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江平、屠呦呦与信托

按: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已获作者授权首发于微思客。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
作者按:信托业的同仁们都知道,新中国的信托法是江平教授带着博士生周小明一起协助全国人大起草的,江老在《沉浮与枯荣:八十自述》的自传中已有很多介绍,后来信托法的研究学者中,除周小明博士外,清华施天涛、法大王涌、梅慎实、张天民、中大于海涌等教授学者,都是江老的博士。这里笔者想说的不是新中国信托法的历史,而是一个区域、几个家族的关联历史以及交汇点。

江平、屠呦呦和信托

张晓涛

江老虽出生在大连,但祖籍是宁波。宁波最近还出了个名人,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笔者研究法律,对医学基本不懂,但好奇心使然,新闻播出后不久就发现,屠呦呦教授和江平老师都是1930年出生,都是宁波人,不会有什么联系吧?当时就去和同门求证,当时一位师弟求证江老后,在群里告知:“屠呦呦是江平先生母亲的外甥女,江母是屠呦呦的大姨,屠呦呦母亲是江母的三妹。江先生大几天,所以是表哥。”顿时群内欢呼不已。
出于好奇的本能,又多方交叉确认,找到些新的发现。不少当地新闻提到屠呦呦教授父亲乃当地望族,中国最有名的私家博物馆“天一阁”还收藏了《甬上屠氏家谱》,记录父系祖上历代墨客与军功,其母亲姚氏家族的《鄞县姚氏宗谱》也在收藏之列,而后者引起了我的兴趣,因屠教授的舅舅姚庆三(1911-1989)也是民国时期银行业重要人物。
了解到这里,当时就感觉同门的转述(江老的记忆?)可能有误,江老的母亲叫王桂英,她应该不是屠呦呦的姨,而江老在自传中提到江父曾受到其五姨夫(江老称呼其五姨公,未具名)的帮助才到东北的中国银行谋得工作岗位。因此我猜测,中间的连接点可能是姚家人。也就是说,姚庆三先生不单帮助了江老的父亲,也帮助过屠呦呦的父亲屠濂规,屠父在银行和轮船公司的工作职位与姚先生经历多有重合。所以,真实情况应该是,屠呦呦的母亲姚仲千是姚庆三的亲妹妹,而江老的母亲与姚先生的夫人是亲姐妹。如此,江老曾提到的其四姨夫和姨母也都是留学英国的学者,基本可推测江母在当时的宁波也应该是名门大户。

