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来稿

写生| 非洲里的董小姐

★本文为读者投稿,微思客首发,欢迎转载,转载务必注明:本文原载于”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封面图片来源 6618.com 。

编者按
今天的来稿出自于一位被外派非洲工作的男青年。作为一个讨生活的“普通人”,他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重新起航。他的视角也许和你期待的不一样,但是他的背后,是一个类似的,在异国他乡打拼的群体。如果你也在异域认识了特别的人,懂了特别的事,欢迎将它们记录下来,与我们分享。

非洲里的董小姐

董小姐,是我的朋友,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她来非洲已经有些年头,在日复一日的生活里,她的眼神已经渐渐褪去了年轻人的热忱,更像是个无欲无求的老者,笑眯眯地看着岁月带给她,以及她的生活的改变。而我,作为听故事的人,更倾向于讲述为什么她来到非洲的原因。

其实董小姐不姓董,我也不太清楚她具体叫什么,只是见她经常带着帽子出门,很少说话,偶尔会点头微笑,再没有其他。董小姐个子不高,身材倒也标准,轻柔的声音里很难听出她内心里爷们的一面,但的确,她是一个很爷们的女人。不是指行为举止大大咧咧,而是坚韧的承受力,她承受着很多男人也遥不可及的苦累。当然,按照她自己的说法,是生活硬生生地把她逼成了泼妇。于是,有一天,这个自称泼妇的人讲起了她的故事。

我们的交谈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反而像是挤牙膏一样,一点点,一点点地透露她的故事,然后终于构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画面。

董小姐应该出生在北方,操着一口标准普通话的她,小时候就长在工厂大院里面。母亲是个体户,父亲则是工厂的职工。就像80年代大部分的家庭一样,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后来,上进的父亲和好强的母亲都在彼此的领域里面闯出了名堂,也就像每一个经典的爱情桥段一样,父亲有了小三,母亲一怒之下,离了婚,留下了父亲,带走了懵懂年纪的董小姐。从此,相依为命的生活便有了它的开端。

董小姐很有意思,她会打麻将,会打扑克。但不是说现在的她,而是不到10岁的她。那时候她的母亲就带着她游走于各个棋牌室,甚至母亲不在的时候她也可以顶上去搓上两把。相依为命总归是辛苦的生活,母女两人总是一大早起来到菜市场摆摊,卖豆腐,卖鸡鸭鱼肉,卖蔬菜,卖辅食……董小姐说,“那时,我恨透了切鸡,切鸭,每天都得这么累得生活,晚上还要做作业”。她说的时候风轻云淡,不过回忆起自己的这段往事,估计内心还是万马奔腾的。

似乎艰苦并不能够抵消生活对她们的无情,这两者之间总是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如果事情只是在这里便戛然而止,那么董小姐就有可能在她后来的故事里成为飞上枝头的凤凰,活活演出一部生活逆袭的华丽篇章。作为听故事的人,我只是跟着她的节奏在大幅度地跳跃在时间维度里。于是,那一年,她结婚了。于是,生活的苦楚也变本加厉了。

在非洲,在她的店里,我有一天见到了她。小小的身躯藏在略显宽大的衣服里,礼貌性的微笑和不自觉挂在口边的对不起,让人不禁觉得,在她的过往中,肯定曾经有过很激烈的矛盾,这种自我保护性的人格若非先天,也一定和她童年时的经历有关,也许,还和之后有关。

董小姐坐在长凳椅上,盘着二郎腿,右肘抵着膝盖,左手藏在右臂内侧,右手握拳,顶着下巴,整个人呈现出沉思状。如果此时手上再多出一支烟来,那就是歌词里说的那样,“你熄灭了烟,说起从前,你说前半生就这样吧,还有明天”。一口叹息以后,缓缓地她开始道出她前半生的后半段。

结婚的时候她刚刚大学毕业,他是一个比她略大几岁的学长,在还是大学生的时候就已经相恋。她爱他,全心全意地爱着他,愿意为他做任何事,甚至愿意为他牺牲。这种爱,很激烈,太火热。当然,对他来说,轻易到手的东西并不是那么弥足珍贵,况且,他并不爱着董小姐,她只是自己给父母的一个交代,一个适龄结婚的交代。从侧面讲,董小姐只是他人生爱情大片中的一个牺牲者,还是一个主动的,无怨无悔的牺牲者。所以说生活并没有因为董小姐童年的种种而给予任何同情,在某天,她发现了他的秘密。

