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成吉思汗的子孙,为何义无反顾废除死刑?| 微思客

本文转载自“台湾废除死刑推动联盟”网站。如需转载,请符合该网站要求。

编者按:
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不过,这一天总会不经意地被我们忽视。今天,微思客希望带您关注我们的邻国蒙古国。
2015年12月3日,蒙古国国会正式通过新修正的刑法,“死刑”正式从蒙古国的法律当中废除。由此,最重的刑罚变成了“无期徒刑”。新刑法将于2016年9月生效。这标志着,蒙古国成为全球第102个废除死刑的国家。
蒙古国现任总统 Tsakhiagiin Elbegdorj 于2010年1月14日执政时,宣布暂停施行死刑。2012年1月5日,国会以九成的支持率,批准《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第二议定书,也就是“废除死刑”的法案后,蒙古国会于2015年12月3日通过新修正的刑法,死刑在法律上正式废除。
以下,我们转载的是吴豪人《二二八六十八周年谈蒙古废除死刑》的“节选”。如需阅读全文,还请各位读者,翻墙到“台湾废除死刑推动联盟”网站阅读。

 

二二八六十八周年谈蒙古废除死刑

吴豪人

法国前司法部长Robert Badinter在『为废除死刑而战』中曾经提到:

「在支持死刑与反对死刑的两派之间,各种论据都已经交换穷尽。做出废除死刑的选择已经完全是一个道义范畴的问题,但是,做出废除死刑的决定则是政治性质。整个问题就在这里。」

诸如废除死刑等艰难的「决定」(而非选择),乃一国政治意志的展现,甚至也等同于该国政治领袖政治意志的展现。而且此等决定之艰难,只见诸民主国家。因为政治领袖的决定,必然伴随失去选票的风险。在Badinter眼中,能够不惧失去选票也要贯彻自我信念的政治人物,当然就是他的亲密战友,法国前总统密特朗。不过,在2010年的蒙古,甫上任七个月的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却也不让密特朗专美于前,开启亚洲民主国家政治领袖之先河,正式宣布他废除死刑的决心。

国土面积156万4千平方公里(约为台湾的43倍)、全国总人口286万8千人(约为台湾的八分之一弱)的蒙古国(Mongolia),除了近乎滑稽地、仍然被中华民国行政院蒙藏委员会所「管辖」之外,长久以来似乎始终不存在于台湾人「国际观」视野之内。事实上,蒙古从共产党(人民革命党)专政转型成为民主国家的时间点(1990年),与台湾的民主转型时间点(1987年-)几乎重叠,而且两国的民主转型均由威权时代的执政党主导,也同样的均为不流血革命,并透过普选,成功的政党轮替。在这段期间,蒙古对于民主人权的追求,无论在宪法、国家体制与法治的变革,乃至于与国际人权标准的接轨,莫不全力施为,同时成效卓着。例如,就笔者所知,现任蒙古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是全世界政治领袖之中,唯一一位受邀至北韩访问,而且在纪念演讲中公开疾呼自由人权的重要性,并高呼「暴政必亡」的外国元首。在这场演讲中,他也列举了许多蒙古民主化之后的重要人权政绩,例如开放党禁、民主选举、制定新宪、司法改革、非核家园等等。而其中与台湾相较之下,最具强烈对照性的,正是废除了死刑制度,而成为东亚诸国之中,第一个废除死刑的国家。

人类史上「最大的杀人魔王」成吉思汗,他的子孙「为何」义无反顾的废除死刑?

我在2014年9月23日至10月2日之间,与台湾废除死刑推动联盟数位成员前往蒙古,进行实地调查。从结论而言,此行最大的「意外收穫」,是发现了「死刑存废争论并未撕裂蒙古公民社会。而政治人物也无需裹胁/屈从『民意』,或与『民意』对决」的现象。箇中原因甚多,族繁不及辈载。但是至少这个现象本身,却间接的证明了:台湾(以及日本、美国等)社会的死刑论争,无论正方与反方,在问题的预设上(=价值/信念的认识与信赖上)有多么的特异。

2010年1月14日,额勒贝格道尔吉总统在蒙古大国会(the State Great Khural)所做的演说「The Path of Democratic Mongolia Must be Clean and Bloodless」,在亚洲人权史上,是一份不容忽略的历史文献。在这场对全体国会议员的演说中,额勒贝格道尔吉总统首先力陈「蒙古民主宪法的终极目标,在于捍卫自由与人权」,「而正是因为我们捍卫了宪法,所以才能够成功地达成许多强化我国社会人权、自由、与司法正义的成果」。但是,仍然有许多未竟之功尚待完成。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蒙古宪法视为至高无上的人权──生命权的维护。接着,他列举了八项废除死刑的理由。

(I)赦免一条生命,并不等于免除其刑罚

(II)死刑之不可回复性(冤桉之不可避免)

(III)死刑之滥用(转型正义)

(IV)国家杀人(死刑)不但不值得讚美,反而是最为贬损人性尊严的刑罚。(并论及蒙古宗教与文化中的生命观)

(V)废除死刑才能与国际人权基准接轨

(VI)一个执行死刑的政府,没有任何道德权利要求她的国民「相信你们的国家,对政府要有信心」

(VII)维护蒙古做为一个民主人权国家的国际声誉

(VIII)死刑绝对无法遏止凶恶犯罪(犯罪者害怕的不是死刑,害怕的是正义与公正的审判)

