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热点| 香港百万大道上的年轻人为何要罢课?

★本文转载自“主场博客”,转载符合该网站要求,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微思客,并标明作者以及作者信息。

编者按如图,在港中大的百万大道上,那些年轻人黑压压的脑袋一片,成为社交媒体上得到最广泛传播的图片。百万大道上的年轻人们,他们为何举行罢课?很多人可能还不明就里;罢课的意义在哪里?却很可能是见仁见智的。

“有人称是权利,有人喊为暴民”。我们知道,多元社会中存在着不同意见,微思客无意选边站队,因而也不打算去代表任何一种价值观。作为多元交流的平台,我们最希望做的事情就是提供圆桌话题、激荡意见交锋,在这里,我们希望给您提供别样的声音。您有何高见,我们期待您的来信。

为何要罢课

陈凯文

在昨晚一场饭局中,有朋友反对大学生今日举行罢课。
可是有些人在反对之前,似乎忘记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为何香港搞到要罢课﹖

  • 本来?现实本来很荒谬!

朋友说,大学生的本份应该是专心读书。
对,他们本来应该专注于学业,而这世界还有很多本来…

人类乃至众生本来应该平等,我的个人和政治权利﹐本来应该跟所有人一样。

中国现在的国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她本来应该是人民的共和国﹔全国人大全称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她本来应该是人民的代表,由人民一人一票普选产生﹔北京自称作中央人民政府,她的权力还本来应该来自人民授权。

香港可以有双普选,本来就是北京自己写在《基本法》内的宪制承诺,她本来应该守信。

根据《基本法》第45条,香港本来在07和08年便可以有双普选,不用等到2017年才有特首普选,建制派在04年前曾多次这样说,「争取07/08双普选」本来还写在民建联的党纲里。

香港的区议会和立法会选举,其提名机制本来便是「公民提名」,香港的特首选举本来也应该使用「公民提名」制度。

解释宪制性文件,本来应该用「解释从宽」(broad construction)原则,公民提名跟第45条「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本来便不相悖,即使要斟酌「公民提名」的字眼,其诉求也可以缩窄成「中国籍已登记选民将自动成为提委会委员」,而不是一棍打死,将「公民提名」视作违宪。

即使我们退一步,不追求直接等值提名权,提名委员会也可以由地区直选产生,或由全体民选区议员自动兼任,这些方法都不违宪,港人的间接等值提名权本来便不应该被扼杀。

现时的特首选举,选委兼具提委功能,提名门槛也不过是1/8的选委提名支持。即使退一万步,将来的提委会以现时选委会的组成方式产生,提名门槛本来也应该跟现时的选委会提名机制一样,而不是需要提委过半支持的所谓「机构提名」。

北京宣称「机构提名」体现「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不过提委会的组成本来也应该体现「少数服从多数」原则。由几十万人选出来的提名委员会,将几百万选民的民意拒诸门外,本来就是一种「多数服从少数」。一个不能体现港人集体意志的提委会,竟然讲起打着「民主程序」的旗号筛走候选人,本来便是荒天下的大谬。

  • 是谁在逼学生出来罢课?

这一切本来是理所当然的,如果现实依着本来应该出现的情况走,学生本来便不会出来罢课。是谁令这一切变成这样﹖是我们的特区政府,是那个自称人民政府,却漠视人民权利的中央。

她本来可以兑现《基本法》的承诺落实真普选,而完全民选的提委会本来也不违宪,她甚至没办法从《基本法》条文中﹐找到扼杀群众等值提名权的任何籍口,所以要假借所谓「国家安全」这种鬼话,来解释自己要出尔反尔、乱搬龙门。

至于北京干这一切的真正原因,其实是担心自己扶植的建制派会输。北京信不过建制派在真普选能打赢泛民主派,却要全港选民陪葬。堂堂正正怕打不过,便玩起猫腻来,却要扼杀我们普罗大众的等值提名权,以及平等的被选举权。

《大学》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官府失德之时,士子不奋袂而起、力陈己见、痛斥时弊,然则读书穷学有何用哉?

  • 学生在罢课,你在干甚么﹖

说到罢课,有些人总爱说罢课实效不大,对,单是罢课未必能够憾动建制,不过学生已经做了他们能力上最大的抗争。真正能够憾动建制的行为,是罢工和罢市,这么爱谈现实和实效的我们,现在又不行动起来﹖我们为了自己和这个城市的未来,又尽力干过些甚么﹖

其实,我们成年人如果还有一点血性,面对北京现在出尔反尔,失信于民之时,本来走出来发声应该是我们﹗本来走出来抗争应该是我们﹗本来要组织起来罢工罢市的,也应该是我们﹗我们本来便不应由这群学生孤身奋战、充当马前卒﹗

可惜的是,我们不少成年人早被生活磨平了羚角,我们总爱用「现实」来美化自己的怯懦,我们担心罢工会被炒鱿鱼,我们总以生计作为自己向强权屈服的籍口,我们为了维持自己物质上的生活水平,甘愿被社会的种种规范束缚,我们不敢罢工罢市,却倒过来谴责奋起反抗的罢课学生…

原因可能只是我们不愿承认,自己已被物质生活腐蚀了心智,慢慢变成了维持着这建制内的一个齿轮而已。

  • 结语﹕这是最后的抗争

大家或许会问﹕我究竟是否支持罢课﹖我至今仍会答﹕我不想支持。
因为抗争的大旗本来应该由我们担,我们已经让学生们背负了太多。
如果说这场罢课有甚么实质意义,我会说,他们的奋力抗争,其实正在重燃我们的是非之心。
我们应像那些学生一样,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捍卫我们本应拥有的政治权利。

鲁迅曾经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这是最后的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以下为罢课现场照片,来自于南华早报中文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