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妖魔化中东难民?

*本文首发于《南华早报》(2015年9月18日),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以飨读者。如需转载,请务必联系作者或《南华早报》。

微思客| 编者按

巴黎恐怖袭击之后,“我们应不应该拒绝难民?”这类的论辩迅速占据了公共空间。“难民危险论”、“排斥难民论”,一时间甚嚣尘上。我们为什么要妖魔化难民,特别是中东难民?我们为什么会将恐怖分子、恐怖袭击,与特定的族裔、地区与信仰相连?在世界其它角落遭遇不幸的时候,究竟什么才是恰当的认知与解决之道?这一系列问题都不是可以轻松回答的,但是愿以此文作为我们思考的起点。

为什么要妖魔化中东难民?

张竹林

在对待难民立场上一贯强硬的英国,开始做出退让。葡萄牙表示愿意接受更多的难民。在法国,媒体因为没有在第一时间使用该图片而遭到讽刺和不屑。德法两国首脑发表联合声明承诺“对于那些欧洲是他们最后希望的人,欧洲必须保护他们”。周五当天,马耳他的援助组织“移民离岸救助站”MOAS破纪录地收到100万欧元的捐款。

欧洲的非政府组织表示“冷漠的潮水正在退去”。

在艾兰遇难的图片出现在互联网的第一时间,在法国的一个华人微信圈中,有人这样信誓旦旦:这种家长就应该被判刑。

我在想,如果我的孩子生活在一个终日饱受战争困扰和死亡威胁的国家,我也会尽我所能,带他们远远地逃离这个地方,这是一位父亲的责任,尽管这种逃难有丧生的危险。

在推特上,法国网民贴出一位叙利亚男子怀抱孩子走在雨中的图片,感慨道:最伟大的父亲是叙利亚难民父亲。

在华语社交网络上,还有这么一种逻辑在流传:与其这么多人大老远跑到欧洲来求生,为什么不干脆在他们自己国家的现场去和伊斯兰国作战,也没有家破人亡的后果。

我和正在一起用餐的法国朋友提到了这个逻辑,他们问我,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那么,当时的南京有多少日军,最后死伤多少呢 ?

当然,这完全是两次不同的事件,但事件背后的一致是,手无寸铁的平民,如何能去抵抗凶残的装备精良的罪犯 ?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更多来自叙利亚等国的难民,更猛烈地朝欧洲进军。

奥地利的火车一时中断,从德国开往瑞典的列车,因为数百位难民在途径丹麦拒绝下车而被中止。在逃难路线中最活跃的线路,成千上万的难民越过塞尔维亚边境,冲破匈牙利政府设置的铁丝网。

几天前,一位匈牙利电视台女记者因在拍摄难民的时候用脚绊倒难民,而被整个国际社会抨击,最终她被迫辞职并道歉。

欧洲的媒体和民众,开始认真审视migrant(流动人口)和réfugié(难民)的区别。

现在,从媒体开始,很多人都将此前习惯性的migrant称呼改口为réfugié。这是欧洲的普遍情况。

在华文圈内,有另一番景致。

一周前,在今年初德国华商报发表的文章再度被翻出。这篇署名作者小语的文章 « 难民,在德国得到All Inklusive的特殊客人 » 引发广泛性传播。

文章将在德国申请避难的难民描述成,“一群不请自来,不劳而获,并享受全方位被服务的特殊客人”。此文作者自称是一位国际救援组织的员工,并对德国政府对难民的资助非常不满。

当我将文中的描述向一位法国非政府组织的资深工作者咨询之后,他对此感到极其震惊并认为其中大多内容都在夸大和说谎。

“如果没有一点人道精神,这位华人还有资格去国际救援组织工作吗 ? ”他追问:“难道欧洲就只能按照经济利益来决定接待移民吗 ? 那么欧洲还是欧洲吗 ?”。

在接待难民的立场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多次强调,如果没有人道主义精神,那么欧盟就没有存在的基础。

一些生活在欧洲,并享受欧洲生活的华人并不这么认为。

一位在法国的女留学生在她的微博上发出以下信息:真不明白这么多人道主义从哪儿来,宽容大度接收移民的白莲教请自动取关,无需废话。

这条微博是用来转发另外一篇耸人听闻的文章。文章的标题是:“性侵强奸抢劫案件激增,对难民最宽容态度的德国,这下发现玩大了”。

文章内容大意说是最近大量涌入德国的难民导致有女生被强奸,拜仁富人区老夫妇被人入室抢劫,另有ISIS武装分子混入难民,等等。

我将此文转发给在柏林的朋友,她用德语慎重地搜索了这条消息后确认说,目前德国的媒体都未有相关报道。

几天前,当叙利亚难民抵达德国火车站的时候,当地群众带着食品和礼物去迎接这些受尽苦难的难民。德国的民调显示,60%以上的民众支持接纳难民。每五位德国人中有四位认为,移民并非对他们的日常生活造成影响。

法国新闻电台的记者连线了一位生活在德国的法国人,她讲述了当地政府每月组织居民和难民的见面会,而这类活动并非是叙利亚难民潮之后才出现的。

但是,欧洲的人道主义在微博上遭到猛烈的嘲笑。

一些人痛骂欧洲政府将太多的钱花在那些难民身上,另外一些认为欧洲是自己设下陷阱,诅咒穆斯林难民来欧洲将成为欧洲未来的恐怖分子而欧洲将自食其果。

在将中东难民妖魔化的程度上,没有任何地方能比华文圈更严重。一些是被夸大的和根本不存在故事被一轮又一轮的转发,各种对中东难民咬牙切齿的评论让人发指。连欧洲极右派都羞于说出口的言论不断在华文社交网上传播。

上文中提到的德国华商报,它的的导语中列举了德国难民营被纵火的案例,而这正是被德国民众斥为新纳粹的行为。在一些华人社交网络里,这些被欧洲人抨击的新纳粹行为却被受到宣扬,成为德国人反对难民的一种正当证据。德国总理默克尔曾专门对此表示,绝对不会容忍这种仇外的行为。

至于社交网的主角脸书,也开始承诺要对针对难民的种族歧视言论采取措施。微博呢 ?

在 @石扉克014的微博上,这位媒体人将他的这条微博称为是“一条收获无数谩骂的微博”:中东难民这个事情,我从周遭社交圈与媒体圈观察到的粗浅感受就是,我们这个族群其实已经慢慢丧失了关心,批判与参与国际事务的兴趣与能力。这个GDP总量号称全球第二的潘大经济体,国民的基本事业与文明进步程度,和清末民初时并无本质不同,还停留在吃饱喝足就满足了,躺炕上看失火邻居家笑话的层次。

关于接纳大批穆斯林难民是否为今后出现恐怖分子而埋下伏笔的问题上,在法国新闻广播电台中一位嘉宾说,这些深受穆斯林激进份子死亡威胁的难民,他们正是为了逃避这些恐怖威胁而冒死逃离,怎么能想到他们在未来会成为恐怖势力的一部分呢 ?

欧洲人,作为当事者在呼吁宽容的时候,旁观的一些华人在努力妖魔化难民的路上,越走越远。

(作者张竹林,法国世界报集团记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