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客

观点| 如何培养多元史观

*感谢作者 赵恩洁授权微思客推送。如果需要转载,请联系作者。(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454)

编者按
盘古客上期与本期分别推送《如何培养多元史观–从东南亚史、伊斯兰史出发的人类学观点》,作者从台湾高中历史教科书课纲修改引发高中学生的抗议事件说起,提出一个思考,我们需要怎么样的历史史观? 是被背诵式,狭隘,缺乏批判思考与单一我族中心的历史史观,还是一种批判性思考,多元的历史史观,或者还有其他的选项?
对于这个议题好奇的主因,是我在2015年台北艺术节接触到《黑臂章乐团》,这个乐团运用音乐力量,对抗澳洲政府对待原住民的不公不义;同时,疗愈所谓的失窃的一代(the stolen generations),连结跨世代澳洲原住民与非原住民,激发居住在澳洲的人们去思考自身的历史,以及如何看待与面对不同族群的历史。关于该乐团的介绍,请看第二篇文章。回复 多元史观 阅读《如何培养多元史观从东南亚史、伊斯兰史出发的人类学观点(上集)》

如何培养多元史观:

从东南亚史、伊斯兰史出发的人类学观点(下)

赵恩洁

三、澳洲是「白人社会」?种族歧视与多元文化主义之不足

最后,我仍然想用与台湾、中国没有直接关系的例子,来说明我的观点。我不是澳洲专家,只是想以一位世界公民的身份分享一些观察。一直要到十八世纪,我们今天称为澳洲的这个地方,才有大批白人移入。二战后澳洲政府逐渐取消白澳政策,而对亚洲移民以及其他来自东欧与中东的移民采取多元文化政策。

然而澳洲的多元文化主义,仍然是以白人社会为主体的一种歧视性政策。根据Dunn,Burnleyand 与McDonald (2004 Constructing racism in Australia)与其他后续研究,许多澳洲人仍坚称「多元文化政策」该适可而止、澳洲政策应该以「和谐共荣」为主、过于多元是有害的、对国家统一秩序不利。

http://nla.gov.au/nla.mus-vn3118296-s1-v.jpg

另外一方面,多元文化主义政策甚至可能得了便宜又卖乖,继续实施歧视但表面上支持少数族群文化,而构成「因为已经有比较多元一点,所以可以心安理得进行压迫」的肯认政治。澳洲这方面的问题,讨论地最深入的是人类学者Elizabeth Povinelli的大作《肯认政治之奸巧》(The Cunning of Recognition: IndigenousAlterities and the Making of Australian Multiculturalism)。虽然此书有一些根本上的缺点(如不够了解「多元主义」一词在澳洲其实是为了管理新进移民者,尤其是非英语系白人移民而诞生的政策,而不是为了用来管理原住民的),但仍然值得推荐。

此书详述多年来澳洲白人对于原住民的偏见、扭曲与腥膻色的呈现。原住民的仪式或习惯,必须要是白人主流社会看得惯的,才可以予以保留,此为多元文化。白人主流社会看不惯的,则必须要下令禁止,此为对伤风败俗予以辅导(很熟悉,不是吗?)。政府必须保护受到「不当原住民风俗」影响的原民孩童,夺走父母的监护权。作者也提到Belyuen族人还有许多对于土地权的疑虑,他们对于国家的法律缺乏信心(因为已经被骗过太多次),害怕许多法律程序可能会使他们失去更多。他们认定他们与土地的关系,不是只由生物血缘决定,还有社会连带性,但国家的法律根本不愿深入理解原住民的分类系统与跟土地的关系,乃至于某些澳洲原住民法条表面上看来冠冕堂皇,但实则徒具虚名,甚至对族人有害。而贫穷的种族化,在澳洲原住民身上也清晰可见。新一代的澳洲原住民青少年,甚至认为坐牢根本已经成了他们成年仪式,故意犯罪被逮捕,因为坐牢至少还有牢饭可以吃。

在多元文化政策面上,已经有一些著作都已经提到澳洲政府对于穆斯林移民的歧视政策。事实上,右派澳洲人士不乏认为多元主义对于国族认同有害者,宣称其会分裂族群,所以应该适可而止,否则如此一来,就否认了澳洲伟大的英国文化遗产,甚至根本只是在贩卖「罪恶感工业」(「白人对原住民有罪,必须要透过族群正义政策来矫正」)。八零年代时,甚至还有白人学者提倡要重新重视英国文化与基督教核心价值对于澳洲的重大影响。九零年代以后,澳洲甚至有极右派政党如AFP誓言要「废除多元主义」,连假装自己支持多元主义都不必了。

