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看中国

除了洗脑神曲,还有什么可以增强软实力?

除了洗脑神曲,还有什么可以增强软实力?

马由游

(信主编在朋友圈里说的小编长期请假的你就输了,我会不定时冒泡回来的!)

两天前路透一篇报道炸出了整个推特圈,“中国政府控制了一个覆盖美国华盛顿地区的电台的大部分播送内容,而这只是中国政府涉入海外企业媒体的33家之一。”而党媒的长胳膊伸到世界各地,美国官员表示在路透采访前不知情。

这33个CRI默默参与其中,主要是但不限于中英文的广播电台,提供一系列的新闻音乐和文化节目。当然,节目不可避免地被胡椒喷雾了一脸的中国崛起系列新闻和大灾大难中展现的人道主义精神。

一位熟悉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并和中共官员关系亲近的受访者说,我们不是邪恶西方媒体里被妖魔化的形象,我们只是想提高我们的国际形象。这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

这些被悄悄渗入的电台播出的新闻事件和被渗入前相比,对听众的影响区别在哪里?

比如说,10月15号华盛顿和美国其他城市的早晨档城市新闻广播,在报道“美国官员关注网络空间袭击和两千万美国政府工作人员的私人信息被盗”事件时,会刻意遗漏被其他没有被渗入的电台广泛报道的“美国官员相信中国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美国也有VOA作为美国在海外宣传的平台,在这一点上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初衷相似。但问题是,干嘛要偷偷摸摸?

美国法律要求任何试图寻求影响美国政策和舆论的美国境内的代表外国政府或组织的机构和个人,需要和美国司法部注册。然而公开记录里显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state-run 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和它的商业伙伴并没有作为一个外国机构的注册(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

呐,路透社报道后,FCC已经开始了对调查。

这些公司是哪里来的?

三个与北京方面合作的中国商人在他们所在的国家成立了媒体公司,而这三个媒体公司百分之六十的股权由北京的国广世纪媒体咨询(Guoguang Century Media Consultancy)掌握,而国广世纪媒体咨询公司的全部股份都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掌握。

这三个媒体公司分别是: 欧洲芬兰坦佩雷的环球时代传媒有限公司(GBTimes)(2013年德国《明镜》周刊曾以“给北京方面做政治公关”质疑过这家媒体的公共属性,称这家公司在欧洲许多国家同当地媒体展开合作,经费大部分来自中国),和旗下至少九家电台;澳洲环球凯歌国际传媒集团(Global CAMG Media Group)和对至少八家电台提供内容或持有股份;北美洛杉矶的环球东方企业(G&E Studio Inc.) 和它所控制的十五家广播站。

这三家媒体是这样回应的:

1

G&E Studio Inc.总裁James Su确认了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在企业中持有大多数股份的消息,因签署不披露协议他无法提供更多线索。Su说,他是一个商人,而不是中国的代表,称“美国的大众有自己的选择,他们可以选择听或者不听。我认为这是美国价值。”

(然而公众做出选择的前提是,他们明确清楚地意识到被传递外国移植渗入价值观和新闻偏见的情况下。企业不应该假装或者拒绝承担这个告知informative的部分责任。)

2

GBTimes的CEO Zhao Yinong承认每年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收取几百万欧元,并称“对创造一个虚假中国形象没有兴趣,他没有任何需要隐藏的。”

3

CAMG的方面则拒绝回应。

如果说,收购外文媒体再用本国媒体里应外合地配出”海(zi)外(jia)媒体称尼泊尔地震救援展现中国软实力”是“中国叙事”的步骤,那中国的大国形象也算指日可待。

(路透原文:http://t.cn/RUxYmBi)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