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和他的女儿们| 林中路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马克思和他的女儿们

玉照

编者按
戴维·麦克莱伦在《卡尔·马克思传》第一版序言中曾指出,他在撰写马克思传记的过程中,试图呈现的是个人的、政治的和精神的,三个层面的马克思。在既有的马克思研究中,不管是政治的还是精神层面的研究都可谓汗牛充栋。而研究作为个人的马克思,则未免显得和马克思的格局格格不入。毕竟作为无产阶级革命的伟大导师,马克思一直是以全世界受压迫者代言人的形象呈现在世人的面前的。本文试图梳理作为马克思最重要的家人,他的三个出色的女儿,在宣传马克思思想过程中所做出的贡献。主要内容为对现有资料的简要汇编,非严肃研究,请见谅!

1

青梅竹马,互定终生

马克思是特利尔城律师亨利·马克思的儿子,燕妮是枢密顾问官路德维希·冯·威斯特华伦的女儿,两人是儿时的玩伴,可谓青梅竹马。燕妮不但异常美丽,而且具有非凡的智慧和品德。在马克思的故乡特利尔,燕妮更是特利尔的舞会皇后,身边有众多的爱慕者,但燕妮蔑视封建社会和资产阶级社会的一切传统观念,倾慕于浪漫而有才华的马克思。1836年,在离开特利尔前往波恩大学读书的一年后,马克思回特里尔城,向自己热恋的姑娘燕妮求婚,在双方父母未知的情况下,马克思和燕妮互许了终生,当年马克思18岁,燕妮22岁。


马克思夫人)

事实上,燕妮和马克思从相恋到最终走入婚姻并非一帆风顺。在1843年3月给卢格的信中,马克思曾写道:

……我们一订好合同,我就到克罗茨纳赫去结婚……。我可以丝毫不浪漫主义地对您说,我正在十分热烈而且十分严肃地恋爱。我订婚已经七年多,我的未婚妻为了我进行了极其激烈的、几乎损害了她的健康的斗争,一方面是反抗她的虔诚主义的贵族亲属,这些人把天上的君主和柏林的君主同样看成是崇拜的对象,一方面是反抗我自己的家族,那里盘踞着几个牧师和我的其他敌人。因此,多年来我和我的未婚妻经历过许多不必要的严重冲突,这些冲突比许多年龄大两倍而且经常谈论自己的“生活经验”的人所经历的还要多。

燕妮和马克思的婚姻一直遭到燕妮的贵族家庭的反对,尤其是燕妮同父异母的兄长,费迪南·冯·威斯特华伦,后曾任普鲁士反动政府内政部长。在和马克思的婚姻中,燕妮表现出了异常的坚定。在燕妮的坚持和马克思的努力之下,经历重重坎坷之后,马克思和燕妮终于在1843年6月19日在克罗茨纳赫登记结婚。

婚后,马克思和燕妮共育有两子四女,但因为1848年革命之后,马克思一家被驱逐出境,不断受到迫害。由于物质上的贫困和精神上的折磨,他们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先后夭折,最终只有三个女儿长大成人。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和卡尔·马克思以及他的女儿燕妮,劳拉,爱琳娜

尽管饱受流亡生活的动荡和困苦,马克思和夫人仍然竭尽全力让女儿接受了良好的教育。马克思的夫人在给友人露易丝·魏德迈的信中曾写道:

“她们的英文能够运用自如,法文学的非常好,意大利文能够看懂但丁的作品,西班牙文也懂一些。”

事实上,马克思的三个女儿不仅在语言上展现了异常的天赋,她们更在马克思的影响下,成长为坚定的社会主义者和无产阶级社会活动家。

2

燕妮·马克思

1844年5月1日,马克思和燕妮夫妇的迎来了第一个女儿,为了表示对母亲的尊敬,取名为燕妮。小燕妮酷似马克思,被称为“摩尔(马克思的昵称)的复制本”。燕妮从小就表现出了非凡的智力,据奥·巴·沃罗比耶娃和伊·米·西涅里尼科娃在《马克思的女儿》中记载,燕妮十三岁那年保留下来的笔记本上,摘抄的就是希腊历史的摘记,包括希腊人口、斯巴达的法制,梭伦和克里斯梯尼的改革、雅典民主政体等等。

