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路边野餐》:巴黎拉丁区的“big-an”毕赣 | 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原载于《财新文化》,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感谢陈振铎老师对微思客的大力支持。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
编者按
导演毕赣来自贵州凯里,1989年出生。继赢得台湾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后,11月30日又摘得了法国南特三大洲电影节金气球奖。

微思客的“电影与城市空间”栏目欢迎读者来稿。投稿请寄wethinker2014@163.com

巴黎拉丁区的“big-an”毕赣

陈振铎

毕赣带着他的《路边野餐》来巴黎了。他是谁啊?

法国人发邮件说这是一个“我从来没有听过的名字呀,但是好多好重要的朋友都在推荐他的作品,所以我也推荐大家去看看!”

神了,他是谁啊?作为一个中国的“资深”伪影迷,我也不认识。

可就是这么一位没几个人认识的导演和他的作品,在12月2日巴黎左岸拉丁区的小影院,电影放映前半个小时,门口已经排了30多人,放映后50座的小影厅挤满了人,还不断加座。这在不是观影高峰期的上午,已经可以用“盛况”来形容了。

谜底揭开。毕赣来自贵州凯里,89年出生、毕业于山西传媒学院的新锐导演。赢得台湾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后,刚又摘得法国南特三大洲电影节金气球奖。相对于金马奖,后面一个奖对国人来说相对陌生,它有什么分量?1984年,侯孝贤靠《风柜来的人》获得此奖杀入法国,在国际影坛开始竖立了他的地位 ,随后有蔡明亮于1993年,贾樟柯于1998年获得此奖。

来看电影前一周,杭州采访过导演的朋友用了八个字形容他:好能干的,聪明得紧。后来在朋友圈看到有朋友在转发点映信息,标题是“45分钟的长镜头”。没来得及看简介,奔向拉丁区,尾随30多人的长队伍进入毕赣和他的故乡世界。

电影开始时,散慢的节奏真跟侯孝贤的影风一样闷,这时伴着密闭的空间和舒服的暖气,入梦片刻,醒来环顾四周,不少人也在梦游啊。随着电影高潮的出现才重新回到导演设好的起伏。还好据说前半部分的散慢是导演故意的,等到45分钟长镜头出现时,随着自然而然的笑声,开始迷迷糊糊的地方也懂了。

导演说不爱设隐喻,自己是用诗意的浪漫做“梦”。这些梦,和影名的四个字串在一块,形成了他自己的“凯里蓝”,拍摄技术、叙事方式,隐隐约约地呈现出导演自己最尊敬的两位导演——侯孝贤和塔尔科夫斯基的合体:用大量的生活化长镜头和空镜的想象,在自己熟悉的乡土衍生出一种狭长又悠远的时空,让在现实中已经破碎或逝去的故土,在电影创造的空间中变得意犹未尽。

路是整部片子的基础空间,所有浪漫的想象,都有路的场景:铁路、山路、水路、田间小路、街巷里弄的路。妙的是导演用路做成了梦生成的空间,无论是刚开始的铁路隧道、火车和房间交汇的特效,还是主人公陈升扫墓祭母前在山路骑着摩托车听着音乐,或者是45分钟长镜头中,搭乐队的皮卡车、卫卫的摩托车、在面包车的交谈,电影用静止的路,配合流动的人和车,营造了导演想铺垫情节的空间。

边是人和空间的交汇。边缘的人,边缘的城市,边缘的村镇。电影在开始的一个小时中,镜头多次从山上眺望凯里县城,市中心30层的地中海式公寓,在一片低层街区中拔地而起,已经和山际线平行。和街区中的赤脚医生、疯子、修车行老板、推土车司机以及小镇上村民等这些普通民众呼应,成为一种撕裂的边,不那么悲剧,却足够深刻。

野是空间和人交互之时的情趣,乡野,情趣野,影片摆脱了贾樟柯影片中农民的乡土感,把乐趣和浪漫放在第一位,比如在山里的长镜头中,老陈在裁缝家忽遇发廊妹,立马暂时抛弃了自己找侄子的念头,借理发之名勾搭妹子,又在房前唱情歌的那出戏,那种不矫揉造作的朴素,意趣横生。

餐是什么?是电影本身,是让观众的咀嚼有味、留有余香的交互之味。到这里我才明白朋友说毕赣“聪明”的妙处。就如他自己所言,因为爱一闪而过的东西,所以在不同的作品中融入了各种声音,《金刚经》里的雷声,山谷的乐队声,这种有意无意的布置,让味变得立体和丰富。

不得不提两个幕后团队——“天画画天”和“深焦”。前两年在杭州和上海分别看完杨瑾《有人赞美聪慧,有人则不》和李睿珺的《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对天画画天出品中国艺术电影创下的新高度已经刮目相看;而深焦作为潜伏在巴黎的一群年轻电影人,突然也以一种新锐的姿态稳定地驾在中法电影界之间,让人惊喜和翘首。

有诗意的当代文学和讲生活的艺术电影相融合的电影,可能会是大陆华语人文电影的突破口。当问道未来的计划,毕赣口称随性,心藏“野心”,他把用长镜头、把这部路边野餐的英文名定为《Kali Blues》已经说明了他把侯和塔尔科夫斯基作为标杆的志向。毕赣是否会继侯和贾之后成为华语人文电影的新代表,观众、导演和公司,还得有“慢慢来”的心态。毕竟,侯孝贤在南特之后花了9年进入嘎纳,好的导演仍需要思想和作品的延续才能体现。

毕赣能不能成为他名字所隐喻的big-an(伟大的人)?还是三个字:慢慢来。

 

编辑/朱小朱
作者陈振铎,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社会学博士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