提卡日。在圣思考拉斯提卡日600年纪念仪式上(1955年2月10日),当时的牛津校长授予在位牛津市长荣誉学位,牛津校长也被市政厅列为荣誉市民。至此,双方才最终冰释前嫌。

 

这起暴乱,在我看来更像是中世纪英国不同阶级之间长期摩擦而导致的一次大冲突,代表中上层阶级的牛津大学在牛津虽然话语权大,但是人民根基浅,而且和普通群众脱节,很容易引起误会。另外牛津镇政府的一系列权利被削减甚至剥夺,才导致了其不仅没有起到调停作用,反而为暴乱火上浇油。

编辑/玉照
作者杨瑾超,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现为牛津大学全额奖学金在读博士,关注科技,历史,政治。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