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日本青年:对于独立思考,我们和中国人没有差异|微思客沙龙多伦多场实录(上)

前言
中国和日本的关系,从来都不只是一个国家层面的议题。中日民间的交流与沟通,因受到各种因素的限制,一直以来无法更加深入。这种限制的背后,给双方互信机制搭建添加了许多不必要的难度。比如,这次我尝试做这个沙龙,邀请了这几位日本年轻有为的青年们;但之前由于并不相熟,所以直到举行前一刻,大家还是有所顾忌。直到沟通后,大家对于彼此更加熟悉,才放心大胆地将自己内心最真实、也最理性的想法说出来。客观上,大家的互相信任,是这次沙龙对话的质量提升的关键;而大家对于理想信仰、独立思考以及全面表达的坚信,也为以后更佳深入的交流提供了契机。 我真心希望,这样的沙龙,无论大家是否同意对方的观点,都能带来思考和启发。

跨越民族主义话语:当代中日青年如何求同存异?(上)

时间:12.2 多伦多时间下午5:00-7:00

地点:MA Office, Department of East Asian Studies, University of Toronto

参与者:
1、日本青年3名,为保护其隐私,已匿名,下文以J1, J2, J3代替。
2、Anthony Roth, 罗马尼亚裔加拿大人,多伦多大学东亚系硕士在读,关注日本近现代民族主义

3、Stephen Choi, 韩裔加拿大人,多伦多大学东亚系硕士在读,曾长期居住在日本东京

主持人:
杨松林:多伦多大学东亚系硕士在读,微思客“海外汉学与反思”栏目编辑

以下为沙龙实录
开场白:
欢迎大家来到微思客沙龙多伦多场第一期:“日本青年谈偏见”。中国和日本青年,在面对沉重的历史包袱,民族主义话语和身份压力下,如何做到在一种平等理性的环境中相互交流,相互沟通,互通有无,求同存异? 也许这次带有试验性质的沙龙,会提供我们一种思考的可能。
本次沙龙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请日本青年就微思客大陆读者提出的相关问题,无论尖锐如否,直接作答;第二部分,日本青年就自己感兴趣的中国话题,或“中国印象”,像大陆读者发问;第三部分,所有参与嘉宾,就对于如何实现中日青年平等沟通与求同存异,提出自己的看法。希望这次沙龙,既有观点交锋,能火光四溅,也更多理性交流,互相理解。
话不多说,直接进入正题。
1
就大陆读者对日本疑问和偏见,日本青年作答
1
对大陆游客:有不满,但日本人也要学会理解差异与自我反思
Ysl:首先谈谈大陆游客问题吧。根据中国艾瑞咨询的相关调查显示,东京在2015年正式成为了中国游客首选的旅游购物目的地:“在2015年春节10天时间,超过45万中国游客在日本花了近60亿元人民币用于购物”。有大陆微思客的读者对此问道,“大规模中国游客进入日本,是否会影响到日本人对他们的印象?”
J1:我不得不说,影响是肯定存在的,尤其在东京地区,我们时不时会去涩谷或银座购物.但很多中国人由于是组团出游,一大片人集体出现在东京的某个地方,说着汉语,这确实会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比如我分享一个不大成熟的经历:“有一次我特别想去一间餐厅吃饭,但还没进门,一整团中国游客就把所有地方都占了,我自己会觉得有一些不开心。”

J2:确实有这种想法,日本有个词叫做“爆買い”,说的就是中国游客大规模进入东京,涌入到市中心,商店;而且由于是组团,大家普遍觉得好像东京被中国人“侵略”了,所以会有些许的不满。


中国的“爆买”现象引起了日本社会的关注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日本人对于中国游客会特别反感。实际上,我们也很感谢中国人能来到东京购物,这对提振日本的经济有很大的帮助,尤其是考虑到目前日本经济的不景气。所以我们对于中国游客,相对而言会比较理性
Ysl: 除此之外呢?不知道你们是否了解,之前大陆游客到香港购物,因为两地的文化、风俗、规范上存在一些差异,导致了在民间发生许多矛盾和冲突,也给双方带来了很多偏见和刻板印象。由于文化差异引发的矛盾冲突,在中国游客到日本旅游是否也有发生
J2: 我倒是可以分享一次个人经历。有一天我在东京的地铁上看书,有一个中国大陆的女学生在车厢里打电话。可能是和她男朋友聊着天吧,讲的挺大声的。后来有一个日本男人看不下去了,到了下一站他下车时,走到女生跟前,向她吼了一句,“在日本,你这样做是非常不礼貌的!”那个女生也不懂日语,在异国他乡这么一吼,吓得不知所措,我在旁边看到其实挺心疼的。
J3: 对,我也想说这一点,虽然“入乡随俗”的道理确实如此,但有些日本传统的习俗对于我们年轻人而言,还是挺过时的。比如你看在多伦多,我们完全可以在地铁里打电话(注:其实并不可以,因为多伦多地铁系统太破旧,一点信号都没有。。。),而在日本,这种规范确实有些过时了。
J1: 我想补充的一点是,我觉得日本人对中国游客可能表现出的某些行为的印象,更多来自于媒体的报道。比如像日本许多电视台时不时会报道说中国的某些游客在东京表现不好,影响了东京城市整洁什么的,但就我个人经历而言,我倒很少见到中国人真的在东京做过类似的行为。
Anthony: 这种矛盾和冲突总是不可避免的。你就像车厢内不能打电话,这些细节性的东西很难专门写出来告知。尤其中国人又不一定懂日语或英语,专门写成汉语,怕中国人说这是一种歧视;但不写出来,中国人肯定不会知道这对于日本人而言,遵守这种规范还是很重要的。
2
日本女性地位:“男主内、女主外”现象不能完全归咎于文化特性

