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让法院愉快地解释宪法?| 微思客

★本文经微思客首发,感谢姚岳绒教授对微思客的大力支持!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授权。

法院应该如何实施宪法?

姚岳绒

在我国法院与宪法关系中,“宪法司法化”这一主题的讨论是最为深入,也是最能引发公众对宪法的关注。早在1993年时就已有宪法学者研究宪法司法化的必然性与可行性探讨(胡锦光),但此文并未引起人们对法院与宪法问题的关注。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就山东省高院关于齐玉苓案诉陈晓琪等案的请示作出一则批复,内容为:“经研究,我们认为,根据本案事实,陈晓琪等以侵犯姓名权的手段,侵犯了齐玉苓依据宪法规定所享有的受教育的基本权利,并造成了具体的损害后果,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法释【2001】25号)。

批复公布当天,时任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黄松有法官在最高人民法院机关报,即人民法院报上发表署名文章,题为《宪法司法化及其意义:从最高人民法院今天的一个<批复>谈起》。此文以美国“马伯里诉麦迪逊”案开创美国法院审查与解释宪法为例子,明确主张我国司法实践中也可以逐步将宪法引入诉讼程序,并作为审理案件的法律依据而在裁判文书中援引。随后,山东省高院就齐玉苓案作出的判决书中直接援用了《宪法》第46条关于教育权的宪法条文。齐玉苓案批复掀起了我国宪法江湖的浪潮,各路人马围绕“宪法司法化”展开了关于法院与宪法之间一场极有声势的研究与讨论。

齐玉苓案所引爆的“宪法司法化”讨论,其核心在于我国法院与宪法的关系,本质上则是在讨论我国法院是否可以实施宪法以及如何实施宪法。要确定我国法院在实施宪法中能起何种作用及如何实施,答案必须从《宪法》自身中寻找。法院职权属于宪法配置的国家权力内容,其有何种职权首先必须源自宪法。如果脱离《宪法》寻求法院在宪法实施中的功能与作用,甚至一厢情愿的赋予法院承受不来的权力,其命运注定失败。

如果脱离《宪法》寻求法院在宪法实施中的功能与作用,甚至一厢情愿的赋予法院承受不来的权力,其命运注定失败。

法院的职权为审判权,若讨论法院如何实施宪法,关键问题只在于:审判权行使过程中能不能以宪法为依据作出裁判?回应这一问题的宪法依据只有一个,即现行宪法第126条:“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那么第126条的“法律”是否包含宪法?如果包含,那意味着我国法院有权依据宪法行使审判权,反之则无权依据宪法行使审判权。因此,所有问题都归于第126条“法律”外延的确定。

据于《立法法》,作为一般意义上的“法律”,也是法律术语上而非理论术语上的“法律”,其外延可作广义与狭义两种区分。广义的法律包括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等8类规范性文件;狭义的法律仅指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修改与解释的,以“法”、“决定”、“修正案”等名称呈现的法律规范性文件。“法律”在宪法中单独使用的情形有三:

一种情形是“法律”并无特定外延。如序言最后一自然段即“本宪法以法律的形式确认……,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这两处的“法律”的用意只是在于强调宪法的法律规范性,而不是一份宣言或政治纲领。

另一种情形是“法律”仅指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修改与解释的法律规范性文件,即狭义的法律。如《宪法》80条规定由国家主席公布法律中的“法律”。第62条、64条、67条中所出现的“法律”也属于此种情形。

再一种情形是:单凭宪法文本无法判断“法律”的外延,还必须结合其他相关法律,特别是《立法法》,甚至还要考虑与法律相关内容的性质及一般的法理原则,才能确定“法律”的外延。如《宪法》第34条规定的“依照法律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除外”——依《立法法》第8条与9条的规定,剥夺政治权利只能由法律规定,并且属于绝对权限,不能授权——因此,此处“法律”即为狭义法律。又如《宪法》第13条规定的“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依《立法法》第8条,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只能制定法律,但由于其不属于第9条的不能授权立法的事项,因此,此“法律”一般情形下是狭义的法律,但如果在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授权的情形下,其也可能包括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

可见,无论宪法文本在何种意义使用“法律”,“法律”一词的外延肯定不包含宪法。由此,据于宪法文本上、下行文与逻辑结构以及授权性条款内容,如果宪法文本中所欲表述的内容包含“宪法”时,制宪者们会明确采用“宪法”这一词语来表达。换言之,我国制宪者立宪过程中是刻意将“宪法”与“法律”加以区别,而无意于采用泛化的、在外延中包含宪法的“法律”。此外,1982年宪法制定之初就宪法实施就已是被立宪者关注的问题,采用普通法院模式还是专门机关模式是讨论已久的问题,但最终制宪者们还是选择搁置是不是需要成立专门机关来实施宪法,而是认为待成熟时再作体制修改,并且指出全国人大根据需要设立专门委员会这一宪法规定就给未来专门机关实施宪法留下的空间。由此可见,现行宪法制定之初,就未曾设计过让普通法院适用宪法。因此,第126条“依照法律”中的“法律”的外延不应包含宪法。

