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客

盘古客版块| 音乐也可以是一种文化介入

*本文由法兰蔻在微思客微博首发。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

音乐也可以是一种文化介入:澳洲《黑臂章乐团》 

法兰蔻

2015年8月28日,台北艺术节,我接触到澳洲《黑臂章乐团》 (1) ,并透过《活着的道路》(Murundak—Songs of Freedom)这部纪录片一窥澳洲原住民运用音乐与纪录片等艺术文化载体,保存自身文化与历史记忆,对抗白人主流团体与争取自身权利,乐团期望可以透过公开巡回展演,创造跨族群相互沟通、了解的管道。

该团艺术总监Fred Leone唱出〈蓝色深海〉(2015年台北艺术节官网)

《活着的道路》主轴是回应白澳政策受害者,原住民的奋斗,疗愈与重生/连结的过程。制作人选取这段历史三个重要时刻,陈述原住民与主流白人社会接触后的结果:一、澳洲原住民長期被剝奪權利及受到不公的對待,即使如此,他們還是為了生存而對抗著主流力量(白人)直到一個公開的道歉;二、跨世代长期被虐待与伤害的疗愈过程;三、透过乐团,连结跨世代与跨族群的相互理解与文化传承与再生。

(2015年台北艺术节官网)

一、奋斗是为了存活

十九世纪末到1960年代左右,澳洲强迫澳洲原住民的小孩离开他们的父母居住到收养机构及白人之家,这一代人称为《失窃的一代》。他们甚至连亲身父母的身分证明都被销毁。在1997年4月,为调查此事而设立的“澳大利亚人权和平等权利委员会”发表《带他们回家》报告。这篇报告立刻引起澳洲各界对于此事的关注,该委员会认为1949年澳洲签署联合国《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政府有责任为受害者、家庭和社群作出赔偿,并对他们作出郑重道歉。

当时的澳大利亚政府拒绝这个提议,总理霍华德的立场是,政府会采取补助措施,弭补以往对原住民的错误,但不能为此作出官方道歉。霍德华认为澳洲原住民这段历史,用哀伤与悲伤的方式去记忆,并不适合建构国家历史。 他说:

This black arm band view of our past reflects a belief that most Australian history since 1788 has been little more than a disgraceful story of imperialism, exploitation, racism,sexism, and other forms of discrimination. I take a very different view.

John Howard

黑臂是一种肤色与身体的延伸。乐团象征集体,团体。霍德华的发言内容,很巧妙地被挪用成乐团的名称:《黑臂章乐团》(Black Arm Band )。

这部纪录片提供不同于白人主流观点(霍德华),由澳洲原住民的观点来看这段历史:他们怎么被错置,被安置他们的历史文化与语言怎么被夺走。影片制作人将霍德华的演讲放在最前头,主要是要带出一个「辩方」的视角,透过音乐来述说历史及原住民的抗争。

为了对抗这段历史,Murundak 表现出原住民的生命力。这些歌曲都是乐团成员透过音符将自己的生命经验写下来,透过歌曲传达自己的情感与艰难环境,以及面对困境如何冲破藩篱存活下来。这些歌不仅仅是献给澳洲原住民;同时,也是献给非原住民,不仅让原住民了解自身历史,同时也让非原住民理解澳洲历史的不同面向。这是乐团想要传达的观点。〈We have survived〉就是描述失窃一代的挣扎,对抗与存活。

You can’t change the rhythm of my soul,
You can’t tell me just what to do.
You can’t break my bones by putting me down,
Or by taking the things that belong to me.

We have survived the white man’s world
And the horror and the torment of it all.
We have survived the white man’s world
Andyou know you can’t change that.

All the years has just passed me by,
I’ve been hassled by the cops nearly all my life.
People trying to keep me so blind,
But I can see what’s going on in my mind.

