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博物馆需要管理吗?|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由微思客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身份。

博物馆需要管理吗?

蓝敏菁

 

Believe passionately in what you do.

It is only through passion that you will incite passion in others.

—Kathleen Brown

本文根据博物馆学家Peter van Mensch在日本博物馆管理学院第四次年会专题演讲摘要、节译及补充讯息而完成,主要谈三个概念:博物馆学是在怎样的历史背景下生成?何谓博物馆学?21世纪博物馆学需要注入哪些专业学科,让博物馆经营可以适应当代社会需求?

Peter van Mensch这份报告主要探讨博物馆学专业概念,这些理论模式是萃取欧洲(部分美洲)实践超过25年的博物馆经验,其目的是提供未来25年博物馆实践指导原则,并作为博物馆训练课程参考。

何谓博物馆学?1983年,George Ellis Burcaw于国际博物馆学委员会年会的演讲,他定义的博物馆学是一门(1)描述博物馆发展演变史;(2)描述博物馆应有的样貌,这个样貌会随着社会的需求而有所增减;(3)界定博物馆这个特殊组织及机构架构。简单的说,博物馆学基本概念就是博物馆理论、训练与实践三者之间来回辩证的结果,这样的辩证随着时空的改变也会不断改变,也会求助于各个学科专业理论与概念,形成一种非常动态的博物馆学概念。例如20与21世纪博物馆多了社会责任,当代博物馆学研究必须将此纳入考虑。

1975年 Burcaw 出版《博物馆一行》( from Rowan .com)。

一、博物馆学发展史

1880-1920左右,博物馆急需建立一套完整知识体系与理论架构,出现专业组织、出版专业期刊,规范伦理守则,设计专业训练课程及设立保存机构,博物馆基础架构与样貌就在那个时代完成,我们称为「第一次博物馆革命」。这个时代博物馆最重要的人物是「策展人」,他是知识的研究者,是知识的传递者,也是博物馆展示的规画者,他所建构出来的知识体系是一种百科全书式的知识体系架构,人们在这些由策展人规划出来的展览面前,有的瞻仰、膜拜,感到好奇与谦卑。由于当时西方帝国主义与资本主义的优势,各国展开全世界搜集,典藏与研究自然与人工文物的竞赛,这也反映在博物馆的展览,因此,当时的博物馆学的概念是「自然史主题展示与保存(理论与实践)」。

1960年代,新形态出现,我们称「第二次博物馆革命」。博物馆学各项功能开始区分成不同部门。大型博物馆机构开始以功能来区分部门,而不是以主题学科作为分类标准。主要是博物馆开始注意到「人」的需求,而不仅仅是「物」的典藏。博物馆注意到少数团体的需求,博物馆教育必须因人而异,设计各种不同活动以符合观众需求。其次,博物馆展示开始采用皮亚杰的学习阶段及杜威的动手做的展示原则。教育部门开始接触到公众,面对公众,适应公众需求,教育部门成为公众与博物馆之间沟通桥梁,毫无意外,也是博物馆最早独立出来的部门。当时,最重要的概念在于「博物馆专业的解放」,越来越多的专业强调文物典藏管理,并与公众沟通,不仅是文物典藏与保存,这类的专业改变博物馆学视野。「解放」博物馆学从以「物件」为主,转向强调博物馆的「社会角色」。

21世纪初,我们见证「博物馆第三次革命」,专业性概念再次改变。这次的改变是博物馆引进新理性主义(新自由主义)的「管理」模式,也就是博物馆开始注重存活能力、绩效评量、效益等。这一点我们随后细谈。

二、何谓博物馆学

为了了解博物馆如何回应博物馆实践新典范(专业的改变),我们必须重新思考博物馆学概念模型,以补足理论的参照架构。

博物馆学是一门学科,研究关于「我们」(个人,社区与社会)与「我们」的物质环境之间互动。在这样的互动中,根据我们人类的需求,形塑我们的物质环境与物质文化,有些物质文化有其经济价值,而这些物质完全是因为人类的各种不同的需求所创造出来的,例如,具有实际功用价值的斧头,具有纪录与美学形象的壁画,甚至具有象征意义的文物等。博物馆是一个独立的空间,是为了典藏研究展示与教育这些文物而存在 ,将这些文物放在这个空间。这些文物原本可能是一封私人书信,放在博物馆,变成一个重要人物使用过的文献,可以提供后人观赏或研究。这时候,文物的原始脉络(primary context)已经不在,被转移到「博物馆脉络」(museum context)。例如,我们在海边捡到一颗特别的贝壳,这个贝壳原本可能是寄居蟹的家,一旦,我们将贝壳从它原始脉络(寄居蟹的家)放在博物馆展示空间(主题是贝壳总类)。这时,贝壳只是为了博物馆存在而存在,它不再是寄居蟹的家。捷克学者称将文物从原始脉络被移到博物馆脉络的过程为博物馆性(musealisation),而博物馆化(museality)就是这个过程的原因与结果。博物馆学或许可以定义为研究博物馆性与博物馆化。