据于宪法文本上、下行文与逻辑结构以及授权性条款内容,如果宪法文本中所欲表述的内容包含“宪法”时,制宪者们会明确采用“宪法”这一词语来表达……我国制宪者立宪过程中是刻意将“宪法”与“法律”加以区别,而无意于采用泛化的、在外延中包含宪法的“法律”

我们或许还可以通过比较法的方法来找到更多佐证。苏联虽已不复存在,但其宪法内容对我国宪法文本影响不可谓不大:1936年的苏联宪法可以说是我国1954年宪法的蓝本,而我国现行《宪法》正是以1954宪法为基础制定的。无论1936年苏联宪法,还是1977年苏联宪法,在规定普通法院审判权依据时都采用了“服从法律”的表述。在法国、德国、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叙利亚等由专门机关(而不是普通法院)行使违宪审查权的国家,其宪法文本在规定普通法院的审判权依据条款时也同样采用了“只服从法律”的表述。相反,在俄罗斯、希腊、日本以及韩国等允许普通法院行使违宪审查权的国家,其宪法相应条款则一致采用了“服从宪法和法律”的表述。由此可见,采用“服从法律”这一表述即意味着普通法院无权行使违宪审查权,其中“法律”一词外延自然不包括“宪法”。

综上,我国现行宪法第126条中的“法律”一词的外延中不应包含宪法,我国法院也因此没有依据宪法行使审判权的权力。这意味着,任何试图证明我国法院有权适用宪法的尝试都难以成功;而冒违宪之风险论证我国法院适用宪法之合法性与正当性的做法,只能破坏宪法,而并非在推动我国宪法的有效实施。

任何试图证明我国法院有权适用宪法的尝试都难以成功;而冒违宪之风险论证我国法院适用宪法之合法性与正当性的做法,只能破坏宪法,而并非在推动我国宪法的有效实施

问题在于,我国法院在实施宪法过程中是不是真的无能为力——或者说,是不是因为其无权以宪法为依据作出裁判,就应该置身于我国宪法有效实施之外?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在我看来,法院在宪法实施中其实大有可为,关键看它想不想与敢不敢。现行宪法第126条“法律”不包含宪法,能确定的是法院无权依据宪法行使审判权,也即法院无权直接依据宪法规范作出裁判结论,更无权通过解释宪法裁决违宪法律、法规因违宪而无效。但这一结论并不否认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以说理方式理解宪法精神以及内容,从而在依据法律作出审判结论时能积极、良性地遵守宪法。可以说,这是法院在实施宪法过程中的最大功能。

法院无权依据宪法行使审判权,也即法院无权直接依据宪法规范作出裁判结论,更无权通过解释宪法裁决违宪法律、法规因违宪而无效。但这一结论并不否认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以说理方式理解宪法精神以及内容,从而在依据法律作出审判结论时能积极、良性地遵守宪法

换言之,如果我们将宪法实施区分为适用宪法与遵守宪法二途,那么我国法院只能也必须通过遵守宪法这一路径来实施宪法。法院遵守宪法在审判权行使过程中的表现是:在裁判文书的说理部分可以充分并鼓励法院多挖掘宪法精神与内容,多将法律、法规等内容与宪法相联系。如果我国法官能在裁判理由有自觉理解宪法的思维与习惯,这对于我国宪法意识的培育,促进宪法真正落实,将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贡献。

我国法院只能也必须通过遵守宪法这一路径来实施宪法。法院遵守宪法在审判权行使过程中的表现是:在裁判文书的说理部分可以充分并鼓励法院多挖掘宪法精神与内容,多将法律、法规等内容与宪法相联系。

法院在判决的理由说明过程中援引宪法,这并不意味着法院在适用宪法,而只是对宪法的理解与遵守;但如果在裁判文书的判决依据中直接依据宪法规范,那就是在适用宪法。有人可能会认为,这种宪法实施的判断是不是过于机械,是不是也是在回避某些焦点问题?这种观点在笔者看来并不成立。客观上,遵守宪法是一项义务,依据宪法,人人有责;而适用宪法是一项国家权力,这必须由宪法授权,无授权无权力。因此法院即便无权适用宪法,但却有义务遵守宪法。也有可能有人会认为,如果在判决理由中援引了宪法原理或内容,但在判决依据中不依据宪法规范,那是不是在逻辑上很突兀。这个问题的担心有一定道理,但这不是法院如何遵守宪法的问题,而只是反映出我国裁判文书撰写格式过于僵化的问题。还要注意到,很多时候法院在裁判依据中使用宪法规范反而是画蛇添足。如山东省高院在齐玉苓案判决书中写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6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9条……”。实际上这两个条文内容完全雷同,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

面对宪法实施在现实中的虚置,笔者也常常异想有一种新的路径去适用宪法,毕竟与遵守宪法相比,积极地适用宪法,特别是适时地进行违宪审查活动,是最能直接推动宪法实施的路径。但是,在现行《宪法》之下,法院并没有适用宪法的权力,这是容不得因为异想、或因为急于推动宪法落实而可随意改变的。

作者系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

若对同一主题另有赐稿,敬请联系微思客法律版块编辑 善泽:zhizhou.wang@wisc.edu
编辑 善泽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