除了对希腊历史的熟悉,小燕妮还特别擅长绘画,1859年,燕妮曾送给恩格斯一副临摹的拉斐尔的圣母像。此外,燕妮从小就渴望成为一名演员,并表现了杰出的天赋,曾在伦敦一家剧院扮演莎士比亚戏剧《麦克白》中的麦克白夫人一角,大受观众赞赏,并获得了报酬。据马克思夫人在给友人的书信记载:

“假如不是由于家里人具有成见的话,她早就登上舞台了。”

在马克思的家里,当时的政治事件,尤其是工人运动的发展状况,一向是主要的谈话内容。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成长,耳濡目染,小燕妮从少女时代起就关心马克思的著作,关心无产阶级的斗争。1864年第一国际在伦敦成立,第一国际的委员们也经常到马克思家中讨论政治事物,在此过程中,燕妮经常帮助马克思处理各种文件,第一国际成立宣言,就是由燕妮亲手抄写的。


马克思和他的大女儿燕妮

1872年5月,燕妮和法国新闻记者龙格订婚。龙格也曾经是巴黎公社的社员,公社机关报《公社公报》的编辑,一位积极的革命成员。巴黎公社失败后,龙格流亡伦敦,经常到马克思家中去,并因此和燕妮结识,二人于同年10月举行了婚礼。

这一婚姻对象的选择,意味着燕妮也要和她的母亲一样,必须和一名政治流亡者同甘共苦一生了。

婚后,龙格被皇家学院聘任教授法文,而燕妮则在克列门特·丹氏学校教授德文。但是,好景不长,随着龙格动身前往法国担任极左派《正义报》的编辑,燕妮只能只身一人带着三个孩子在伦敦。在此期间,燕妮一方面要承担校内繁重教学任务,一方面要照看三个孩子,此外还要帮助龙格在法文报纸上发表的文章搜集材料。为了减轻龙格的负担,燕妮常常把写好的通讯稿寄给龙格,龙格只需将其译成法文即可。

1881年2月燕妮动身前往巴黎和龙格相聚,到了法国以后,燕妮的生活就更加艰苦了。她相继生下了第四个和第五个孩子,由于家务负担过于繁重,燕妮这时候再也无力从事家庭以外的工作。也不再能够帮助丈夫龙格,龙格也因此荒废了给报纸撰稿的工作,对此,燕妮十分失望。由于生活的艰辛,在生下第五个孩子之后,燕妮身体就完全垮了,患了重病。并于1883年1月11日故世,留下了五个孩子,最大的男孩七岁,最小的女孩才4个月。

在1月13日举行的葬礼上,当时在巴黎的各国革命家和社会主义者出席了葬礼。德国社会民主党机关报发表了报道葬礼的文章。恩格斯也写了一篇悼念燕妮的文章:“她这一死,无产阶级失去了一位英勇的战士。但是,她那满怀悲痛的父亲至少有一点是可以宽慰他自己的,那就是,在欧美有千百万工人也和他一样感到悲痛。”

3

劳拉·马克思

马克思的二女儿劳拉,出生于1845年9月26日。和大女儿燕妮一样,劳拉也是多才多艺的。从保留的档案中来看,一份劳拉的笔记簿上写满了她的英文诗,此外,在少女时代,她就把海涅的诗,歌德的《浮士德》以及其他德国诗人的诗篇译成了英文。十五岁那年,劳拉还企图将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译成英文。