日本女性是否更顾家?这个问题一直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

Ysl:好,让我们现在谈谈第二个问题。关于日本女性地位的问题,很多微思客的读者都说,在他们的印象里,日本女性是东亚最传统的。她们通常更倾向于家庭,当家庭主妇,而不是出来工作,有一份自己的事业,是这样的吗

J1: 我自己的感觉并不是这样的。现在日本社会里,大家似乎都会倾向工作,无论结婚前后,甚至生完孩子,女性都不只是呆在家里。当然这也和日本社会的经济环境有关,经济不景气,大家都只能工作,才能养活家庭。而且老龄化社会下,日本年轻人口比例越来越少,对家庭所需要承担的责任和压力也就更大,所以女性当然也需要出来工作。
J2: 我觉得这种日本女性传统顾家的印象应该更多来自于老一辈吧。他们那一辈确实很在意日本女性应该主内,男人要赚钱主外。但我觉得在我们这一代,情况应该会好很多吧。
J3: 但我觉得年轻一代同样有这样的想法,还是会觉得男生应该多赚钱,而女生应该多顾家,做全职太太最好,也许因为各种原因,这种想法表现得并不明显。但若一个男生赚不到钱,而女生赚钱比男生多,那他肯定会很有压力的。

Anthony: 我觉得我要是能主内,女生主外就太好了。

J3: 对,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社会舆论压力的问题。虽然要求女性重视事业的提议越来越多,但在日本,我不知道在中国是否如此,但在日本,男生赚钱太少,肯定会受到一定程度上的指责。这也给他们带来很多压力。


根据《经济学人》援引OECD的数据显示,日本女性劳动工作的参与程度在全球排名倒数

Ysl: 在中国确实也有这种现象。中国好多人批判它说这是“直男癌”,我也觉得,有“男权思想”作祟,但我和你观点一样,更倾向于把它看成是一个社会结构的二元化和社会舆论压力的问题。男性似乎天生被赋予了“赚钱养家”的任务,仿佛不赚钱就是没出息,这种压力下,确实给很多中国男性带来困扰。我觉得这和日本有些相似。
Stephen: 我同意你的看法。确实是一个社会性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男女关系,背后是一个社会权力结构的不公。当然,我觉得真正的女性主义,对于社会结构的批判也应该是最根本的。

J1: 这种不健康的现象我觉得在日本也带来了一种问题,比如日本女性现在不仅要出去干活,还要在家里干活,这给女性带来了很多负担。

J2:所以很有意思的是,之前富士电视台做了一个关于日本女青年以后就业倾向的社会调查,发现有接近三分之二的日本女性选择成为家庭主妇,很有意思。也许同时兼顾工作和事业,对日本女性而言压力太大。

Anthony: 但据我所知,这并不局限在日本,事实上在加拿大,也是普遍女性的工作量更大。我更倾向于把这看成是一种个人选择

 

参与者们热情非常高涨,即使在沙龙间隙,大家也没有停止讨论

3
日本人的政治冷漠与幸福感:安倍政府是法西斯?
Ysl: 我们再看看第三个问题吧,我之前也和几个日本朋友交流过这个事情,就是日本人,尤其是日本年轻人对政治普遍冷漠,是这样的情况吗?
J1: 是这样的,日本年轻一辈确实不大在意政治。他们很少参与投票,也很少真正去关注一些并不直接相关的议题。

Ysl: 原因是什么呢?你觉得是因为日本年轻一代问题更多,压力更大吗?

J1: 恰恰相反。我觉得恰好是因为日本年轻一代过得很幸福。日本应该算是目前全球最安全的国家之一,基本没有太多的灾害。我们过得很自由,很快乐,即使来到了多伦多,我也不觉得比我在日本过得自由。正因为这样,我们没必要关注那些乱糟糟的政治。当然,现在有一些经济危机,也许未来我们会开始关注,但至少在现在,我们选择忽视这些问题。
Anthony: 日本人确实认为自己在世界范围内,是属于富裕群体行列里的。

Ysl: 这倒是和中国人有鲜明的对比。在极高压的社会下,中国人普遍存在焦虑的现象,对于政治政策的关注度,也不会因为某些原因而减弱;反而,百姓对于政府会有更多猜测,也产生了很多有意思的轶事。


