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书评

微思客|男人是否压迫了女人?

微思客|男人是否压迫了女人?

2015-10-31 微思客 WeThinker

感谢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授权微思客推送,如需转载,联系出版社或微思客。

男权的神话

原书名 The Myth of Male Power

作者   [美] 沃伦·法雷尔

译者  孙金红

出版社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

出版时间   2015.9

ISBN   978-7-5100-9928-1

分类   C912.6

页数   432

字数   375千

内容节选

第三章

7、男人是否压迫了女人?

男人是否视女人为财产?

“男人的生命被财产控制”,只有这样理解,才能将女人放在一个被尊敬的地位——她同样是财产。我们听到男人像对待财产一样对待女人,却很少听到有人希望男人在财产遭受损失之前去世。从根本上来说,男人的生命从于财产。甚至在19世纪的美国,联邦法规定,如果妻子犯罪,丈夫要接受审判;如果她被判有罪,他就要进监狱。54同样,如果一个家庭负了债,只有他会因债务而进监狱。

纵观历史,不论男性还是女性,在很多方面都被视为财产。玛雅男孩拿自己与岳父结定契约;在圣经里,雅各把自己押给舅舅拉班;在美国,乔尼把自己押给叔叔山姆……几乎在所有必须保卫家园的社会里,在男孩们长大成人、能了解死而光荣的意义之前,他们就为了保卫家园而阵亡。

在美国,有成千上万的人以契约佣工的方式顺利移民。90%以上的契约佣工是男人。这些男人要处于这种奴隶式的状态至少7年。55其中有些人单身,他们希望能赚到够讨老婆的钱。其他人的老婆都远在欧洲。想想看,还有什么比一个男人在尚未吃到她做的饭菜、穿上她洗干净的衣服、享受与她共度的时光的情况下,就让自己成为奴隶更能证明爱呢?很多男人不只是母亲节才会这么做,他们每天都这么做,做7年甚至一辈子。只有男人——这个“没有浪漫细胞的性别”——单方面为了女人这样付出。但是……

为了和他们的家庭团聚,很多有契约在身的男人最后将契约延长到14年甚至一辈子。这些男人变成了男性奴隶。

在欧洲,在罗马帝国灭亡之后中世纪之前,男人需要经济保障的现象很普遍,所以他们将自己卖给勋爵。奴仆宣誓时要举行一个仪式,勋爵会问奴仆他是否愿意成为“他的人”,然后双方互相亲吻表示宣誓完成。于是,奴仆要为主人做一件女人几乎不会为她们的男人做的事:将为主人而死视作他的光荣。56

如果男人没有权力,那为什么通常财产都是由男人来继承呢?因为男人有责任提供财产。拥有财产,是获得男人资格的条件之一,而生儿育女是获得女人资格的条件。男人有财产权,必须看护财产。在社会压力下,大部分男人把自己所拥有的所有财产都给了妻子;而离婚禁令保护着女人,只要男人有财产,女人就不会失去财产。

所以说,女人被视为财产而且比男人更受到重视,所以,她“令人尊敬”。

如果女人如此无价,为什么会有母亲杀死女婴而非男婴?

父母们——尤其是单身母亲——有时会杀死女婴,却不会杀死男婴。为什么呢?当饥荒来临时,因为家里更需要男孩子犁田种地生产粮食,而女孩子生了孩子会需要更多的食物。如果发生了战争需要男孩子,有时社会就会将女孩扼杀在摇篮里,将男孩扼杀在战场上。那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女孩呢?如果战争切断了男人对女人的经济支持,那么在女人得到经济支持之前有些女婴就“夭折”了。

这并不是女性和男性对抗的问题,而是在特定时期内是更需要女性还是更需要男性的问题。应该怎么解决呢?这就需要在社会化进程中使男女双方都扮演好双方的角色。

建立只对男人开放的俱乐部难道不是对女性的压迫吗?