和姐姐燕妮一样,劳拉也是马克思得力的助手,秘书。事实上,马克思一生的大部分秘书工作都是由夫人燕妮和三个女儿承担的。夫人燕妮曾说:“回忆我坐在卡尔的小房间,抄写他的潦草的论文的那些日子,是我毕生最幸福的日子。”而她的三个女儿在长大后也开始帮助母亲承担部分秘书工作。劳拉不仅是马克思思想的重要宣传者,在现实的政治实践中,她也积极参与工人阶级的运动和斗争。劳拉本人也以父亲秘书这份工作为荣,在定居巴黎以后,给父亲的信中,往往具名“你的忠诚的前任秘书”。


马克思的次女劳拉·马克思

1866年8月6日,劳拉和拉法格订婚。在马克思的三个女婿中,二女儿劳拉的丈夫是最为大家熟知的,拉法格是法国社会主义者,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法国工人运动的领袖。1868年,劳拉和拉法格于巴黎结婚。婚后,劳拉夫妇在法国积极传播马克思思想,同时劳拉夫妇还积极参加法国工人运动。但是巴黎公社失败后,作为积极分子的夫妻二人,被迫离开巴黎,流亡西班牙和英国。直到1880年特赦后,才重新回到法国。在这期间,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参加工人阶级的运动。

当拉法格全身心投入到工人运动之中时,劳拉则主要从事写作和翻译工作。1867年初,《资本论》刚一出版,劳拉和拉法格就开始这部书的普及工作,并将《资本论》的序言译成法文,刊载在法国共和党的报纸《法兰西快报》上。1869年,劳拉将《共产党宣言》译成法文,恩格斯跟倍倍尔说,“拉法格夫人终于着手将《共产党宣言》译成优美的法文了。”一些同时代的人认为,劳拉在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作品翻译成法文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事实上,劳拉将大部分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介绍给了法国读者。包括难译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等文章。

恩格斯去世后,劳拉在《前进报》上刊登了一则启事,请保留有恩格斯信札的世人将其交给她,当时许多人都响应了这一请求。并且,在马克思的小女儿爱琳娜去世后,拉法格夫妇成了马克思和恩格斯遗著的唯一保存者,在从事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的出版工作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恩格斯逝世后,拉法格夫妇继承了一笔遗产,于是在德拉威尔购置了一幢房子,他们在这幢房子中一直住到去世。这幢房子通常是热闹的,有很多青年人,和无产阶级革命者前去拜访。列宁和夫人娜捷日达·康斯坦丁诺夫娜曾在1910年拜访拉法格夫妇,娜捷日达·康斯坦丁诺夫娜曾这样描述:

“记得有一次,我和伊里奇骑了自行车去访拉法格夫妇。拉法格夫妇十分殷勤地接待了我们……劳拉·拉法格领我到花园里散步,我非常激动——要知道,我面前这个人就是马克思的女儿。我一劲儿瞅着她的脸,不由自主地在她脸上找那些和马克思相像的地方。”

1911年11月25日,即将年满70岁的拉法格和劳拉,双双注射了氢氰酸毒剂,结束了生命。拉法格在遗书中写道:

“我的身体和精神都还很健康。我不愿忍受无情的垂暮之年接连夺去我的生活乐趣,削弱我的体力和智力,耗尽我的精力,摧折我的意志,使我成为自己和别人的累赘。这样的时刻到来之前,我先行结束自己的生命。多年以来,我就决心不逾越70岁这个期限;我确定了自己离开人世的时间并准备了把我的决定付诸实行的办法:皮下注射氢氰酸。我怀着无限欢乐的心情死去,深信我为之奋斗了45年的事业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取得胜利。”
4

爱琳娜·马克思

马克思最小的女儿,爱琳娜·马克思,出生于1855年1月。而此时马克思最宠爱的儿子,小埃德加尔刚刚去世不久。爱琳娜的降生在一定程度上抚慰了马克思痛失爱子的悲伤,因此,马克思对这个小女儿也格外喜爱。马克思的夫人曾在信中提到:

“虽然两个大女儿给父母带来了许多欢乐,但小女儿爱琳娜却仍然是全家的小宝贝和宠儿。小孩子正是在我们可怜的,亲爱的埃德加尔死去的时候生下来的。对小弟弟的疼爱,对他的温存现在都转移给小妹妹了,大女儿们差不多是用母亲般的关怀来照顾他。天下简直没有比她更可爱、更像画一般美丽、更天真烂漫的孩子了。”