1986年博物馆专门委员会(ICOFOM)会员共同讨论博物馆学基本概念,讨论之后所有博物馆工作的原理都适用下面的规范。

第一代(传统)博物馆学注重的是文化遗产 (heritage) 本身研究与典藏的价值,一种由内往外的博物馆论述。1970年代之后,新博物馆学注重社会需求,一种由外往内,强调文化遗产的社会角色,而非文化遗产本身而已。不管是传统博物馆学的「由内在外」或新博物馆的「由外向内」,博物馆理论与实践的目标都是「有系统性将文物(最内层的)与人类(最外层的)作有价值的结合」。

由这样的发展,我们可以看见传统博物馆学首要任务是典藏品保存,而不是公众。许多策展人采取这样的立场,正如某些机构依旧致力于文物的研究工作,他们强调文物来源的合法性,他们认为观众是干扰,他们不在乎观众的感受与参观质量。

上述的想法在1970年代开始翻转,新类型的博物馆出现,也有「新博物馆」的实践与理论。

新博物馆学开始注意到社区人们的需求,这时候,有了「社区博物馆(community museum)」。社区的人们可以参与博馆规划到完成后的每个阶段的运作,这时候的专家(传统博物馆重要的灵魂人物)跟社区的参与者一样,都是为了社会发展共同努力的一份子,他们不是在高高在上,而是与社区居民共同合作完成一项事业。

包容性博物馆(inclusive museum)」的概念与「社区博物馆」相近,这个概念主要来自于英国工党政府的政策或指导原则,每座博物馆必须制定博物馆社会包容政策,主要目标是让这些经常被排除在外的个人与社区,可以有代表权与参与权,达到文化包容性。工党认为博物馆应该扮演社会变迁的动力,透过参与博物馆,培力个体,让个体有意识去了解自己在世界上的角色,并透过开发自我潜能完成自我学习,在社会上扮演应有的角色,并致力于改善未来。

格拉斯哥现代美术馆,2003年到2009年双年展的主题是「当代艺术与人权」。期望透过艺术,成为不同人群之间沟通的平台,并了解社会包容的重要性。

第三个概念是「记忆场所(places of memory)」,确切的说就是集体记忆(collective memory)的最源头的地方。「记忆场所」但并非单只遗址,可能是一个对象,一个观念,其功能如同触发回忆过程的一种机制,这种机制就可以被博物馆化。许多「记忆场所」成为我们机构性的文化资产(「历史记忆」historical memory),但是,更多的记忆场所并未被博物馆化(集体记忆)。

非机构性的这些网络带着「集体记忆」可以替代博物馆化的传统概念。它让我们有意识到这些历史都是被专业学者所故意选择的。社区博物馆提供一个新解答,回答「决定什么文物被博物化与机构化成为文化遗产?」,包容性博物馆回答「集体记忆成为文化遗产被承认与被尊重?」

除了思考「谁」与「谁的」的问题,这里还有「如何」及「何处」的问题。博物馆并不是唯一保存与使用文化遗产的机构,还有许多其他机构(档案库、史迹与纪念碑、植物园和公园、环境保护区、生物数据库、考古遗址)具备同样价值,也有类似的目的以及承担许多相同的功能(保存,研究与沟通)。「保存(preservation)」建立在保存文物,包含典藏、文献、保存及修复。「研究(research)」是文化遗产基础研究及相关主题学科内容。「沟通(communication)」立基于分享知识与经验(展览、教育活动、节目与出版品)。

这三个基础功能(保存,研究与沟通)的模式,主要是链接博物馆学与经营理论。如同我们之前所见,专业化概念与博物馆组织结构的发展是根据这个新典范发展而来的。我们可以在这三个基础功能多加两个与管理有关的议题:绩效衡量与永续性,这也是「第三次博物馆学革命」的主要命题。

三、第三次博物馆学革命--博物馆需要管理

博物馆的绩效衡量系统可以帮助管理者了解如何按照博物馆使命,经营好博物馆。所谓的绩效评量包含三个基本元素:

  • 节省(Economy)是如何减少必要资源与使用成本,简单的说,就是省钱(spending less)。
  • 效率(Efficiency)是如何使用最少资源达到最大成果。简单的说,就是有效使用(spending well)。
  • 效用(Effectiveness)是如何成功地运用文物、公众服服务与其他成果达到博物馆使命、宗旨与预期效果。简单的说就是如何智慧地花费(spending wisely)。这是所有博物馆管理者梦想可以达到的目标。

为了达到博物馆使命,博物馆开始委托大学或者专业研究机构为博物馆量身订做合适绩效博物馆评量方法,并透过科学分析去了解博物馆哪些功能可以达到收支平衡及完成博物馆的社会责任。以下是伦敦科学博物馆的绩效评量系统是Brunel大学团队发展出一套目标与指标分析系统。

也有学者从投资组合分析博物馆使命与收支平衡问题(如下图),这两个轴线分析将被解读为「贡献使命」从负转正,「贡献利润」是从亏损到盈亏。若分析结果落第二象限不但会赚钱也达成使命,这是最理想的状况。避免掉到第三个象限,不仅亏损也无法完成任务。但是,大部分博物馆活动落入第一象限,他们虽达成博物馆任务,但资金取得有困难。很矛盾的是博物馆赚钱的活动都是落在第四象限,若要巧妙地解决长期或现有的财务危机,可以考虑第四象限的赚钱活动,但是,这些赚钱活动可能违背博物馆使命,甚至重塑博物馆组织架构。这是博物馆经营者必须考虑效率与效用的问题.