   不论男女,在其性责任领域都有不对对方开放的俱乐部。

女性俱乐部

所有已知的社会都是由男人统治的,他们控制着女人的生育能力而且从中受益。

—女权主义百科全书57

在大部分社会中,生孩子只是女人的事情。男人完全被排除在外。58甚至陌生女人也可以参与其中,但是作为孩子的父亲却无法参与。

男女两性在自己的支配领域,或者说在他们的责任领域,都有自己的俱乐部。他们的责任领域就是其事业:女人有女性事业俱乐部;男人有男性事业俱乐部。有什么不同吗?我们说男性俱乐部是男性团结、男性统治和男性沙文主义的“证据”。那么女性俱乐部呢?我们说那是女性的生育天性和男人不愿参与培养孩子的证明。

第一个被允许进入女性俱乐部的男人是……

  第一个被允许进入女性分娩俱乐部的并不是那些准爸爸,而是医生。直到19世纪,在男性医生将麻醉术用于分娩镇痛,并发展出臀位分娩技术,以减少难产死亡率之后,他们才被允许进入产房。给予妻子爱和支持的丈夫们仍然不能进入产房。很明显,对男人来说,是医生而不是丈夫进入产房说明,相比丈夫的爱和心理支持而言,女人更想要一个拯救者。宁愿让陌生的女性而不是丈夫进入产房,这更让人怀疑男人是被爱着的,是一个父亲。

   如果丈夫们有权力,他们怎么可能被拒之门外?如果女人是男人的财产,那么为什么男人不能接近自己的“财产”?如果男性机构给了他们特权,又是为什么直到20世纪70年代,医院(“男性机构”)才允许丈夫进入产房?如果父权制是男人用来控制女性生殖过程的阴谋,那么“女性分娩俱乐部”将男性排除在外,这种精心策划阴谋的方式还真是奇怪。Admit

男人想要被允许进入产房吗?一方面,只要女人说“男人,来吧”,马上就会有无数的父亲欣然加入,很多人会发现,这是他们一辈子当中最幸福的时刻。另一方面,如果男人在把这件事当成一个问题之前就想进入产房,那么他们就不会想得到允许。为什么不会呢?劳动分工导致角色分工和兴趣分工。所以说男性俱乐部和女性俱乐部并不是因为哪一个性别的阴谋才存在的,而是因为角色分工。

当传统的责任领域或或支配领域受到威胁时,男女双方都会抗拒改变,甚至在这样做能挽救他们的生命的情况下,也不肯改变。

如今,女人常被认为是生命的创造者,而男人被认为是生命的毁灭者。我觉得说“男女双方都在促成生命”才是准确的、慈悲的,女人冒着生命危险创造生命;而男人冒着生命危险保护生命。

难道烧死女巫的行为不正证明了我们更看重男人吗?

  一提到将女巫处以火刑的事件时,我们总是会想到萨勒姆女巫审判案,想到是男人烧死了女人。实际上,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是两个女孩的癫痫性惊厥病发,然而人们将她们的惊厥归罪于萨勒姆的几个女人身上,认为她们使用了“巫术”。59萨拉姆女巫审判案的发生是因为那个社会毫不犹豫地相信那两个女孩,并试图拯救她们。

当一个社会将一个女人判定为女巫时,人们并不认为自己是在审判一个女人:他们认为这个女人是“非女人”,是超自然的。审判的目的是调查她是否“真的”是“非女人”。如果她从未结过婚,如果她是接生婆,参与过难产接生,或自己有残疾子女,如果她是异教徒,或在治疗过程中致人死亡,总之没有做过任何对人类生存有所贡献的事,那么她就更容易被认为是“非女人”。60如果她公开支持人们做这些事,那么她被认定为“非女人”的几率就大大增加了。

10%~20%的巫师61都是男性(男性通常被称为巫师62)。和男性同性恋一样,不愿意奔赴战场的教友派男性信徒被处以火刑。63所谓的“火把”实际上是人们点燃的一把柴火而已,而被绑在火刑柱上的人也算不上真正的异端分子。64通常,这种“异端分子”是同性恋者。65女巫(不生育的女人)和同性恋者(不生育的男人)都会被处以火刑。

为什么艺术家和作家常常遭到谴责?一部分原因在于艺术和文字会让人们对这一切产生怀疑。但更重要的是,艺术家、雕塑家和作家常常可以自由创作却不养家,所以他们会遭到谴责。而且,由于很多同性恋者根本无需养家,而他们可能成为作家或艺术家,所以同性恋者会陷入更危险的境地。Grandeur addto

作为艺术家或者同性恋者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如果一个男同性恋者身处某一机构,拥有保护民众的能力,比如他是神父、牧师或者拉比,或者他能用其他方式来弘扬宗教的伟大——比如米开朗琪罗绘制了梵蒂冈西斯廷教堂的壁画66,那么他还有希望被大众接受。同样,在苏联尚未解体时,艺术家必须歌颂国家的伟大。只要人们认为他们能为社区的保护性功能添砖加瓦,甚至连萨满、巫医、祭司都能被接受。

8、所以说,这是个男性至上、由男性主宰的、父权的世界?