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图片来源:搜狐
搞清楚这个关系之后,姚家的家族渊源也颇有意思。公开资料显示,姚庆三先生的父亲姚传驹也是财政金融口的专业人士,民国二年(1913),姚传驹任中华民国北京政府财政部赋税司长、钱币司长。1921年底,他任长春中国银行行长,负责吉、黑两省金融(民初的中国银行扮演着中央银行角色)。1923年,姚传驹任财政讨论委员会秘书长。1927年8月5日,任国民政府财政部国库司司长。 1928年10月8日,南京政府特派他任中央银行常务理事。而姚庆三本人的履历更加符合金融学者型专家的特点,他1929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后留学巴黎大学,专长为货币金融方向。随便打开一本研究民国经济史的博士论文,里面基本上会提到1930s、40s的币制改革和中国经济学社的兴衰,而姚庆三始终是个绕不过去的人物,他还是中国凯恩斯主义思潮的最早引进者,在统制经济和通货膨胀问题上,曾直言不讳的对马寅初提出过批评。可惜对非金融人士而言,在屠呦呦教授获奖之后,搜索姚庆三,出来的信息基本上被屠教授的新闻覆盖。
谈姚庆三,与江老又有何关系呢?还得回到姚庆三先生的母校——大名鼎鼎的宁波实效中学。其实,屠呦呦教授也毕业于这个至今都不补课的个性学校(屠父也是实效中学的肄业生)。而这里要说的,是姚庆三先生的中学同班同学朱斯煌教授。
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图片来源: Nobel Media AB 2015.
朱斯煌(1907-1985)先生也是宁波人,民国时期最重要的信托法和信托业的推动者。与姚庆三一样,朱从实效中学毕业后考到复旦大学,师从经济学权威李权时(哥大博士,是那个年代的吴敬琏),之后去哥大读经济。其家族似比姚氏更显赫,其父为清末进士朱元树,清末四翰林之一,曾留学日本法政大学。朱斯煌回国后在复旦大学任银行学系主任,后又在中央信托公司(后来名称被国有企业“中央信托局”抢走,改为中一信托,是20年代信交风潮中硕果仅存的两家之一)担任过要职,他对信托业情有独钟,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本信托专业杂志《信托季刊》的发起人和主编,该刊物自1936年发刊,直到1941年停刊,讨论的不仅仅局限于信托业,如信托股份公司的设立,财务会计制度,银行制度,战时金融政策,还包括前沿金融学术问题。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可查。朱斯煌的不少论断——并非出于好古,而确实是——至今鲜有超越者(相比当时另一位大家程联先生,他更加具有理论高度)。
在那个年代,信托公司的实践自美国影响日本进而也同时影响到中国信托业的探索,有趣的是,改革开放后邓小平请荣毅仁出山创办中信公司,到中国信托法的再确立时效仿日本信托颇多制度,一定程度上延续了民国时期的旧制,也可以说中国法律继承的过程,一代学人和实践者不断借鉴学习的过程。
朱斯煌在其《信托总论》中提到,“信托业务仿行西法,贵当适合国情,不能强为所难,我国之真正信托业务未见发达;代理业务较为繁多。此盖我国社会背景所使然。可见代理业务,较易推行,自当特加注意, 为推进真正之信托业务作准备。且异日办理各种信托业务时,尤当中西兼酌,倡为中国化之信托。”由此想到江老对我关于信托法的司法适用问题的博士论文指出的:中国信托法必须建立起自己的解释。这一点不仅是学术自主的反思,也确确实实是中国的特殊法律语境和问题意识决定了需要一整套自洽的逻辑解释。
《银行周报》上刊登朱斯煌的新岁献辞。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民国时期信托公司范围广泛,无所不能,保险,保管,融资贷款,旅行支票,与银行业基本没有区别,信托与代理业务皆可接受。这一状况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信托与证券业、银行业混业经营似无差别,尤其是民国十年的“信交风潮”事件为甚,宽松的资金环境导致大量信托公司成立,主要业务投机于交易所的设立,交易所将公司股票质押于信托公司用于高息融资,信托公司也将自身股票在交易所进行转让,最终导致11月份之后大量信托公司倒闭,可以说是当时区域性影响较大的庞氏骗局。
而朱斯煌先生不仅对美国信托业熟稔赞赏有加,在民国政府的立法实践中,多次商榷不合理的信托管制,提出信托的理念回归问题。例如,上海信托公司增资和中一信托公司变更公司事项请示财政部,财政部批复时来一句神来之笔:重要的高管董事或部门副襄理得对信托负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朱斯煌直陈六条理由予以反驳,顺便对立法院的信托公司法草案提出诸多建设性意见,其意见比之于现今金融监管机关起草的条例,从业务范围和监管理念都高明不少。尤其在信托兼营银行业务问题,朱先生充分认识到信托公司发达与一国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关,兼营确有弊端,但也看到其中的意义。这种现实主义智慧,已难以在今日“举头望明月,低头写报告”的金融监管官员脑中寻觅到了。
当然,信托公司法最终还是没有颁布,只存在于旧的银行法“信托公司”一章中,直到国民党退到台湾,在李国鼎先生(时任“财政部长”)主持下,为吸引产业投资的长期资金才对该部分进行大修,并改“信托公司”为 “信托投资公司”。笔者猜测,荣毅仁创立中信时取名“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想必是从台湾修法获得了灵感。由此想到,立法的事情充满了偶然,行政法大家应松年教授口述、清华何海波教授记录的自传《与法同行》也于近日出版,其中就提到一些行政法立法败笔,诸如行政诉讼不停止执行、不可和解等拍脑袋的制度,对公民权利影响颇为深远,日后拨乱反正的成本比诸当初立法多下的功夫,不知高出多少。
而2000年前后江老负责起草的大信托法(包括信托业法)通过时被阉割为信托私法,不失为一大遗憾。以至于到现在,信托公司条例牵头起草部门迟迟不能推动立法进程,盖因视野、理念和能力各方面,储备都不足以支撑起广义信托业的业法。一个最简单的例证是,07年银监会对信托公司整顿时,要求删掉名称中的“投资”二字,以鼓励重视信托公司以“信托”业务为主营业务,一时间所有信托公司的招牌都得摘下换新,火了做灯箱广告的生意。回头看,信托公司最近一次勃兴,其实未必说明当时的政策多么高明,正好赶上上升经济周期而已。不少信托公司现在才反应过来,既然信托业务需要刚兑,直接拿自有资金(或者负债经营)搞投资岂不更快?有时读读朱斯煌先生分析民国时期信托业幼稚的原因和对症下药之策,以及为何要关注中国现实而非照搬美国分业或兼业的成例,颇有助益。历史拿信托开玩笑不是一次两次,政策掌舵者应当意识到任何立法都可能存在盲区,借古鉴今,多听建议,总是好的。
兜兜转转,通过屠呦呦、姚庆三先生,用“宁波”与“信托”两个词勾连起建国前后朱斯煌和江平二位不同时代信托人物的经历。不同于朱斯煌先生主要专功于金融学,江老对中国法学教育、立法以及为公民权利保护的呼吁,使其对信托业的关注显得不那么瞩目,毕竟信托业不管在金融学还是法律领域,都算不得显学。江老让大家记住的,是他在万马齐喑的法治黑幕下的呐喊,以及他个人且悲且壮的经历。庆幸的是,作为1930后的耄耋老人,江老、朱斯煌以及屠教授都是以学术研究为业,桃李满园,并以自己踏实作风、良知和社会责任感为后学树立了追求真理的榜样,实足以师范天下。前几日是江老85岁生日,作为学生,谨以此八卦小文献给导师,希望老师的三个“五年保健计划”如期实现,而作为江平奖学金的受益者,希望有朝一日能以自己研究和实践经验为江老发起设立“江平法学教育公益信托”。
编辑/李汶龙
作者张晓涛为江平先生2010年博士研究生,毕业后供职于信托业界。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