投资组合分析并不是规定博物馆或文化机构要怎么做或者说「正确的」完成它们的使命。它提供决策者一个框架,帮助机构重新配置那些不符合使命的活动,或者重新配置那些花费太高的活动。这个整体框架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概念。下列的描述主要来自于多伦多LORD年度策略计划工作坊讨论出来的。

  • 责信(Accountaiblity):博物馆主要经费来自政府、慈善机构与基金会的资助。最重要的就是让这些政策制订者及决策者可以清楚知道博物馆利用这些经费得到哪些效益。
  • 社区投资(Community Investment):每座博物馆依赖所在社区的需求与能力,投资有形文化资源(土地,税务减免和实务服务)和无形资源(志工、董事会的董事及与社区有合作伙伴关系的组织)。身为规划者,我们帮助我们的客户同时评估社区从博物馆得到什么(强化邻里关系及帮助学校),以及社区有哪些能力可以提供博物馆有形与无形的支持。
  • 财务(Financial):如何正确地获得收入与控制成本,提高博物馆效率,又不影响博物馆实现它「可持续发展议题」的使命。
  • 环境(Environmental):博物馆建筑物及硬件设计与实践都是保护这些典藏品,为了保护人类与自然遗产可以永续发展。同样地,我们也都面临节省能源及不可再生资源的挑战,博物馆如何带领公众使用大众交通运输工具,利用废弃的馆舍,都是博物馆贡献社区可持续发展的方法。
  • 相关性(Relevance):博物馆必须负责响应观众知识需求,博物馆必须从公众使用相关的角度去典藏、研究、诠释与教育,这才是博物馆可以长期永续发展的主因。

博物馆的使命就是符合社会需求。公众需要什么?这是博物馆人首先需要思考的问题。Joseph Pine及Jim Gilmore 共同撰写《体验经济时代(The Experience Economy)》,强调体验对于人们的重要性,体验已经成为一种新产品。许多博物馆掌握观众体验经济的概念,而设计出一些相关的活动,来吸引观众入馆。

许多学者开始研究体验的内涵与脉络。根据Neil and Philip Kotler的研究,博物馆行政人员常常低估他们机构可以产生的价值,他们只专注典藏、展览,忽略观众可能寻找一个可以沉思空间,一个社交的场所,一个独特的购物体验,一个可以让家庭度过美好一天的地方。事实上,观众在一次参观中寻求各种不同的效益。假如馆员意识到它们的博物馆可以提供全方位效益,他们也愿意尽可能了解入馆者参观经验,更有效地接触到各种不同层次的观众,博物馆可以成为一座公众定期参观与可亲的场所。

观众需求当中值得博物馆思考的就是怎么样的参观经验会让观众回味无穷,而且具有挑战性与成就感,就是Mihaly Csikszentmihalyi所发展的「心流(flow)」的概念。心流是最佳的体验,Csikszentmihalyi说:「我们通常有各种不同的经验,我们常常感觉我们控制我们的行动,我们是我们命运的主人,而不是被不名力量所击败。在为数不多的经验当中,我们感觉到不亦乐乎,一种深层的愉悦感是非常值得珍藏的,这些都成为我们记忆当中指针,可以让我们知道我们喜欢我们的生活。」

如图表所显示的,活动的挑战性与个体的能力是均衡。当挑战大于个体的能力,个体感到焦虑;当能力大于挑战,个体觉得无聊。当技巧增加的时候,挑战会增加,会持续心流的状态。心流活动引导个体成长,为了支持心流的状态,技巧必须增加,伴随着挑战也增加。

当在心流状态,一个人不会觉得疲惫与时光消逝,深入参与带来愉悦与内在奖励。假如博物馆经验可以提供观众这样的心流状态,这样的经验就是一种生活经验转换,博物馆活动可以连结到个体的生命经验,这或许说是博物馆人最期望达到的目标,符合观众的需求,并且为观众设计出可以成为生命经验的一些博物馆参观经验,才是博物馆真正的价值。

本文的重点在于探索理论模式,可以服务博物馆与管理理论的整合框架。期望这样的框架可以为博物馆提供一个更高的视野。

备注:

1.原文标题:Museologyand management: enemies or friends?,下载处http://www.icom-portugal.org/multimedia/File/V%20Jornadas/rwa_publ_pvm_2004_1.pdf

2.本文为作者于日本博物馆管理学院第四次年会时的专题演讲(2003年12月7日)。目前已经出版,E. Mizushima(red.),Museum management in the 21st century(Museum Management Academy, Tokyo 2004) 3-19

作者、编辑:蓝敏菁、编辑:法兰蔻、校对:宋韬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