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书评

《性文化简史》:满城弥漫起全民皆妓的味道

★★★本文为新书推介,作者李书崇,群言出版社出版。文章转载已获得作者授权,如有需要,请联系作者或原微信号。

《性文化简史》书摘

梭伦打开潘多拉盒子后,满城弥漫起全民皆妓的味道

公元前594年出任雅典首席执政官的梭伦(Solon,约公元前638年—前559年),倒真是受命于危难之际。他面临的危机之一便是:生活在富足中的希腊社会,不顾一切地追求着性快乐;而妻子们则发现,她们在丈夫眼中越来越不算回事了。

在一系列兴利除弊的改革中,针对性乐追求和婚姻危机这一矛盾,梭伦断然决定,从宗教手中接过卖淫业,把圣妓从神的名下转归社会,实现妓院国营。梭伦认为这是个一石二鸟的改革方案:将男人们的性趣味从他们的女奴身上导引至妓院,从而保障婚姻和家庭的稳定;将妓院的高额赢利用于政府开支。梭伦让雅典政府开设的公共妓院叫“达克泰里翁”,即国家妓院。在达克泰里翁卖淫的妓女,按国家指导价格收费;妓女应缴纳的个人所得税税率,也有明确的法律规定。

梭伦同样不知道上帝如何掷骰子。

雅典政府遵照传统,将妓院设置在神庙里;科林斯成千的妓女活动在阿芙洛狄特女神香火不断的居所中。梭伦改革所结出的第一批成果是:卖淫业缴纳的巨额国税成为军费的主要来源之一;“社会贤达”则纷纷赞扬,此举保护了希腊家庭的妻女们免遭玷污——“伟大的梭伦!你创建了国家妓院,使男人们的要求得到了满足;保护了良家妇女,使她们在大街上不再受到骚扰……”

有趣的是,历史为这两项改革成果作了特别的注释:在一个世纪后发生的希波战争中,波斯军队攻占了科林斯城,城中可爱的希腊妓女们热情地接待了敌军将士,使波斯人在她们怀里乐不思蜀,因为这个缘故,才使得科林斯得以保全,而没有像其他战败城邦那样被波斯人夷为平地。战争结束之后,妓女们的爱国主义精神使人们感动不已,从而决定给予表彰并宣布永远纪念她们。同样遭遇了战败命运的罗克里斯城邦却出现了另一番情景:战士们在被迫弃城之前,全都把自己的妻女送入妓院中,以避免为破城的敌军所掳掠。

科林斯妓女以自己的身体筑成血肉长城,走上前线,阻挡了波斯人的战争毁灭,保卫了家园。罗克里斯人的妻女们,为了免遭敌人玷污而加入妓女行列,没有沦为异族女奴,妓院拯救了她们的尊严。妓女为国家安全和民族尊严做出了双重贡献。然而这只是后来的事。希腊妓女可以说自始至终都有一种雍容的气度:她们从不猥琐、自卑,她们知道自己很美,总是面含着高贵的微笑,不炫示也不隐藏她们优雅迷人的体态。她们的风采神韵来自天国——她们本来就是从奉祀神的圣职中“转业”到世俗世界来的。

被塑造成这样的社会形象之后,妓女属于什么“阶层”?没有任何一种说法能给出令人满意的解答。但希腊妓女自身却明显地分化成为高低不同的三个群体——那种在达克泰里翁花一个奥浦拉斯(古希腊货币)就可以嫖一次的神女,叫狄特里亚德(Dicteriadoe),她们大多为女奴,法律规定她们无权拒绝任何要求服务的客人,并且必须著统一的职业装,以便于消费者识别。狄特里亚德是真正面向社会大众的妓女,虽然看起来针对她们的法律条文有些苛刻,但那些法律通常并不认真执行,比如,狄特里亚德在拉客的时候更喜欢裸体展示自己,而不是穿上职业装。

第二等级被称作奥列特里德(Auletsides),这个群体颇类中国古时的乐伎,或日本艺伎。她们能歌善舞,通常为一些需要音乐、歌舞的宴会或其他高雅聚会所邀,出卖艺与色;在她们所献的舞蹈中,可以包括极富性刺激的淫舞,如果需要,当然也可以卖身。奥列特里德收入颇丰,明显优于狄特里亚德。而所有妓女中,最为出类拔萃的群体是希泰尔(Hetaires) 。

