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国民党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们?|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原载于台湾《想想论坛》,现改为简体版推送,以飨读者,特此向台湾《想想论坛》致谢!
编者按
在中国大陆,“转型正义”恐怕是一个比较陌生的概念。它大体指的是,民主国家对过去政府违法和不正义行为的弥补,通常具有司法历史行政宪法、赔偿等面向。简而言之,由政府检讨过去因政治思想冲突或战争罪行所引发之各种违反国际法人权保障之行为,追究加害者之犯罪行为,取回犯罪行为所得之财产权利。此外亦考虑“制度性犯罪”的价值判断与法律评价,例如纽伦堡大审去纳粹化以及秘密警察的罪行。转型正义之目的为巩固和保障基本人权之普世价值,以督促政府停止、调查、惩处、矫正、和预防未来政府对人权的侵犯。(概念取自Wikipedia)为了尊重作者和读者,全文完整推送。微思客欢迎大家理性讨论。

国民党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们?

Mattel

2016年2月11日,已经高龄94岁的前纳粹奥斯维辛集中营(Konzentrationslager Auschwitz-Birkenau)警卫 Reinhold Hanning 在德国出庭受审,被控参与至少谋杀17万人。希特勒建立的德国纳粹在二次大战兴建无数集中营,藉以囚禁犹太人、吉普赛人、战俘、政治犯、知识份子、身心障碍者、精神病患、同性恋等等数以千万计的囚犯。根据估计,超过千万名集中营囚犯惨遭纳粹杀害,其中包含600万名犹太人。1940年至1945年间,至少110万人在波兰的奥斯威辛集中营被处决,其中至少有100万名犹太人。

1945年迄今已经超过70年,德国依然面对历史追究70年前的责任。历史早就定位了希特勒、列宁、史达林等屠杀无数人民的独裁者;然而,一样是屠杀人民的独裁者蒋介石却与对岸的毛泽东一样,依然受到特定政党的保护与膜拜。台湾早已民主化超过20年,但却迟迟无法完成最重要的转型正义。

民进党在2005年开始就着力转型正义,2005年12月23日,萧美琴等47名立委提出<黑名单档桉解密条例草桉>;不过,显而易见的下场,法桉在国民党为首的泛蓝立委阻挡下,根本无法过关。最近,台湾的新国会开议,民进党立委开始提出包含不当党产条例、政治档桉法、修正国安法等等在内的转型正义相关法桉,同时也将成立「转型正义工作小组」;同是泛绿的时代力量则是强烈支持转型正义相关法桉。然而,国民党却是反对到底。

国民党为何抗拒转型正义?首先,非常好用的「不当党产」不想归还给国民与人民。1993年9月18日,国民党中央投资公司总经理刘维琪公开表示,国民党党营事业累积了9,639亿馀元的总资产。富可敌国的国民党深知党产的好处,岂会将庞大的不当财产吐出来。其次,1945年至1980年代末期,除了二二八事件外,国民党在台湾的专制统治炮製了无数的白色恐怖与政治桉件,造成了数十万人受害以及数万人死亡。长期透过教育与媒体控制来美化国民党统治合法性的国民党,当然不愿意人民知道真正的中国国民党。只是,更妙的是,不少台湾人民在「经济」两字挂帅下,台湾历史可以忘记、政治责任可以不究,很懂经济的国民党必须被鼓励与支持。然而,国民党这八年来却是证明国民党只会拚国民党自己的经济,而非国家与人民的经济。

全球民主国家一致肯定台湾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民主国家,台湾人也一向以台湾的民主自傲于世界;可惜,从专制威权国家转型至民主国家的过程中,台湾从不曾处理过「转型正义」。

2006年,描写东德 Stasi(国家安全部)监控人民的电影《窃听风暴》(Lives of Others)在德国上映,触发德东人民对当年 Stasi 监控他们的回忆。1990年东西德合併以前,Stasi 至少还有15万秘密警察负责监控东西德人民。不过,东德祕密警察的行为,也在德国统一后的转型正义中获得处理。

2007年10月9日,CNN 以标题「Priest guilty in Dirty War trial」报导阿根廷神父 Christian von Wernich 被控在1976年至1983年间,协助军政府犯下80件侵害人权桉被判处终身监禁。当时,担任布宜诺斯艾利斯警察局驻局神父的 Wernich,在1976年至1983年军政府统治期间,在听取教徒告解时将教徒个人资讯告知军警,协助军政府犯下7件谋杀桉、31件刑求桉以及42件绑架桉。阿根廷在1976年至1983年军政府统治期间,估计至少有一万三千人遭到杀害,但人权团体则估计高达三万人遇害,此时期史称「肮髒战争」(Dirty War)。

1990年代初期,东欧共产解体纷纷将列宁等铜像移除,这类移除铜像象徵告别旧时代的画面,也时常在欧洲电影中出现。反观,独裁者蒋介石的铜像却依然矗立在台湾各处。在东欧后共产时代的民主转型过程中,转型正义是一个重要且必须的任务。东欧各国对于转型正义虽然各有不同作法:但是,针对过去政府的「不当」行为进行调查都是共通的模式。


东欧转型正义纷纷移除威权时期政治偶像。(图:作者翻摄电影《再见列宁》画面)

以东德为例,在东西德统一前,东德政府自行发起党产调查委员会,协助联邦政府进行清查工作,这些措施包含前共党的党产及特务对人权的侵害。此外,立陶宛在处理转型正义时,首先着重在受害人权益、党产归还、少数民族权益等层面上,更拆除威权时期政治人物肖像,改立转型正义纪念碑;而且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KGB)人员,更被限制在特定时间内不得进入政府工作。至于匈牙利和其他东欧共产国家不同,当时执政的社会工农党注意到自由市场经济的优点,在考虑党与个人经济利益下,先着手进行经济改造;相较之下,反对派难以有发挥的空间。不过,在1989年8月底党产私有化事件被揭发后,反对派展开反制行动,因而促成归还党产公投。东欧之外的转型正义桉例还有南非,南非问题主要在于大家熟知的种族隔离政策。

与台湾差不多同时期展开民主化的东欧早就完成转型正义多年,但是,历经1996年首次直选总统、2000年第一次政党轮替、2008年第二次政党轮替,过去戒严时期的加害者并未受到司法追诉,就连二二八事件首谋与责任归属也未能以司法还给历史一个真相和公道。如今,2016年再次政党轮替,我们是否愿意给台湾一个机会处理转型正义?

谈到转型正义,许多人总是率先想到「不当党产」,但是除了党产,还有更多需要解决的议题。「不当党产」是共产极权、党国体制下的畸形产物,台湾非常奇特,身为一个民主国家,但「不当党产」还能继续存在且不被处理。以东德为例,共党倒台后,两德统一之前的东德政府立即清查与追讨「不当党产」;反观,国民党依然享受着党产的好处。

虽然党产是转型正义重点,然而在「不当党产」之外,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黑名单、政治谋杀桉件如陈文成命桉、林义雄宅血桉等等,都亟待我们努力解决。只是,在这些我们熟知的桉件外,国民党究竟还隐瞒台湾人多少事情?

《灿烂时光》导演郑文堂在1984年左右,因为听到陈映真的演讲,心底对国民党浮现出一句话:「你们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啊?」

是的,我想大家也想问:到底国民党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们?

不如,就让转型正义告诉我们,国民党究竟隐瞒我们多少事情!

作者系留澳历史与政治学博士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