尽管澳洲有诸多制度性种族歧视与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至少在取消白澳政策后,澳洲官员今天不敢贸然说出「澳洲社会是白人社会,受到伟大的英国文化熏陶,而其他族群也慢慢融入这个大家一家亲的白澳文化中」这样的言论。回到东南亚,如今新加坡的官方说法甚至也并不自称是华人社会,而是多元文化社会。但奇怪的是,台湾的新闻甚至西方主流新闻却习惯不假思索地、乐于呈现新加坡作为「华人社会」的范例。为什么会这样?我希望本文已经提供了一些线索。这个问题值得耐心回答,而不是随便回答,而且这个问题势必还要被拿出来一问再问。

http://www3.slv.vic.gov.au/latrobejournal/issue/latrobe-75/latrobe-75-10…

四、结语:阻止天堂来的风暴

我相信我们不只是历史知识贫乏(正如全世界大部份人一样缺乏,而不是只有台湾人),我们也重度缺乏一种多元历史意识。与许多学者一样,我不相信所谓客观历史的存在,但我相信有更精准、更多元的历史书写,我也相信有达到这种目的的历史教育。高中生的历史课本尽管不可能像写博士论文那般精细与翻转—任何国家都没有那种能耐—但,懂得将族群正义与国家罪行纳入新版本内、否定「单一线性进步史观」并且强调「悔改认错」的核心价值,这些,却不难达成。

历史教育应该要培养学生主动思考什么可以编入历史课本、什么可能会被打压、一个历史宣称是否经得起辩论与证据支持的一种基本知识态度。重点不在知道全貌,而是知道自己不可能知道全貌,真相一定比想象中复杂,知识一定比常识来得不容易确认。历史教育应该培养学生学习判断自己所持的知识其背后所默认的立场为何,以及有能力思考每一种历史书写是为了何种政经利益、哲学、道德或美学基础才最终得以被呈现出来的。而当权者有责任要提供出足够多元的面貌与足够的空间在历史教育中,承认「国家犯罪」与「认错和解」的价值。而这些东西,不是肤浅的「多元主义」四字就可以达到的。


photo by malaita

因此,我并不是在说,如 Croce所言,所有历史都是当代史。因为一旦这句话被说出,我就想问,那么什么是「当代」?它是一个线性史观的中间点、是文明的高点(如十九世纪维多利亚英国殖民者想象)、是衰败的低点(如鄂图曼帝国在十九世纪感到其龙头地位已经烟消云散)、是文化消失的苦点(如邵族说自己的数量比黑面琵鹭还少)、自然化的国族史观(如印度尼西亚网军恨透马来西亚观光局盗用其文化图腾,即便自古以来这是整个岛屿「东南亚」的共享文化)、是殭尸大军象征着病毒入侵而人性化吸血鬼与污名搏斗(好莱坞电影不厌其烦地用此主题来刺激我们生存的意识),还是一个怎样的「当代」?每个「当代」都还有复数的史观,转译的工程失败或困难是一回事,我们现在的知识将会被未来的学者推翻是一回事,但我们现在就要清楚看到多元的观点与立场都有空间可以发声。换言之,声称「每个政权都会采用有利他们的史观,所以历史教科书怎么改不重要」,只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后现代嚷嚷而已,不该作为逃避改善历史教育的借口。

历史可以有很多呈现方式,最差劲的是拒绝认错的单一线性进步神话与为帝国服务打压弱势族群的书写,不论是哪一个帝国。历史应该鼓励对过去的发问,而不是给予便宜行事的解答。历史应该思考如何严肃地还给「过去」一个公道,而不只是给予肤浅的多元主义空话当作赔偿。

最后,我又要来烙班雅明了,因为我想不到更好的结尾,可以如此优美地勾勒出国史本位的国族进步神话如何是千篇一律的灾难,而教育改革者面临的是何等风暴:

保罗‧克利 (Paul Klee) 的《新天使》( Angelus Novus ) 画的是一个天使看上去正要从他入神地注视的事物旁离去。他凝视着前方,他的嘴微张,他的翅膀张开了。人们就是这样描绘历史天使的。他的脸朝着过去。在我们认为是一连串事件的地方,他看到的是一场单一的灾难。这场灾难推积着尸骸,将它们抛弃在他的面前。

天使想停下来唤醒死者,把破碎的世界修补完整。可是从天堂吹来了一阵风暴,他猛烈地吹击着天使的翅膀,以致他再也无法把它们收拢。这风暴无可抗拒地把天使刮向他背对着的未来,而他面前的残垣断壁却越堆越高直逼天际。这场风暴就是我们所称的进步。

历史的意义,不只在于过去发生了甚么,而是此时此刻我们能容纳多少过去的影像与声音,尤其是那些被遗忘的、被嫌弃的、被禁止的。我们人人都可能是历史的天使,并且超越天使,因为我们永远可以选择挺身而出,阻止从天堂来的那场风暴。

PS. 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值得更好的历史课。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