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群山内外的丧礼|微思客

按: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作者授权推送,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封面图片来自百度图库。

群山内外的丧礼

萧鑫

我出生在一个封闭的西南小城,它坐落于群山之中,闭塞和落后由来已久。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是这座小城长期以来对外沟通的唯一渠道。从初三开始,我离开了这座城,独特的乡音使得我在任何其他地方都会很快被发现是一个“异乡人”。在离家的生活中,我的乡音改变得很慢,但是比它变得更慢的是这座小城,以至于我常常向父母感叹它跟我小的时候比起来基本上没有任何变化。但也许,它只是比其它城市变化得慢了一点点。
而我常年游学的城市——重庆市区,则是一个让人觉得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变化的地方。高楼大厦伴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而不断崛起。让人眼花缭乱的霓虹灯几乎把黑夜都染上了七彩的颜色。人们在麦当劳、肯德基以及一系列国外名牌专卖店中来来回回,享受新世纪的时尚和风雅。

迥异的两座城市,在2011年因为一个悲伤的事件,被我突然联系了起来。那一年我的祖父去世了,这一不幸不仅给我们带来了悲伤和泪水,同时还带来了两场不一样的丧礼。由于爷爷晚年长期居住在重庆市区,再加上一些近亲也在市区工作和生活,因此,家里面决定在重庆市区和作为老家的小城分别举办一次丧礼。我作为家属,参与了这两场丧礼的全部环节。在这一过程当中,我发现两座城市的两场丧礼之间有着一些巨大的差异,或者说不止是反映出两座城市的差异,并且折射出了某种传统和现代的交织。

1
群山外的丧礼
市区的丧礼按照规定必须在殡仪馆举行,这在市区这样一个大城市被严格的执行和遵守。殡仪馆坐落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它像所有其他成熟的市场经营者一样,对于自己的事业有着一整套现代化的精密经营方法。专业化的分工和有组织的管理使得人满为患的殡仪馆显得井井有条,秩序良好。人们按照组织安排进行祭奠、完成各种拟定的程序。与传统的五服习俗不同,市区丧礼中家属并不需要“披麻戴孝”,只需要带一个简单的臂章来表示与逝者的亲属关系。他们除了在穿着上保持低调外似乎并没有其他的复杂要求。至于传统习俗当中的守夜一项,也被轻轻的略过。从简和低调是这个城市当中丧礼所遵循的原则。现代化的生活节奏和模式使得城里人越来越倾向于一种完全简洁的丧礼,一种显得更个人化的简短仪式。具体来说,就是直接入土为安,不需要过多的程序和等待,只需要近亲在入土时默默地悼念和悲伤。

宗族组织的崩溃使得举办丧礼很大程度上成为了很少一部分人的事情,这使得负担相对加重,而快速的城市生活让这些没有宗族依靠的个人希望减少生活中的劳累,并且个人主义的思想也让他们认为传统习俗所造成的这些劳累是无意义的,因为这些习俗本身就显得愚昧和虚伪。而独生子女的政策,也使得这些人害怕自己的子女难以承担丧礼的重负,他们不希望给孤独的子女带来麻烦。市区里的丧礼背后似乎可以看到一副现代化的面孔。现代化的发展所带来的思想、经济、生活以及问题使得丧礼这一社会活动沿着某种注定的方向发展和延伸。

2
小城的丧礼
小城的丧礼与市区完全不同,比如虽然国家仍有规定必须在殡仪馆举行,但是在这样一个小城里,总是可以找到熟人来解决这些规章问题。县政府一度也曾严厉执法,但由于屡屡遭到亡人宗族的集体反抗而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在正式举办丧礼之前,亡人的近亲会将宗亲当中比较有威望的人物集结起来讨论丧礼的具体进程,并且确定好每一重要程序的负责人和总负责人(总负责人在当地被称为“管家”),而后这些宗族的“大人物”们会将举办丧礼的消息通知给其他宗亲以及与本族有密切联系的家族。这一事先的动员活动,使得有足够的人手来组织和参与丧礼,以使得整个丧礼变得“热闹”,就像一个宗族的聚会一样。而似乎,这也是整个丧礼的重要目的和成功与否的标准。因此,宗亲们一般都会要求在热闹的街道旁设立悼念的灵堂,然后会请有经验的锣鼓手在整个丧礼的过程当中演奏,这样的场面和声势似乎是在向整个小城的人们展现这个家族的力量和“面子”。
小城的丧礼习俗是在“面子”这场权力游戏当中被长期固定下来的活动,它被这里的人们所认可,只有遵循这种规则,人们才能获得权力——被人尊重和认同。而这些规则的形成与传统的社会结构、观念又密不可分。离开了宗族,这种盛大的丧礼场面就会显得无法想象。而对于市区的城里人而言这场“面子”的权力游戏似乎已经结束或者显得落后了。

小城的大人们现如今也开始对传统的丧礼习俗有些厌倦,他们开始担心自己的独生子女能否承担起重担,因为他们也逐渐发现宗族的联系已经越来越弱。没有徒弟的法事“先生”们也越来越忧心忡忡,他们开始学习一些现代葬礼的东西以适应年轻人的口味。那些接受了先进教育的回乡少年,对于这种显得充满迷信和落后的丧礼也开始抱怨,他们期望家乡能够更“先进”一些。当人们的内心认同发生变化的时候,这场权力游戏的规则也就开始发生变化,而当这种变化达到一定程度时小城的丧礼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过眼的云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这座闭塞的小城也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3
群山内外
对于两座城市举办的两场丧礼,在逝者的家属之间也有着许多的争议。有的家属认为市区的丧礼过于简单和沉闷显得没有“面子”,而另一些家属则认为小城的丧礼充满了愚昧,不如市区的先进,落后的小城人似乎也总想着如何利用丧礼来大赚一笔。对于处于不同游戏规则的人来说,他们相互间的看法总是充满了批判的冲动,这当中有许多有趣的事情。对于转型中的我们而言,传统和现代是交织的,相异的游戏规则在争取自己的存在空间,就像现代和传统在相互争夺空间一样。而这种争夺不仅表现为一种宏大的政治斗争,有时在一个小小的家庭里,一场简单的丧礼当中就被表现得淋漓尽致。对此我们似乎很难判断谁对谁错,就像围绕我故乡的群山一样,有的人认为那像老虎,有的人却认为那像一个睡美人,而有的人执着的认为那是一口永远也跳不出的井,然而群山终究只是群山而已。

编辑/杨林毅

作者萧鑫,中国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