许多人对于日本的喜爱,都来自于这种慢节奏带来的安全感。不仅是外国人,日本本地人对于自己生活也颇为满意

J3: 应该说我们过去也经历过这种阶段,不过现在这种焦虑感已经少很多了。
J2: 但我觉得,即使在中国这种阶段,我们也不该太过于焦虑。我和很多中国朋友交往过,他们太焦虑,太急于求成,过得一点都不幸福。也许你可以去指责这是社会,弱肉强食,你不得不屈服于丛林法则,但屈服了,你就能过得长远的幸福吗?我不知道纯粹物质享受拼凑的幸福能维持多远,我只知道,提高生活质量,比不知所以的拼死拼活,来得更重要。我们不关注政治,因为我们觉得每天都国计民生的,活得实在太累。
Ysl: 你的这个对比倒很有意思。而且我还觉得,中国形势真的如媒体阐释那样危急险峻,没有任何理想主义存在的空间吗?就个人而言,我是挺相信中国社会能越来越好的,所以没必要焦虑,该有的总会有,慢慢来就好。
J1: 同意,没必要着急。年轻人风华正茂,踏踏实实打好基础最重要,整天忧国忧民,把自己生活过得一团糟,实在是委屈自己啊。
Ysl: 但还有一点我想问大家的,虽然你们过得很幸福,不关注政治。但我看到上次安倍政府要推行“新安保法案”,还是有很多日本年轻人出来反对啊?难道安倍政府有什么魔力,能激发年轻人们对于政治的热情?

J3: 《新安保法案》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决策,我们不想我们的自卫队以“自保”为名,去别的领土作战。这些都是我们的亲人,他们本该留在日本疆土里保护日本,而不是为了一些国家利益而去牺牲自己。所以我们年轻人都挺愤怒的。


“新安保法案”通过当天,路透社当即发布统计,显示接近10万的日本民众来到东京街头抗议安倍政府的所作所为

Stephen: 无意冒犯,就我个人在日本的观察而言,我会认为安倍政府是法西斯政府。
J2: 我倒没有这么强烈的认识,但很多日本年轻人确实不喜欢安倍,他玩弄政治的同时,拉动富人经济。但我们大多就口头嘲笑一下他,并不会真的去投票把他赶下来。

Anthony: 我觉得安倍政府很多国际政策是很糟糕的,但也许正是这些糟糕的政策和荒谬的言论,反而引起了民众的注意,反感也好,支持也好,大家都开始讨论安倍,他就获得足够曝光度。这有点像“反面求关注”。


戏谑的说,安倍和特朗普,在“反面求关注”这一点上,似乎存在许多相似性

J3: 就像特朗普吗?
Anthony: 就像特朗普一样。
Ysl: 所以你们觉得安倍挑动中日关系紧张来实现他政治主张的做法并不喜欢?
J1: 也谈不上喜欢不喜欢,我们就基本不怎么关注他那些做法。
4
日本民族自豪感与民族主义话语:官媒宣传与独立思考
Ysl: 好的各位,让我们一起谈谈第一部分最后一个话题吧,关于日本民族主义话语问题。这也是很多读者关注的点。日本民族主义情绪浓吗?
J1: 我觉得这要两看,如果是纯粹的日本民族主义情绪,我们真的不大强。我们比较欣赏个人独立思考的能力,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主张,有自己判断能力,不会轻易被国家层面故意的民族主义话语宣传煽动;但如果是我们作为文化意义上的大和民族,我们自豪吗?我们当然自豪。是由衷而发的自豪。
Ysl: 这种自豪感来自于什么?
J2: 来自于我们的物产丰富,来自于我们的文化丰富,还有我们的经济成就。
Stephen: 这种认同感来自于那种实际存在的经济、文化成就,而不是那种安德森说的“想象性”构成,那些跟现代日本人没有太多关联的历史成就,很难成为他们认同感的来源。

J1: 对,我们的民族情绪会更加清晰,更加理性,尤其是现代社会里,我们曾经因不理智犯过错,这也让我们表现更为慎重,对和平的要求更为强烈。所有极端思想和政治狂热,我们都会警惕不让它成为日本思想主流。

根据日本著名社会学学者,东京大学教授吉见俊哉的观点,日本的电视对于塑造日本民族主义情绪至关重要,“尤其是50年代开始,日本政府在许多人流聚集场所放置大屏幕的电视,滚动播放日本民族主义思想,这对于日本民族的凝聚力形成至关重要。” 参考自Shunya Yoshimi, Television and Nationalism: Historical Change in the National Domestic TV Formation of Postwar Japan

Ysl: 但很多日本媒体的宣传似乎不是如此?
J1: 日本媒体确实经常有宣扬日本民族主义的说法,但我们现在社会越来越有理性思考的空间,这些宣传不会在本质上改变我们独立思考的能力和空间的。
J3: 就像我们日本年轻人大多都会同意,日本政府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其实不过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的举措而已。所以我们大多会更加理智,懂得去关注最核心的议题,而不是被那些遥不可及的问题影响自己情绪
(未完待续)
作者:
杨松林,多伦多大学东亚系硕士在读,微思客“海外汉学与反思”栏目编辑
编辑:
杨贵,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编辑
校对:
宋韬,法学硕士在读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