我掌管雅典人,我妻子掌管我。

——地米斯托克利(Themistocles,公元前528—前462年)67

父权制VS.母权制:政府结构VS.家庭结构

长官,如果那个男人是个单身汉,你可以砍他的头;但是如果他结婚了,那就不行;因为男人结了婚,他的头就是一个女人的;所以砍他的头就等于砍女人的头,我不能砍女人的头。

——《一报还一报》,莎士比亚

我们说到身处父权制社会时,就会想到男人掌权的政府或者权力组织。我们忘记了一点:在日常生活中,家庭至少拥有和政府一样强大的力量,而当家做主的都是女人。我们也忘记了这也是一种权力组织。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几乎每个女人都在女人掌权的家庭结构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只有很小一部分男人在男人掌权的政府和宗教组织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尽管对男人来说,家更像一张抵押契据而不是自己的城堡,但男人有一个特点,他们嘴上总是说自己掌权。此时,其他人就会意识到其实他们处于从属地位。

如果在某机构和妻子登记,也就是结婚婚姻,是一个男性特权的标志,那么为什么“丈夫”(husband)这个词衍生自德语的“房子”(house),源自古诺尔斯语中的“限制”(bound)或者“束缚”(bondage)?68为什么“丈夫”这个词还是从“为生育而存在的男人”“耕田的人”“低等动物配偶中的雄性”这种意义衍生而来的呢?69相反,如果婚姻像很多女权主义者所说的那么不堪的话,为什么在神话和传奇故事中,或者在现代爱情小说和肥皂剧中,女人的幻想总是围绕着婚姻呢?

斯巴达男孩被剥夺了与家人朝夕相伴的权利,他们被被剥权,而不是拥有特权。只有冒着生命危险去工作、去参加战争才能赢取女孩芳心的男孩子们,也被剥夺了权利,甚至被剥夺了生命。训练男孩们相互残杀,如果是为了生存就被认为是道德的,如果威胁到了人类的生存,就是不道德的。从这些方面来讲,“父权制”使男人被剥夺了权利和生命,而不是获得了特权。

尽管如此,不论从哪种意义上来看,我们都未曾经历过单一的父权制或者母权制,每个社会都是父权制和母权制的综合体。男性支配并不存在,存在的是男性和女性共同支配,支配领域的分工反映了角色的分工。男性或者女性都主宰着自己的责任领域和自己承担生命风险的领域,男性和女性都既是主宰者也是从属者。Invisibility

和男性一样,女性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即可得到奖励:女性的特权,比如免于杀人或者被杀。不论男女,他们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时就会获得“身份”奖励;如果没有扮演好这个角色,就不会被重视;如果胆敢反抗,只有死路一条。男人将自己的角色扮演到极致时,他就会被称为领导人,这是男子汉的悖论。实际上他们不是领导人,而是仆人——个拥有领导头衔的仆人。

所有这些都不能再被称为父权制或男性主宰,或者被称为母权制或女性主宰。实际上,二者都不是。二者都是。

父权制和母权制是如何定义的?

  那么,该如何定义父权制呢?或许最好是看男性在文化中主宰、负责哪一领域,又在哪一领域居于从属地位,以及这一制度如何因为满足双方生存的需要而被加强的。

该如何定义母权制呢?要看女性在文化中主宰、负责哪一领域,又在哪一领域居于从属地位,以及这一制度如何因为满足双方生存的需要而被加强的。

但是现在,在对父权制的定义中,男人总是和邪恶联系在一起,不论任何时候使用这个词都难逃这个含义。我的建议是:取消对这个词的使用。在描述一个社会时,应说明:为了让社会成员生存下去,两性是如何扮演自己的角色的。这样我们就能揭示社会的多样性而不是扣上阴谋论的帽子。