—–

二、疗愈是为了向前看

第二份文本也是疗愈的起点,新任澳洲总理陆克文2008年上任后,兑现自己的竞选政见,公开为这段失窃的一代道歉。为了凸显疗愈的过程,影片拍摄许多澳洲原住民和非原住民聆听这场演说时的反应,有些人泪流满面,有些人觉得释放情绪,有些人理解这段历史。若霍德华的否认是分裂澳洲人的情感,陆克文的演讲则是群族间的和解。

Youtube截图

2008 年2 月13 日澳洲总理陆克文国会演说稿,向澳洲原住民(族)致歉

本人在此提议:

今天我们向这块土地上的原住民,人类历史上最古老、至今仍存续着的文化致敬。

我们反思其昔日所受之不幸待遇。

我们尤其反思那些加诸于失窃的一代之不幸遭遇–一段我国历史上令人蒙羞的一章。

对国家而言,开启澳洲历史新页的时刻已到,借由导正昔日错误,我们将自信地迎向未来。

我们为历届国会和政府之各项法律及政策,所造成我们这些澳洲同胞之各种不幸、痛苦和损失致歉。

我们尤其为那些自其家庭、小区以及故乡被带离之原住民和托利海峡岛民孩童致歉。

对于这些失窃的一代、其后代及其家属所受之苦难、折磨与伤害,我们说声抱歉。

为其家庭、社区之因此破碎,我们对这些父母、兄弟姊妹们说声抱歉。

对于因此加诸于这些尊贵民族与文化之侮辱和贬抑,我们说声抱歉。

澳洲国会诚挚地请求,这份道歉能在被提出来做为治愈这个国家方式之一的这样一种精神下获得接受。

为了将来,我们鼓舞振作,立下决心,让我们崇伟的大陆历史新页,能于此刻被写下。

今天我们踏出第一步,承认过去,许下拥抱所有澳洲人民未来的愿望。

一个国会下定决心,让过去各种不正义永不再发生的未来。

一个怀有所有我们澳洲原住民与非原住民同胞之决心,矢志消弭介于我们之间如寿命期待、教育成就以及经济机会间隙的未来。

一个在旧有方法皆告失败,拥抱解决既存问题新方法可能性的未来。

一个基于相互尊重,互立决心,互负责任的未来。

………

(译者:石忠山国立东华大学民族发展研究所助理教授出处: 台湾原住民研究論丛第三期2008. P221-240)

Youtube截图

Youtube截图

有些媒体批评乐团过度涉入历史,团员Rachel Maza回应他们的想法,他认为乐团成立的主要是要得到一个道歉,以前霍德华无法说出口的道歉,现在我们从陆克文口中听到,这个时刻应该是澳洲历史最重要的时刻。受到致歉的启发,澳洲人已经听到他们自己完整的历史。

陆克文的致歉文疗愈了许多失窃的一代。团员本身的疗愈过程则是透过音乐形式的转换及历史传承。在伦敦的演唱会,Kutcha Edwards 唱这首歌〈Is What We Deserve?〉的同时,拿出他的父母的照片,这是他们所留下来的记忆。

另一位年轻歌手Archie Roach本来不想写失窃一代的音乐。

他说:刚开始我并不想写一首关于失窃一代,被带走的小孩的故事。

叔叔说:为什么你不想写?

我说:我为什么要写,我记不清楚往事。我那时候太小了。

叔叔开始讲他的故事,讲我爸爸的故事。

这首歌〈Took the Children Away〉完成。这首歌不仅仅讲的是失去的过往,而是一种连结这种失去,重新治疗过往的记忆。他对自己与观众说:我有种感觉,一种全然的自我。你知道,你走过,你变得更强壮,你不再流血,你不再受伤,你不会伤害任何人。你知道,你不在抱怨他们。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Took The Children Away Archie Roach – Charcoal Lane

三、再生与连结

第三段主题是乐团回应政府对于北领地政治强行介入的不同做法。2007年澳洲联邦政府为了处理北领地儿童性虐待等相关社会议题,执行“北领地介入”政策,例如禁酒令,原住民土地权,原住民健康检查,并派警察与军队进入偏远社区巡逻等政策。这项政府强行介入社会发展的政策,让原住民感到惊讶与愤怒。

当乐团到北领地巡回的时候,反对这样的做法,呼吁用一种文化介入进行社會改革。相较于政府的介入是一种控制、禁止与隔离或限制,黑臂章乐团的介入是一种全然信任的给予与付出。

