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没有简单的工作|微思客

*本文系微思客特约作者何岸作品,经作者授权推送,以飨读者。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或微思客版权编辑(wethinker2014@163.com)。本文作于2012年10月。

没有简单的工作

何岸

算一算我在这个小便利店打工也算有半年了,总觉得应该为这段经历记录点什么。

还记得第一天到店里“面试”,对于我这样一个没有任何收银经验的刚到蒙城(编者注:加拿大蒙特利尔)3个月不到的学生,老板娘很欣然的给了我这份工作,理由就是我“一看就是本分人家的孩子”,再加上语言方面没问题,在培训了两周之后就可以正式一个人看店了。

好吧,其实我的工作就是一个便利店的收银员而已。听上去很容易对吧?相信我,我们都小瞧它了。

刚开始入手的时候,需要熟悉的东西很多,尤其是各种彩票和香烟的名字,这两样东西在柜台后面,需要顾客点名。其次是加拿大的货币,收银员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收银找零,如果不熟悉各种面值的硬币的话效率会降低,当看到顾客排成队了我就十分紧张,生怕耽误了顾客的时间。

然后是部分商品的价格,虽说大部分商品可以直接扫描条形码,但是还是有一部分常见的商品需要用手输入价格。老板娘让我记下了一些,但总会有遗漏,所以每次一打不出价又没有参考价的时候我又紧张了,这时就不得不打电话给老板娘,当然又得耽误顾客时间,还得不停安抚人家情绪。

不过这些都是可以通过熟悉来克服的。这个工作最具有挑战性的就是和顾客打交道。

我们这个店位于蒙特利尔老港,附近有一个专门给无家可归者以及吃政府救济的人提供食物的教堂,所以我们小店的服务对象主要就是这些在公众看来有着悲惨境地的穷人。他们大多数都靠政府的救济金以及上街乞讨来的施舍度日,而他们生活的唯一乐趣就是饮酒。每月政府发放救济款的日子就是我们小店生意最好的日子。他们把大部分的钱都花在了买酒和烟上面,他们不会讲正规的法语,甚至有一次一个人因为我听不懂他讲的“法语”还对我发怒,说“你在魁北克怎么不讲québécois!!”由于他们过度饮酒,经常不省人事,脾气也是变化无常,就有人莫名其妙的当着我面摔酒罐的。当然,大部分人在大部分时候都是彬彬有礼的,他们虽然穷,但是也应当得到尊重的对待。

我最忘不了的一件事情是去年隆冬的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一个高高壮壮的黑人进店要了四瓶红酒装进自带的购物袋里,然后点了两包香烟,趁我转过身找香烟的时候,他提着酒就往外跑。我就知道遇到小偷了。我当时什么也没想,就径直追了出去,也许是他提着酒的原因吧,虽然我一向认为我不擅长跑步,但最终还是把他追到了。当时那个景象:阴沉的天空忧郁地飘着雪,放眼望去稀疏的行人埋着头像飘逸的鬼魂,我和他拉扯了几个回合让他把酒还我,他不还,我就大叫有小偷,我发誓周围的那些“鬼魂”都抬起头神情呆滞地瞅了我一眼,就又埋下头去。我歇斯底里地想从他手里夺回酒,说即使夺不回来也要弄碎它们。他就挥动着拳头威胁着要揍我,但最终还是没有下手。后来想到店里还没人守,我看夺不会来就飞奔着回店了。我给警察局挂了个电话报案,这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给警察局打电话报案,警察也就在电话里让我描述一下那个人的体貌特征做了记录就不了了之了。这件事情给老板娘通告后,老板娘也没有向我索赔,并告诫我怎么尽可能地预防此类事情发生的方法。

另外一件比较棘手的事情就是听外卖电话。那些受教育程度比较低的客人才不会好好给你讲法语,以至于我经常(到现在还这样)完全不明白他们要什么。后来我把那几个常客的电话、地址和要得东西都记录下来,反正他们每次都几乎点同样的东西,我一看来电显示就知道他们需要什么东西了。另外一种就是会好好讲法语的,但是他们要的商品名字我不熟悉,因为他们经常叫商品的品牌而不是商品本身,以至于经常闹笑话或搞得人家没耐心。最经典的一次是一位客人要七喜,原谅我的愚昧,我不知道七喜的英文名是7 up,反正他当时说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没反应过来是七喜,于是我就给了他七个杯子(7 cups),心想这人买这么多纸杯干嘛。后来外卖送达后那人又打电话过来嘲笑了我一番,我才明白7 up是什么东西。除了要熟悉商品品牌,还要熟悉附近街道的名字,还有最让人讨厌的各种街道号和门牌号,凡是一堆数字的东西用法语都会让我紧张,一紧张我就头脑一片空白。

收银员可不是收收钱找找零就完事了,货品缺了要补货,游客来问路了要会指路,有的住在这栋楼的客人还要求你给他开后门,要有识别未成年人的戒心,要和各个供货商打交道,比如啤酒公司、香烟公司、面包公司、报纸公司等,经常有些杂事老板娘要求你得帮她打电话解释解释一下,要会判断不得把酒买给醉酒的人,要把在店附近喝酒的人给劝走,要会使用彩票机、刷卡机和收银机的各种功能,比如有客人买了彩票又不要的需要在规定时间内做refund,要会用刷卡机给客人做手机充值的预付费等……各种杂七杂八的小事堆在一起就会给人心神不宁的感觉。每个客人的喜好不同,由于大部分客人是熟客,就得根据长时间摸索出来的沟通方式对每一位客人进行“特殊定制”的沟通,久而久之也和他们形成了一种默契,比如一看到某人进来还没等他开口我就把他要的商品转备好了,那才是我比较有成就感的时候。

当然,最有成就感的就是听到客人们说喜欢我。有一位住在楼里的大妈,非常喜欢买彩票,她说她只在我当班的时候才来买;还有个老穿皮衣的爷爷,每次来都调戏我说这里le plus beau garçon,还给我介绍什么摄影公司让我去做平面模特什么的;还有位睿智的爷爷因为来买东西和我成为了朋友,今天专门来店里送了我礼物。还有好多好多我虽然叫不出名字的陌生的熟客,喜欢听到他们对我说merci并对我微笑。

总之,这不是一个很高端的工作,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必然很简单、很轻松就能完成。能利用它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我感谢它给我生命增添了体验。

(作者何岸,蒙特利尔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微思客特约作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