希泰尔们究竟出类拔萃到了什么程度,美到了什么程度,能让众人如此倾倒?当时的雕塑家普拉克西特列斯(Praxiteles,前375年—前330年)创作杰出的美神像《尼多斯的阿芙洛狄特》,就是以希泰尔中极负盛名的普鲁娜为模特。雕塑表现刚脱去衣服的阿芙洛狄特,正体态婀娜地走向海中。普鲁娜的美,足以作为塑造美神的摹本,可见其魅力之大。

据说,她美丽的双乳名闻全希腊。她曾被指控诱惑了雅典的优秀青年,使他们道德败坏;法庭打算判她有罪。当庭审理时,她的辩护人让她站到一个大家都看得到的地方,突然拉下她的长袍,使她美丽的胴体和丰乳呈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法官们立刻被这光芒四射的美搞得方寸大乱,一致同意普鲁娜无罪!直至普鲁娜且离开了法庭,他们才清醒过来“纠偏”,宣告这样的判决下不为例!普鲁娜的美在当时已成为雅典的一道风景线:她非常珍视自己的美,因而连公共澡堂都不肯去;但她每年逢两个重要节日时,则会当众裸体,下海戏水,只有那时才不会吝惜让全雅典的人都一饱眼福。普拉克西特列斯正是抓住了普鲁娜在海中裸戏的这一瞬,创作了《尼多斯的阿芙洛狄特》——美神走向海中。

为了享有那种连美神都要以之为模特的美,许多人不惜用金钱来为自己铺路。名妓弗卢美娜接一次客要收费50个金币。她对钱是非常认真的,绝不为甜言蜜语所动。她曾经轻蔑地对一位嫖客说:“你何苦要给我写长长的情书呢?我要的是50个金币,不是情书。如果你爱我,就请付钱;如果你更爱自己的钱,就别再缠着我了……”希泰尔们如此高的收入,使她们个个都成了富婆,有的甚至富可敌国。普鲁娜就曾出钱重建了底比斯城墙,难怪她会豪气冲天地在城墙上刻下铭文“亚历山大平毁了它;我,名妓普鲁娜重建了它。”

在罗马,最高级的妓女被称为德里卡特,她们通常是富有者长期包养的情妇,颇似希腊的希泰尔;另有一种喜欢裸露的漂亮女子叫多里斯,想必她们引诱客人的主要手段是展示裸体。等而下之的妓女叫鲁帕,她们主要活动在下层社会;小客栈里可以陪睡的女仆则叫做库帕。罗马的卖淫制度规定,所有妓女都必须经政府登记注册,并宣誓终身执业。收费标准跟希腊一样实行国家指导价格,营业时间规定为午后3时至次日黎明。据历史记载,当时罗马到处都是妓院,过剩的妓女渗透到了旅店、面包房、浴室、理发店……可说无所不在,走到哪里都能找到色情服务。

淫纵之风在素有圣妓传统的巴比伦,则呈现出更为炽烈的风光。在那里,甚至很难看出良家妇女跟妓女之间的区别。卢福斯在《巴比伦征略史》中这样描写了当时高贵的太太小姐们——

大概再没有比这地方的居民更腐败、更懂得性诱惑的了。女儿委身于外邦人父母不加谴责;妻子卖身于别的男人丈夫也不以为忤。巴比伦人好美食,放肆地发泄美食引起的淫欲。妇女们开头还稍有顾忌,但很快就开始当着客人的面一件一件地脱去衣服。后来完全没有了羞耻感,竟赤裸裸地一丝不挂。不消说,这不是专门的卖淫妇,而是有高贵身份的太太小姐们……

这简直有点全民皆妓的味道了。

群言出版社

2015年7月第1版

斯坦威图书出品

作者:李书崇

内容简介:

这本书可以看做是一本关于人类由古至今的性史,不同民族的性崇拜意识、性态度、对女性态度都不同,这些都有着根深蒂固的民族根源和情结。作者讲历史至今不同的性文化现象呈现出来,且把两性中的女性角色给予了侧重,从其行文中可以看出他对于两性问题的重视,主张拿到台面上,撕去面纱客观看待这一重要的历史组成部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