乐团让音乐成为一种有意表达他们自己原住民文化,并期望可以将自己的想法散播出去,甚至到国际。他们说他们使用音乐是为了对抗贬低原住民的形象,重建原住民文化。换一句话说,音乐更可能以公开的方式保护文化。同样的,音乐成为一种确认,活化及再诠释身份的方式。Murundak英文的意思是存活,这个概念贯穿整部影片,音乐在表达文化及文化表达方面扮演着一个主要的角色。

许多在失窃的一代所遗失的语言和文化,透过乐团创作的歌曲,让他们慢慢找回自己的语言与文化,尤其是透过乐团年轻音乐家的创作与歌手的诠释,让文化透过跨世代的方式传递给新生代,例如 Emma Donovan所唱的歌〈From Little Things Big Things Grown〉 是由澳洲原住民的领袖 Vincent Lingiari,花了八年时间,用行动与肢体对抗财力雄厚的英国畜牧业者,最后成功的土地抗争史。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From Little Things Big Things Grow John Butler Trio;Dan Sultan;Missy Higgins – Before Too Long: triple j’s Tribute To Paul Kelly

……….

Eight years went by, eight long years of waiting
Till one tall stranger appeared in the land
And he came with lawyers and he came with great ceremony
And through Vincent’s fingers poured a handful of sand

From little things big things grow
From little things big things grow

That was the story of Vincent Lingiari
But this is the story of something much more
How power and privilege can not move a people
Who know where they stand and stand in the law

From little things big things grow
From little things big things grow
From little things big things grow
From little things big things grow

Emma 承载这段历史,透过歌声,将这段历史传递给新生代。她强调自己有责任保护及继承文化记忆。她说有些歌曲比我的年纪还要大,可能是我爸唱给我听的,有关原住民,我们的歌及我们的历史。透过不断地唱,在不同场合的唱,正如我们将我们的历史文化传递给不同世代。

除了跨世代的传承,乐团巡回展览也重视跨文化的对话,附带一提,他们的团员都包含原住民与非原住民等各种不同族群与身分。他们横跨世界各地与澳洲本地,他们唱给澳洲原住民听,非原住民听,在各种不同的阶层与场合,唱给不同的人听。

乐团也展开回乡运动,失窃的一代Shellie Morris找到自己原住民的家庭,回到自己的故乡,代表一种幸福与完整性。她唱的这首歌〈Swept Away〉不仅仅是讲失窃的一代,同时也讲述认养她父母,是他们鼓励她去找回自己。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Swept Away Shellie Morris;Geoffrey Gurrumul Yunupingu – Aboriginal Soul


Shellie Morris(Youtube截图)

演唱会也是一种文化介入

这部纪录片充满回忆,人群,地方,由表演,歌曲交织而成,代表原住民,在面对许多不公不义及失去,不可抹灭的存活,奋斗与再生的文化遗产。这部纪录片也邀请非原住民的观众来到这个空间,让自己成为一个好的听众,一个值得信赖的见证者,来听这段故事。透过流动的音乐文本,感染聆听者的情绪,获得聆听者对于影片的肯定与保护。

这也是重建被压迫与边缘化的原住民历史,影片提供一个框架,企图找回记忆,重建记忆。透过不断重复的不同声音,歌曲及故事分享存在价值。这是一种重要的文工作。如同 Maurice Halbwachs 所说的,记忆需要社会架构。他说:「在社会中,人们回想,认定,聚焦他们的记忆…大部分的时间,我记得的情况,都是其他人提醒我。他们的记忆帮助我的记忆,我的记忆也与他们的记忆链接。….这是一个集体记忆及社会框架…。」

(2015年台北艺术节官网)

References:

  1. 主要参考Sue Gillet & Charon Freebody 2014 “‘I know That Face’ Murundak: Song ofFreedom and the Black Arm Band” in Cultural Studies Review Vol. 20 (2): 115-140
  2. http://www.murundakdocumentary.com/2.
  3. Black Arm Band performing Dirtsong at the2013 Art Music Awards Retrievedfro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7E32SJYmgY&list=PLZkBrBVDHKMHGBGFtYqqGm_fGbUBYC3gZ&index=7
  4. Bringing them Home – The Reporthttp://gwb.com.au/gwb/news/sorry/stolen_c.html

(作者/编辑:法兰蔻;校对:宋韬 )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