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科技的麻木就像谈了一次坏恋爱|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为微思客原创文章。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
编者按
一个专业是books and media的传媒本科学生,写点儿在中国久负盛名的传媒大牛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的传播学理念在我们电子时代的应用。他是现代传播理论的奠基者,其观点深远影响人类对媒体的认知。在没有“互联网”这个字出现时,他已预示互联网的诞生,“地球村”一词(global village)正是由他首先采纳。欢迎留言交流和指正。

对科技的麻木就像谈了一次坏恋爱

马由游

麦克卢汉用希腊神话中纳尔科索斯(Narcissus)对倒影中的自己的美丽的迷恋来比喻电子时代现代人对社交网络的依赖。这个漂亮的少年爱上了水中自己的容貌,在他持久注视水中的自己的时候,根据麦克卢汉的解读,就是他沉迷至麻木于自我接触的形象,他对水中的倒影(自己的延伸)的过度专注,让他截除了其他感官的真实感受的能力,从而不听不闻回神女神的爱情召唤,成为一个封闭的系统。麦克卢汉说,任何发明或科技都是人体的延伸或自我截除。因为身体的感官比例需要平衡,当某一感官被延伸出去的感官,对纳尔科索斯来说这个感官就是水中的自己,对现代的我们就是电脑手机平板等电子科技产品,严重刺激,我们的身体出于平衡感官比例的原因,会把这个过度刺激的感官截肢掉,不然会疼。这是他对一部分我们现在无法专注深入阅读,只是麻木地刷微博和推特的原因的一个猜想。同时他给出了一个著名的论断,媒介即信息。

媒介即讯息(medium is the message)

媒介(medium)是交流(communication)的基本构成,作为一个载体用来传递信息(message)。传递的信息千变万化,然而媒介——选择传递信息的方式,则成为个体的永久属性。麦克卢汉认为,媒介具有能动性,媒介对内容和信息有强烈的反作用,媒介的性质决定着信息的清晰度和结构方式,举个例子,你今晚看了什么电视节目得到了什么样的信息不重要,重要的是利用电视这个媒介使你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麦克卢汉认为是肤浅的人。举个更贴近生活的例子,你习惯出门给乞丐一块钱还是十块钱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习惯可能让人想到某个特点,这个特点和标志在未来会使你做一些对人生产生更大的影响的事情。

其实媒介的特性并不局限于报纸、广播和电视等传统媒介,投射到现实生活里,人也可以扮演媒介的角色。当我们的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受到他人的影响时,他人——可以是恋人,朋友,老师,就变成了我们和这个世界沟通的媒介,完成了信息传播的媒介功能。当我们对这个媒介从肯定变成了依赖,思考问题的方式越来越像他,越来越接近他的属性,我们就像麦克卢汉所说的,把自己的思维延伸到了这个媒介上,由此一个本应辅助我们认知世界的工具和技术,变成了我们自身无法割舍的一部分。

麦克卢汉对这样的无法割舍的依赖并没有好感——轮子的发明使我们的脚力退化,书写的发明使我们的记忆退化,每一场技术革命所带来旨在便利人们生活的创新都或多或少造成人类某一个器官的截肢,感官的失灵。当代科技社交网络的影响下,我们执着于刷一页又一页地推特和微博却很难从头到尾看完任何一条里的信息就是一个例子:麦克卢汉说,此时我们陷入了一个麻木状态(Narcosis)。某个感官受到强烈刺激时,身体的中枢神经系统就会自动截除这个器官的感知,麻木感知通道进行自我保护。再说一次,真正对你产生影响,可以变成你的身份(identity)的东西,不再是依靠这个媒介获得的信息,不是从他身上学到的知识,而是逐渐渗入到自己身上的这个媒介的属性。

每种媒介都是有灵魂的,它们的特有属性和灵魂通过对我们大脑和心智结构(mental structure)的改变表现出来:麦克卢汉说,书面媒介让人们适应了持续的直线型思维结构,而电子时代的视听媒介影响触觉,人们的思维更偏向于爆炸式和碎片化。根据麦克卢汉,我们大脑的生理结构也随着媒介革命的改变而演变。除了大脑结构,麦克卢汉主张书本允许了人们退一步来看清自己和工作及国家之间的关系的空间(口语文化在转瞬即逝的口口相传中并不具备这样的空间),因此印刷时代的到来发展了个人主义和民族主义,大众市场和宗教改革。似乎一切人类变革都是媒介变化而来,自此产生麦克卢汉长期被诟病的科技决定论(Technology determinism)每个媒介都带着他的自身属性,如果我们因为关注这个媒介的优质属性而足够重视、投入甚至延伸到媒介里,这样的投入很可能会以麻木其他感官为代价。以至于分离时造成疼痛——恋人分手,好友背弃时感到的疼痛和我们丢掉手机时的不适应都是对脱离媒介时的自然反应,然而在脱离任何一个习以为常的媒介存在时感到的疼痛,都是正常而无可厚非的。

就算不是电子科技

文字和书本文化在刚刚被发明之际广受争议,文字储存知识的特点并未冲击人们对知识口口相传的崇拜:柏拉图在《斐德罗》对话录中批判书写会给人带来惰性和依赖,抨击对书写的信任使人们习惯于通过陌生的符号从外面提醒自己,而不再把知识内在化——书本就在那里,什么时候看都可以的结果是很可能就不看了。

每一次媒介变革在带来便利的同时都有它的弊端,你讨厌时不时看一眼手机的习惯,你对吃饭放不下刷邮箱的人有怨念,可是强制自己脱离了碎片化的网络阅读,我们就能给自己一个十全十美的思维方式吗?还是沦陷进了下一场技术革命的弊端里?

每一个女朋友和男朋友都有认知上的弊端,这真的不是他们的问题。你把自己的无条件无底线的信赖足够到让他们从影响变成了支配的力量,是自己的问题。如果没有自控和自省的意识,我们会沦陷到每一场科技革命里,真正变成麦克卢汉所说的科技决定一切的场面。

至于科技决定论,也许麦克卢汉言重了,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更好的恋爱对象和人生导师,而是一段合理的相处和适当的距离。

编辑、作者:马由游,微思客“墙外看中国”版块编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