在父亲的影响下,爱琳娜渐渐成长为一名性格独立,思想成熟的姑娘,一名对无产阶级事业抱有极大热忱的革命家。在三个女儿中,爱琳娜是马克思最为得力的助手,长期担任父亲的秘书,帮助马克思进行文件摘抄和资料处理工作,并帮助马克思处理一切信件往来,在宣传马克思思想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同时,爱琳娜长期出入伦敦东部工人和贫民住的伦敦东区,注意研究英国女工的生活情况。马克思去世后,爱琳娜和恩格斯一起承担起整理马克思手稿的工作,组织国际工人运动。

在帮助父亲处理各式材料的过程中,爱琳娜成长为一位优秀的政论家,她给欧洲和其他各国的社会党报刊写了大量优秀的文章。多数文章都是关于工人运动问题的,尤其是女工的问题。其中涉及英国工人的劳动条件,妇女问题的发展历史等等。爱琳娜不仅是出色的政论家,和她的姐姐们一样,也是一名出色的翻译家,除了翻译社会主义者的文章,她还翻译了大量的文艺作品,福楼拜的小说《包法利夫人》的英译本就出自爱琳娜之手,由于喜欢易卜生的作品,爱琳娜还专门学习挪威文,翻译易卜生的《人民公敌》。


马克思的小女儿爱琳娜·马克思

作为一名优秀的翻译家、社会活动家,爱琳娜的一生是卓越非凡的。但是作为一名女性,爱琳娜的感情生活并不如意。梅林的《马克思传》中,曾描述过爱琳娜当时有一个追求者——法国人理沙加勒,这人当时也参加巴黎公社斗争,还曾写过一部公社史。爱琳娜似乎对他也颇有好感,但马克思怀疑这人是否可靠,最终经过长时间的犹豫以后,也就没有了结果。

后来,爱琳娜恋上了社会主义作家艾威林。艾威林是一名爱尔兰牧师的儿子,在牛津大学毕业后,先后在剑桥和伦敦大学担任了一个时期的副教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正是这位曾经的社会主义者造就了爱琳娜晚年的悲剧。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2015年初曾刊登一篇题为《爱琳娜·马克思:马克思之女、早期女权主义者的一生》的书评,文章是对蕾切尔·霍姆斯的《爱琳娜·马克思传》的评论,传记展示了爱琳娜精彩非凡而最终悲剧性的一生。作者霍姆斯感叹,爱琳娜的生命有太多时间用来为父亲做免费秘书、为姐姐们的孩子做免费保姆以及照顾年迈父母,后来恋上玩世不恭的社会主义作家艾威林后,爱琳娜更是抑郁、痛苦,难以自拔。

事实上,早年爱琳娜与艾威林也曾并肩作战,伉俪情深。1873年,艾威林结识了马克思和爱琳娜以后,渐渐接受了科学共产主义的学说。他们于1884年举行了婚礼。婚后,爱琳娜积极组织英国工人斗争,为改善工人生活条件而努力。她在恩格斯的指导下,同艾威林一起参加建立第二国际的工作,并出席第一次代表大会。

但是在人生的最后几年,丈夫艾威林意志消沉,堕落不堪,他变卖家中的财物,出去寻欢作乐。在党内和熟人当中,艾威林的名声扫地,爱琳娜为此深感痛苦。面对经济生活的窘迫和丈夫艾威林的背叛,独自承受痛苦和折磨的爱琳娜,最终于1898年3月31日选择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年仅42岁。


文中内容主要参考奥·巴·沃罗比耶娃和伊·米·西涅里尼科娃著《马克思的女儿》;弗·梅林《马克思传》;戴维·麦克莱伦《卡尔·马克思传》。如有不准确的地方,还请批评指正。

作者&编辑:玉照,微思客林中路版块编辑
校对:宋韬,法学硕士在读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