女权主义的一个漏洞在于,它将优势地位和性别歧视假定为单行线。在这种意义上,女权主义是一个非常传统的运动:它仍相信男人应该负责一切,应该知道一切,而女人不负责,也不知道。且不说这并非事实,这种说法在暗示女人天生低人一等或者天生愚蠢。这对女权主义运动来说很讽刺。可能同样重要的是,男人应为女人的奴役负责的这种观念的反面就是她的白马王子会来拯救她。实际上,为了下一代的延续,男女双方都会受到压制。

9、基因遗传VS. 基因发展

“遗传学因为那些残留下来的祸根遭到指责,也因为人类的一直延续而得到褒奖。”70

我们的基因遗传和基因发展之间存在冲突。过去,选择能杀人的男性可以说是“适者生存”。将来,有了核技术,选择会杀人的男性可能会毁了所有人。过去,生存、婚姻和家庭都需要会杀人的男人。将来,生存、婚姻和家庭需要的是会沟通的男人。一个物种生存所需要的技能与相爱所需要的技能兼容,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

然而,违反数百万年来形成的自然法则是否明智呢?如果是明智的,那这种做法是否可行呢?如果是可行的,我们如何才能做到呢?

问题不在于“这符合自然规律吗?”而是“这可行吗?”

  我们认为强调自然规律会更有帮助。如果一个婴儿天生有缺陷,即使我们说:“你的缺陷是天生的,所以我们会教你强化它!”根本无济于事。然而,对于男人的好斗和女人的被动性,我们就是这么做的。我们教男性女性如何强化他们的缺陷。

如果能从生物学上证明,女人比男人被动是与生俱来的,那么唯一的问题就是:“在我们想要的未来中,这是否有助于发展?如果答案为“是”,那么生物差异越大,就需要做出越大的改变如果可以证实女性的被动性是与生俱来的,这就增加了对女性进行决断力训练的必要性。如果男性生性好斗,这也增加了对男性进行决断力训练的必要性(而不是斗争训练)。

为何过去能促进发展但将来不一定可行,唯一能对此作出解释的是生物学。我们最应提出的问题不是“将来会怎样,而我们又该如何调整”,而是“我们希望将来是怎样的,我们应该如何调整”。

希望在哪?

如果连黑猩猩——与人类亲缘关系最近的动物——也是雄性比雌性更好斗,那我们还有希望在人类自我毁灭灭之前改变自己吗?有的。我们的希望就在于,人类有适应环境的天性。

不论男女,都既有潜力做杀人者,也能做保护者,有潜力做养育着和沟通者。71当维京人不是以杀人者、保护者而是要以养育者、沟通者的身份得到认可时,他们能迅速调整并成为养育者和沟通者。这种改变并非不可能,因为,为了保护而杀人,这种做法正是他们为了得到认可而做出的改变。

相反,每个女性都有好斗的潜质:在大家争先恐后去见摇滚明星时,女性表现出的好斗性比男性更甚。与好斗性或被动性相比,我们的生存适应能力在更深的层面运作:既可以享受比佛利山的生活也忍受集中营的痛苦……今天抬头做特使明天低头做人质……

我们要如何调整?

    我们选择与某种类型的男人或女人生儿育女时,出生的每个孩子都是我们为自己想要的男人或女人类型投的票。我们所选的男人或女人类型是人类所投出的最重要的一票。投票一开始,我们为某些男人或女人欢呼喝彩,与之暗送秋波,接下来开始选择婚嫁对象……最后我们决定与之生儿育女,投票这才结束。(接下来对孩子的教育方式是次要的。)

我们怎样才能让男性发自内心地变成养育者和沟通者呢?啦啦队队长是为那些倾听她们的男人加油,她们并不会为弹奏“乐队歌曲”(smashface)人加油……男人抗议的是,他们被选择是因为有能力取胜,而不是有养育后代的能力。

在男人提出抗议之前,女人仍然会选择进化版“杀人者”——有能力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将对手“杀个片甲不留”的男人。在发现责任与早死——死于心脏病、癌症、自杀,导致死亡的十五大因素——的联系之前,男人是不会提出抗议的。简而言之,当男人发现自己继续扮演第一阶段角色会使他们被随意支配,才会提出抗议。于是,调整的方法产生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