董小姐说,她痛恨小三,痛恨那些拆散别人家庭的女人。因为她的生活里遭遇了小三,拆散了她的家庭,她的爱情,以及她的理想。在许久以后,在我去往一个无名的非洲小镇的路上,她发信息给我,“其实,那个人不是小三,或许,我才是”。

董小姐的男人,那个略大她几岁的男人,一直深爱着的,是他的初恋。说起来像是琼瑶小说,但生活的肥皂剧往往比故事还离奇。他们两个人也曾经在一起,只是无奈父母并不喜欢这个有些水性杨花的女人,男人下定了决心要报复,报复的对象是父母,报复的筹码,则是董小姐。他们的相识董小姐一直闭口不谈,但他们的进展则像火箭发射一样,射出去的蝌蚪就立马变成了董小姐肚子里的孩子。她并不知道,这个天天同床共枕的男人,还在外面有着不为人知的鱼水之欢。

董小姐觉得幸福,在这种生活的假象里,她沉醉地难以言表。终于,她有了家庭,有了她爱的男人,有了自己的小孩,还是龙凤胎。终于,她可以在内心里摆脱童年的枷锁,不用再担心漂泊,再担心流浪,再担心居无定所和无依无靠。董小姐的父母之后都相继又组成了各自的家庭,她成为了被抛下的人,这个家庭,就是她对美好生活的所有希冀。

男人不会主动告诉她关于另一个女人的故事,她自己却在无意中发现这个人的存在。董小姐那时已经疯了,她的世界就这样坍塌。她是一个和男人同龄的女人,相爱相互依偎,比董小姐还大几岁。他们的爱情并没有因为董小姐的婚姻而停止,反而愈演愈烈。说到这里,董小姐稍微顿了一下,然后慢慢拾起刚刚未完的话柄。

“那天,我准备好了一切,我找到了那个女人的照片,也找了那个女人的住址。一大早的时候,我带了一把刀在包里,就在她楼下等她。孩子的事情我在之前已经委托给亲戚了,也写好了遗书。我要跟她同归于尽。我就那样等着,等着她出来。我没有哭,没有怨,大脑一片空白,就等着她出来。后来她出来了,我在后面吼了她的名字,从包里面拿出了刀就向她冲过去。她吓坏了,赶紧跑掉,我被周围的人拦了下来,把刀夺走了。后来他们报了警,事情才没有继续搞大”。她还是这么风轻云淡地说着,说着说着,脸上的笑就变得有点苦涩。

董小姐,她断然离了婚,那时她刚刚23岁。很多人都还没谈恋爱的年纪,她却都已经在婚姻的围城里外走了一个来回。收拾了行李,她到了非洲。

在非洲的故事,就变得有些千篇一律。她清欲寡欢,每天两点一线地走在家和店铺的路上,看着她那几十平米的店面,守着那几个集装箱的货。晚上做饭白天上班,一年365天重复着一样的事情。再后来,七年以后,她把他的心交给了另一个没办法承受她的爱的人,又一次受伤和苦闷。她说,她还能再爱最后一次吧,否则,可能就真的不行了。

那天,在烈日下看见董小姐,依旧是那顶帽子,短短的寒暄几句之后,我们就告了别。然后,她继续走在那条两点一线的大市场的路上。那天的傍晚,金沙萨的晚霞美得迷人,火红色的晚霞映衬了半个天空。车辆依旧熙熙攘攘穿梭在窄窄的路口,人们依旧吵吵闹闹行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想,董小姐,是爱着这里的,但也许,她也梦想着有一天能够离开,也许,她还期待爱情,还期待有个男人能够带她离开这个噬人灵魂的非洲。

后记

董小姐的故事稍微带点悲情色彩,这样的故事对于独自闯到非洲的中国女性来说并不是少数,每个人的身后都藏着独家故事。她们坚韧,也踟蹰,有渴望,也有希冀。在她们背后,是一个家庭的目光。女人,在自己的小孩前面,是顽强的。也是这样小小的眼神,撑着她们,不论春来秋去,风吹雨淋,一直向前走,不管身边有没有男人,她们都这样顽强地向前走。

作者抱着淘金梦来到非洲的单身男青年。误打误撞写起了当地人文纪实。文字不一定花哨,故事不一定清纯,贵在真实。编辑:罗元婕,微思客“祛魅”版块编辑。

校对宋韬,法学硕士在读。

小姐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