以上八个废除死刑的理由,有不少与台湾废死者的主张重叠。比较显而易见的,例如「死刑之不可回复性」「与国际人权基准接轨」「死刑绝对无法遏止凶恶犯罪」。其他的理由,纵使社会或历史脉络未必相同,大致上也可以在台湾的废死论中找得到,除了理由(VI)──如果不是一个充满政治道德感的政治人物,绝对说不出如此具有启蒙主义精神的话语。这句话甚至远远胜过了Badinter所乐道的密特朗。因为密特朗的坚持,出于一个杰出政治家的个人信念,而额勒贝格道尔吉的坚持,却来自于对人权普世性的全然乐观。额勒贝格道尔吉并不是密特朗的彷效者,他更接近美国的开国元勋们。

然而,台湾与蒙古(甚或法国)最大的不同也正在于此:这八个理由,在台湾是由公民社会中的部分成员提出的;而在蒙古,却是由民选总统在最正式的政治场合亲口说出来的。换言之,蒙古(法国)的政治领袖做出了最艰难的政治决定,并且自负所有风险。因为额勒贝格道尔吉总统废除死刑,是在第一任总统任期内。他仍然必须承担连任之际选票流失的政治风险。事实证明,他通过考验,并在2013年大选中获胜,续任蒙古总统。相反的,台湾的政治领袖,则仍然龟缩在「民意」挡箭牌的后方,继续嗯嗯啊啊的「听您之言颇有理/可是我们不敢说/大概或者也许是/的确好像差不多/既然如此想必对/不过恐怕不见得/建议各位再研究/最好大家多斟酌/总之等以后再说/请问您意下如何」。

当然,额勒贝格道尔吉总统的废除死刑政策,之所以能够得到国会不分党派的全面支持,甚至也未曾引起国民的反感而斲丧个人政治生命,其立论自有坚实的历史、文化与社会基础与共识。不过,既然是二二八专辑,在这裡我只想集中在(III)死刑之滥用,也就是蒙古的转型正义与废除死刑之间的关係。

根据日本法学家岛田正郎的研究发现:无论是最重大的私人间加害行为,或对于所谓「公家权威」(国家体制)的反抗,「科以死刑,不许收赎」的规定,若对照蒙古历代的法律制度变迁史观之,几乎都是外来统治者(清朝=中国、苏联)的片面强制规定,根本不是蒙古民族的传统法,遑论传统「法感情/法意识」。死刑的大量科处,来自嘉道年间的「中华=殖民宗主国法系」的强制。易言之,中华法系「罪大恶极,依律当斩」的死刑观,在蒙古人的历史经验裡,依的是异族强权的律,当斩的大罪,也不过就是不听中国的命令。所以所谓的「五族共和」,就蒙古乃至于其他的「边陲民族」而言,也不过就是一段被殖民的历史。而蒙古如此的历史经验,在1921年名为独立实则成为苏联的附庸之后的、漫长的70年中,则继续被传承下去。

蒙古在1930年代,受到疯狂整肃异己的苏联史达林主义影响之下所进行的大屠杀,其惨烈程度完全不逊于二二八。额勒贝格道尔吉总统坚决废除死刑的第三点理由「国家对死刑的滥用」,指的正是这一段历史:

「蒙古人已经受够了死刑这个选项。历史在已经明确揭示了这些事实:从1937年10月,到1939年4月,仅仅16个月之间,就由所谓的特别全权委员会51个法庭判处并执行了20474个蒙古公民的死刑。其中宣判最多死刑的单一法庭,竟判决了1228人死刑。而且有证据证明,其中包含8位女性。」「许多蒙古人都相信,有外国势力介入这个大整肃行动。可见如果我们保有死刑制度,不仅会被国内力量使用,也极可能为外国势力所使用。而绝大多数被镇压整肃的人民,当他们遭处决的时候,均是芳华正茂的年纪。

「很明显的,当时的政治与法律状况并不能与今日互相比较。如今已有了巨大的改变。然而,死刑的本质并没有改变。死刑,就是国家杀人。这点从未改变。在死囚之中,67%的蒙古公民都是20-40来岁的青壮年,而且他们几乎都是初犯。」

而若根据1988年人民革命党党中央委员会总会的推估,这段时期被依「反国家罪」判刑确定者2万5785人,其中被判处死刑者2万39人。

易言之,死刑比例几乎高达八成。蒙古国立大学法律系主任,曾经协助国际特赦组织蒙古分会进行蒙古死刑调查报告的刑法学家Bold Amarbayasgalan教授在接受笔者访谈之际,除了再次强调「大整肃」恐怖时代的经验形塑了蒙古人的「死刑观」之外,还特别提醒:

「不要忘了,1930年代的蒙古只有100万左右的人口,却有两万以上的人遭到国家处决。换句话说,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受难人,每家每户都是被害人家属」。

如果根据另一个数据,1930年代蒙古的人口其实只有73万8千人,那麽受难人的比例就更为惊人。而且这个死亡数字,还不包括被屠戮的17000个僧侣(所以蒙古佛教界可是强烈支持废死的喔)。在此,我们可以理解到,转型正义的反省机制与蒙古废除死刑动机之间强烈的因果关係。但是,蒙古对于转型正义的反省,并非纯然的「自省」,同时也与其地理政治学的处境息息相关。

(作者吴豪人,台湾辅仁大学专任副教授)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